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24 梟雄末路下


  譚鴻儒下葬那天,成都下著蒙蒙細雨,趙出息坐在書房陽臺上偷偷抽著煙,現在只要想抽煙他就會躲到書房里或者跑到院子里,反正三樓已經成為禁煙區。
  趙出息沒有去給譚鴻儒送行,派黃土代表自己前去,下午他要和芙蓉去獄中探望簡姨,不知不覺距離簡姨入獄已經過去快兩年,而自己來成都也已經整整兩年,兩年前他剛來成都舉目無親,兩年他該有的都已經有了。
  一根煙抽完的時候,趙出息瞅見一輛出租車停在六號別墅門前,不知道是誰冒雨來訪,過會聽見幾聲輕微的敲門聲,趙出息起身回道“進來”
  挺著大肚子的齊思手里端著水果走進書房,顯然聞見了煙味,嬌嗔道“又偷偷抽煙了”
  “只抽了根”趙出息趕緊掩飾笑道,齊思現在對他管的很嚴,趙出息能做到的只是不在她面前抽,畢竟是老煙民了,一時半會難戒煙,何況他想事情的時候必須抽煙。
  齊思瞪眼他,也沒說什么,知道趙出息為了她和孩子已經克制很多,將水果放到桌子上說道“周易師叔回來了,在外面等你”
  趙出息愣了愣,周易師叔本來說待兩天就回來,現在卻已經待了一周多,趙出息也沒有聯系他,知道周易師叔該回來的時候自然會回來。
  “快請師叔進來”趙出息連忙說道。
  于是齊思轉身走出書房去請周易,幾秒后周易走進書房,齊思將書房的門關上,回三樓三樓看電影,一會蕭湘和蔣開山過來看他們。
  “師叔,你終于回來了”趙出息欣喜道,雖然現在不用擔心什么,能威脅到他的安全的,該死的死了,該抓的也抓了,但周易師叔在他身邊,趙出息更有底氣。
  周易臉色有些憔悴,穿著走時候那身衣服,沉聲道“師父仙逝了”
  趙出息大腦轟的一聲,瞬間空白,老神仙走了?他沒想到蜀南竹海之行,居然是自己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更是唯一一次見到這位老神仙,更沒想到的是,自己前腳離開蜀南竹海,老神仙隨后就仙逝了?果然人生很多事,都是靠緣分啊。
  “什么時候?”趙出息顫顫巍巍的問道,難怪周易師叔的臉色如此憔悴。
  周易眼神黯淡,沒了往日的神采,低聲道“你離開后的第三天,我和師兄為師父守靈七日,師兄這才讓我回來”
  “師叔,我這里也沒什么事,如果你想留在蜀南竹海陪老祖宗,我這就派人送你回去”趙出息生怕周易師叔因為自己不能為老神仙繼續守靈,連忙說道。
  周易搖搖頭道“沒事,不用了,師兄讓我回來的,他會留在蜀南竹海為師父守靈到七七十四九天”
  “二胖知道么?”趙出息詢問道,畢竟很多事情他不知道,老林家跟蜀南竹海這邊交情很深,想來老神仙仙逝,應該會通知他們。
  周易向前走了兩步,苦笑道“沒有,師父不希望別人打擾他,不用送行,也不用祭奠,生于無名,死于無名是最好的歸宿”
  “可惜一別成永別,沒有跟老祖宗好好聊聊”趙出息有些遺憾道,有些人一輩子都沒有像他那樣的機會,可惜自己卻因為這些瑣事而耽誤,卻再也沒有機會。
  周易看著趙出息說道“師父說,任何時候,凡事都得隨心走,這話我送給你”
  “謝謝師叔”趙出息默默點頭道,這心自然不是普普通通的心,而是所有經歷頓悟凝聚的思想結晶,就像人生的指南針,只有跟著心走,人生才不會迷失方向。
  “我先去休息了”說完周易便離開書房,回房間休息,這幾天他基本沒有眨眼,縱然身體比普通人要強數倍,也熬不下去。
  老神仙的仙逝讓趙出息又有些感慨,人活這么一輩子,先不說有幾個人能像老神仙活的這么久,有幾個人能像老神仙到達這種人生高度,又有幾個人能像老神仙這樣經歷了各種時代和各色人物,人要能活到這種程度,真是不枉來這人世走一遭。
  有人死,就有人生,趙出息現在最期待的,就是齊思肚子里那個新生命的誕生,它將豐富自己的人生……
  已經有些日子沒去西蜀集團,趙出息這段時間算是忙的焦頭爛額,哪有時間管西蜀集團的事情,這兩天休息夠了,今天準備去西蜀集團溜達圈。
  西蜀集團依舊那么忙,所有人像是上著發條連軸轉,也就趙出息這老板幸運,徐林基本把所有事情都分擔了,加上宋青瓷和吳欣,趙出息真是什么事都不用操心。
  宋青瓷和徐林也有些日子沒見趙出息,他們最近也忙著出差,徐林代表趙出息前往上海參與長安控股集團旗下公司的成立以及收購,又得跟大股東們保持聯系和合作,宋青瓷則忙著集團內部諸多項目的跟進,就連吳欣也不得不天天加班。
  前兩天徐林和宋青瓷都不在成都,所以趙出息也就沒去西蜀集團,今天等他們回來后,這才過來,不然有些事情他真不知道該怎么辦。
  宋青瓷依舊是那么優雅迷人,工作時候和生活時候的她總是給人兩種不同的感覺,趙出息有時候覺得自己能夠擁有這樣的女人,真是自己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瞅見穿著剪裁得體的黑色職業束腰連衣裙的宋青瓷走進辦公室,趙出息就忍不住調戲道“嗯,身材越來越完美了,看來我功不可沒啊”
  “沒個正行”宋青瓷將文件放在桌上,瞪著趙出息道。
  趙出息呵呵笑起來,女人嬌嗔時候總是讓男人很享受,笑著問道“最近集團內部怎么樣?”
