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818 世外桃源


  (新的一個月,新的開始,求月票……)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現實生活中,很多人都會問別人,也會捫心自問。←,無非就是信,或者不信,兩種答案,可答案真有那么簡單么?
  老神仙要的不是信口開河隨意給出的答案,而是由自己的內心和經歷給出的頓悟,而趙出息最終給出的答案是自己還沒有答案。正如老神仙所說的,人越老經歷越多才會明白這個道理,他現在才二十七歲,經歷的也就才那么點屁事,更別說遇到的人,再者是他心里的矛盾,信命吧,自己這個祁連大山出來的刁民,今天卻能成為川渝翻云覆雨的趙爺,有點不可思議。不信命吧,很多人的命運似乎真是注定的,折騰的再高,最終也跳不出那個牢籠。
  老神仙沒有再看趙出息,也沒評價趙出息的答案,只是臉上的笑意更盛,他給人種回歸自然的感覺,好像和周圍的萬物已經融為一體,趙出息不禁想到幾個字,那就是道法自然,天人合一。
  周易和鬼叔打的難解難分,兩人從空地已經進入竹林,鬼叔連續踢斷了樹根竹子,這讓老神仙有些心疼,望向左傳輕聲道“左傳,你還沒有玩夠?是不是想毀了我這竹林?”
  左傳這才注意到師父已經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走出木屋,不敢再隨意應付,等到衛晉又一次攻過來的時候,左傳單手纏住了衛晉的胳膊,衛晉慌亂中抬腿踢向左傳的頭部,左傳掌心成拳,一拳狠狠的擊在衛晉的大腿上,這拳的力量直接將衛晉的大腿骨頭擊碎,劇烈的痛感讓衛晉忍不住大吼出聲。
  沒有就這么放過衛晉,推開衛晉的大腿,左傳神出鬼沒的出現在衛晉的背后,手里卻依舊纏著衛晉的胳膊,衛晉的胳膊就這樣生生被左傳擰斷,板過衛晉的身體,蓄勢已發的左傳一臂砸在衛晉的胸口,衛晉整個人倒飛出去,在口中直接吐了口血,肋骨不知斷了幾根,這次倒地以后,衛晉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上面的趙出息這時候早已看傻,這才是左傳師父真正的實力啊,衛晉就這么被廢了,實在是有些可惜,但趙出息更明白,左轉師父并未痛下殺手,不然衛晉今天就得死在這里了。
  旁邊的鬼叔也注意到衛晉被廢,不禁分了神喊道“衛晉”
  周易趁著這個機會,直接踢中鬼叔的后背,鬼叔踉踉蹌蹌幾步后倒在地上,周易并沒有趁人之危,他現在也有狼狽,身上滿是泥土,更是受了不小的傷。
  “衛晉,你怎么樣?”畢竟是洪河兩家的后輩,鬼叔扶著滿嘴是血的衛晉焦急的問道,而他也忍不住再次劇烈咳嗽起來,這是他年輕時落下的病根。
  衛晉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戰斗力了,對方實在是太強大了,所以艱難的勸道“老祖宗,你還是走吧,這里真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他們不是普通人”
  “走?衛晉啊,我還能走到哪去,縱然是死在這里,我也不會離開”鬼叔放下衛晉,再次起身直面周易。
  周易無可奈何的搖著頭,有些執拗最終只會害了自己,特別是老人的執拗,是最不可理喻的,往往會釀成大錯。
  周易已經準備好拼盡全力對付鬼叔,這時候左傳卻擋在他的面前道“周易,去見師父,既然他想死,那就讓我送他一程”
  周易有些不愿意,難得遇到這種能讓他打的如此酣暢淋漓的對手,他怎能就這么半途而廢,左傳看出他動了這種心思,不悅道“莫要亂了心性”
  周易知道自己差點就犯戒,低頭道“是,師兄”
  于是欣然回到木屋門前,低頭對著師父道“師父,徒兒回來了”
  “兩年了,是有些變化,比你師兄有悟性,希望你能早日出世,只怕為師應該看不到了”老神仙的眼神這時候有些暗淡無神道。
  “師父,你怎么這么說?”周易瞬間緊張起來,因為他預感到有些事情即將到來。
  老神仙捋著胡須道“生死由天,我活兩甲子早已是與天爭命,現在大限將至,就要坦然去面對”
  “師父”周易表情痛苦道,正因為師父早早就說過他最多只能活兩甲子,而最近他總是心神不寧,所以才要回蜀南竹海看看。
  老神仙揮揮手道“莫要多說話”
  周易只得閉嘴,旁邊的趙出息倒聽的心驚膽戰,而下面的鬼叔和左傳已經再次交手,心如止水的左傳不愿意殺人,可有些人執迷不悟,唯有殺了他,才算是對他的解脫。
  相比于這邊的和諧,溫江國色天色那里的場面就有些火爆了,真是堪比電影里的暴力血腥場面,陳中藏在確定沒有別人后,等到中元走到別墅門口時,直接攻向中元,中元反應也很快,拿槍就對著陳中藏的方向連開兩槍,卻被陳中藏用胳膊打中手腕,整個槍口指向了空中,再次打偏。
  沒了機會,中元果斷扔掉了槍,知道近身格斗拿槍會拖累自己,卡主陳中藏攻向自己的肩膀,中元抬腿襲向陳中藏的側身,腳步靈活的陳中藏迅速躲過,中元這腳正中門口的花瓶,嘭的一聲,花瓶直接被踢爆。
