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811 黑云壓城下

方川不救譚鴻儒,是最聰明的選擇。其實就算是他想救,也沒那個能力去救。他代表不了整個方家,如果要救譚鴻儒,那就等于要動員整個方家,要站在那些大佬的對立面,方家縱然在省里也有自己的力量,可面對這么多大佬,也終究無能為力。何況,方家未必會支持方川的選擇,這種吃力不討好,根本沒有賺頭的賠本買賣,方家誰都不會做。
  不過,方川卻給譚鴻儒指了條誰也沒弄明白的明路,那就是讓他去找趙出息,他倒是天馬行空,這種想法也敢說出來,如果他不是方川,估摸著譚鴻儒殺他的心都有了。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向趙出息求饒,讓他饒我一命?”方川的拒絕讓譚鴻儒心灰意冷,可讓他去求趙出息,譚鴻儒覺得方川是在羞辱他,他寧可自殺也不會求趙出息。
  方川知道譚鴻儒很難做出選擇,只是說道“譚哥,你覺得整個川渝除了趙出息,還有誰能救你?這些事情都是他搞出來的,你只有向他認輸,給足他想要的利益,我想他肯定不會再大動干戈的對付你,畢竟以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利益,是我們這種人都會做出的明智選擇。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這對以你紅爺來說,似乎有些顏面盡失,從此將屈居于趙出息之下。可是譚哥,你應該清楚自己的處境,你隨時都有可能踉蹌入獄,以趙出息的手段,很可能會置你于死地,相比于命,面子重要么?你去找他,我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但至少對你來說,還有一絲希望”
  譚鴻儒就差拍桌而起了,怒道“讓我去求趙出息,我譚鴻儒做不到。方川,你不救我也就算了,還如此羞辱我,你以為只有你能救我”
  譚鴻儒終歸還是沒有忍住,終于當場發火了……
  方川不怒反笑,饒有興趣的問道“那紅爺你告訴我,誰還能救你,我還真想知道,誰有這么大的本事這個時候敢救你”
  “川渝沒有,但北京有,別以為只有你認識北京的大人物,我譚鴻儒也認識”譚鴻儒擲地有聲的說道,可惜那樣子,有點像窮途末路的敗軍之將。
  方川不否認譚鴻儒也認識北京那邊的大佬,只是好奇譚鴻儒認識什么樣的大人物,撬得動川內這些大佬,所以譏諷道“我知道紅爺本事很大,那紅爺說出來,讓我也見見世面”
  “林爺”譚鴻儒一字一句的說道,他見過幾次這位四九城的傳奇人物,而且老爺子跟林鎮北有些交情,當初走投無路的老爺子拿天價跟林鎮北換李公權的命,可林鎮北直接拒絕,原因自然不言而喻。但這次,他的事情還遠沒有到李公權的級別,何況現在自己只是被牽扯而已,只要他們找林鎮北,想來應該有希望擺平這事,至于掏多少錢,他都愿意。
  “林爺?你是說林鎮北?”聽到這個名字,方川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好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他沒想到譚鴻儒所謂的大人物居然是林鎮北,是,林鎮北是大人物,誰都知道林鎮北手眼通天,跟某位現如今在黨內資格最老的元老是忘年交,認識不少骨灰級老人,更和諸多紅色子弟是發小死黨,被稱為四九城頭號紅頂商人。
  可是,你譚鴻儒難道不知道,林鎮北和趙出息的關系?
  方川笑的如此夸張,就差掉出眼淚,譚鴻儒很是不解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什么,我笑你譚鴻儒真是愚蠢至極”方川再也忍不住,直接打臉道,絲毫不忌諱什么,還真以為自己很聰明,可笑啊。
  方川如此放肆的話說出來,所有人臉色驚變,同時站了起來,死死的盯著方川,大有隨時動手的沖動,譚鴻儒臉色陰晴不定,真是虎落平陽,誰都敢欺負自己了。
  “林鎮北是大人物,可你譚鴻儒可知道林鎮北和趙出息的關系?”縱然被這么多人圍著,方川依舊氣場強大,冷哼道。
  果不其然,譚鴻儒被方川的話再次打擊,整個人轟的向后倒下,重重是摔在椅子上。
  方川沒有理會譚鴻儒,繼續說道“你根本不知道,或者說你連你敵人的底細都沒查清楚,也是,以你的本事,有些事情你也查不出來。既然你這么愚蠢,那我就告訴你,林鎮北和趙出息的關系,他是長安控股集團的大股東,我再告訴你,你可記得趙出息剛到成都時,他身邊有位大胖子,你知道他是誰么?他就是林鎮北的侄子,林三無,林家的正統”
  一幫人面面相覷,方川的消息實在太讓人震驚了,沒想到趙出息還有隱藏在最深處的底牌,更沒想到他跟四九城那位的關系如此密切,他們居然還想找人家幫忙,真是貽笑大方,難怪方川會如此毫不顧忌的嘲笑他們。
  誰也不說話,誰也不知道說什么,誰這個時候還敢說什么?