  “所有項目都已經步入正軌,除過已經擬定的項目,短時間內不再進行新項目的投資,國內經濟環境現在持續惡化,我們得有足夠的現金過冬”宋青瓷皺眉說道,正因為如此,老徐才讓公司高管們盯緊項目進度,爭取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加快速度,最好能提前完成計劃。
  趙出息拿起桌上的文件看起來,回道“長安控股那邊怎么樣?”
  “進展不錯,正在整合已經拿下的金融牌照,接下來可能會尋找機會拿下最重要的保險、銀行和證券牌照,徐盛負責已經收購的長安基金,姜叔他們正在籌建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宋青瓷繼續像趙出息匯報道,相比于西蜀集團,長安控股那邊要放心很多,畢竟手握大把現金。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過兩天我和老徐去香港,到時候你陪我一起去,就當出去散散心”
  “怎么?終于想起心疼我了”宋青瓷戲虐道。
  趙出息起身走到宋青瓷面前,摟著宋青瓷柔軟的腰肢笑道“這話說的,我什么時候不心疼你呢?”
  這時候老徐推門而入,瞅見這幕故意咳嗽起來道“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我先去忙了”剛剛忘了關門,被老徐瞅見,宋青瓷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離開。
  西裝革履充滿中年男人成熟魅力的徐林緩緩走進來,意味深長的問道“你的事情忙完了?”
  趙出息自然知道他在問什么,回道“差不多完了,這次已經有些玩火了,還好在可控范圍內,不然容易成為眾矢之至”
  “譚鴻儒死了,川北圈子也等于土崩瓦解了,以后再也沒有能夠威脅到你的存在,你是不是該放下那邊了”徐林試探性問道。
  趙出息沉聲道“放心吧,我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樹大招風么,以后我的重心會放在西蜀集團”
  “那就好,過多接觸那些東西,對你有害而無利”徐林默默點頭說道,這戰略畢竟是他早已為趙出息設計好的,趙出息也是不按照這個步驟走,那自己也沒有辦法了。
  趙出息拍著老徐的肩膀道“安排香港之行吧,從香港回來,你再陪我去北京一趟”
  “北京?”徐林有些意外道。
  趙出息樂呵道“不是你說,讓我多跟林爺接觸么?”
  “你小子……”徐林指著趙出息無奈道,知道趙出息有些話瞞著自己。
  下午,按照約定好的時間,趙出息和芙蓉來獄中探望簡姨,依舊是那個熟悉的房間,簡姨的氣色跟上次差不多,看起來倒是年輕了幾歲似的。
  “譚鴻儒死了”坐在簡姨對面,趙出息低聲說道。
  “我知道,芙蓉已經給給我說過”簡姨有些嘆息的說道,跟他同時代的,李公權、譚鴻儒、唐家兄弟,都已經煙消云散,也就她比較幸運,保住了這條命。
  趙出息有些感慨道“姨,兩年前,在我人生迷茫和無助的時候,您給了我一條路,算是對我有知遇之恩,兩年后的今天,我想我可以對您說,我沒有讓您失望”
  “出息,失望?你今天所作出的成績,根本和失望兩個字沾不上,而是讓我意外和驚喜。說句實話,當初我選你接我的位置,其實是把你推到了風尖浪頭,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因為你跟所有人都沒有利益瓜葛,你坐在那個位置,能權衡所有人的利益,至少不會讓他們亂來,你只有做到這點,就已經達到我的要求”簡姨由衷說道,她說的都是實話,那個時候趙出息雖然讓她很中意,但完全還不能達到驚艷的程度,她更沒覺得趙出息會是位如同譚鴻儒般的人物,但今天她可以這么說了。
  這點,趙出息早就明白,所以道“姨想說什么,我都知道。不過我是人,不是擺設。我知道自己的位置很危險,我不想死,我想活著,而且是活的好好的,所以我只能除掉那些能威脅到我以及想要我死的人。走到今天這步,不是偶然,也不是必然,或許就是命吧”
  “我真是沒想到,兩年時間,你只用了兩年時間,就把川渝攪得天翻地覆,這是我萬萬沒想到的,你算是創造了屬于你的歷史”簡姨不禁感慨道,現在這川渝不像她那個時代,有李公權,有譚鴻儒,有唐家兄弟,現在川渝趙出息一家獨大,其次才是司徒南那邊。如果簡姨知道,司徒南也是趙出息的人,那她會怎么想?可能會震驚到目瞪口呆吧。
  趙出息苦笑道“也許是運氣和僥幸,如果讓我重來一次,我未必能做到”
  “但事實就是如此”簡姨蓋棺定論道“好了,這個圈子已經屬于你了,以后的路得你自己走,我也幫不了你,希望你能走的更遠,但你知道,這條路并不好走”
  “謝謝姨,我會小心的”趙出息臉色平靜道,知道簡姨所擔憂的,就是有一天他步了她的后塵。
  譚鴻儒葬禮結束的第二天,已經很久沒有離開德陽的五爺終于再次踏出德陽,帶著屈文德等人前往牧馬山,而趙出息和司徒南在那里已經恭候多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