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26 最后一步下

第八百三十七章南下北上……(上)
  人生很多事情就是那么的巧合,五爺見完趙出息和司徒南后,當天晚上就昏迷進了醫院,醫生說心臟病加重,讓家屬做好準備,何況本來就有糖尿病和高血壓,大家都猜測五爺很難躲過這一劫,畢竟已經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了,活到這個份上,已經是賺到了。
  有人曾經說過,長壽是一種懲罰,大多數老人確實如此,年輕的時候落下的一身病根在年老的時候徹底爆發,每天活在病痛和折磨當中,對于他們來說這難道不是懲罰?
  趙出息不知道五爺能不能渡過這關,他也沒功夫操心這些事,他要忙自己的事情。周三傍晚,趙出息帶著徐林和宋青瓷前往香港,同行的還有西蜀集團幾位高層,周易跟隨著趙出息。這次馬成才沒有跟著一起,在去香港前,趙出息已經讓馬成才從今開始跟著黃土,黃土現在負責接手川北圈子成都的利益,以及他們進入德綿兩市這件事,陳中藏和馬成才將成為他的左右手。
  灣流g55o起飛以后,趙出息和宋青瓷吃著飛機餐,周易和徐林在旁邊,幾位高管則在后面機艙,這次香港出差,并不需要宋青瓷忙碌,有徐林等人在,就當給她放假,何況趙出息也沒帶她出去玩過,對此一直心有愧疚。
  香港那邊,趙出息和徐林都已經安排好,他們會見九龍倉集團和太古集團的高管,商量在西安那兩個項目的可行性,同時也會見某個私募股權基金,他們持有西安某家大型連鎖百貨公司的股份,而且那位老板出事以后,他們現在負責公司的運營,西蜀集團對他們手中的股份很感興趣。
  除此之外,再沒有別的事情,九龍倉集團和太古集團那邊,都由蕭家幫忙當中間人介紹的,畢竟西蜀集團和這兩家公司沒有什么交集,但在香港各界通吃人脈關系很廣的蕭家跟他們很熟悉,特別是九龍倉集團,跟蕭家算是世交的關系,而且蕭若塵也會在機場接機。
  也許真把這次香港之行當做度假,宋青瓷沒有穿職業裝,穿著簡單的泛白牛仔褲和白色t恤,頭隨意的扎著馬尾,小口小口吃著盤中的食物,跟趙出息狼吞虎咽的方式完全是天壤之別,很快吃完東西的趙出息笑道“有沒有想好去哪?到時候我陪你去”
  “你陪我逛街就行,這一年多太忙,好久沒有買衣服什么了,正好這次買點回去”宋青瓷側頭看向趙出息,抿嘴笑道。
  趙出息頭疼道“除過逛街,別的都能答應”
  宋青瓷瞪著趙出息,明顯不高興道“沒事,你不愿意的話,那我自己去吧”
  很顯然,宋青瓷以退為進的策略成功了,趙出息趕緊回話道“好好好,陪你逛街,想買什么就買什么,舍命陪女人”
  “這還差不多”宋青瓷挽著趙出息的胳膊滿意道,她是個聰明又讓人心疼的女人,對于趙出息并不奢求什么,正因為這樣,趙出息對她總覺得愧疚。
  徐林吃完晚餐以后,做到趙出息對面,并不忌諱宋青瓷的存在,也無視兩人的秀恩愛,輕聲道“川渝的事情現在算是徹底完了,你打算什么時候回西安?”
