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29 善惡終有報下


  (今天看到很感傷的一句話,當你明白青春兩個字時,說明你已經老了,希望大家努力……)
  林靜是好女人,在那個復雜的娛樂圈里,像她這種潔身自好的女明星很少,有些人說林靜太過清高,通俗點就是有點裝。其實不然,林靜只是想和那個圈子保持距離,她在趙出息面前,從來都表現的很真實。
  難怪趙出息總是說,第一次見林靜的時候,林靜有些冰冷而又敷衍,現在的她和趙出息初見時候的她,那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相比之下,趙出息自然喜歡眼前這個林靜。
  蘇香暖玉在懷,趙出息很容易淪陷,何況林靜已經主動說晚上留下來,但趙出息并不想這么快吃了林靜,拍拍林靜的肩膀,趙出息笑道“別讓助理等久了”
  趙出息的意思已經很明顯,林靜顯的有些委屈,幸福過后卻紅了眼睛,她能在趙出息面前說這句話,顯然鼓足了所有勇氣,聽見趙出息拒絕的話,咬著下唇不說話了。
  趙出息將她抱入懷中,拍著她的后背道“別亂想,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我趙出息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你這么漂亮誘人,我怎能沒有想法,只是今天不是時候,我們明天都還有事,等以后再說,好么?”
  趙出息這么一番安慰后,林靜總算平復了心情,至少趙出息今天的表現,讓她覺得兩人的關系走近了一大步,趙出息已經開始接受她。
  “嗯”林靜沒有無理取鬧,而是乖乖的點著頭。
  趙出息摟著她肩膀,將她送出華爾道夫酒店,那里她的助理和司機已經在等著,林靜是一步三回頭的上車,上車以后更是透過車窗看著趙出息,直到再也看不見。
  趙出息苦笑搖頭,良久才會酒店,洗完澡直接睡覺,這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多……
  趙出息知道某個女人和自己一樣,有著極其規律的作息,除過特殊原因,基本上晚上十一點前睡覺,早上七點前醒來,所以這個時間給她打電話,她肯定已經起來。
  不出意外,幾聲盲音過后,電話如約打通,對面響起李青衣不緊不慢的聲音,她的聲音的總是讓人那么踏實,感覺任何時候任何事都不會打亂她的節奏,李青衣冷哼道“除過急事,如果無仇無怨,應該不會有人這個時間來打擾我休息”
  “都七點了,你肯定起來,難道你不去上班么?”趙出息知道李青衣在和自己開玩笑,跟她或者跟二胖打電話,根本不用出于禮貌的打招呼或者寒暄客套。
  剛剛洗漱完畢的李青衣輕聲道“今天倒不用上班,不過要去北大上課”
  “嗯,差點忘了,你在讀在職研究生”趙出息嬉笑著回道,上次見面的時候,李青衣就說過這件事,學習對于她來說,不過是信手拈來而已。
  李青衣沒好氣的說道“別嬉皮笑臉,有事說事,別打擾我吃早餐”
  “我在王府井,你在哪?”趙出息收起笑容,很是認真的說道。
  李青衣微愣,絲毫沒懷疑趙出息的話,皺眉道“海淀”
  “微信發我具體位置,我一會就到”趙出息也簡單明了的回道,他自然不會讓李青衣過來找他。
  李青衣沒說什么,直接掛了電話,將具體位置發給趙出息,然后有些哭笑不得,看來作為好學生的她,今天要給導師打電話請假了。
  帶著自己的專職司機周易師叔,趙出息出酒店開車直奔海淀而去,不過他低估了上班高峰期四九城的擁堵程度,一個小時過去后,他們才走了不到一半路程,趙出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成都上班高峰期堵車跟這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不愧是帝都啊。
  一個半小時后,趙出息這才匆匆趕到李青衣所在的公寓,這里距離北大很近,旁邊是中關村,不遠處是海淀公園,就算去她工作的黨校開車也就十幾分鐘。
  李青衣早已從家里出來,在樓下不遠處的咖啡店等著趙出息,趙出息急急忙忙跑進去,李青衣正好幫他要了杯咖啡,旁邊的男人們正樂此不疲的欣賞著這道靚麗的風景。
  李青衣穿的簡單,她向來不喜歡繁瑣而又花哨的衣服,趙出息接過她手中的咖啡,兩人走到李青衣所坐的位置,旁邊的男人們見名花已有主,不禁心里哇涼哇涼的。
  “什么時候喜歡不打招呼偷偷摸摸做事?到北京才打電話,不怕我不在北京?”李青衣喝著咖啡,那對鳳眼瞪著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生怕姑奶奶生氣,趕緊解釋道“昨晚到的,想來你們肯定都在北京,也就沒打招呼,這難道不算是驚喜么?”
