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25 最后一步上

五爺已經有些日子沒有離開過德陽,這大半年時間被譚鴻儒軟禁在德陽老宅,這次來成都算是一年多時間里,第一次離開德陽,更是第一次踏進成都。
  依舊是淅淅瀝瀝的雨,今年成都的夏天格外喜歡下雨,蔚藍卡地亞的蔚藍俱樂部現在成了趙出息招呼客人的大本營,說實話這里環境確實不錯,整棟歐式城堡建筑,外面是寬闊的草坪,背后是諾大的湖面,等到夜晚燈光亮起的時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歐洲腹地還是天府之國。
  三樓的大廳面朝湖面的落地玻璃墻下,只留下四只歐式椅子和一張木桌,趙出息和司徒南坐在這里賞雨,黃土和張幸代表趙出息和司徒南在下面迎接五爺和屈文德的到來。
  趙出息讓黃土接五爺,也是別有深意,黃土在見到五爺的時候,心情很復雜,他們家是被五爺逼的家破人亡,今日見到這位已經步入暮年老態龍鐘的仇人,黃土頗為感慨,當年川北圈子盛極一時,如今卻已經日落西山,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估計他五爺也沒想到會有今天吧。
  當五爺和屈文德出現在三樓大廳后,趙出息這才和司徒南起身前去迎接,五爺的身體看起來愈發的虛弱,拄著拐杖走路顫顫巍巍,不時還止不住的咳嗽,屈文德和姚木仁在旁邊扶著他,短短幾步路倒是走了幾分鐘,趙出息笑意盎然的說道“總歸算是見到五爺了,五爺吉祥啊”
  旁邊的司徒南也打招呼道“五爺萬福金安”
  不管是趙出息還是司徒南,都是第一次見五爺,五爺作為川渝這個大圈子里,目前還活著資格最老的長輩,趙出息和司徒南這樣的晚輩,自然要懂得禮數。
  “趙出息,你比照片上看起來要年輕許多,沒想到就是你這么一個年輕人,會把川渝攪成這番模樣,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五爺斷斷續續的說道,說上幾個字就要咳嗽一次,身體經過這次劫難,真是大不如從前了。
  趙出息略顯謙遜的說道“多謝五爺夸獎,不是我把川渝攪成什么,很多時候我只是被逼無奈才做這些事,所以得罪之處,還望您見諒”
  五爺搖頭呵呵笑著,沒有回應,而是看向司徒南,打量幾番后說道“又是一只狡猾的狐貍,只是為人家奴,本應盡忠盡責,反而心狠手辣鳩占鵲巢,似乎有些不應該,這不是為人之道”
  顯然五爺對司徒南有些不待見,趙出息能有這位置,那是簡影指定他接班的,但司徒南本來只是唐家的家奴,卻和趙出息狼狽為奸里應外合,先后除掉了唐云龍和唐云鶴以及唐云龍的妻子史秀妍,將唐家弄的家破人亡,這確實有些不地道和過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這是為人之道,而司徒南這么做,自然讓五爺不舒服。
  司徒南沒想到五爺對他有如此大的意見,不禁苦笑,他自然不在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如果唐家真心對待他,他自然不會這么做,相反肯定會對唐家忠心耿耿。他本來很卑微,在唐家沒有任何地位,唐云鶴瞧不起他,連錢都不借給他,反而是趙出息慧眼識珠,怎么選擇怎么報答,司徒南不用別人教。
  “有些事情,五爺道聽途說,并不知道真相而已,唐家怎么對我,我比誰都清楚”司徒南理直氣壯的回應道,并不顧忌五爺,畢竟時至今日,雙方地位早已不同。
  屈文德生怕吵起來,連忙圓場道“我父親身體不怎么好,我們還是坐下聊,站著我們都累,你說是不,出息?”
  趙出息笑了笑說道“五爺,屈哥,這邊請……”
  四人分主客坐下以后,趙出息詢問五爺和屈文德喝什么,兩人點了茶,趙出息讓服務員上茶,自己則是杯熱咖啡,在這樣渾渾噩噩的天氣里提神。
  趙出息的背后站著黃土和周易,司徒南的背后是張幸和韓慶,五爺和屈文德的背后只有姚木仁,畢竟很多事情他們不想讓外人知道。
  “五爺身體不好,那我們就長話短說,直接步入正題”趙出息不管是跟人聊天還是談事,都不喜歡啰嗦。
  屈文德做主道“好,出息想說什么,今天我們盡管說就是了”
  “在場應該沒有外人,那我就直說了。當初屈哥主動找我,我們雙方達成了協議,也擬定了一系列的計劃,目標很明確,就是讓紅爺死。紅爺一死,我們彼此都能得到自己應該得到的。屈家重新掌控川北圈子,不再受那股窩囊氣,而我和司徒先生也能進入川北,將版圖擴大。時至今日,我已信守陳諾,沒有讓屈家以及五爺失望,動用了我所有的能量,逼死了紅爺,我想該做的我已經都到了”趙出息臉色平靜的說道。
  聽到逼死紅爺幾個字,五爺拄著拐杖的手在顫抖,這個時候他一句話都不想說,而黃土死死盯著他,當初你不也是這樣逼死我們黃家的么?
