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821 你信命么

李公權、簡姨、唐家兄弟、紅爺,這是川渝一個時代的標簽,也可以說是大時代下的一個縮影,他們雖然都落幕了,但他們的一生注定是傳奇,成為日后多年川渝普通人茶余飯后的八卦談資。站得太高注定會摔的很慘,這不是說樹大招風,而是樹大了以后,這根系太多太復雜,牽扯的利益太多,吸收的養分更多,也注定會影響到別的大樹。
  譚鴻儒經常說,趙出息跟他很像,確實趙出息跟譚鴻儒很像,他們都是沒有背.景的小人物出身,靠著自己的能耐和運氣,最終走上這么條路,不成仁便成魔。他們最開始自然沒想過自己會走這么一條路,也沒想過自己能站在這么高的位置,或許他們最開始的愿望不過是能吃飽飯能多掙點錢,跟大多數普通人差不多,可是命運的捉弄,時代的浪潮,機緣巧合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猛然發現時卻已不能回頭。交朋友,遇貴人,被人賞識,抓住機會,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說了算。
  現在,譚鴻儒最終把自己架在一個下不來的位置,所以只能選擇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一生。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進去以后是什么樣子,而出于本性,他不可能讓更多的人跟著自己落難,畢竟很多人沒少幫他,所以他選擇把所有事情自己扛下,在他看來,這是最好的結局。
  趙出息得知譚鴻儒飲槍自殺的時候,他和馬成才等人才走到樂山,電話是黃土打來的,距離譚鴻儒自殺剛剛過去半小時,而這個消息已經傳遍川渝最上層的圈子,用不了多久,這個消息會被化成各種版本,傳遍整個川渝。
  有些人可能唏噓感慨,有些人可能拍手稱快,有些人可能也就一笑了之,更多的人覺得,跟他們這些屁民有屁關系。
  但是趙出息知道的時候,讓馬成才停下車,站在高速路邊上,點燃兩根煙,一根煙放在地上,任其燃燒,一根煙自己抽著,馬成才等人站在身后,也不知道趙出息為什么這么做,或許那根煙他是為譚鴻儒點燃的。
  不管是英雄或者梟雄,總是惺惺相惜的,譚鴻儒雖然是趙出息的對手,他們勾心斗角、爾虞我詐,但趙出息打心底敬佩和尊重這樣的對手,他不會因為譚鴻儒開槍自殺而拍手稱快,那不僅是侮辱對手,同時也是作踐自己。如果他們沒有站在對立面,如果他們認識,趙出息可能會叫譚鴻儒一聲老哥,他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把酒言歡,趙出息虛心向他求教,而他也向這個有自己影子的晚輩不吝賜教。
  可惜的是,人生沒有那么多的如果……
  當那根煙抽完以后,趙出息扔掉煙頭,向著成都的方向憂傷道“紅爺,走好”
  上車,啟程,回成都,迎接新時代的到來……
  回成都這路上,趙出息打出去數個電話,也接了不少電話,包括陳濤、孔林在內很多人向他證實這個消息是否屬實,司徒南也打來電話,詢問趙出息到底怎么回事,趙出息把今晚事情的經過也都告訴他,司徒南有些驚訝和感慨,驚訝的是譚鴻儒敢拼死一搏,打出所以底牌以求重創趙出息,感慨的是,這位對手選擇自殺結束一生。
  趙出息告訴他今晚估計別想睡了,會有很多事情讓他們忙,等到成都以后,他會和屈家聯系,商量接下來如何收場。
  德陽屈家老宅,譚鴻儒自殺身亡的消息第一時間傳到這里,屈文德以最快的速度趕到老宅,興奮不已的告訴老爺子這個消息。
  得知譚鴻儒自殺已死的消息,老爺子手中的茶杯瞬間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屈文德臉上的笑容消失,因為他看到了老爺子臉上的落寞和眼神里的悲傷,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畢竟譚鴻儒是老爺子親手調教出來的,也是老爺子的接班人,他能有今天這地位,也都是老爺子造就的。何況老爺子對他寄予厚望,更是把他當做半個兒子,可惜事與愿違,雙方最終因為各種矛盾撕破臉皮,縱然最后時刻,老爺子對很多事情幡然醒悟,可惜已經沒有回頭的余地,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
  也就是說,譚鴻儒慘死,其實也是老爺子間接造成的,沒有屈家和趙出息的里應外合,譚鴻儒或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老爺子成就了譚鴻儒,也毀滅了譚鴻儒,難怪老爺子會有如此神情……
  “父親,我們該做些什么?”屈文德硬著頭皮問道,雖然知道很不是時候,可這時候整個川北圈子群龍無首,徹底亂了。
  老爺子回過了神,聲音有氣無力道“其他人呢?”
