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16 別怪我


  趙出息將這么重要的任務交給陳中藏,陳中藏自然不能辜負,如果齊思要是出事了,他不僅沒臉見趙出息,更是沒臉見林三無,這代表著你能力有限,跟任何理由都沒有關系,更不需要任何蒼白的語言去解釋。
  如果是單獨行動,陳中藏絲毫不怕任何人,不管是多么厲害的對手,他至少能做到傷敵八千,除非是那種不出世的老怪物,但有齊思在,陳中藏必須小心謹慎靠腦子做事,而不是逞莽夫之勇。
  帶著任曼回到別墅,陳中藏沒敢遲疑,直接打電話給黃土道“黃哥,溫江有情況,我們被人盯著,對方有多少人想要干什么不知道,為求安全期間,需要派人支援,將齊思送回六號別墅”
  聽到陳中藏的話,黃土不禁緊張起來道“你確定?”
  “確定,天馬上黑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個責任我們但不起”陳中藏沉聲說道。
  黃土立刻安排道“你們待在那里,我這就派人過去接你們,最多二十分鐘,我們的人就能趕到”
  “好,我等你們”陳中藏點頭回道,聽從黃土的安排,心里卻有別的打算。
  以趙出息如今的勢力,他們在成都各地都有人手,溫江自然也有,雖然不是那種實力強橫的精英,但他派十幾二十人過去,不管是誰都不敢貿然動手。
  打完電話以后,黃土看向任曼道“二十分鐘內,他們會趕過來”
  “那我們就在這里等著?”任曼詢問道,畢竟只需二十分鐘就能趕到,所以等著是最穩妥的方法,不會出任何意外。
  陳中藏若有所思的說道“你不想知道是誰么?”
  “什么意思?”任曼有些不解的問道,她總覺得這個陳中藏有時候很是高深莫測,讓他看不懂,似乎沒有表面那么簡單。
  陳中藏沒有說話,而是轉身走進別墅大廳里面,那里齊思等人正聊的不亦樂乎,陳中藏徑直走到齊思旁邊,在齊思旁邊低聲細語,齊思的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但依舊保持著冷靜,并沒有很慌張,畢竟她已經經歷過很多事情。
  “那怎么辦?”齊思低聲道,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兩人在說什么,不過倒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齊思家里的保鏢。
  陳中藏繼續說道“我已經想好對策”
  說完陳中藏起身打量著在場的每個女人,最終選中了米可兒,因為米可兒不管是身高還是臉型最接近齊思,陳中藏走到米可兒身邊道“米小姐,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跟我?”米可兒指著自己一臉疑惑道。
  陳中藏點點頭笑道“是,我們能否這邊談?”
  米可兒看眼齊思,只得跟著陳中藏來到旁邊的臥室,陳中藏將他的想法告訴米可兒,又確保她不會出事,可是米可兒還是有些擔心道“真不會有事?”
  “不會,你放心就是,我只是看看他們敢不敢動手,我相信等趙爺知道今天的事情后,肯定會重謝你”陳中藏繼續忽悠著米可兒道。
  米可兒咬著嘴唇有些猶豫,然后又摸著自己那頭微卷的長發有些心疼,就這么剪了很是可惜,不過想到齊思可能有危險,以及這件事可能日后帶來的回報,最終還是咬牙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陳中藏又回到客廳里問道“你們誰會剪頭發?”
  宋舒雅經常折騰這些,她現在還有個連鎖的美容美發公司,所以自告奮勇道“我會,怎么了,帥哥想要什么發型?”
  陳中藏對宋舒雅說道“那你過來幫忙”
  然后又走到齊思身邊,再次耳語幾句,齊思跟著宋舒雅來到房間,外面眾人云里霧里的看不懂,陳中藏找到剪刀和梳子交給宋舒雅,對著宋舒雅指著齊思的發型道“就這個標準,速度快點,只要差不多就行?”
