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15 我們輸了


  一襲白衣,琴聲悠悠,竹林沙沙,水波不興,香爐生紫煙……
  這意境,估摸著也就只能在電影中才能看到,但今天趙出息確實看到這么處世外桃源,這種地方趙出息都想歸隱于此,可惜他還不能放下俗世的紛擾,心終歸是靜不下來。
  周易帶著趙出息緩緩走向竹亭,彈琴那位滿頭白發的老頭似乎沒有覺察到有外人到此,依舊沉沁在自己的意境當中,這是首趙出息從來沒有聽過的古琴曲,時而悠遠,時而滿是殺氣,大起大落浮浮沉沉,最終歸于平靜。
  白衣老頭雙手撫摸著這價值不菲的古琴,似笑非笑道“早上師父就說,今日有客人到訪,讓我在這里等著,我等了快一天,終歸是等到你們了”
  “師兄”周易拱手彎腰低頭,恭恭敬敬的喊道,長幼尊卑,這是最基本的禮數,可惜那個復雜的社會,愈發的復雜,卻丟失了很多最簡單的東西。
  白衣老頭起身打量著周易道“三年多不見,你倒是精神了不少”
  周易離開蜀南竹海的時候,白衣老頭已經在一年前出山游歷,所以他們已經三年多沒見,周易詢問道“師兄什么時候回來的?”
  “去年中秋前回來,你不在我自然得照顧老師父,所以看來以后是出不去了”白衣老頭垂頭喪氣的說道,不過倒看不出是真生氣。
  周易關心道“師父可在?”
  白衣老頭指著最高的那棟木屋說道“已經清修一周,今早將我喊過去,說讓我不要亂跑,等著客人到訪,我還納悶會有什么客人,沒想到會是你回來”
  周易沒想到不僅師兄在,師父居然也在,看向旁邊的趙出息道“你倒是運氣好,罕有人能同時見到我師父和師兄”
  說完又對趙出息介紹道“出息,這位就是我師兄,左傳,也就是三無的師父”
  “師兄,他是三無的朋友,趙出息,這兩年我一直在他身邊”周易很簡單的介紹道。
  左傳老頭這才仔細打量著趙出息,一般來說,師父禁止帶任何人來蜀南竹海,這些年除過附近的村民,來過這里的外人,一只手可以數的清楚,很多年前有位領導專程來過蜀南竹海拜訪師父,那位領導還在蜀南竹海景區題了字。周易能帶這個年輕人來蜀南竹海,也看得出他對這個年輕人的認可。
  “出息冒昧打擾師父”趙出息學著周易的樣子,拱手低頭說道。
  左傳老頭撫摸著那留了不知道多久的白胡子笑著點頭道“倒是有些人中龍鳳的樣子,不過變數太多,不知道那小胖子現在過得如何,我也有很多年沒有見他了,想必他都快忘記我這師父了“
  左傳老頭喜歡那個孩子為小胖子,當初見他的時候他確實胖胖的,倒是很有靈氣,師父才讓他在蜀南竹海待了幾年,并由自己手把手教他本事。
  “三無現在過的很好,老太太兩年前已經過世,他則回了北京,留在林鎮北的身邊,師兄對林鎮北應該不陌生”周易緩緩說道,師兄幾次出山都見過林鎮北,兩人算是朋友。
  左傳老頭沒有否認的笑道“回到北京挺好,北京是林家的福興之地,待在林鎮北身邊會讓他快速成長起來,我們跟林家的交情算是源遠流長,很多事情其實最終都是緣分二字”
  老頭說的云里霧里,趙出息其實也沒有聽懂,他只是知道林家和蜀南竹海這邊很有淵源,所以世代交好。
  “進屋說吧,師父不知什么時候能醒來,要想見師父,只能慢慢等了”說完左傳老頭捋了捋自己的胡須,拿起古琴端起香爐,向著木屋方向而去,趙出息和周易緊跟著他。
  溫江國色天色國際度假區,參加完婚禮的齊思等人晚上就住在這里,宋舒雅家里在度假區有套別墅,宋舒雅、米可兒三人倒是經常見面,只是有些大學好友畢業以后很多年都沒有再見,好幾個都是當初一起無所不談的好朋友,一起上課、一起吃飯、一起逛街唱歌等等。可是大學畢業以后,很多人從此天各一方,有些回到家鄉,有些讀研考博,有些工作上班,為生活、為夢想、為未來打拼。
  社會不像校園那么簡單,那么無憂無慮,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獨自扛起來,生活和工作的壓力讓大家只得疲于奔波。那些曾經每天都在一起的同學,剛開始還經常聯系,但慢慢的因為很多原因,或許是距離,或許是現實等等,開始慢慢疏遠,不是說大家彼此有間隙,就是那么不知不覺中疏遠了。但是有一天大家再聚到一起的時候,卻格外的親切,往事和回憶涌上心頭,會讓人唏噓感慨。成家了,也立業了,更多的是都有孩子了,這個胖了,那個瘦了,都變了,大家似乎有聊不完的話題,說不完的故事,似乎只有徹夜長談,才能將那些曾經的友誼和青春尋找回來。
  此刻,齊思和宋舒雅、米可兒她們就是如此……
  客廳里擺著美酒、美食以及水果,沙發上坐滿人,除過齊思三人,還有三個女人以及兩個男人,這都是她們大學時候玩的最好的小伙伴,縱然是上次齊思結婚,大家也都沒有聚在一起。
