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813 求救求和上

(月是故鄉明,希望不管在哪打拼的朋友,都能拼出自己的未來,最后衣錦還鄉……)
  先被方川拒絕,現在又被趙出息拒絕,沒有什么能表達譚鴻儒此刻的心情,他放下所有只求保眾人性命,包括顏面、金錢、權利,到頭來卻依舊沒任何收獲,只能面對緊接著他必須面對的那些事情。
  從蔚藍俱樂部離開的路上,譚鴻儒的心情無比沉重,大腦幾乎處于缺氧狀態,隨時感覺會倒下,要不是強撐著這口氣,估摸著都走不到車里,眾人緊跟在譚鴻儒的背后,所有人臉色都極其難看,氣氛壓抑到極點。
  當譚鴻儒剛上車,中元關上車門那刻,譚鴻儒終于忍不住捂著嘴劇烈的咳嗽起來,當他松開手的時候,只見手上滿是血絲,這段時間造成的壓力終于讓他扛不住了,加上剛剛被趙出息激的急火攻心,才會如此。
  譚鴻儒沒有說話,當做什么事都沒有發生,從兜里掏出手帕擦掉手中的血絲,沉聲道“中元,開車”
  在蔚藍卡俱樂部停留沒超過半小時,譚鴻儒的車隊再次離開,這次兩人的會面沒有達成任何合作,卻徹底撕破了臉皮。
  蔚藍俱樂部里,譚鴻儒離開后,黃土等人走到趙出息身邊,芙蓉低聲道“川北七成利益,我們全面進入德綿兩市,這樣的籌碼,其實可以考慮考慮”
  “變數太大,風險也太大,何況還有屈家的利益,我們到時候該怎么和屈家談?都已經到這個時候,就別再冒險,這樣是可以讓事情變的很簡單,但譚鴻儒活著,對我們就有足夠的威脅,所以拒絕是最好的結果”黃土深思熟慮后分析道,他不建議和解,早已不死不休,那就趁著這個機會做個了斷。
  陳中藏忍不住說道“我同意黃哥的說法,斬草必除根,不然日后終究是威脅”
  “現在已經不是利益不利益的問題了,是很多事情進入軌道后就很難再逆轉了,這件事就這樣吧,譚鴻儒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我們更要小心了,你們都注意點,別出什么事情”趙出息揮揮手示意大家忙去吧。
  步行回六號別墅,任曼扶著齊思正在后院散步,趙出息過去后接過齊思的手,扶著齊思坐在泳池邊,拿起扇子給齊思去熱,埋怨道“這么熱的天出來干什么,不乖乖的躺在沙發上舒舒服服的”
  “出來散步鍛煉,你沒發現我懷孕后,胖了好多,你說我生完孩子要是恢復不了怎么辦,你會不會不要我了?”齊思有些幽怨的說道,好像趙出息到時候真不要他似的。
  趙出息哭笑不得道“你現在是兩個人不是一個人,自然胖了,再說懷孕胖了不是正常么,等到生完孩子只要好好恢復就行了,到時候你還是女神,而且還是漂亮的辣媽,我哪敢不要你,我還怕你不要我呢”
  “你就會哄我開心”齊思眼神嫵媚的瞪著趙出息道。
  趙出息嬉笑道“你是我媳婦,我未來孩子的媽,我不哄著你哄誰啊”
  “對了,過兩天我大學同學結婚,可能得去溫江,可兒和舒雅會陪我一起去,我們晚上住在溫江,第二天中午回成都”齊思想起這事,給趙出息說道,現在他是兩家人重點關注對象,自然得得到趙出息批準,不然哪也不能去。
  趙出息不禁皺起眉頭,現在和譚鴻儒的關系已經徹底破裂,有些事情趙出息得小心謹慎,所有擔心道“不去不行?”
  “她跟我關系不錯,我們結婚的時候,本來也去三亞,后來家里有事就沒去,上次在成都婚宴你也見過的,或者你陪我去”齊思生怕趙出息不答應,拉著趙出息的胳膊撒嬌道。
  趙出息沉思數秒后說道“后天我得跟周易師叔去蜀南竹海,在那里待兩天才能回來,估計是陪不了你”
  “那你同意我去了?”齊思欣喜道,懷孕以后趙出息對她管的不算嚴,但最近很多事情都得過問,齊思知道可能有什么事發生,但并沒有詢問趙出息。
  趙出息不想掃興,只得說道“去倒是可以去,但得聽我安排,我讓陳中藏和任曼陪著你,這樣我才放心”
  “老公真好”得到趙出息的同意,齊思傾身給趙出息一個香吻,算是獎賞。
  譚鴻儒的車隊回到武侯區的宅子后,眾人坐在大廳里,譚鴻儒臉色有些蒼白,這讓眾人不禁有些擔心,衛晉關心道“鴻儒,你沒有事吧”
  譚鴻儒搖搖頭有些艱難的說道“我沒事,現在我們的處境大家也看到了,方川拒絕救我們,趙出息拒絕和我們和解,儼然是要將我們趕盡殺絕,所有的辦法我都已經想過,終于算是走投無路了。保不準今天我還和你們在這里坐著聊天,明天我就有可能踉蹌入獄,所以我已經想好了,既然如此,所有的一切都讓我承受吧。公司的賬戶還沒有凍結,我會在今天內讓財務給你們轉賬,就當是散伙費吧,你們想去哪去哪,只要不留在川渝就好”
  “鴻儒,我們不會走的,我們會和你共進退同生死”徐守望堅定不移的說道,譚鴻儒對他有知遇之恩,他不會拋棄譚鴻儒茍且偷生,何況他的家室都在成都,想走也走不了。
  譚鴻儒心灰意冷道“留下?怎么,難道跟我一起死么?我孤家寡人一個,沒有什么牽掛,你們不行”
  “趙出息欺人太甚,難道我們就這么忍氣吞聲?”安盛作為年輕人,終于忍不住爆發道。
  對于洪河和安盛這兩個洛陽的年輕人,譚鴻儒還是很喜歡的,笑道“欺人太甚又如何?我們能怎么辦,如果是你我占了優勢,我想也會這么斬草除根”