  “據說譚鴻儒今晚派他的司機中元帶著洪河和安盛暗殺趙出息的老婆齊思,趙出息老婆已有五個月身孕,他還派鬼叔和衛晉前往川南宜賓暗殺趙出息本人。最后的結果是,趙出息早有準備,中元被警方當場抓住,洪河和安盛不知所蹤。暗殺趙出息的鬼叔和衛晉,鬼叔死了,衛晉成了殘廢,他們剛剛回到成都。徐守望被警方已經帶走,譚鴻儒公司那邊也被帶走不少人,剩下那些都已經亂套,輪番給我打電話,屈文德有些擔心又有些高興道,他終于可以回到以前那種地位了。
  老爺子的皺紋聚集在一起,有些難以置信道“老鬼怎么會死?他和衛晉一起,什么樣的高手才能讓他們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這個我還不知道,現在也沒時間問這些,現如今我們得穩住局勢”屈文德連忙提醒道,生怕精神受到打擊的老爺子亂了陣腳。
  老爺子無可奈何道“告訴他們,沒了譚鴻儒,還有我這老不死的,天塌不下來”
  “嗯,我這就去說”屈文德等的就是老爺子這句話,老爺子是這個圈子的締造者,元老派們現在都希望老爺子出來振臂高呼收拾殘局,畢竟沒了譚鴻儒,也就只有老爺子能讓眾人臣服了,這也是他們既定的計劃。
  趙出息回到六號別墅的時候已經是凌晨,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燈火通明,門前停著十多輛車,大廳以及二樓全是這個圈子的高層,別墅內外都是小隊成員和各位大佬的心腹,就連蔚藍卡地亞的保安們也都全員上陣,生怕今晚再發生什么事情。
  趙出息走進大廳后,眾人瞬間圍上來,紛紛恭敬的喊道“趙爺”
  趙出息對著眾人隨意打完招呼,直接上二樓,二樓芙蓉、黃土那幫人坐在客廳和書房里,商量著接下來很多變故和對策,畢竟他們當中很多人都不知道和屈家的內幕,都以為現在是他們進軍德綿兩市最好的機會,其實這場紛爭在譚鴻儒自殺那刻已經結束了。
  孔林、陳濤、吳道宇、宋天河、喬峰這些鎮守一方的封疆大吏也都連夜趕到了成都,一直焦急的等著趙出息。
  見到趙出息終于出現,眾人迫不及待的迎上來說道“出息,你終于回來了”
  趙出息依舊沒有停下,只是說道“你們先坐著等會,我換身衣服馬上下來”
  其實趙出息只是想上去看看齊思怎么樣,沒有什么事情比他見到齊思更重要,這是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
  三樓客廳里,晚上來到六號別墅就沒有回去的胡雨嘉正陪著齊思,婆媳兩人坐在沙發上蓋著毯子聊天看電視,有說有笑,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胡雨嘉早早就告訴齊思,趙出息沒事,正在趕回成都的路上,也讓兩人通了電話,趙出息笑著安慰著她,齊思這才算放心。
  胡雨嘉早就催著齊思早點睡覺,畢竟現在已經不早了,可齊思以各種理由推遲,一直到現在。此刻終于看到趙出息,齊思算是徹底放心,穿上拖鞋激動的跑向趙出息,緊緊的抱住,忍不住就紅了眼睛,嗔怒的拍著趙出息的后背道“再也不準離開我了”
  嚇的身后的胡雨嘉連忙喊道“哎呀,你這孩子,小心點”
  “好了好了,沒事了,乖,沒事了”趙出息撫摸著齊思的后背安慰道,知道這女人一直都忍著自己的情緒,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肆無忌憚的宣泄。
  等齊思情緒穩定以后,趙出息將她扶到沙發上,埋怨道“都這么晚了,還不睡覺,讓咱媽也陪著你熬夜,是不是不對?”
  “你不回來,我哪睡得著”齊思很是生氣的說道。
  趙出息苦笑道“那好,我現在回來了,你可以乖乖睡覺了么?估計咱們家寶貝也跟著你一起熬夜,得讓它休息了”
  齊思沒好氣的瞪著趙出息,卻很聽話的點頭回臥室,趙出息把她送到臥室,又安慰了幾句,說道“你先睡,我忙完就過來陪你”
  齊思慵懶的點著頭,主動勾住趙出息的脖子,兩人吻在一起……
  從臥室出來,胡雨嘉還在客廳里坐著,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道“這么晚了,讓您還在這陪著”
  “我是陪我兒媳婦和孫子”胡雨嘉好笑道。
  趙出息不否認,現在兩人最大的自然是齊思和孩子,于是趙出息主動轉移話題道“譚鴻儒自殺了”
  “我知道,這些事你不用給我說,剩下的該怎么處理,你自己掂量吧”胡雨嘉隨口說道,她不關心這些事,只所以今晚動用很多她很少動用的關系,不過是為出口氣而已。
  趙出息點點頭道“自殺,對譚鴻儒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可以避免很多人被牽扯,其實對我們來說,也是最好的結局,這件事到這里也就等于結束了”
  “你知道就好,說說你去蜀南竹海吧,有沒有見到那位老神仙?”胡雨嘉好奇道,相比于譚鴻儒,她更關心這件事。
  趙出息沉聲道“見到了,不僅見到老神仙,也見到了三無的師父左傳師父,如果不是左傳師父,估摸著今晚我就真遭殃了”
  “你倒是運氣好”胡雨嘉有些羨慕道,畢竟她都沒見過這兩位世外高人。
  趙出息嬉皮笑臉的笑著,知道干媽是真羨慕,周易師叔說過,沒緣分,就是再刻意,也都見不到師父和師兄。
  胡雨嘉起身笑道“好了,忙你的事情吧,我該回去了,希望這些事情早點結束”
  趙出息沉默,親自將胡雨嘉送到六號別墅樓下,又派人護送胡雨嘉回桐梓林銀都花園,等到胡雨嘉走后,趙出息這才回二樓,開始忙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