  “快三十歲的男人了,不能成熟點?”李青衣沒好氣的說道,但趙出息的電話對她來說,確實算是一個驚喜。
  趙出息雙手抱頭靠在沙發上,伸著懶腰沒個正行道“在你面前,假裝成熟世故,我怕你打我,所以還是真實點好,這要是在祁連山,我就光膀子了”
  “給二胖打電話了?”李青衣沒有否認,趙出息在她面前總是這么隨意,她也喜歡這種隨意,這才能讓她知道,這個趙出息,還是那個趙出息。
  趙出息搖搖頭道“沒有,第一個給你打電話”
  你心里還算有地位”李青衣有些自嘲的說道。
  趙出息下意識說道“我心里沒有誰,也不會沒有你”
  李青衣用懷疑的眼神盯著趙出息,讓趙出息心里有點發怵,連忙道“等到下午再給二胖打電話,反正會在北京待幾天,不著急。對了,你上次電話說,有人想見我,誰啊?”
  李青衣知道趙出息故意轉移話題,懶得理他,回道“等你見了,就知道是誰了”
  趙出息越來越好奇,李青衣掏出手機撥通電話,接通后笑道“在哪,忙么?”
  電話對面回道“剛起床,準備去公司上班啊,你今天不是上課么?”
  “請假了,如果沒事就過來,我在公寓旁邊的那家咖啡店,他到北京了,你問問孫叔叔什么時候見他?”李青衣直入正題說道。
  那邊意外道“趙出息?”
  李青衣點點頭道“嗯,就坐在我對面”
  “好,我這就給叔叔打電話”對面女人直截了當的說道,她不是別人,正是李青衣的閨蜜孫倩,而要見趙出息的男人,正是孫倩的叔叔。
  李青衣和趙出息繼續喝咖啡聊天,約莫半小時后,孫倩就出現在咖啡廳里,相比于李青衣的簡簡單單,孫倩就要時尚的很,剪裁得體的灰色紀梵希職業連衣裙,一頭波浪長發戴著大墨鏡加恨天高,面帶笑容挎著包包大步走向李青衣這邊,留下背后高級香水的味道姐男人們炙熱的眼神,不管走到哪,她都是散發著魅力的名媛。
  “大美女,我們又見面了”孫倩坐下以后,趙出息笑著打招呼道。
  孫倩摘下墨鏡,露出她那漂亮的臉蛋,眼神挑逗著趙出息道“有沒有想姐姐啊,結婚都不邀請姐姐,是不是怕我給不起紅包,給不起紅包姐姐也能用身體補償你啊,雖然沒有青衣漂亮,但至少也算美女吧”
  孫倩還是那個孫倩,任何時候都比較肆無忌憚,趙出息聽的一愣一愣的,旁邊的李青衣瞪眼孫倩道“能不能正常點”
  “怎么,你倒心疼了?”孫倩不以為然的說道,然后喊服務員來杯摩卡。
  趙出息笑著說道“我挺喜歡孫姐這種性子”
  “那喜歡姐姐么?姐姐不介意當小的”孫倩并沒有收斂,繼續調戲著趙出息說道。
  李青衣真想說我不認識這個女流氓,但兩人從小認識,嫌棄已經沒用了,所以只能道“能不能說點正事?”
