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17 退無可退


  (有人是青衣黨,有人是齊思黨,到底支持誰的人多?)
  如今很少有地方能稱之為凈土,諾大的蜀南竹海也早已被開發成景區,倒是這塊邊遠地方山勢險峻,罕有人能來到這里,老祖宗選來選去最終才選了這么塊地方。附近只有十幾戶世代居住在這里的農戶,三面靠山一面是懸崖,除過這些農戶知道這個地方,很少有人能找到,偶爾也有貿然闖進的驢友,最后也都被善意的勸離。
  左傳所說的這些年來過這里的訪客兩只手數的過來,說的是專程登門拜訪的,老祖宗活了兩個甲子,因緣結識不少人,上到權勢滔天的大人物,下到街頭乞丐無名小混混,總有些人會惦記著這位還沒仙逝的老神仙。
  但敢說在這里要別人命的,出身少林的鬼叔絕對算第一個,聽到周易居然說這破地方是他們不該來的地方,鬼叔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道“這世上是有我不該去的地方,但這里絕對算不上,周易,我知道你是位高手,但今天你要攔我,就算是拼了這條老命,我也會拿下趙出息,至于其他,只能說得罪了”
  ∫“鬼叔,念在我師父和你少林以及洛陽洪安兩家還有些淵源的份上,你們現在離開,我們絕不追究,但你們要是執迷不悟,真要擾亂我們這清修之地,那也就別怪我和我師兄痛下殺手,我們決不允許外人在這里放肆”周易再次警告道,他并不想在這里動手,破壞了這地方的風水。
  旁邊的左傳摸著白花花的胡子樂呵道“原來是出身少林和以盜墓販賣文物起家的洪安兩家,有些意思,可在我蜀南竹海要別人命,這有些過了”
  白頭發白胡子的左傳真實年齡要比鬼叔大十多歲,可看起來卻比鬼叔年輕不少,臉上的皺紋很少,精神抖擻充滿勁頭,這跟他清修養生養性不無關系。
  不管是鬼叔還是衛晉聽到周易和左傳的話,都有些意外和疑惑,這些人居然知道他們的底細,還跟他們有淵源,這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這些人又是什么身份?
  “既然我們有淵源,那我也不想動手,所以還勸你們將趙出息交給我們,我們這就離開,絕不逗留”鬼叔毫不退讓的說道,他此行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趙出息的命。
  聽著夜晚竹林那沙沙聲和瀑布的流水聲,左傳不動聲色的往前走著,同時說道“真是不知死活,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周易這時候也往前走,兩人已經站在茅屋樓梯口,如果鬼叔和衛晉想要趙出息的命,自然得過他們這關,可他們過的了么?
  “我對付周易,你對付他”鬼叔看向衛晉吩咐道,在他眼里,周易才是高手,旁邊那個男人,倒是沒什么威脅力,可他這次想錯了,相比于周易,威脅更大的是左傳,這個老頭子早已到了一定的境界,周易要追上他,真得再活半甲子。
  說完鬼叔佝僂著身子已經向著周易而去,而衛晉的目標則是左傳,左傳半開玩笑道“多少年沒有動手,看來都沒人把我當回事了,小師弟,你可要小心了”
  “難得見師兄出手,也讓我多學點本事”周易哈哈笑道,似乎根本沒什么壓力。
  話音剛落,前面還不緊不慢的鬼叔突然加速向他而來,那動作看起來根本不像大半身子已經入土的老家伙,而更像是年輕小伙子,周易再也不敢輕視,只得迎了上去。
  這是兩人第二次交手,相比于第一次的試探性,這次可是拼了命的你死我活,誰讓鬼叔的真正目標是趙出息,要是過不了周易這關,他又怎么殺的了趙出息?
