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23 梟雄末路中


  已經退隱的五爺再次出山,給了川北圈子很大的信心和鼓舞,那些本以為川北圈子將土崩瓦解的人這下也算是吃了定心丸。
  屈文德在外跑前跑后忙碌,老爺子坐鎮幕后運籌帷幄,加上趙出息沒有像他們所想那樣,背信棄義連屈家也不放過,所以川北圈子除過譚鴻儒那系被帶走很多人,屬于元老派這邊并沒有傷筋動骨,反而代替譚鴻儒的手下留下的真空,全面掌控了川北圈子。
  老爺子知道接下來要做什么,所以這天把元老派的幾位大佬都請進德陽老宅,順便也把譚鴻儒那邊還能說得上話的三位手下請來,這三位都是他在這次提拔起來的,他們以前還算有些威望和影響力,只是相比于徐守望那幫人,要差一個級別,更是接觸不到核心層次,畢竟譚鴻儒那邊很多事,元老派先前并不清楚,也掌控不住,只能提拔這些人負責。
  譚鴻儒和鬼叔的尸體現在都還放在太平間里,徐守望依舊在配合調查當中,中元算是沒有機會再出來了。至于受重傷的衛晉,有些意外的是,洛陽洪安兩家派人已經將他接走,老爺子估摸著左福和洪河安盛應該已經回到洛陽,畢竟待在成都,他們都有危險。
  諾大的大廳里,卻沒有坐幾個人,算下來除過老爺子和屈文德,也就只有七八個人,四個元老派的老人,三個能進來卻沒什么資歷說話的新秀,拄著拐杖的老爺子敲打著地面說道“今天讓你們來,是商量幾件事,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應該說這兩年發生了很多事,這些事你們都知道,我已經八十多歲了,本來早已沒心思操心這些瑣事,只是公權和鴻儒相繼出事,迫于無奈,我也只能出來了”
  以前一直對譚鴻儒不滿,最后卻也只能逼的沉默的某位元老沉聲道“五爺,現在也只有你能撐得住這個圈子,鴻儒走到今天這步,都是咎由自取,怪不了別人,就不該跟趙出息硬碰硬,現在好了,他不僅出事了,看看連累了多少人?”
  “現在說這些沒什么用,我想問的是,接下來該怎么辦?”五爺看向眾人質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不敢說話……
  那位剛被提拔起來的男人小心翼翼問道“我們想知道五爺是怎么想的,現在我們真沒有辦法,趙出息和司徒南那邊肯定會趁火打劫,我們內憂外患各種壓力,恐怕……”
  “既然你們想知道我怎么想的,那我告訴你們我怎么想的,局面已經成這樣,我們在德綿賴以生存的優勢已經沒了,現在人人自危,外面趙出息和司徒南虎視眈眈,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和趙出息司徒南達成和解,以求自保”五爺這才說出早已擬定的計劃。
  五爺說完以后,一直盯著其他人的屈文德緊隨其后開口,他們召來這些人只不過是走過場,其實所有事他們都能決定,只是讓有些事情順理成章而已,屈文德笑道“譚鴻儒是怎么死的,我也就不多說了,如果不是趙出息把他逼到絕路,想來譚鴻儒這種人也不會選擇自殺,因為他知道自己徹底輸了。趙出息的能耐有多大,你們現在也都看到了,他要是想徹底拿下我們,趁著這個機會,根本不廢什么功夫,何況還有司徒南幫忙。知道為什么趙出息沒有趁火打劫么,因為老爺子豁出這張臉保住了你們,所以現在我們只能和趙出息司徒南談和”
  “我們現在也幫不上什么忙,這些事只能靠五爺您了”幾位元老紛紛表態道,他們自然是支持老爺子的,老爺子說什么,他們就做什么。
  老爺子揮揮手道“這件事就不用你們操心了,第二件事,最近你們都注意點,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比我都清楚,該配合的配合,不該亂咬的別亂咬,大事上我會和文德盯著。這第三件事就是鴻儒的喪事,這件事交給文德處理,你們配合他”
  叮囑完這些事情以后,眾人隨即離開去忙碌,老爺子讓屈文德留下,沉聲道“你去聯系趙出息和司徒南,約定時間見面,盡快將所有事情商定,省的再出變故”
  “父親,我這就去辦”屈文德欣然點頭道,因為他知道這件事結束以后,老爺子就會徹底退隱了,從此這個圈子將由他負責。
  在五爺召集所有人商量事情的時候,司徒南也來到了六號別墅找趙出息,譚鴻儒一死,整個川渝以后不會再有風波,平淡穩定的好日子也將來臨,司徒南心情自然不錯。
  趙出息已經開始將重心放到西蜀集團這邊,準備下周和徐林等人前往香港,香港之行已經拖了很久,香港回來以后緊接著就要去北京,此行北京有很多事情要辦。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湖面水波**,趙出息坐在涼亭下喝著冰鎮的果汁等著司徒南,半小時后司徒南如約來到蔚藍卡地亞,這幾天兩人基本用手機保持聯系,出于一些忌諱,并沒有直接見面,外面的風聲很緊,把他和司徒南推到風尖浪頭,都說譚鴻儒的死,是他造成的,趙出息這時候唯有沉默,管他風言風語,再過段日子,這些事情終歸會過去。