  “你們這是要干什么,可兒,你真舍得剪你的頭發?”宋舒雅也有些不明白了。
  米可兒沒做過多的解釋,秀眉緊蹙道“舒雅,剪吧,記得剪好看點,不然跟你沒完”
  宋舒雅沒有辦法,覺得幾個人都怪怪的,也不多問,只得揮舞著剪刀開始折騰,短發比較好剪,拿著剪刀咔咔咔就行,反正陳中藏的要求是只要差不多就行,所以幾分鐘后宋舒雅就已經搞定了,看著自己的作品,宋舒雅滿意道“還不錯,只不過回頭你得到店里好好收拾”
  陳中藏見已經達到自己要求,隨即道“你們開始換衣服”
  米可兒和齊思相視一眼,等到陳中藏退出房間以后,兩人迅速換衣服,宋舒雅想要問什么,陳中藏只得威脅道“別多問,有人要殺我們,想活命就聽我吩咐”
  難怪如此折騰,宋舒雅嚇的立刻不說話,她可是知道趙出息的身份,看來是仇家來尋仇的,目標顯然是齊思。
  又過了三分鐘,里面終于換好衣服,齊思和米可兒從臥室出來,都挺著大肚子,瞬間就讓人有些傻傻分不清楚了,如果不仔細看,很難分清楚哪個是齊思,哪個是米可兒。
  “你怎么也大肚子了?”蠢萌的宋舒雅呆呆的問道。
  米可兒只得解釋道“我里面塞的是抱枕”
  “一會你出去的時候,頭發盡量弄亂點,我們會把你圍在中間,一旦有事,你們就往別墅里面跑,剩下的交給我們就是”陳中藏對著米可兒和宋舒雅說道,然后又對齊思吩咐道“你待在下面的紅酒室,等我們完事后,再接你上來”
  安排完這些事情后,任曼將齊思送到地下室的紅酒室,其他人準備,宋舒雅和米可兒已經給那些早已懵了的同學大概說了下,并沒有說怎么回事,只是讓他們配合演場戲而已。
  等到任曼上來后,陳中藏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吩咐她讓小隊成員開車過來,眾人圍著米可兒往出走……
  陳中藏為什么這么做,其實他已經算好,黃土派的人馬上過來,齊思肯定不會出事,但他想知道誰在盯著他們,必須將危險徹底扼殺掉,才想出這招以假亂真,然后引蛇出洞。
  別墅外面的綠化帶里,中元和洪河安盛已經等了很久,天終于徹底黑了,他們已經準備著選擇動手的時機,就在這時候,別墅外面的保鏢突然走向他們停車的位置,然后上車后將車開向別墅門口方向。
  “有情況”洪河緊張起來道。
  安盛惱火道“不好,他們要走,怎么辦?”
  與此同時,別墅的大門打開,陳中藏和任曼走在最前面,宋舒雅等人攙扶著假扮齊思的米可兒,眾人總之將米可兒圍在里面,從遠處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齊思。
  “再不動手,就沒有機會了”安盛看向中元著急的說道,這次任務中元說了算,所以得等中元開口。
  這些中元都看在眼里,最終陰狠道“動手”
  此話一說,洪河和安盛率先沖了出去,中元緊隨其后,他手里拿著槍,洪河和安盛手里拿著特制的長匕首。
  陳中藏出來后就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周圍,當中元等人沖出來的時候,陳中藏立即大喊道“小心”
  眼尖的任曼也注意到那個方向,她更看清楚路燈下的中元手里拿著槍,而槍口已經抬了起來,緊跟著大喊道“有槍,趴下”
  陳中藏沒想到對方居然還有槍,他意識到這些普通人的反應太慢,直接猛的撲向眾人,早已被嚇懵的眾人被陳中藏像保齡球一樣撲的全部踉踉蹌蹌的倒在地上,而就在下一秒,中元的槍聲響起,連開三槍,只不過全部打在了大門上,刺耳的槍聲響徹整個別墅區。
  如果不是陳中藏反應及時,三槍絕對全部打在站在門口的眾人身上,開車的兩位小隊成員都是鍛煉出來的,更是跟著趙出息做過很多任務,所以直接開車撞向中元等三人,卻被他們輕而易舉的躲過。
  走在最前面的任曼趁著這個機會沖向了那邊,中元又是連開幾槍,讓他懊惱的是居然一槍都沒有打中,全被任曼躲過。
  陳中藏對著躺在地上眾人低聲道“進別墅,別出來”
  說完這番話以后,陳中藏并沒有著急著沖過去,而是挪向旁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確保除過這三人以后沒有外人,唯一算錯的是他沒想到對方居然帶槍,這是要玩命的節奏啊。
  這時候那位沒有開車的小隊成員已經和安盛交手,安盛手中的長匕首直接壓制著那位小隊成員,洪河和中元毫不猶豫的向著別墅正門而去。
  任曼在他們靠近以后,也沖了上去,直接將洪河懶腰撞在地上,中元絲毫沒有理會旁人,他的目標只是趙出息的老婆,所以繼續往別墅走,躲在旁邊的陳中藏當中元再往前走了兩步后,這才沖了出來。
  蜀南竹海那邊,這會天也已經黑了,鬼叔和衛晉在那位跟蹤著趙出息的男人帶領下終于來到這世外桃源,真是跋山涉水,也不知道趙出息他們來這里干什么
  “鬼叔,他們就在那里”帶頭的老大指著下面亮著微弱燈光的木屋說道。
  衛晉沉聲問道“一直在這里,沒有出來過?”