  旁邊,衛晉也奔向了左傳,左傳的胡子不知道是因為這夜晚的風還是衛晉的氣勢,飛舞了起來,讓不遠處的趙出息看的有些驚訝,這場面估摸著一輩子也看到幾次,周易師叔和鬼叔那都是真正的高手,趙出息從來沒見他兩真正意義盡全力的出手,而左傳師父,那可是二胖的師父,二胖都那么變態了,這老師父自然就不用想了,而衛晉能跟著鬼叔殺到這里,想來也不簡單。
  趙出息睜大眼睛望著眼前這場大戰,儼然忘了木屋里還坐著位他十分想見到的老神仙……
  鬼叔的每招每勢都讓人感覺充滿內勁,而周易的動作更具有觀賞性和技巧性,他靈活的躲著鬼叔的動作,讓鬼叔很是惱火。再次躲過霸道而又刁鉆的彈腿,周易整個人彈地而起,腳尖看似輕觸旁邊拳頭粗的竹子根部,卻將整個竹子向內壓倒,借著這股彈力,周易勢如破竹的般的襲向鬼叔,單腳踢向鬼叔的胸口,鬼叔往后退兩步卻已經無路可退,只得直接身手抓向已經踢中他胸口的周易,悶哼發力將周易扔了出去,而他也繼續退了數步,忍不住捂著胸口咳嗽起來,周易在地上滾了兩圈才起身。
  “現在離開,你們還有活路”周易并不想大打出手,起身以后繼續說道。
  鬼叔根本不理會,直言道“既然已來,絕無退路”
  周易沒有辦法,打擾了師父的清修比什么都不能饒恕,所以起身的周易速度由慢到快最后在鬼叔面前卻又戛然而止,而他的動作看似緩慢卻凝聚著寸勁,雙手成掌橫拍向鬼叔的側腰位置,腰腎乃精氣神的源頭,要是受到重擊,每次發力都會受到影響,所以鬼叔不可能讓周易如愿,雙臂悍然擋在了周易的面前,更是卡主了周易的胳膊,在周易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速度極快的擺臂,肘關節形成一個常人無法達到的彎曲度,雙拳生生擊中周易的腹部,讓周易不得不退后,鬼叔卻沒有給他休息的機會,再次緊隨其后跟上。
  相比于周易和鬼叔的難解難分,旁邊的左傳老頭和衛晉就要輕松很多,總是以靜制動的左傳老頭幾乎無懈可擊,衛晉使用什么辦法都無法擊破左傳老頭的防線,左傳也不知道為何,他占上風以后卻不主動進攻,只是由著衛晉持續攻擊,好像這不過是場貓捉老鼠的游戲,已經活了五十出頭的衛晉第一次遇到這么厲害的高手,這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而是超出他數個級別了,他的所有攻擊就像是往海綿里灑水,沒有任何效果。
  又一次,衛晉的連環攻擊,洪拳配彈腿讓左傳只是往后退了兩步,而結果是他直接被左傳抓著肩膀推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幾顆竹子身上,然后跌落在地,沾了一身的泥土,極其的狼狽。
  “今天我算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這輩子沒白活”衛晉喘著大口的粗氣說道。
  左傳氣定神閑的說道“我記得太行山上魯班口下,有個野味做的不錯的糟老頭,他的洪拳已經大成,你要是年輕時候跟他學幾年,會比現在厲害很多,不過估計那老家伙已經入土為安了,畢竟十年前見的。至于你的彈腿,真的登不上大雅之堂,破綻太明顯,后發力度不夠,你腰部應該有傷”
  洪安兩家的套路基本相同,不少人也是受了鬼叔影響,可是隨著時間長久下去,有些東西把就變了味道,加上根本不如鬼叔的天賦,自然難得大成。
  “洪拳大家南四爺?”鉆研洪拳多年的衛晉怎能不知道會有這么位高手,他早就聽說過太行山上有位洪拳大家,更是去哪里尋找過,可惜沒有緣分,并沒能見到。
  左傳呵呵笑道“倒沒想到你認識那獨眼龍,不過有個事實你得知道,兩個他未必今天能踏過我這半步,你還要來么?”
  說到最后,左傳已經說明白一個道理,就是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想殺你不費吹灰之力,同樣也在警告他,知難而退。
  “能遇到您這樣的高人,是我三生有幸,今天冒犯了這里,還望原諒,但既然已經這樣,我也沒打算活著離開,縱然死在高人手里,這輩子也算是值了”衛晉擲地有聲的說道,他跟鬼叔都很客氣,沒有那種蠻不講理的粗魯,無意冒犯,可惜身有使命,所以只能盡力而為,至于任何代價,都能承受。
  左傳默默點頭很欣賞,伸手道“那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武學境界”
  站在木屋邊上的趙出息目不轉睛的盯著下面,作為練家子的他,自然能看得出很多門道,左傳師父的實力真是讓他大跌眼鏡,果然沒讓他失望,衛晉那身手如果是他碰到,最多自己只有四成的把握贏,而左轉師父完全不給衛晉任何機會。
  至于周易和鬼叔這邊,倒是更緊張,兩人的實力都旗鼓相當,短時間內看來很難分出勝負,鬼叔想過周易師叔這關,有點難度,很有可能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上了年紀,就該享享清福,打打殺殺的事情,本是年輕人干的事,可惜這輩子終歸是苦命人”
  就在趙出息看得入神的時候,突然聽見旁邊傳來的聲音,趙出息猛的轉頭,卻看見旁邊不知什么時候站著位白發老人,老人也穿著像左傳那樣的白色長衫,滿頭白發垂肩及腰,比女人的頭發還要濃密,留著像道教那種發髻,胡子和鬢角更是已經到胸口位置,連眉毛也有一尺之長,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清醒著,趙出息還以為自己穿越到古代了。
  不用猜,眼前這位白發老人,自然他十分想見的那位老神仙,趙出息沒想到他會不知不覺的站在自己身邊,自己居然連半點感覺都沒有。
  “老祖宗”趙出息連忙低頭恭恭敬敬的喊道。
  老神仙像是沒有看見趙出息似的,盯著下面像是自言自語道“人越老越信命,回顧自己這輩子才會發現,很多事情從出生那刻就注定了,年輕人心高氣傲,以為人定勝天,殊不知能改變的事情很有限度,年輕人,你信命么?”
  說到最后,老神仙才轉過頭看向趙出息,趙出息抬頭和老神仙對視,心頭不禁一緊,好像老神仙的眼神能穿透他的內心,而且他的眼睛很讓人震撼,眼白白如宣紙,黑瞳黑過黑夜,涇渭分明。
  回過神后,趙出息才思考這個答案,看似簡單卻實在很難回答,這不僅僅是一個隨意的答案,更多的是在問心。
  “至少目前,我還不”趙出息只得如此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