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19 這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上


  陳中藏的實力比中元略勝一籌,畢竟林鎮北為培養他可沒少花錢更沒少找人,光是那位穿繡花鞋的女人實力就足以讓很多人忌憚,陳中藏基本算是被她手把手調教出來的。
  如果不是因為齊思,出于對中元這種對手的尊重,陳中藏可以跟他以生死論輸贏,但他不是那種武癡和莽夫,知道什么事更重要。
  拿下中元沒多久,先是鷺湖宮的保安們趕到,緊接著接到報警的警察們拉著刺耳的警笛殺到,整個別墅被包圍的嚴實,陳中藏和任曼將齊思從紅酒窖里接出來,同時給黃土等人匯報情況。
  黃土和芙蓉考慮過譚鴻儒可能狗急跳墻,但沒想到他真會對齊思下手,這特么真是心狠手辣,也是,譚鴻儒本就沒有底線,只是這些年身居高位以后有所收斂,但現在他敗局已定,還有什么不敢做的。
  兩人讓陳中藏穩住局勢,連忙向著溫江趕來……
  別墅里,陳中藏和任曼等人配合著警察做筆錄,齊思那幫同學嚇的到現在還沒回過神,畢竟這是他們人生第一次估計也是唯一一次經歷這種場面,就連宋舒雅和米可兒也被嚇得花容失色,沒有出來的齊思倒是很淡定,但她更擔心的是趙出息的安危。
  溫江國色天色的事情落下帷幕,宜賓蜀南竹海卻正上演著高手對決,不出世的隱士高人左傳,顛沛流離多年卻實力強橫的鬼叔,鬼叔打定主意,就算是死,也不會退后半步,除非殺了趙出息,而左傳作為蜀南竹海的主人,自然不會讓外人在這里放肆。遠處,三千白發的老神仙帶著趙出息和周易觀戰。
  鬼叔和周易剛才幾番往來后也受了點傷,左傳的實力明顯在他之上,他還不知死活,左傳也沒有辦法,輕踩著翠竹躍身而起,眨眼將便已到鬼叔的面前,他穿著最古樸的白色靴子,抬腿腳尖就像利刃向著鬼叔的胸前而去,氣勢無比凌厲,鬼叔往后想退,已沒有時間和機會,只得伸出雙手去阻擋。很快,兩人身體接觸,鬼叔立刻就感覺到這看似沒有勁道的一腳,里面蘊含著內勁,只感覺雙臂像是斷了似的,立刻失去了知覺,整個人倒向竹林,背后的那根竹子都被壓彎了腰。
  鬼叔在竹子將他彈起的時候,抓緊竹子反身向著左傳接連踢出數腳,讓他目瞪口呆的是,緊跟而來的左傳并沒有退后躲開,而是站在他的面前,每一腳都靈活躲過,他整個人像是不倒翁似的,雙腳不動身體重心卻前后左右晃動,那頻率讓他都有些眼花繚亂,根本看不清楚,至此他才明白這個男人的勢力有多強大,后悔自己讓衛晉跟他交手,真是個錯誤的選擇,別說衛晉,就連自己都明顯不是對手。
  當鬼叔最后兩腳踢出來的時候,儼然已經后勁不足,左傳抓住時機,棲身而進直接抓住鬼叔的雙腿用力甩出,鬼叔連忙松開竹子,整個身體在空中扭動起來,如果不松開,他的身體會被扭成麻花。這時候左傳眼盯著鬼叔的腰椎部分,抬起膝蓋狠狠的撞了上去,鬼叔感覺一股蠻勁沖進身體,渾身瞬間無力向著竹林深處倒下,身下是厚厚的竹葉,他想起來卻怎么都起不來。
  “你不是我的對手,卻執迷不悟,何苦受罪”左傳有些不可理喻的說道,他年輕時候也執拗于很多東西,后來遇到師父,徹底放下來,最后頓悟出世。
  鬼叔雙拳抓著地上的泥土和竹葉,咬緊牙關,臉上已經擦出不少血痕,加上糾纏在一起的皺紋,實在讓人有些不敢直視。
  良久,鬼叔還是艱難爬了起來,雙手撐著旁邊的竹子,左傳距離他三米開外,如果是在別的地方,他和衛晉面對趙出息和周易,似乎穩占上風,可他們偏偏不該闖進這里,這里本就不是普通人能來的地方。
  “看來你還要繼續”左傳絲毫沒有生氣,只是很平靜的說道,別人的生死對他來說又有什么,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都有人生,生死更多時候是自己選擇的。
  鬼叔憋著最后那口氣,視死如歸的沖向了左傳,他的動作已經變形,對左傳毫無威脅,左傳隨手支開他打來的胳膊,狠狠的踢中他的胸口,鬼叔再次倒飛出去,只是這次他不再幸運,落下的時候卻正中一根半米高的竹節上面,那竹節有胳膊粗細,徑直穿透了鬼叔的胸口,鬼叔悶哼咬牙面目猙獰,鮮血從他的胸口噴涌而出,嘴里也滿是淤血,場面很是嚇人。
  “唉”左傳嘆了口氣,不想再說任何話。
  鬼叔雙手依舊在垂死掙扎,可惜這根竹節直接刺穿了肺葉,也傷到了心臟,沒用幾秒,雙眼依舊看向左傳的鬼叔就徹底沒了呼吸,生命最終結束在這一刻。
  這個曾經出家又還俗,對武學癡迷,對愛情忠貞不渝的老人,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人生,他的一生本就是傳奇。