  “譚哥,聽我句勸,你早已不是趙出息的對手了,趙出息有些東西,是你這輩子都無法比擬的,所以,你怎么選擇,自己決定吧”方川最后沒有再過分,而是善意的勸道,說完這番話,方川揚長而去,留下后面這幫不知所措的人,誰也沒敢攔著他。
  六神無主的譚鴻儒背靠著椅子發呆,整個人像是徹底被抽空力氣似的,他所有的底氣和信心都在今天被擊垮了,這會他才幡然醒悟,他從來沒有正視過自己的敵人趙出息,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不是偶然。
  而他心里此刻有個聲音在問自己,為什么一定要和趙出息成為敵人呢?
  回到上水山莊的時候已經是中午,譚鴻儒將自己關在書房里,也不知道是自省還是閉門思過,連鬼叔也都被拒之門外,大家坐在客廳里,也不敢去打擾他。
  “我可以去殺他”中元欠譚鴻儒一個大人情,他一直想還這個人情,如果不是這樣,他更喜歡深居簡出的生活,而不是在外面拋頭露面。
  要是殺了趙出息,那事情就真的無法收場了,徐守望趕緊阻止道“這個時候不要亂來,如果你殺了趙出息,我們所有人就真的全完了。要相信鴻儒,讓他自己去選擇,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不能沖動”
  中元盯著徐守望,最后還是放棄這個想法,徐守望說的對,殺了趙出息是可以一了百了,可接下來呢,接下來他們就真的全完蛋了。
  “他會怎么選擇?”衛晉低聲問道,如果譚鴻儒倒了,他們自然不會再留在成都,衛晉已經打定主意,不管左福怎么想,他會帶著洪河和安盛回河南。
  徐守望皺眉搖頭道“我不知道”
  畢竟,徐守望沒有經歷過這種局面,也沒見譚鴻儒跌落到如此低谷,所以他也無法判斷譚鴻儒最終怎么選擇?
  “老祖宗,您說呢?”衛晉看向這位在洛陽安洪兩家皆留下傳奇的老人,淡淡問道,畢竟他經歷了太多大風大浪。
  像顆扎根在巖石里的勁松,鬼叔依舊是那副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表情,反問道“衛晉,是你你會怎么選?”
  “我?”衛晉喃喃自語道“如果是我,或許會離開這里,但鴻儒不會這么做”
  鬼叔沒有給出自己的答案,回道“不管他做什么選擇,我都支持”
  衛晉嘆了口氣,也不再說話。鬼叔為什么會這么做?因為他答應過那個女人,這輩子留在譚鴻儒身邊,直到兩人誰先閉眼為止。
  就這樣,譚鴻儒在書房里待了足足有大半天時間,中間也沒吃沒喝,直到傍晚天微微黑的時候,他這才出來,外面的眾人也足足等了大半天。
  見到譚鴻儒從書房出來,眾人連忙圍上來,徐守望擔憂道“鴻儒,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譚鴻儒苦笑道,表面看起來倒像真沒什么事,可真是如此么,誰也不清楚,畢竟今天發生了太多事,難免會讓譚鴻儒的心理防線奔潰。
  譚鴻儒坐下以后,傭人趕緊給他把準備好的飯菜端上來,譚鴻儒揮揮手讓他們放在旁邊,只是拿過茶杯喝了口水,隨即說道“我知道,你們現在跟我差不多,對我們的前途很擔憂,也想知道接下來我怎么做?”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接這個話茬。
  “都到這個時候,我想我們也沒有什么辦法了,我們所有的出路都已經被趙出息堵住,所以我決定向他認輸”譚鴻儒沒有多說任何廢話,直截了當的宣布道。
  這個消息雖然在眾人預料的可能性當中,但依舊讓眾人很意外,因為譚鴻儒這次很果斷,出乎所有人的果斷。
  徐守望站起來想說什么,譚鴻儒沒有讓他開口,而是繼續說道“這么多年都過去了,該經歷的該享受,我算是沒什么遺憾了,說實話我很不愿意去見趙出息,如果是別人,我譚鴻儒能屈能伸,低頭認輸可以毫不猶豫,但對趙出息,我彎不下這個腰。如果我只是為我自己,我不會這么做,但我不是一個人,我的背后還有很多人,還有你們所以我只能這么做”
  “鴻儒……”譚鴻儒說的風輕云淡,可眾人聽的心里很難受,他內心經過多少折磨和掙扎才做出這個艱難的選擇。
  譚鴻儒淡淡笑著,已經釋然,有氣無力道“就這么定了,我們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