  “沒有,我們死死的盯著,他們一共三個人”男人回衛晉的話道。
  衛晉看向老祖宗道“老祖宗,您怎么看?”
  “夜黑風高,荒山野嶺,沒有什么要忌諱的,我們動手,早點結束回成都,我對付周易,你對付趙出息”眼神如炬的老祖宗用那蒼老而低沉的聲音直接吩咐道。
  衛晉有些感慨,或許趙出息本就命中注定要死在這里,誰讓他會來這么個地方,如果是鬧市區,他們還得小心謹慎,可這里根本連人影都沒有,還要擔心什么?
  “你們留在這里”衛晉轉身對著那三個男人說道。
  這時候鬼叔已經悄然順著青石板路,向著茅屋方向而去,衛晉連忙跟上,他們并不知道,他們闖入了一片禁地。
  茅屋里,趙出息正陪著周易和二胖的師父左傳喝酒,酒是他自己釀的,都是取自山里的材料,雖說入口比較柔順,度數卻并不低。
  大多時候都是左傳和周易在聊天,左傳詢問周易在外這兩年有什么收獲和頓悟,周易說著從來沒在趙出息面前說的話,兩人討論的高度比較高,讓趙出息覺得自己真是俗人一個。
  一壺酒快喝完的時候,旁邊那棟茅屋的燈終于亮了,左傳起身道“師父醒了,我帶你們去見他”
  趙出息面露喜色,終于要見到那位老神仙了,那可是活了快一百二十歲的世外高人……
  當左傳帶著周易和趙出息來到隔壁茅屋門口后,左傳微躬著身子輕聲道“師父,小師弟回來了,同行的還有他的朋友,也是三無的朋友”
  “師父,徒兒回來了”周易也恭恭敬敬的說道。
  一陣沉默過后,屋內終于傳來聲音,那位趙出息還未謀面的老神仙不緊不慢的說道“回來就好,周易啊,讓你朋友先進來,你們倆替我看看,是誰不請自來?”
  老神仙的聲音有點像夕陽遲暮時的鐘聲,字字能撞進人的內心,卻又讓人很舒服的感覺,果然是不出世的高人,只是趙出息更好奇的是,最后那句話,有人不請自來,是誰?
  周易和左傳的臉色都微微有些變化,兩人轉身打量著茅屋外面的空地和竹林,左傳氣勢如虹的喊道“是哪位高人不請自來,還望現身”
  隱藏在竹林里的鬼叔和衛晉沒想到已經被發現,不禁頓感震驚,他倆已經足夠小心謹慎,既然已經被發現,那就不需再隱藏,鬼叔和衛晉徑直走了出來。
  周易往前數步,這才看清是誰,冰冷道“是你們”
  “不錯,正是我們”衛晉沒有否認,直接承認道。
  趙出息也好奇是誰,沒有推門進茅屋,而是跟著往前走了幾步,同樣意外道“居然是你們”
  “看來你們是來者不善啊”周易瞇著眼睛沒了往日那心如止水的意境,趙出息也明白了,鬼叔和衛晉能夠一直跟到這里,顯然是沖著他來的,估摸著是想要他的命。
  旁邊的左傳饒有興趣打量著這些不速之客,已經弄清楚怎么回事,這兩人自然是追著周易和趙出息而來。
  佝僂著身子的鬼叔指著趙出息道“他的命給我,你們沒事,我們離開”
  “你們可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周易不怒反笑道,居然有人敢在這里要趙出息的命,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衛晉搖搖頭道“這跟我們沒有關系”
  周易望眼師兄左傳,回頭像是看死人般對著兩人嘆著氣道“這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