  “老祖宗”遠處趴在地上的衛晉聲嘶力竭的哀嚎道。
  左傳緩緩走過去,將手放在鬼叔鼻孔,意料中已無氣息,他又給鬼叔閉上眼睛,結果雖然如此,但左傳覺得這個老人雖然活著,可心早已經死了,或者說他早已將生死置之身外,死對他來說是解脫也是歸宿。
  用力將鬼叔的身體從竹節弄下來,鮮血也沾在了左傳白色的袍子上,有些太過醒目,抱著鬼叔的尸體走出竹林,將尸體放在衛晉的旁邊,衛晉哭喊著爬向鬼叔道“老祖宗,老祖宗”
  “帶他離開,回去好生安葬,今天的事情既往不咎,如果你想報仇或者再闖進這里,下次我就不會這么客氣”左傳語氣平淡的說道,眼神冰冷至極。
  轉身,左傳回到茅屋前,對著老神仙躬身道“打擾了師父清修”
  “那山上還有幾個人,讓他們下來,帶這兩人離開這里”老神仙指著遠處輕聲說道。
  左傳微微皺眉,然后對著遠處氣勢如虹的喊道“你們幾個,給我下來”
  這聲音可謂霸氣,響徹整個山谷,山上一直盯著這里的三個男人嚇的臉色瞬變,不知道該不該下去,剛開始那下面的打斗還能看見,只是天黑后就基本看不見了,他們現在也不知道什么情況。
  “老大,怎么辦,下不下去?”老三戰戰兢兢的問道,心里很沒底氣。
  老二退縮道“我看我們還是跑吧,這里陰森森的,我有些怕”
  “走,怕個屁,這大晚上的,我們就是想跑也難跑出去,何況就算是跑了,回頭鬼叔和衛爺回去告訴紅爺,我們吃不了兜著走”老大畢竟是老大,權衡利弊的分析道。
  所以,沒有辦法,三人最終還是不得不下去……
  當他們來到空地時,左傳已經站在那里等著,三人瞅見眼前這位一身白袍頭發花白的老人,驚為天人,更忌諱的是白袍上的鮮血,觸目驚心。三人小心翼翼生怕得罪高人,左傳沒跟他們廢話,指著鬼叔的尸體以及衛晉道“帶他們離開這里,回去就忘記這里,要是讓外人知道這個地方,我會找你們算賬”
  “我們不敢,不敢……”老大趕緊回話道,他這會已經被嚇得雙腿哆嗦,鬼叔和衛爺是什么實力,他們都清楚。那可是川渝都沒人敢惹的角色,碰見誰都不用擔心輸贏。可現在呢,鬼叔居然死了,他死了啊,衛爺更是被人廢了,就這么像條死狗一樣趴在地上。由此可見眼前這些人是什么實力,那完全是他們無法想象的。
  左傳揮揮手,示意他們趕緊離開,老大背著衛晉,老二和老三抬著鬼叔的尸體,不敢逗留半分鐘,果斷離開了這鬼地方。
  忙完這些事,左傳這才回到木屋里,那里老神仙正在和周易以及趙出息喝茶聊天,這時候趙出息接到來自黃土的電話,終于得知了發生在溫江國色天香的事情,在聽到譚鴻儒派中元等人刺殺齊思時,趙出息驚出一身冷汗。
  齊思肚子里還有孩子,真要有個三長兩短,他將內疚傷心一輩子,就算是把譚鴻儒大卸八塊,也不能解他心頭之恨。還好接下來黃土告訴他,陳中藏和任曼發現及時,同時他派人趕到,已經沒有什么問題,齊思等人也沒有受傷。至于刺殺齊思的中元已經被抓,來自洛陽的洪河安盛逃脫,警方正在追蹤中,現在他和芙蓉正在趕去溫江的路上,到時候護送齊思回六號別墅。
  聽完這番話,趙出息才長舒口氣,讓他們迅速將齊思送回六號別墅,他會讓干媽胡雨嘉過去照顧齊思。
  同時趙出息也告訴黃土,他和周易師叔在蜀南竹海也遇到點危險,譚鴻儒派鬼叔和中元跟蹤到蜀南竹海刺殺他,好在有周易和三無的師父,拼死搏斗下,最終結果是衛晉被廢,鬼叔已死。如果算上被抓的中元,譚鴻儒這次折損三員大將。
  趙出息說的輕松簡單,可黃土聽的心驚膽戰,衛晉被廢,鬼叔被殺。衛晉和鬼叔那是什么實力,居然完全不是對手,一死一廢。那周易和三無的師父得多么厲害?
  雖然心里滿是疑問和震驚,黃土卻也沒多話,只是說道,顯然這次譚鴻儒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派出了鬼叔、衛晉、中元、洪河、安盛,這是不計代價的玩命。
  趙出息默默點頭,還好自己早有安排,不然這次真有可能陰溝里翻船。
  黃土繼續問道,譚鴻儒已經狗急跳墻,那接下來他們怎么辦?
  趙出息沉聲說道,既然這樣,也就不用再多說任何事了,直接跟他攤牌就是了,他這就打電話安排。
  站在屋外空地,趙出息先打電話給胡雨嘉,告訴今晚發生的事情,同時讓她去六號別墅幫忙照顧齊思,生怕齊思受到波動,影響了肚子里的孩子。
  胡雨嘉勃然大怒,誰給譚鴻儒這么大本事,簡直無法無天,她會讓譚鴻儒付出代價。干媽胡雨嘉怎么做,趙出息并不知道,他接下來打電話給柳學仕和林副省長,簡簡單單說了發生了什么事,兩人詢問趙出息和齊思有沒有受傷,然后告訴趙出息,讓他放心,他們知道該怎么辦。
  打完電話,趙出息長舒口氣,沉聲道,該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