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20 這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下


  本來譚鴻儒還能垂死掙扎幾天,但今晚他做的這些,加速了他的死亡,他的牌都已經打光了,趙出息真不知道,還能怎么玩?
  打完這些電話,已過去半小時,趙出息重新回到木屋里,周易看見趙出息臉色有些難看,沉聲道“怎么,成都出事了?”
  “譚鴻儒不僅派人刺殺我,同時還派人去溫江刺殺齊思”趙出息如實說道,他現在最擔心的是齊思的情況,雖然黃土說齊思沒事,可不在齊思身邊,趙出息終歸有些不放心。
  周易聽后也頓感震驚,連忙問道”那齊思怎么樣?”
  “雖然有陳中藏任曼保護沒什么,但我還是擔心齊思”趙出息繼續說道,他現在想迫不及待回到成都,但是這才剛來蜀南竹海,好不容易見到左傳師父和老神仙,這種機會這輩子也不知道能有幾次,有些人一輩子都未必有緣分見到他們。
  周易心里清楚趙出息的為難,詢問道“那你打算怎么辦?現在就回成都?”
  “我……”趙出息心里難以決定道,如果是普通事情,他肯定毫不猶豫的回成都,但今天實在是讓他難以取舍。
  老神仙望著趙出息笑瞇瞇的說道“人生無時無刻不是選擇和取舍,你我今天能見也是有緣,任何時候都要分出輕重,這樣才能知道如何取舍,如何選擇。你心性不錯,切莫走錯彎路,最后無法回頭”
  “謝謝老祖宗訓誡,出息受教了,我這就回成都……”老神仙的幾句話,讓趙出息立刻明白很多事,毫不猶豫的做出選擇,那就是回成都。
  老神仙很滿意的點頭道“如果有緣分,我們還會再見,至少蜀南竹海這門不會為你關上”
  趙出息起身,恭恭敬敬的向老神仙以及左傳師父、周易師叔躬身行禮,周易擔心道“這山路不好走,我送你出山,過兩日我再回成都”
  “師叔留步,來的路我都記得,小時候就是在山里長大的,能走出去”趙出息沒讓周易師叔送自己,畢竟周易師叔剛回蜀南竹海,應該跟老祖宗好好待待,這兩年他應該有不少疑惑和感悟,需要這兩天消化和點解。
  趙出息就這么走了,他迫不及待的要回到成都,除過擔心齊思,其次還有譚鴻儒那邊今晚應該會有一堆事情,這些都需要他坐鎮中軍。
  趙出息離開以后,木屋里就只剩下師父和兩個徒弟,墻上掛著很多古樸的東西,青銅劍、古銅鏡,就連油燈臺都是漢墓出土的,老神仙自然不是盜墓的三教九流,這些都是偶然碰到撿回來用的。
  “師父,你覺得出息怎么樣?”周易忍不住問道,他在趙出息身邊待了兩年,對趙出息的了解程度已經不淺,心里多少有些判斷。
  老神仙早就知道周易肯定要問,輕聲道“路途坎坷,變數太多,會有劫難,多遇貴人,福分不淺,能否化險為夷否極泰來,最終還是要看自己如何取舍。”
  “三無是祖上積的德,他是自己積的德,都是厚積薄發之輩,不是大奸即是大善”老神仙繼續說道。
  周易默默點頭,師父說的自然不會錯,有些東西他能看出來,有些東西他還看不出來……
  趙出息記憶力不錯,清楚的記得來時的路,加上以前在山里生活的經驗,短短半小時就已經到山下那農戶家,這時候譚鴻儒的人已經離開,趙出息給馬成才打電話,讓他帶人在宜賓市區等著,自己這就回來,然后連夜回成都
  武侯區譚鴻儒府邸中,從鬼叔中元等人離開后,他就沒從這里出去過,同時他也知道外面肯定有多方勢力盯著自己,趙出息的人馬,調查組以及省廳。
  這一整天,譚鴻儒渾渾噩噩,整個人無精打采,徹底失去了往日的霸氣和神采,再也不是那個身居高位翻云覆雨的紅爺,只是個陷入囫圇,隨時會有牢獄之災的失敗者。整個宅子的氣氛有些壓抑,就連那些傭人們都感覺到不對勁,譚鴻儒打發走所有人,只留下徐守望陪著自己。
  兩人坐在院子里,譚鴻儒躺在躺椅上,雙眼無神的望著天空道“守望啊,其實啊,我這輩子已經知足了,從一個不學無術沒有任何背景的農民,到今天擁有萬貫家財,召著即來揮之即去的美女,翻云覆雨的權利,和身居高位的大人物稱兄道弟把酒言歡,試問那些比我出身不知要好多少倍的人,又有多少人能達到我這樣的高度”
  “這話是實話,你這輩子,在很多眼里是不可思議的傳奇”徐守望沒有否認的說道,誰也不敢說譚鴻儒這是走狗屎運,能走到今天,都是靠著實力和本事。
  “讓你活一百年,庸庸碌碌。讓你活五十年,轟轟烈烈,我不知道別人會怎么選擇,但我肯定選擇后者”譚鴻儒不輕不重的說道,活了這么多年,見過各種不同人物,有些人活著,其實已經死了。
  徐守望笑呵呵的說道“如果僅僅是選擇,我想很多人都會選后者。可人生不僅僅是用嘴去選擇,而是用行動去選擇,所以大多數人最終還是選擇了前者,庸庸碌碌,平平淡淡”
  “所以啊,咱們是少數人,這社會本就是由少數領導”譚鴻儒露出絲最近難得見到的微笑。
  徐守望沉默,如果不是遇見譚鴻儒,他這輩子估摸著也是選擇了前者……
