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12 當斷即斷

(祝所有讀者中秋節快樂,嗯,其實我是想讓大家有月票的投點月票)
  譚鴻儒在書房里想些什么?他在想很多事情,從趙出息出道以來發生的所有事情,譚鴻儒都細細的捋了一遍,他的策略,他的優勢,他對每個點的把握,他為什么每次總能贏,譚鴻儒在想原因,最終得到的答案是,將趙出息作為對手,應該是自己這輩子最錯誤的選擇,如果從最開始,就能跟趙出息和平相處,想來這川渝依舊是當年那三足鼎立的局面,可正因為他對趙出息的步步緊逼,讓趙出息不得不想盡辦法突圍,最終逆襲了他。
  如同方川所說的,自己對這個對手根本不了解,到目前為止,連他的具體背.景都不完善,只知道他是西北人,做過什么干過什么經歷過什么為什么到成都,這些都基本無從可知,他跟簡影的關系,他跟胡家的關系,以及他跟林爺的關系,這些都沒有弄明白,趙出息在高層的人脈關系,西蜀集團的強勢影響力,這些都是譚鴻儒欠缺的,所以他的失敗似乎是注定的。
  已經到今天這局面,如果再死撐著,那只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最后的結果不過是眾人跟著一起承擔后果,索性認輸算了,至少認輸還能有一線生機,可以讓背后這幫人渡過這次的難關。
  吩咐徐守望幫自己約趙出息見面,又讓大家散了,讓左福和洪河安盛回來,心力交瘁的譚鴻儒再次回到書房,坐在椅子上望著山下的方向發呆,長江后浪推前浪啊,前浪們都死在沙灘上了,李公權、簡影、唐家兄弟,現在終于輪到自己了。
  刻意低調的趙出息最近沒有什么動靜,事情已經向著那個方向而去,至少目前不用自己再管了,再多做些什么,只會多此一舉。
  司徒南最近的日子要比趙出息舒服,除過前段日子按照趙出息的要求,配合趙出息那邊在德綿邊界施壓,他更多的重心是放在整治圈子上面。趙出息讓他也按照西蜀集團當初的模式,將圈子逐漸洗白分成兩個不同的陣營,這對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都有保障。
  早上趙出息帶齊思去西蜀國際醫院例行產檢,隨后把齊思送到蜀都花園的家里,他在蜀都花園陪著齊建國夫妻聊會天后就離開,前往新都那邊找司徒南,司徒南這段時間基本都在外地,不是在川南就是在遂寧,遂寧圈子經過最開始的動蕩以及對司徒南的不滿后,現在早已趨于平靜,大多數人都支持司徒南,偶有那么幾個硬茬子,最多也只敢在背后說司徒南,畢竟司徒南和趙出息的關系已經無懈可擊,在川南的成績也是有目共睹,現如今遂寧富豪們的生意完全可以擴展到整個川內,獲得這么大的利益和支持,誰還想著反對司徒南,唐家兄弟在的時候,他們也沒有現在過的這么愜意。
  夏天的中午,去哪都是那么的熱,最好的選擇就是躲在家里吹空調,所以趙出息和司徒南也沒去哪,就在司徒南的家里下圍棋,趙出息倒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還會下圍棋,也是,精于算計的他應該對這些東西有所研究。
  戰況算不上焦灼,司徒南穩占上風,黑子已經被白子逼的無路可走,敗局幾乎已定,除非能想出驚艷的套路,或者白子出現大的失誤。看棋的是張幸和周易,周易淺笑不語,要說下棋,估摸著連二胖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在蜀南竹海陪著老祖宗下了三十多年棋,遠不是趙出息和司徒南能夠相提并論的,不過周易觀棋不語,趙出息和司徒南都有章法,趙出息喜歡不按套路出牌,司徒南喜歡循循漸進擴大優勢,只是趙出息下棋的時間不多,經驗稍欠,所以才會敗給司徒南。
  “這次譚鴻儒看來是在劫難逃啊,倒是我什么忙都沒幫上”司徒南繼續穩穩落子,沒打算給趙出息機會,喝了口茶淡淡說道。
  趙出息皺眉沉思怎么破局,頭也沒抬的說道“希望不會再有什么變故,不然我自己就有危險了,解決完譚鴻儒的事情,重心我會放在西蜀集團這邊,圈子基本上不再管事”
  “怎么,你打算放手,讓黃土去管?”司徒南微微抬頭問道。
  趙出息意味深長道“以前我是這么打算的,但現在覺得還是權力分開為好,川北交給孔林,川南雅安有吳道宇,瀘州、自貢有宋天河,樂山、眉山、宜賓交給陳濤,拿下德綿兩市以后,交給大小王兄弟負責,黃土坐鎮成都就是了,至于生意那邊,由喬峰單獨負責”
