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22 梟雄末路上


  六號別墅二樓,大家都很默契,抽煙的都待在書房里,不抽煙的則留在客廳外,能待在二樓的,自然都是趙出息的核心人物,他們那些手下們都只能待在一樓大廳。
  趙出息送完干媽胡雨嘉回來后,對著眾人表情嚴肅的示意道“進書房”
  書房里,眾人隨意找個讓自己舒服的位置待著,陽臺的窗戶開著,微風吹散里面的煙霧,趙出息坐下以后沉聲道“今晚發生的事情,你們現在應該都已經知道了”
  “不知道,我們也不會連夜趕到成都?”陳濤半開玩笑道,手里的雪茄已經熄滅,卻拿在手里依舊在把玩著,這段時間,他倒是跟著孔林沒少怎么玩雪茄,孔林也松了他不少上等雪茄。今天,他得知消息后就給趙出息和黃土等人打電話證實,確定后才趕到成都。
  趙出息瞥眼在坐的眾人,該來的都已經來了,這次算是來齊了,誰也不差。以前很少參加這種級別會議的吳道宇和宋天河在里面的資歷稍差,不過時間最短資歷最淺的卻是馬成才和陳中藏,只是趙出息對馬成才頗為信任,讓他當司%∫機,很多事情跟在身邊,而時間最短的陳中藏卻在今年大放光彩,驚艷整個圈子,接連完美的執行了趙出息交給他的所有任務,這在整個圈子都是難得遇見的人物,也就當年的黃土能夠相提并論。所以他也是爬升最快的,只用短短一年時間,就一躍成為這個圈子的核心人物,趙出息對他現在格外器重,顯然是要重用。
  “今晚,譚鴻儒派司機中元和洪和安盛去溫江殺齊思,如果不是中藏在場發現及時又隨機應變,我想可能已經出事,所以在這里我得感謝中藏,我趙出息欠你一個人情”趙出息看向站在邊緣位置的陳中藏由衷說道,眾人不禁投來羨慕的眼神,能讓趙出息欠一個人情,陳中藏算是第一個,其實趙出息這也是做給眾人看,表明陳中藏以后的地位。
  陳中藏依舊那么低調謙遜,沒有居功自傲,沉聲道“我也有失誤,沒有預判到對方動了槍,差點出了人命”
  “你不必自責,譚鴻儒這次出手不計代價,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如果是別人,未必能比你處理的更好”趙出息打住陳中藏的話,肯定的說道。
  陳中藏不再說什么,趙出息這么肯定他,這對于他在這個圈子日后的發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除此之外,他還派出鬼叔和衛晉跟蹤我到宜賓,要不是周易師叔和他師兄出手,我想我估計已經喪命”趙出息繼續向眾人說道。
  芙蓉早就很疑惑,詢問道“周易怎么沒有回來,難道受傷了?”
  “這倒沒有,周易師叔在宜賓待兩天,過幾天就會回來”趙出息解釋道,并不意外芙蓉姐會詢問,估計大家也在疑惑,畢竟周易師叔向來都是貼身跟著自己。
  陳安逸算是半個武癡,鬼叔的實力很清楚,黃土告訴他鬼叔和衛晉一死一廢的時候,陳安逸大吃一驚,現在見到趙出息,自然要問清楚,追問道“我想知道,鬼叔是怎么死的,衛晉又是怎么廢的,周易的實力確實是我們這里面最強的,但面對鬼叔和衛晉一起,他沒有勝算”
  趙出息哭笑不得道“陳叔似乎忘了,我剛說過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周易師叔的師兄,以前我從來不覺得這世上有什么世外高人,覺得都是故弄玄虛的登徒浪子,上不了大臺面。但現在我信了,這世上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看來周易的師兄是高手,應該實力比周易還要厲害,真不知道是誰教出來的他們”陳安逸不禁感慨道,并沒有懷疑趙出息的話。
  趙出息笑著說道“很多東西是我們無法解釋的”
  其他人可能只是好奇而已,周易已經這么厲害,周易的師兄比周易還厲害,那是什么樣的高手。陳中藏的眼神中卻爆發出一陣異樣的神采,他年少的時候見過一位高人,也被點撥過,林爺說那是位跟林家世代交好的高人,可遇而不可求的,后來直到三無回到北京才知道,那位高人就是三無的師父。
  臨行成都前,三無叮囑過,在成都除過趙出息,唯一能信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周易師叔,陳中藏默默記住,只是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表明身份。所以在見到周易師叔時,陳中藏壓抑著自己的興奮,表現的很平靜,生怕被發現破綻。現在聽見趙出息說見到了三無的師父,陳中藏這才有些激動,回過神后發現并沒有人注意他,連忙克制住。
  “現在外面什么情況?”趙出息看向眾人隨口問道。
  黃土這時候說道“譚鴻儒自殺以后,警方已經帶走不少人,包括譚鴻儒的心腹軍師徐守望,同時正在追捕洪河和安盛,來自洛陽的左福已經不知所蹤,整個川北圈子群龍無首亂成一團,最后眾人請五爺出山,才算平息局面,現在所有事情由屈家負責”
  “嗯,那就好”趙出息默默點頭道,除過芙蓉和黃土明白趙出息的意思,其他人并不明白。
  陳濤忍不住說道“出息,我覺得我們現在可以全力以赴,趁著他們局勢未穩,一舉拿下整個川北圈子”
  “為什么要這么做?”趙出息呵呵笑道。
  孔林皺眉不解道“難道你在顧忌什么?”