  “我們的女神現在已為人妻,馬上都要有孩子了,不知道那些曾經發誓要將女神追到手的學長學弟們,現在會如何作想?”作為宋舒雅她們幾個的藍顏,沙發邊上的某位男人忍不住感慨道,他也已經結婚了,孩子都已經上幼兒園了,齊思結婚的時候沒有來,因為斷了聯系,家也離的遠,在湖南長沙。
  宋舒雅半開玩笑道“蒙毅,你是不是對我們女神還不甘心啊,說的好像你不是其中之一似的,你那會可沒少寫情書啊,可是道行不夠,只能做朋友不能當情人”
  “舒雅,別拿我開玩笑了,年輕時候么,不就是那樣么,喜歡上了誰,就會奮不顧身,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遇見那樣的人,現在想想那會挺傻的,不過雖然幼稚,卻很美好。我現在想的是,每天怎么給媳婦多要點零花錢,孩子上學各種花銷怎么掙”蒙毅感慨道,說完拿起啤酒喝了起來,他畢業以后就沒有再見過齊思,現在見到了,很是傷感。
  旁邊的哥們安慰道“得了,你還好,哪像我追可兒,姑奶奶真把我折騰慘了,還好我最后知難而退,追了外語系的那位,不然大學連戀愛都沒談過”
  “呦,謝飛啊,我現在還單著呢,你不也才結婚么,你要是想出軌,我們可以試試”米可兒伸出手指勾引著那個叫謝飛的男人,眼神嫵媚到極點。
  齊思忍不住說道“可兒,正常點,別破壞人家家庭幸福”
  “哈哈哈,我也就說說,他就是有賊心沒賊膽,當初把我霸王硬上弓了,我不也乖乖跟他走了”米可兒笑的花枝
  招展道,一群女人聽到這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倒是謝飛有些尷尬。
  參加過齊思的婚禮的一位女人詢問道“齊思,你老公今天怎么沒來,也太不稱職了,老婆都挺著大肚子,也放心讓出來亂跑,不陪在身邊”
  “他本來要來,臨時有事去了外地,這不有你們么?”齊思喝著水笑著解釋道,今天米可兒和宋舒雅對她可是無微不至的照顧。
  “孩子幾個月了?擺滿月酒的時候可得喊我”另一位也沒有參加齊思婚禮的美女笑道。
  齊思摸著肚子笑的極其幸福道“快六個月了,到時候肯定通知你們”
  周鵬這時候笑道“齊思,說說你老公吧,我可聽咱們同學們說你老公不簡單啊,好像是什么大集團的董事長,我不知道你們在三亞的婚禮怎么樣,但在成都的婚宴,據說成都有頭有臉的都來了,還有不少省市領導”
  “你都聽誰說的?他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個人,等下次有機會,你見到就知道了”齊思在外很低調,雖然知道趙出息身份的特殊,但從來不會給外人說任何事。
  宋舒雅故意這時候說道“那肯定,齊思家那位我都想給他當小三了,這么說吧,以后你們在成都,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找咱們趙姐夫,姐夫都能幫你辦”
  “舒雅,別鬧”齊思瞪著宋舒雅道。
  眾人笑作一團,但是那幾位心里也清楚,齊思那位老公不簡單,不然齊思身邊會二十四小時跟著貼身保鏢?
  這小區叫鷺湖宮,占地面積很大,分為好幾個區,有聯排別墅有獨棟別墅還有洋房等等,隔壁就是國色天色樂園,屬于同個開發商,宋舒雅他們家在七區,都是獨棟歐式別墅,這棟別墅緊挨著江安河,這里的環境很不錯,不管是自然環境還是綠化環境。
  此刻距離宋舒雅家不遠處的綠化帶里,中元和洪河安盛都隱藏在里面,死死的盯著別墅的動靜,洪河皺眉道“外面有他們的人,一時半會我們很難動手”
  “等,等機會,沒有機會找機會,錯過今晚,我們就沒機會了”有些著急的安盛低聲道。
  中元冷哼道“不著急,天徹底黑了以后我們就殺進去,你們負責解決那些廢物,我去殺趙出息老婆”
  這會天已經快黑,安盛對此并不在意,倒是洪河有些于心不忍,他從來沒做過這種事,何況是殺女人,而且是有身孕的女人……
  別墅門口,陳中藏這時候已經感覺到不對勁,或許是直覺使然,也或許是幻覺,他悄悄跑到樓上偷偷打量周圍環境后果然發現有端倪,于是下樓跟任曼商量對策。
  “有人在盯著我們,可能是紅爺的人”陳中藏沉聲說道,不動聲色的向北方的樹林那邊使眼色。
  任曼沒有看那邊,只是小聲問道“那怎么辦?給黃土打電話求援?”
  “天快黑了,我怕堅持不到那會,他們可能隨時動手”陳中藏心思縝密道,將各種可能性都已經發生。
  任曼不像陳中藏那樣經歷過大風大浪,詢問道“你有什么辦法?”
  “兩種策略,打電話讓黃土派人過來支援,溫江這里應該有我們的人,其次……”陳中藏說到一半,沒有繼續說下去。
  任曼忍不住問道“其次什么?”
  陳中藏冷哼道“聽我安排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