  陳中藏左腿瞪向墻面,反身趁著中元重心未穩,直接踢向中元的頭部,中元避之不及,只得用雙臂擋在前面,被陳中藏踢的往后倒退數步,雙臂生疼,可見陳中藏的力量有多大。
  “就憑你們也敢來鬧事,不自量力”陳中藏冷哼道,說完再次沖向中元,這次主動進攻的他,攻勢更是犀利,招招都是致命的殺招,勢必要拿下中元。
  能讓譚鴻儒請出山,中原也不是廢物,他以前可是靠殺人活命,所以兩個男人的對決火爆至極。陳中藏連續攻擊中元的上路,中元的套路更多是格斗和泰拳,你來我往,雙方誰都沒有占到便宜,彼此也都吃了些虧。
  這次是陳中藏翻身攻擊中元的腳踝時,卻被中元抓住漏洞,一肘砸在后背,當中元緊跟著踢向他時,陳中藏只得連忙滾了出去,而中元腳下的地板磚卻被踢碎。
  陳中藏起身的時候,中元已經再次攻向他,他只好連忙轉身,中元這腳徑直踢在墻上,趁著這個機會,陳中藏果斷出手雙拳毫不猶豫的打向中元的胸口,等到中元疲于應付時,陳中藏整個肩膀撞向了中元,避之不及的中元直接被撞的翻下圍欄,重重的摔在地上。
  中元不給陳中藏機會,陳中藏自然也不會給中元機會,翻下圍欄繼續追擊……
  下面的場面同樣火爆,洪河和安盛兩兄弟陷入了包圍當中,四對二的局面儼然沒什么懸念,縱然兩人手中有武器,但面對任曼帶著三個小隊成員這陣容,只得疲于應付了。
  任曼單獨面對洪河,而三個小隊成員對付安盛,兩人的長匕首給他們不少優勢,任曼的胳膊被劃破一道口子,但并沒什么大礙,她也讓洪河沒少吃虧,能讓芙蓉挑選出來,獨自保護齊思,任曼的勢力毋庸置疑,何況她的實戰經驗豐富,洪河這種沒有見過太多大場面的年輕孩子,又怎么是任曼的對手。
  安盛面對三個小隊成員,儼然已經發瘋,他本以為這三個人是普通角色,自己輕而易舉就能解決,直到遇到以后才知道,根本沒那么簡單,完全都是一個可以打幾個的硬茬子,要不是手中這匕首占著優勢,估計他早就落敗了。
  三個小隊成員雖然都受了點傷,但配合的足夠默契,再這樣繼續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拿下安盛。
  就在這時候,黃土派來的人手終于及時趕到,四輛車風急火燎的沖向這里,刺耳的剎車聲響徹整個別墅區,車剛剛停穩,從上面便沖下來十多個男人,毫不猶豫的殺向洪河安盛等人。
  安盛見勢不妙,再這樣肯定被抓,大喊道“洪河,任務失敗了,快走”
  “中元怎么辦?”洪河不傻,縱然他有萬夫不當之勇,可面對這么多人,用不了多久想走都別想走了,何況這里動了槍,警察也在趕來的路上,要是被警察抓了,那就徹底沒救了。
  安盛看向中元那個方向,他正和陳中藏打的難解難分,只得心狠道“別管他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洪河想想也是,咬牙道“跑”
  兩人二話不說,在黃土派來的人還沒圍住他們時,撒腿直接向著綠化帶里跑去,小隊成員想要追,任曼卻制止住道“讓他們去追,我們保護嫂子”
  任曼頭腦很清楚,他們的任務不是殺誰,而是保護齊思……
  黃土派來那位帶頭的老大,命令一半手下去追洪河和安盛,至于剩下的人則留在這里,跟著任曼等人向著陳中藏和中元的方向而去,不知不覺已經包圍住中元。
  外面的場面中元早已經注意到,顯然趙出息的援兵已經趕到,他知道任務失敗了,也看到洪河和安盛沒有管他就已經跑了,但是他想跑已經沒有機會了,只得跟陳中藏拼命了。
  被陳中藏的拳頭打中側臉,中元徹底大怒,不顧陳中藏的膝蓋已經撞向他的腰部,拼著兩敗俱傷的結局,左肘砸中陳中藏的脖子,兩人同時命中對方,也都同時倒下。
  沒用幾秒,又再次狼狽的爬了起來,彼此惡狠狠的盯著對方,陳中藏沉聲道“夠味,如果是單打獨斗,我只有六成把握,可現在,你輸了”
  這時候中元也看到,他已經被包圍了,任曼等人將他圍在中間,讓他無路可逃,中元那張病態的臉愈發的蒼白,看向陳中藏道“六成,你真是比我還自負,但我覺得我可以殺了你”
  “下輩子,你應該有機會”陳中藏沒有功夫跟他呈口舌之爭,不以為然道。
  中元倒是直接,沒有廢話,再次毫不猶豫的沖向陳中藏,陳中藏遲疑片刻,不進反退的迎了上去,他完全可以讓大家一哄而上拿下中元,但出于對對手的尊重,并沒有這么做。
  剎那間,兩人已經接觸,中元高高躍起從而天降的鞭腿砸向陳中藏的肩膀,陳中藏側身躲過又順勢靠近了中元,中元的拳頭才剛剛出來,陳中藏單手抓住他的,左胳膊同時甩肘出去,這一肘直接打在了中元的面門,只看見中元整張臉都變了形,顯然面骨被擊碎了。
  最后,陳中藏用肩膀靠飛了中元,中元重重的倒在地上,臉上滿是鮮血,陳中藏沒有再啰嗦,冷哼道“抓起來”
  至此,譚鴻儒不顧后果的想殺齊思的任務算是徹底失敗……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