  “我不是顧忌什么,我是想告訴你們,譚鴻儒自殺那刻起,所有事情就已經結束了”趙出息笑著解釋道。
  陳濤不解道“什么意思?不是還有屈家么?五爺還活著,川北圈子還沒有徹底倒下”
  “不不不,你們肯定疑惑,譚鴻儒為什么會走到今天這步?現在我告訴你們,如果沒有屈家,譚鴻儒也不會死的這么塊,現在明白了?”趙出息這才向眾人說道這個答案,畢竟在座很多人都不知道。
  孔林終于明白,驚醒道“你的意思是,你和屈家達成了協議,屈家在暗中幫助我們對付譚鴻儒?”
  “正是如此,所以啊,你們現在可以回去休息了,有屈家收拾殘局,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們操心了,準備著過段時間,我們全面進入德綿兩市”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算是給所有人一個最大的驚喜。
  眾人大喜過望,沒想到今晚真是喜事不斷,譚鴻儒不僅死了,而且他們不用做任何事,就能進入德綿兩市,真是讓人意外。
  陳濤有些擔憂道“你不怕屈家把殘局收拾完以后,放我們鴿子?”
  “你覺得他們有那個膽量么?很多事情是你并不知道的”趙出息淡淡說道,然后對著眾人道“就這樣,散了吧”
  確實,很多事情陳濤他們并不知道,就連芙蓉和黃土也只知道些表面,大多時候都是他和司徒南在商量對策,而更多的時候,都是他單獨行動。
  眾人紛紛離開準備回酒店或者住處的時候,趙出息將黃土單獨留下來,兩人還有些事情要聊聊,趙出息面對黃土意味深長道“譚鴻儒死了”
  “我知道”黃土很平靜的回道,并沒有揣測趙出息這句話背后更深層次的意思。
  趙出息輕笑繼續道“等到屈家掌控住局面,我們的勢力逐步進入德綿兩市后,屈家也就沒什么利用價值了,到時候就該你上場了”
  “你不怕被別人說背信棄義?”黃土這下才明白趙出息想說什么,皺眉說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背信棄義?這倒不會,這本就在我們的計劃之內,五爺活著終歸不是好事,只有死人才不會有威脅。不僅五爺得死,屈文德也得死,這樣整個川北就將土崩瓦解,而我們將不戰而屈人之兵,到時候川渝從此再無紛爭。所以這最后一步,不管對你還是對整個圈子來說,都很重要”
  “最后一步?”黃土琢磨著這句話。
  趙出息拍著黃土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最后一步交給你,我放心……”
  隔天,譚鴻儒自殺身亡的消息不脛而走,整個川渝都被震驚,川北圈子跟譚鴻儒走的異常近的那幫人,被帶走不少。德綿兩市也被帶走不少官員,前段時間綿陽是重災區,這次德陽成了重災區,不過相比于李公權落馬時牽扯到的那么多官員,譚鴻儒這次只能說是不值一提,而且那些官員都沒什么份量。
  外面也流傳著各種謠言,說是譚鴻儒得罪省內高官,也有說譚鴻儒不敵趙爺被整死,更有甚者說譚鴻儒是被暗殺的,反正版本眾多,跟趙出息所想差不多。
  趙出息交出去的那些東西將屈家摘得干凈,而且屈家也在行動,所以屈家并沒有受到什么打擊,不得不出山的五爺在幕后推動,屈文德在前面跑腿,川北圈子算是安穩下來。
  至于趙出息,這兩天倒是悠閑,柳學仕和林嘉華都給他打過電話,詢問一些事情,加上再外面打聽的消息,最后趙出息總算搞明白了,看來這件事情內部已經達成默契,似乎將到此為止,至少目前就這樣,以后怎么慢慢消化,趙出息就不管了。
  趙出息現在只等著,入主川北……
  (國慶假期還在堅持碼字,也是傷不起,大家不投點月票么?最近參加各種朋友婚禮,真是感慨萬分,有種想結婚的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