  “嗯,這樣也能防止一家獨大,相互平衡著,權利和財力也分開了,會規避很多問題,你的策略很對”司徒南琢磨片刻后,就不加掩飾的贊賞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這也不算是我的注意,是老徐給我出的主意,你以后也按照這個策略,會少很多麻煩”
  “等譚鴻儒的事情結束后,我就這么去做”司徒南點頭回道。
  趙出息放下棋子,等于徹底認輸投降了,玩味道“接下來就看譚鴻儒那邊了,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該入獄了,我不信真有人敢保他,敢保他的那些人都已經自身難保了。等到他入獄了,屈家就可以出面收拾殘局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正式進入德綿兩市了”
  “我總覺得譚鴻儒不會束手就擒”司徒南有些不放心道,畢竟譚鴻儒也是個人物,就這么敗了,不是他的風格。
  趙出息不解道“這個時候,他還能怎么辦,你似乎還不明白,他的對手早已經不是我們了,而是省里”
  這趙出息這么一說,司徒南算是明白了,意思趙出息現在也無法阻止局勢了,也就是說,譚鴻儒敗局已定了,至于什么時候慶祝,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跟司徒南下完這盤棋,趙出息就離開新都,兩盤棋趙出息都輸了,輸的他很不服氣,表示回去要拜師學藝來日再戰。
  趙出息等人回到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時,黃土已經在六號別墅等著趙出息,芙蓉正在陪她聊天,這幾天他們按照趙出息的要求,小心謹慎的負責著圈子,每個人負責一片區域,誰那里出事誰負責。
  “怎么,難道出什么事了?”趙出息把黃土和芙蓉帶進書房,坐下后詢問道。
  黃土看眼芙蓉,這件事他剛已經給芙蓉說過,低聲道“徐守望中午找過我”
  “徐守望?他找你做什么?”趙出息意外道,都這個時候了,作為譚鴻儒的軍師,徐守望似乎不應該找黃土,難道說他想背叛譚鴻儒不成,這有點落井下石了。
  黃土表情復雜到“徐守望不是找我,而是想找你”
  “他找我做什么?”趙出息更加有些不解了。
  黃土給出答案道“譚鴻儒想見你”
  聽到這句話,趙出息瞬間明白了,感情是紅爺想見自己,只是這個時候,紅爺見自己想干什么,難道是鋌而走險?
  “我建議你最好不要見他,現在勝負已分,保不住譚鴻儒會亂來,我們還是小心為上”這是芙蓉的建議,沒必要見譚鴻儒。
  黃土緊跟著附和道“我也覺得有鬼,他已經輸了,我們見與不見都沒什么意義,所以不要冒險”
  “本來我也覺得沒必要見,可既然你們都這么說,我覺得還是見見,看看紅爺找我有什么事,不然顯得我們太沒膽量和氣度,這件事你們安排,地點什么都我們定,這樣總該放心了吧”趙出息也是好奇害死貓,都這個時候了,還打算見譚鴻儒,或許他想看看走投無路的譚鴻儒是什么樣子,畢竟一周前在德陽,他還是那么的趾高氣昂。
  黃土和芙蓉相視一眼,沒有辦法,也不知道趙出息到底怎么想的,只得如此去安排……
  為求安全起見,黃土將見面的地點就設在蔚藍卡地亞的蔚藍俱樂部,他們只需給蔚藍俱樂部打過招呼,那些人就知道該怎么做,畢竟他們和蔚藍卡地亞集團的關系很密切,趙出息挖走孔穎后,倒是給周老板不少補償,將西蜀集團旗下某塊位置不錯的地皮和蔚藍卡地亞集團共同開發。
  隔天傍晚,黃土和芙蓉已經安排好所有事,整個蔚藍俱樂部上下都是他們的人,大小王和陳道藏也在,加上周易以及他們倆,縱然譚鴻儒有千萬膽子,也不敢在這里鬧事,不然后果只能是自負。
  譚鴻儒的車隊到時,趙出息并沒有出來接他,而是黃土代表趙出息接譚鴻儒,這讓譚鴻儒多少有些不滿,可不滿又如何,現在兩人的地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自己有求于人,只能這么忍著了。
  “紅爺,請”黃土帶著大小王接譚鴻儒等人進來。
  譚鴻儒這邊基本全部出動,除過左福守在德陽,其他人都跟著來見趙出息,走到蔚藍俱樂部門口的時候,陳道藏帶著人擋住譚鴻儒的去路,表明要搜身,站在身后的中元直接出手要推開陳道藏,陳道藏不是馬成才,怎么可能由著他在這里亂來,直接擋開中元的胳膊,中元見眼前這個男人居然敢反抗,準備教訓教訓,卻被譚鴻儒揮手退下,沉聲道“讓他們檢查”
  “謝謝紅爺”陳道藏客氣道,然后示意手下們開始搜身。