  正事,瞅你那樣子,真是沒救了”孫倩看著李青衣戲虐道。
  等到咖啡拿過來以后,孫倩小口喝著咖啡緩緩說道“我給叔叔打過電話了,早上他要去中組部開會,下午在辦公室處理點事,大約五點能回到家里,讓我們到時候在家里等,爺爺去北戴河避暑了,家里也沒什么人”
  李青衣有些意外,沒想到孫叔叔今天居然就有空見趙出息,要知道他可是日理萬機的大忙人。
  “是吧,你沒想到,我也沒想到,或許叔叔是真想見到他,畢竟上次錯過了”孫倩從李青衣的表情就能知道李青衣在想什么,笑著說道“他還讓我通知爺爺,爺爺應該明天就能回來,具體安排,等爺爺回來再說”
  趙出息越聽越覺得疑惑,孫倩和李青衣同時看向趙出息,也沒打算解釋什么……
  “好了,再坐會帶你們去吃午飯,吃完午飯還有時間,趙出息你就陪我們兩逛會街吧,難得有個苦力,等時間差不多再回家”孫倩直接安排道。
  趙出息只能聽從安排……
  下午四點,幾個人逛完街直接去孫家,相比于李家住在柳蔭街的四合院,孫老爺子住的地方就有些遠,在西山那邊一個有武警執勤的特殊小區,能住在這里的,退休前最少也得到正部級。
  幾個人坐在客廳里聊天,保姆給她們倒好茶就離開,趙出息在旁邊無聊的玩手機,孫倩和李青衣聊著今天買的衣服,大多時候都是孫倩在說,李青衣對這些沒什么興趣,周易也跟著進了這里,孫倩對周易的興趣遠比對趙出息的興趣大,奈何周易對他沒興趣,所以幾番調戲后,果斷不再自討無趣。
  快五點的時候,門外響起汽車的喇叭聲,一輛掛著紅V車牌的奧迪A6L緩緩停在樓下,司機和秘書迅速下車,司機警惕著周圍的環境,秘書準備開后門,沒等秘書拉開后車門,一位頭發烏黑身材勻稱的中年男人就從后面下來,中年男人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衫,眼睛炯炯有神,整個人氣場十分強大,遠遠就能感覺到這男人不怒自威的氣勢。
  這時候孫倩和李青衣急忙從里面跑出來,趙出息和周易在客廳等著,孫倩見到男人后喜笑顏開的小跑過去,拉著男人的胳膊笑道“叔叔,一個半月沒見,你又年輕了”
  中年男人國字臉梳著偏分,不胖也不瘦,歲月雖然在他臉上留下痕跡,但看得出年輕時肯定是大帥哥,沉聲道“他在里面?”
  “嗯,在等你”孫倩連忙回道。
  李青衣也抿嘴笑道“孫叔叔”
  “青衣啊,這次叔叔又欠你一個人情”中年男人有些感慨的說道,李青衣聽到這話只是淡淡一笑,要知道眼前這位男人可是身居高位的大佬,基本已經確定在后年進入二十五人大名單,如果順利,極有可能再上一層。
  “進去吧”回過神,男人大步向里面而去。
  此時,客廳里的趙出息有些坐立不安,他真不知道是誰想見自己,而且弄的這么神秘,距離那個答案越近也就越緊張,就在他走神的時候,中年男人帶著李青衣和孫倩走進客廳,趙出息連忙抬頭看向那邊,一個氣勢不凡明顯不簡單的中年男人站在李青衣和孫倩的旁邊,正盯著他看,男人的眼神很復雜,讓他不敢直視,趙出息覺得這個男人有些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畢竟在北京他并不認識幾個人。
  “趙出息,還記得我么?”中年男人盯著趙出息主動開口,不輕不重的問道。
  趙出息還是沒有想起來,他一直覺得自己記憶力驚人,可今天怎么就是想不起來,想了半會,還是有些尷尬的搖頭道“這個……”
  中年男人并不意外趙出息認不出他,畢竟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那個時候趙出息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所以他笑道“二十多年前,鳳凰村……”
  當男人說出這句話后,趙出息腦海突然涌出無數回憶,滿臉震驚道“孫老師”
  彈指二十多年眨眼而過,時光如茬,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故人再見,往事涌上心頭,當浮一大白……
  (算是填了開篇就挖的那個坑,接下來會把老和尚的坑填上,北京之行結束后,就是回西安了,希望大家繼續支持,順便求個月票,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