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810 黑云壓城上


  誰能救他們?誰敢救他們?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經歷了,才能明白其中的酸甜苦辣,很多事情都不足為外人道也,譚鴻儒現在終于明白當初李公權的處境是多么的無奈,面對自上而下的無形壓力,面對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隱藏在暗處的對手,還要面對人性的險惡,普通人在這種處境中早已崩潰,但他不能,他要是崩潰了,依靠在他這棵大樹下的所有人都將倒下,而他要付出的代價,極有可能就是這條命,命沒了,什么就都沒了。
  在沒有被協助調查前,譚鴻儒拜訪了很多人,那些前幾天還跟他拍著肩膀稱兄道弟的朋友們,瞬間像是變了臉色,想著辦法避著他,由于經歷過李公權的事情,所以譚鴻儒對此已經見怪不怪。縱然這些人當中,有不少跟他有著復雜的利益往來,但這個時候大家想的更多的是自保,自己都保不住,還怎么保別人?
  有時候,輝煌時候的所有一切都是假象,只有當你陷入危機時,才能看清楚很多事情的本來面目。
  不過譚鴻儒并不憎恨這些人,也沒理由去唾棄,誰在這個時候都會這么做,這是人的求生本能,如果是他,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這么做,所以也就別怪別人。還好有些人念及舊情,告訴譚鴻儒些事情,那就是省上這次決心要動德綿兩市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我能幫你的只有這些,現在德綿兩市還在扛著,真要扛不住了,你估計在劫難逃。
  這位好心人的提醒讓譚鴻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所以緊接著,他就被協助調查……
  “方家?”聽到徐守望的建議,譚鴻儒陷入沉思當中,找方家幫忙不失為一個辦法,可這個時候,方家會幫他們?就算會幫,他們也可能付出極高的代價。
  徐守望開始解釋道“這個時候川內能幫我們的,也只有方家了,如果方家幫不了,那就只能找更高層面了,比如四九城那些掮客們”
  “方家不是普通角色,就算他們會幫我們,估計代價也是我們無法承受的”被徐守望點醒的譚鴻儒平靜下來后,開始冷靜分析。
  徐守望苦笑搖頭道“鴻儒,都這個時候了,就不要計較一城一池之失,眼前這局面,你我都清楚,除非你想步李公權和簡姨的后塵”
  “好,你迅速幫我聯系方川,我要見他”譚鴻儒斬釘截鐵的說道,這次沒有再猶豫。
  局面復雜的誰也看不清楚,只能靠猜去探知所謂的真相,譚鴻儒不好過,屈家這時候也不好過,只是比起譚鴻儒來說,要輕松不少。
  老爺子過著喂貓養花的日子,似乎根本不關心那些瑣事,屈文德又一次急急忙忙的跑進老宅,手里拿著灑水壺在澆花的老爺子瞪了他眼,屈文德這才平靜下來,老爺子詢問道“怎么回事?不是告訴你不要這么慌亂么?”
  “父親,譚鴻儒出來了,不過看起來應該不好過”屈文德洋洋得意道,似乎忘了他昨天也被帶去協助調查了,雖然只是詢問了些簡單的事情。
  老爺子平淡說道“你都能出來,他自然能出來,不過現在,他估計是被盯住了,這次想要全身而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我們接下來怎么做?”屈文德關心道,這局面他的腦子已經不夠用,生怕自己走錯路毀了屈家,所以事事都得詢問老爺子。
  老爺子沒好氣的說道“都這個時候了,你能做什么,你該做什么?安安靜靜的等著趙出息那邊的動靜吧,至于其他事情,我想不用我怎么教你做吧?”
  “父親放心,我一直都在做,畢竟我們要做兩手準備”屈文德呵呵笑道,已經算是小老頭,連孫子都有了的他,還是那么沉不下來。
  “還算你聰明”老爺子揮揮手示意他忙自己的去吧。
  趙出息會不會針對屈家,那是趙出息的事,但屈家也得做些事情以防不測……
  徐守望做事的效率很高,只用半天時間就已經約到方川,方川倒是豪爽,既然譚鴻儒想見他,那就見見唄,畢竟譚鴻儒曾經也沒少幫過他,而他們有段時間也一起針對過趙出息,也算是并肩作戰過的戰友,至于譚鴻儒為什么要見他,方川心里也猜的八.九不離十,他們方家的金字招牌在這里掛著,有權勢自然就會有人找上門,從古至今都是如此。
  隔天,兩人見面的地方約在比較有趣的地方,人來人往異常繁華的寬窄巷子,只是大清早這里并沒有多少人,隨便找了家店,譚鴻儒和方川坐在一起,其他人分散在周圍,保證了譚鴻儒和方川聊天不會被打擾。
  “好久沒見紅爺,紅爺的氣色有點差啊,回頭我讓人給你送點東西,補補身子,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可不能垮了”見到譚鴻儒以后,方川把玩著手中的金剛淺笑道,他倒是真有些日子沒見譚鴻儒,上次見譚鴻儒的時候,譚鴻儒可謂是紅光滿面,現在整個人陰氣沉沉的,沒有半點活力,看來趙出息真把譚鴻儒搞的焦頭爛額,也是,他現在已經是大廈將傾了。
  譚鴻儒沒有功夫跟方川扯別的,冷笑道“方大公子,我現在的處境,別人不知道,你方大公子還能不知道,有必要這么埋汰我譚某人?”