  屈文德嘆氣道“是啊,鴻儒死了,拋去很多事情來說,確實讓人有些可惜。他最不該做的,就是把你當做對手,如果能心平氣和的當朋友,我想結局也不是現在這樣”
  “不管是不是對手,紅爺都是我尊敬的前輩,只是我們身處不同的圈子,代表的不是自己的利益,而是整個圈子的利益,有些事情只能不得不去做,沒有對錯,只有利益”趙出息肯定的說道,這是實話。
  屈文德苦笑道“我跟他爭了十多年,怎么都沒有爭過他,一度也恨過他,現在他死了,想想這些年的很多事,都是那么的可笑。我承認,他比我很有能力,如果我坐在他的位置,這個圈子未必會有那么繁榮,也或許今天死的就是我”
  “人生沒有如果,只有現實和結果,現在屈哥要做的就是,怎么繼承這個圈子,繼續發展下去?”趙出息淡淡說道。
  屈文德有些失神,回過神后道“我知道,你想讓我們屈家兌現承諾。屈家不是背信棄義之人,當初既然找你,也就表明遲早有這么一天,這結局也是注定的。現在,你說吧,你們什么要求,在合理范圍之內,我們屈家不會拒絕”
  “什么叫合理范圍之內?”趙出息盯著屈文德不禁冷哼道,這個時候居然還敢談條件,屈家膽子也夠大的。
  屈文德笑呵呵的回應道“合理范圍內,就是出息覺得什么合理就是合理,我想出息你肯定不可能讓我們把川北圈子拱手讓出來吧,你是講理的人”
  “那倒是,我向來講理”趙出息敷衍的笑道,講理?有些東西不是講理講出來的,而是講實力拼出來的,沒有實力,說再多都是放屁。
  趙出息看向司徒南,示意司徒南說他們擬定的條件,司徒南緩緩道“你們退出成都,由我和出息接手。德陽和綿陽,你們占一半,剩下的我和出息四六分”
  這個條件說實話,很苛刻,等于將整個川北圈子徹底削弱,屈文德聽后不禁震驚,有些惱火道“趙出息,司徒南,你們不覺得這樣有些過分了?”
  五爺對此似乎早就預料到,無奈的搖著頭,與虎謀皮啊……
  趙出息悻悻笑道“屈哥,這似乎并不過分吧,說句實在話,就算我今天不這么說,日后我也肯定能得到,你覺得那些人還會支持你們么?誰強誰弱現在都看在眼里,我付出這么大的代價,總要嘗到些甜頭,不是么?”
  “你……”屈文德氣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趙出息繼續說道“再退一步,你覺得你們現在還有實力和我們談條件么,德綿兩市一半給你們屈家,已經足夠給你面子了,那可是多大的蛋糕和利益,總不能好事都讓你們占了吧”
  沒有實力的憤怒只是笑話,屈文德知道自己說什么,都不能讓趙出息改變條件,全面退出成都,會讓他們傷筋動骨,但趙出息說的也是,譚鴻儒死后,他們在成都還有什么可以仰靠的,遲早都得被趙出息蠶食掉,與其這樣,不如全力打理好德綿兩市。
  “趙出息,我知道我們現在不是你的對手,如果你愿意,你完全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徹底吞掉我們。既然這樣,我答應你的條件,但我也有我的條件”屈文德擲地有聲的說道,他知道老爺子不會管這些事,所以也不用問老爺子,自作主張道。
  趙出息疑惑道“你說”
  “德綿兩市,你們不能再進一步”屈文德沉聲說道。
  趙出息知道屈文德什么意思,他害怕他們進入德綿以后,會將屈家徹底蠶食掉,趙出息真沒那個想法,不過他有別的想法而已。
  “水至清則無魚,我想屈哥知道這個意思,何況我現在的重心并不是這些東西,西蜀集團能為我賺的比這更多的利益,所以我答應你的條件”趙出息笑著點頭回道,算是答應。
  屈文德滿意道“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趙出息伸出手道,屈文德半信半疑的跟趙出息握手,又跟司徒南握手,這件事等于就此結束。
  “父親,我們走……”屈文德和姚木仁扶起五爺,五爺用那黯淡的眼神盯著趙出息和司徒南又看了數秒,轉身跟著屈文德離開,只留下一個沒落的背.景。
  趙出息和司徒南沒有送五爺,也沒必要去送,得給屈家留這么一個面子,轉身,趙出息看向黃土道“我們和屈家的故事已經結束,善惡終有報,剩下的交給你了……”
  黃土眼神炙熱,他等這天很多年了……風+雨+小+說+網w+w+w+.+4+4+p+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