  “我們現在不是一直都在為回西安做準備么?”趙出息瞇著眼睛喝著香檳,笑著回道。
  也確實,西蜀集團已經全面進軍陜西,除過以前簡姨時期在陜西的一些投資,現在西蜀集團將加大在陜西的投資,西蜀文化產業集團已經在陜西境內尋找可投資的項目,畢竟陜西和四川都是旅游大省,每年的旅游人數都是排在全國前五位,這樣的資源他們自然不會浪費。其次是和吳坤的合作,西蜀地產集團和吳坤旗下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到時候雙方將共同投資這兩個大項目,西安國際金融中心和西蜀太古匯項目。還有,西蜀集團收購西安南門外的標志性建筑,長安國際廣場已經進入談判階段,到時候將改名為西蜀國際廣場,西蜀集團陜西分公司也將設在這里,旗下公司都將進駐。
  徐林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兩個項目應該不會出現意外,我們前期接觸的都差不多,這次主要在一些具體條款上做博弈”
  “嗯,西安作為西北鎮,我想九龍倉和太古集團會考慮的,何況這兩個項目的地理位置都是人流最密集的商業區,加上我們的投資,他們沒有拒絕的理由”趙出息查過關于這兩個項目的資料,所以很有底氣的說道。
  徐林有些感慨道“兩年了,也不知道西安有什么變化,希望不要物是人非”
  趙出息不說話,那些過往的回憶再次涌上心頭,那里是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記憶……
  八點飛機降落在香港機場,蕭若塵代表蕭家在貴賓通道等著趙出息,這位把趙出息當偶像的辣妹依舊是那么的潮,背心短褲性感火辣,讓趙出息等人真是不忍直視,剛剛見到趙出息,就忍不住撲上來給趙出息一個大大的擁抱,那傲人的酥胸頂著趙出息的胸口,舒服又折磨,出于禮節,趙出息只好抱著她,旁邊的宋青瓷還好,沒有表現出很吃醋的樣子。
  “出息哥,我們又見面了,有沒有想我啊”蕭若塵像是樹袋熊似的摟著趙出息的脖子,準備送給趙出息一個香吻,趙出息連忙躲開。
  趙出息尷尬道“若塵,趕緊下來,多大的人了,怎么還像個孩子?”
  “我本來就是孩子,永遠長不大的孩子,怎么,你不喜歡啊”蕭若塵撅著嘴很不滿意道。
  趙出息連忙解釋道“喜歡,只是我怕明天上報紙,名媛蕭若塵在機場和一陌生男人舉止親密,疑似其男友”
  蕭若塵松開趙出息,笑的花枝招展,嬌嗔道“你真幽默,這樣不更好么,我倒是沒什么,就怕齊思姐姐吃醋哦,對了,你這次怎么沒帶齊思姐姐來?”
  “她已經有六個月身孕,行動不方便,所以就沒來”趙出息只得解釋道。
  蕭若塵這才想起來道“差點忘了,她都有孩子了,說好的我要當孩子的干媽”
  “呃……”趙出息一臉無語,怎么孩子還沒出生,要當孩子干爸干媽的就一堆?
  松開趙出息以后,蕭若塵也沒打算放過趙出息,緊挽著趙出息,趙出息的胳膊和她的胸脯零距離接觸,這女人真不知道這讓男人很折磨?宋青瓷主動退避三舍,跟徐林走在后面,知道趙出息有女人緣。
  去酒店的路上,蕭若塵嘰嘰喳喳跟趙出息聊天,這個女人是靜起來能穿著禮服端著紅酒當名媛,動起來能穿著短褲拿著啤酒在夜店里嗨翻,乖巧的時候又能在爸媽懷里撒嬌當乖乖女,趙出息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真正的她,反正她活的很快樂,從來不在乎別人的眼神,倒是有些境界,唯一讓蕭家頭疼的就是她的婚事。
  徐林給趙出息和宋青瓷訂的是一間房,他自然知道趙出息和宋青瓷的關系,不過這會就有些頭疼,蕭若塵一直跟著到酒店,宋青瓷只好先到周易那邊,將東西也都放在周易那里,感覺像是偷情。
  辦理好入住手續,放好東西以后,蕭若塵又拉著趙出息去逛夜市吃夜宵,趙出息只好喊上徐林宋青瓷周易一起,香港的美食很多,特別是夜宵,足以讓人連吃一個月不帶重復的。