  “你真不打算走?”譚鴻儒沉聲說道,公司賬戶雖然已經被凍結,但他還有海外存托賬戶,已經給律師和徐守望安排好,到時候將這些錢分發下去,給幾個將青春獻給自己的女人,給老家的親人,遣散家仆,給那些幫過自己可能這次因此落難的朋友家人,剩下的則是那些跟著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以及當初答應過要照顧他們的家人,至于剩下的錢,就讓徐守望折騰個基金,幫助那些有夢想卻沒跳板和出身的年輕人,他希望以后,還會有第二個紅爺出現。
  徐守望搖搖頭道“你都給我安排了這么多事,我該怎么走,這輩子終究是給你打工的命”
  “哈哈哈哈,怎么,你不愿意啊。放心吧,所有事情都不會牽扯到你,我給你留著這條后路”譚鴻儒像是回光返照似的,突然哈哈大笑道,如果說遺憾,那就是沒有留下子嗣,對此譚鴻儒也早已經看淡,老譚家的香火自然有人傳承下去,不會斷。
  很多事情徐守望其實都已經猜到,但他并沒有勸譚鴻儒,開口只會徒增傷悲,與其那樣,還不如給他留下最后的尊嚴。
  “你去辦事吧,我瞇會,那邊有消息再通知我”譚鴻儒揮揮手,示意徐守望去忙吧。
  天慢慢黑了,這是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月亮穿梭在烏云的縫隙里,時而明亮時而憂愁,微風徐徐,讓人格外舒服,譚鴻儒這一覺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徐守望再次回來。
  “鴻儒,鴻儒……”徐守望搖醒了酣睡的譚鴻儒,神色很是緊張。
  醒過來的譚鴻儒迷迷糊糊道“天都黑了啊”
  徐守望沒有說話,譚鴻儒見徐守望有些不對勁,意識到可能情況不妙,皺眉道“他們怎么樣?”
  徐守望還是不說話,譚鴻儒心頭一緊,沉聲道“說吧,什么結果我都能接受”
  “失敗了,都失敗了”徐守望艱難開口說道,雖然知道這對譚鴻儒打擊很大,可還是不得不說道。
  這個結果讓譚鴻儒有些不能接受,卻也在意料當中,畢竟不是什么事都能如愿以償,畢竟趙出息不是普通人,手下高手云集,所以譚鴻儒苦笑搖頭道“看來趙出息命不該絕啊,鬼叔他們怎么樣?”
  徐守望表情悲傷,雖然不想說,可只能咬牙繼續說道“鬼叔死了,衛晉被廢了,中元被抓,洪河和安盛僥幸逃脫”
  說完這句話,徐守望長舒一口氣,好像這句話壓得他快要窒息似的……
  聽到這個誰都沒有想到的結果,譚鴻儒大腦轟的一片空白,瞬間不知所措,整個人徑直向后倒下,鬼叔怎么會死了,衛晉也被廢了,他和衛晉的實力,那就是整個川渝也找不到對手,可結果怎么會這樣?
  譚鴻儒想不通,他很想不通。
  譚鴻儒想不通,得到消息時候的徐守望也想不通,他不得不追問那三個跟蹤趙出息的手下,他們的答案是,他們闖進了一片禁地,那里住著幾位不出世的高人,他們跟傳說中的神仙似的,滿頭白發穿著白袍,鬼叔和衛爺根本不是實力。
  徐守望自然不相信有神仙,他的猜測是,趙出息和周易這次可能是去拜訪世外高人,而鬼叔和衛晉誤打誤撞進了那里,最終才有這樣的結果。
  良久,譚鴻儒回才過神,此時的他像是燈枯油滅的老人,隨口說道“老徐,你去忙吧,還有很多事需要你處理”
  徐守望知道這些事情需要譚鴻儒慢慢消化,鬼叔是譚鴻儒最親近的人,比所有人都要親,他對譚鴻儒來說,亦師亦父,十多年來寸步不離的保護著他,現在鬼叔死了,譚鴻儒自然無法接受,心里受到沉重的打擊。
  徐守望知道自己現在要穩住局勢,需要處理很多事情,洪河和安盛得安排離開成都,外面警察正在追捕它們,鬼叔和衛晉那邊得需要派人接回來,衛晉得趕緊送進醫院,很多東西都得毀掉。
  今晚他們的行動,必然會惹怒趙出息,接下來趙出息的報復將是狂風暴雨般的,所有的事情都亂成一鍋粥……
  晚十點,大批警察包圍了譚鴻儒位于成都和德陽的公司以及住址,武侯區譚鴻儒府邸外面全是警察。
  傭人慌慌張張的跑到院子里喊道“紅爺,紅爺,不好了,外面好多警察”
  譚鴻儒惡狠狠的等著他道“慌什么,我知道了”
  傭人被譚鴻儒的眼神給嚇住,最重要的是他看見譚鴻儒的手中握著一把槍,嚇的驚慌失措,趕緊離開。
  門外的警察似乎正在等命令,幾分鐘后領頭的警察終于接到上面的電話,一聲令下,十多名警察沖進了譚鴻儒的府邸,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聽見后院一聲槍響,響徹整個夜空。
  警察們大驚失色,蜂擁沖向后院,等趕到后院時,發現一切都已經晚了,雙目猙獰的譚鴻儒倒在血泊,左手握著一把勃朗寧,鮮血順著太陽穴噴涌而出,已然開槍自殺。
  一個在川渝叱咤多年的梟雄,一個翻云覆雨的傳奇人物,一個出身卑微最終逆襲的小人物,最終用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輝煌的一生……
  (嗯,紅爺死了,一個時代也結束了,再見紅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