  確定這些人都沒有帶不能帶的東西后,陳道藏這才放他們進去,然后跟著過去。趙出息等人在二樓,并沒有選擇包廂,反而選擇比較開闊的大廳,靠窗一個不起眼的位置。
  當譚鴻儒等人走進以后,趙出息這才連忙起身迎接道“紅爺,我們又見面了”
  這個又字趙出息咬的很重,什么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上次在德陽你不是牛掰轟轟的,可現在呢,你已經差不多是階下囚了。
  “拜趙爺所賜,不然我們也不會這么快見面”譚鴻儒和趙出息握手,冷哼回道。
  趙出息哈哈笑道“紅爺這話說的,我們本就應該經常見見,增進感情,你說是不,來來來,紅爺坐”
  兩人坐在這個不起眼的位置,眾人都站在他們背后三米開外,沒有靠近大佬,而整個大廳分散著趙出息的十多個手下。
  黃土這時候讓服務員端來紅酒、雪茄以及水果,趙出息拿起紅酒笑道“不知道紅爺這么著急著見我,有什么重要的事么?聽說紅爺最近有些麻煩,倒沒想到紅爺還有時間見我”
  “趙爺,我為什么見你,你應該比我很清楚,如果不是趙爺的手段,我也不會有現在的處境”譚鴻儒瞇著眼睛回應道,趙出息擺明拐彎抹角的嘲笑他,他還不如把話題挑明,省的那么啰嗦。
  趙出息哈哈大笑道“既然紅爺這么說,那我就跟紅爺好好聊聊。想當初我剛接手這個圈子的時候,我本覺得我可以和紅爺和平相處,川渝這么大的利益,我們三家各占各的,還能互相合作,爭取利益最大化。可是紅爺不給我機會,處處針對我,更是讓我幾次都差點出事,我沒有辦法,只能積攢實力,等到有天除掉這個威脅,很慶幸的是,我現在做到了。記得上次在德陽見到紅爺的時候,紅爺依舊底氣十足,覺得我不可能把紅爺你怎么樣,但現在呢?”
  “不管是你還是我,當時都會那么做,那么好的機會,我不可能錯過,所以我只是做我該做的”譚鴻儒如是說道,并不隱藏什么。
  趙出息樂呵道“這話我信,畢竟我們都得為自己的圈子考慮,所以今天,紅爺你也別怪我,我只能這么做,正如你所說的,如果是你,你也會這么做。”
  “我怎么會怪你,我只怪自己技不如人,長江后浪推前浪啊”譚鴻儒一改往日的樣子,心平氣和道。
  這倒讓趙出息有些不解,趙出息愣了愣,好笑道“那我就有些不懂了,不知道紅爺今天找我為何事?”
  “趙出息,我輸了”譚鴻儒一字一句的說道,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幾個字是怎么說出來的。
  趙出息皺眉道“你輸了?”
  “我認輸,你贏了”譚鴻儒繼續說道,這次說的更直白。
  趙出息聳聳肩表示不解道“紅爺,我有點不明白你的意思”
  “趙出息,你不懂?我說我認輸了,以后屬于川北的利益,七成歸你,我們只占三成,你們圈子可以全部進入川北”這是譚鴻儒認輸投降的籌碼,基本上算是傾家蕩產了,別說趙出息,譚鴻儒這邊眾人聽后也是大吃一驚,但誰都沒敢在這個時候說話。
  趙出息沒想到譚鴻儒找自己居然是認輸投降,川北七成利益,他們的圈子可以全面進入川北,不得不說,趙出息有些動容了,至少這會讓事情變得很簡單,沉思數秒后,趙出息說道“我明白紅爺的意思了,紅爺是想拿這些東西買命,買你們所有人的命?”
  “是,買命”譚鴻儒沒有否認,現在他就差說,趙出息,求你饒我一命。
  趙出息徑直搖頭道“紅爺,對不起,恕我不能答應”
  拒絕……
  雖然譚鴻儒想過趙出息可能會拒絕,但是聽到趙出息的答案,譚鴻儒心頭還是一震,他基本已經將整個川北拱手讓出,趙出息居然還不罷休。
  “你這是要趕盡殺絕?”譚鴻儒的臉色異常難看道。
  趙出息臉色平靜回道“不是我要趕盡殺絕,而是現在很多事情我已經沒能力再挽回,所以,紅爺別怪我”
  “趙出息,你欺人太甚……”譚鴻儒惱羞成怒,悍然起身,指著趙出息說道。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趙出息不可能饒了譚鴻儒,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步,川北不管怎么樣,最后都會到自己手里,但譚鴻儒必須死,不然這個威脅永遠都會存在,所以趙出息只能這么做。
  趙出息苦笑搖頭,有些話已經不用再說,不用再解釋了。
  譚鴻儒還想說什么,最終也覺得沒有再說的必要了,狠狠的甩下手,感覺一股血直沖腦門,譚鴻儒咬牙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