  “既然趙出息不給我們活路,大不了同歸于盡,反正結局都已經注定,總不能讓他當贏家,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安盛眼神陰狠道,不管譚鴻儒能否咽得了這口氣,他自己都咽不下這口氣。
  譚鴻儒仔細打量著在場的這些人,隨即陷入沉思當中,眾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過會后,譚鴻儒終于回過神道“已經到了最壞的結局,也沒有什么比這更壞了,你們跟著我肯定不會再有任何前途,那就替我再做最后一件事,讓我出口怨氣,做完以后你們拿著錢離開,剩下的事情由我自己全部扛著”
  “聽從紅爺吩咐”中元沒等別人表示,自己率先應承下來。
  眾人相視一眼,只得看向譚鴻儒,聽從他接下來的安排……
  新的一周開始后,趙出息依舊靜觀其變當中,綿陽和德陽的貪腐案很快,譚鴻儒再次被調查組帶走,這次待了大半天最后又被放出來,但圍繞在譚鴻儒身邊的那個利益圈子,很多人進去以后,就再也沒有出來過,用不了多久,就是譚鴻儒自己了。
  趙出息覺得沒什么事情需要自己操心了,自己只需等著譚鴻儒踉蹌入獄,然后讓屈家收拾殘局就是。
  周二趙出息陪周易回蜀南竹海,由于可能見到那位已經活了一百多歲的老神仙,所以趙出息有所準備,并不想打擾他們的清修。
  此行趙出息只帶著馬成才,馬成才作為司機將他們送到宜賓,然后趙出息親自開車和周易進竹海,茫茫蜀南竹海很大,趙出息根本不知道那些歸隱山林的隱士們藏在哪,到最后也只能靠周易帶路了。
  成都這邊,趙出息已經安排好所有事,由黃土和芙蓉統籌,如果譚鴻儒那邊有變故,到時候再通知自己就是。
  六號別墅門口,齊思等人給趙出息和周易送行,穿著裙子挺著大肚子的齊思滿是母性的光輝,依依不舍的說道“出門在外,你們小心點,早點回來”
  趙出息抱了抱齊思笑道“知道了,辦完事我就回來,你去溫江那邊也是,別動了胎氣,有什么事,聽任曼和中藏的安排”
  “嗯,我會的”齊思有些不高興道,她現在是離不開趙出息了,總喜歡趙出息一直在自己身邊陪著自己。
  趙出息松開齊思,看向黃土和芙蓉道“成都就交給你們了”
  “等你回來”芙蓉點點頭道,其實成都也沒什么大事,譚鴻儒這個時候,不敢亂搞,不然只會讓他加速落馬。
  趙出息和周易對著眾人揮了揮手便上車,奔馳g65沒多久就消失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一個小時后,齊思也出發前往溫江,陳中藏當專職司機,任曼做副駕駛位置,除此之外還有輛跟在后面的保鏢車,上面坐著趙出息的三位親兵,其他兩路保護著宋青瓷和裴卿。
  臨行前芙蓉叮囑陳中藏和任曼道“萬事小心謹慎,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
  武侯區譚鴻儒府邸,譚鴻儒把所有人都已經召集在這里,下面站著中元,衛晉,洪河安盛以及徐守望、左福,鬼叔站在他旁邊。
  “老徐,你說吧”譚鴻儒看向徐守望沉聲說道。
  徐守望點點頭,然后起身對著眾人說道“今天早上,趙出息已經動身前往川南,去了哪座城市現在還不知道,我們有人跟著。他的妻子齊思緊隨其后離開蔚藍卡地亞,去了溫江國色天色參加朋友婚禮,據我們從她朋友那里得到消息,明天才會回來,所以今晚是我們的機會”
  “既然退無可退,那我們不退便是,趙出息想要趕盡殺絕,也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誰去殺趙出息,誰殺他老婆?”譚鴻儒眼神堅定道,這次看來他是真的痛下殺心了。
  衛晉皺眉道“趙出息的老婆已有五個月身孕,這樣是不是不好?”
  “我放下顏面求饒,他不給我們活路,那也就別怪我們了”譚鴻儒冷哼道,這個時候對他來說,早已沒什么要顧忌的了。
  “我去殺趙出息,你們不是那個周易的對手”站在譚鴻儒旁邊的鬼叔不動聲色的說道,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請纓。
  譚鴻儒臉色微變道“鬼叔”
  “老祖宗”衛晉也忍不住喊道。
  中元見鬼叔已經表示出手殺趙出息,那趙出息的老婆就交給自己,于是道“那我去殺趙出息的老婆”
  “衛晉,你和洪河安盛呢?”譚鴻儒看向衛晉以及洪河安盛,鬼叔和中元單獨行動,自然不會讓他放心,他必須全力以赴。
  衛晉看眼洪河和安盛,只得咬牙道“我陪老祖宗去殺趙出息,讓洪河和安盛配合中元”
  “那就這么定了,所有事情你們隨機應變自己決定,不管是否能完成任務,都在第一時間離開成都”譚鴻儒吩咐道,他也會在他們出發后直接回德陽等消息,他知道自己現在想跑已經跑不了了,肯定已經被禁止出境和監視了。
  眾人面面相覷,開始商量準備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