  他們住在四季酒店,就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這里距離灣仔不遠,所以過去很方便,蕭若塵帶著趙出息等人吃吃喝喝,直到十一點多才打道回府,就這樣蕭若塵還打算帶他們去蘭桂坊泡夜店,趙出息連忙說明天有正事才躲過去,明天早上他陪宋青瓷去海邊散步,然后吃早茶。中午要去蕭家吃午飯,蕭家的長輩們都在,他們對趙出息有些了解,蕭家在川內很多生意都需要趙出息照顧,下午便開始忙碌正事,跟九龍倉的高管見面,其中便有九龍倉現任的主席。
  回四季酒店的路上,蕭若塵偷偷摸摸的趴在趙出息耳邊說道“我感覺你跟后面那位美女關系不簡單啊”
  “瞎說什么?”趙出息等著她呵斥道。
  蕭若塵撇嘴不屑道“我也是女人,女人看喜歡的男人是什么眼神我知道,你別否認。不過呢,我是不會告訴齊思姐姐的,成功的男人本來就不缺女人,何況男人本來就花心”
  “你倒是懂得多”趙出息無語道。
  蕭若塵冷哼道“我爸我哥他們在外面都有女人,不過玩歸玩,什么重要,他們心里都有譜,我也希望出息哥哥也別忘了”
  “呦,你還教訓起我了”趙出息好笑道。
  蕭若塵白了趙出息幾眼,噘嘴道“愛聽不聽”
  蕭若塵將趙出息等人送回酒店就回家,趙出息叮囑她到家后給自己說聲,這才跟宋青瓷等人回酒店,而宋青瓷也將行李從周易那邊搬過來。
  宋青瓷洗完澡以后,趙出息才去洗澡,本來想鴛鴦浴的計劃被宋青瓷強烈拒絕,趙出息只好悻悻的守在外面,聽著里面的流水聲心猿意馬。
  過會趙出息洗完澡出來,看見只穿著紫色睡衣的宋青瓷站在落地窗前望著維多利亞港呆,裸露出來的后背和美腿實在誘人,趙出息走過去從后面抱住宋青瓷的細腰,將臉埋進宋青瓷的頭理笑道“在想什么呢?”
  “你是不是跟那個蕭若塵也有關系?”白天看起來沒什么的宋青瓷終歸還是吃醋了,女人畢竟是女人,誰讓蕭若塵將趙出息本來陪她的時間搶走了。
  趙出息好笑道“還以為你真不吃醋呢,放心吧,我跟她真沒什么,把她只當做小妹妹”
  “真沒什么?”宋青瓷反問道。
  趙出息將手放在宋青瓷的酥胸上,用舌頭挑逗著宋青瓷的耳垂,聲音低沉道“真沒什么”
  沒用多久,宋青瓷就已經動情,閉著眼睛吐氣如蘭,用手按住趙出息的手,也不知道是想阻止趙出息,還是引導趙出息。
  趙出息拉下宋青瓷睡衣的肩帶,她里面什么都沒穿,瞬間讓整個房間充滿春色,那**的身體就像是藝術品,讓趙出息如癡如醉,絲毫不放過一寸肌膚。
  宋青瓷享受著趙出息的愛撫,他們有些日子沒有在一起了,更別說做那什么事,愛是做出來的,女人的愛更是如此。
  “出息,去床上”還有絲清醒的宋青瓷喃喃的說道。
  趙出息戲虐道“就在這里”
  很快,宋青瓷徹底淪陷了,兩人就在這落地窗前,面對著整個維多利亞港,進行著最動人的交響曲……
  清晨八點多,宋青瓷喊醒趙出息去吃港式早茶,然后順便在海邊逛逛,昨晚趙出息梅開二度,雖然還有精力再上演帽子戲法,可畢竟今天還有正事,就只能就此打住。
  中午蕭家派車過來接趙出息,趙出息帶著周易過去,宋青瓷交給徐林照顧,她回房間再補個覺。
  蕭家的午飯很隆重,蕭若塵的父母以及哥哥嫂子都在,席間除過聊些家長里短,比如胡雨嘉以及胡老爺子身體如何,齊思的身孕怎么樣,再聊的都是些商業話題。蕭家在川渝的投資,以及希望和西蜀集團有所合作,同時也詢問趙出息和九龍倉以及太古集團的項目,看蕭家有沒有機會加入。
  趙出息在蕭家待了整整兩個小時才離開,知道趙出息下午要去九龍倉總部,蕭若塵也就沒纏著他,約了三五好友去逛街。
  九龍倉總部位于海港城海洋中心十六樓,徐林早已約好時間,趙出息等人準時前往,他們到的時候九龍倉的幾位高管已經在等著,雙方前期都已經有所接觸,這次來只是進行進一步的了解和談判。
  趙出息也見到了現任九龍倉的主席吳天海,一位氣場強大的中年男人,跟他的父親有幾分相似,他也是今年剛剛從父親手里接班成為九龍倉的主席,吳家和包家在香港可是絕對的豪門望族。
  這位中年男人并沒有輕視趙出息,畢竟西蜀集團現如今也是資產數百億的大集團,雖然比起九龍倉比起來相差甚遠,但誰又能保證以后是什么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