  “譚鴻儒的葬禮,你準備去么?”司徒南坐下以后,率先問道這個問題。
  趙出息轉頭看眼他笑道“所有的事情終歸會煙消云散,再怎么也得送紅爺最后一程,這位對手值得我們尊重,如果不去,別人指不定說我心里有鬼,也沒有氣量”
  “嗯,話倒是這么說,既然你已經決定,那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司徒南點點頭回道。
  趙出息繼續說道“如果是你我,未必就有紅爺這魄力,他以死保住很多人,對于他和我們都是最好的結局,我也不希望風波太大,最后連自己也牽扯進去”
  “他是位人物啊,更是川渝袍哥的標桿,想來以后這川渝,不缺這樣的角色”司徒南感慨道,他和趙出息都不能和譚鴻儒相比,譚鴻儒正兒八經一步步爬起來的,而趙出息則是繼承簡姨的衣缽,起點要比所有人都高,至于他則是走的捷徑,竊取了唐家的位置。
  趙出息不否認,自嘲道“要真這樣,我們就得小心翼翼了,保不準那天位置就被別人搶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我們終歸會被時代淘汰,只希望我們的結局能好點”司徒南未雨綢繆道,想要善始善終,真是難于登天。
  趙出息搖搖頭道“未必,時代不同了”
  司徒南知道趙出息想說什么,這已經不是那個打打殺殺的年代,小人物想要拼出一條血路真是難于登天。
  “屈家那邊已經跟我聯系,等到譚鴻儒葬禮結束,將約時間見面,商量最終的利益分割”趙出息看向司徒南若有所思的說道。
  “你怎么想的?”司徒南皺眉問道,他自然是以趙出息的意見為主。
  趙出息早已想好對策,回道“成都他們必須完全退出,由我們兩家接手,德陽和綿陽可以留給他們一半,剩下的也由我們兩家接手,想來這個條件他們很容易接受”
  “退出成都我同意,德陽和綿陽留給他們一半,是不是有點便宜他們了?”司徒南有些不解的說道。
  趙出息解釋道“有些事情要循循漸進,我們才進入德陽、綿陽,總不能一口氣吃下,只要我們進入,接下來才能逐漸蠶食,識時務者自然會拋棄他們,擇木而息,你說呢?”
  “嗯,說的也是,這樣也能給足屈家面子,讓他們說服下面那幫人”司徒南想想便同意趙出息的建議。
  “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徹底吃下德陽和綿陽,所以現在不需要太著急”趙出息不緊不慢的說道。
  司徒南眼前一亮,沉聲道“有五爺在,我看有些難,至少短時間沒希望”
  “五爺要是死了呢?”趙出息緩緩說道。
  司徒南立即明白趙出息的意思,回道“那很簡單”
  兩人相視一笑,彼此已經明白日后該怎么做了……
  屈家繼續為川北的事情忙前忙后,譚鴻儒的葬禮也如期舉行,相比于唐家兄弟的葬禮,譚鴻儒的葬禮有些冷冷清清,靈堂就擺在上水山莊里,來祭奠的賓客并不多,大多是那個圈子的人,畢竟現在還是非常時期,大家都想和譚鴻儒撇清關系,哪敢這個時候來拜祭他。
  果然是人走茶涼,讓人不勝唏噓,當年譚鴻儒得勢的時候,那是多么的風光,門前訪客絡繹不絕,都是排隊預約想見他。
  也許,紅爺在沒死的時候,就已經想到這個場面,而趙出息和司徒南的到來,自然讓很多人沒想到。
  這是趙出息第三次到德陽,一次比一次底氣十足,相比于他去唐家老二葬禮時受到針對,這次他來譚鴻儒的葬禮,人人避之不及,像是見到妖魔鬼怪似的,也有些人咬牙切齒想要殺了趙出息,可惜只敢想,不敢做。
  五爺年紀已大,所以沒有待在這里,留在屈家老宅,這里由屈文德全權負責。屈文德得知趙出息和司徒南到來,連忙帶著幾位手下過來迎接,表現的中規中矩,引著趙出息和司徒南等人拜祭。
  屈文德探望徐守望的時候,徐守望告訴他,按照譚鴻儒的遺愿,將他和那個女人葬在一起。至于鬼叔,如果洛陽洪安兩家來接,那就讓鬼叔落葉歸根,如果沒有,那就葬在他們身邊。
  對此,屈文德照辦,畢竟這是譚鴻儒最后的遺愿……
  趙出息和司徒南祭拜完譚鴻儒后,并沒有逗留,屈文德將他們送到外面,趙出息回頭正好看見大廳里譚鴻儒的遺像,那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趙出息苦笑搖頭,沒和屈文德多少什么,轉身離開。
  (這兩天困得不行,昨天睡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