  “譚哥,我這不是埋汰你,我這是關心你,不管任何時候,身體重要,你要是倒了,你后面那些人怎么辦?”方川喝著咖啡笑瞇瞇的說道,退一步來說,譚鴻儒就是現在頭頂懸把刀,這又跟他有什么關系?他該怎么享受生活,就怎么享受生活,掙了這么多錢,好歹得花出去。
  譚鴻儒盯著方川冰冷道“如果方少想關心我,那就想辦法幫我渡過這次難關”
  “渡過難關?”方川裝迷糊道,那表情真能拿奧斯卡影帝。
  譚鴻儒知道方川在裝傻,冷哼道“不然方少以為我譚某人來找你是做什么?”
  “我還以為譚哥找我喝咖啡呢”方川哈哈笑道,心里卻鄙視,都特么這個處境了,還在裝大爺,真是高處站久了,不知道自己本來什么樣子了。
  這家咖啡店在院子里面,顯的有些陰森,倒是挺涼快,這么撥個性迥異氣場強大的男人們坐在一起,誰也不敢再留下來喝咖啡,老板是又著急又無奈,他真沒膽量過來趕人走。
  譚鴻儒哈哈笑道“方少,有必要玩這招么,我們都是聰明人,如果方少不想幫我,可以直說,何必要如此拐彎抹角”
  “我雖然不知道別的,但我至少知道,想要別人幫你,應該說是救你,你至少放低自己的姿態,搞的我方川欠你幾千萬似的”方川臉色瞬變,很是不善的說道。
  此話一出,譚鴻儒臉面掛不住,旁邊的中元蠢蠢欲動,方川絲毫不以為然道“怎么,還想動我,也不看看你多大點本事”
  譚鴻儒瞪眼旁邊的中元,深呼吸口氣道“方少,這次我是誠心的希望你能幫我渡過難關,如果不是形勢所逼,我也不會來求你,如果你能幫我渡過難關,就算是付出任何代價,我都愿意”
  “譚哥,任何代價,包括你的命么?”方川身子前傾,有些挑釁的問道。
  譚鴻儒克制著自己的怒火,不是他不想發火,是他真不敢發火,要是連方川都得罪了,這川渝他還真待不下去了。
  看譚鴻儒憋屈的樣子讓方川很有成就感,方川學著譚鴻儒的樣子哈哈大笑道“譚哥別生氣,開個玩笑而已”
  “那你幫,還是不幫?”譚鴻儒的耐心越來越差,徑直問道。
  方川并不著急,樂呵道“想來譚哥應該知道是誰在搞鬼”
  “除了趙出息,還能是誰”譚鴻儒冷哼道。
  方川笑呵呵道“來來來,我給譚哥說說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想來應該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最開始的時候,這事跟趙出息扯不上任何關系,畢竟他媳婦舅舅潘岳剛也深陷其中,只不過趙出息本事倒是大,居然能提前知道這件事,將他舅舅弄到香港,將很多事情處理的干凈,不得不說我們趙爺的人脈和能量。譚哥深陷其中,只能說譚哥運氣差,其次是綿陽有些人做事太高調,在這個時候惹到了新上任的省紀委書記,而且國土資源廳那里也有人不長眼,弄了些不該弄的事情,于是事情就爆發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很多人就這樣被牽扯進去了,譚哥也是其中之一。接下來呢,就是我們趙爺表演的時候到了,趙爺和譚哥的關系,想來不用我說了,不是你死,就是他死,只要有機會,都想置對方于死地,那這樣難逢的機會,我們趙爺自然不會放過,所以他開始行動了。他跟胡家的關系,想來也不用說說了,省委組織部長那可是胡老爺子的門生,然后呢我又知道龔書記和胡家有淵源,再加上趙出息找了這事的主要推動人,常務副省長林嘉華,所以才會有譚哥現在的處境,也就是說,這些大佬已經對這件事下了定義,那就是誰都有可能出事,譚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趙出息……”譚鴻儒咬牙切齒道,但至少方川這番話,讓他知道自己怎么會有今天,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趙出息居然動用了這么大的能量,如果他再不想辦法自救,面對這樣的壓力,這次就真輸了。
  回過神的譚鴻儒連忙說道“方川,這次你一定得要救我,除了你沒人能救我了,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答應”
  “我救你?譚哥,你還沒明白?我怎么救你?我要是救你,我就等于和那些大佬作對,除非我不想在川渝混了,除非我們方家想找死,所以這次,我真救不了你”方川直接拒絕道,不管譚鴻儒怎么說,譚鴻儒就算是把德綿的利益交給他,他都不敢救,什么該沾什么不該沾,方川心里明白,何況他現在跟趙出息有很多合作,難道想要賠錢賺吆喝,再撕破臉皮?當他知道趙出息的長安控股那幾位大股東背.景時,他就已經打定主意,只要自己還想在川渝混,就跟趙出息做朋友,做不了朋友,也別做敵人。
  譚鴻儒面如土灰,周圍幾個人臉色也很難看,這位在川渝翻云覆雨多年的大佬有些無助道“方川,連你都救不了我,這次我是不是完了?”
  方川若有所思道“不不不,這川渝還有一個人能救你”
  “誰?”譚鴻儒驚喜道,心情就像剛剛還在地獄,現在卻在天堂。
  方川沉聲“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