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1 不留遺憾


  第七十八章生日,忌日?
  一切都已經在按計劃執行,趙出息心里盤算著是不是等這次任務完成后,可以找程子欣這神經病論功行賞,最起碼也要給點活動資金,實在不行用肉體補償也行。反正不能干虧本的買賣,讓馬兒跑還不給馬兒吃草,傻子才樂意奉陪,何況是趙出息這種不吃虧的刁民。
  當天晚上,趙出息睡在工地,沒回和平里小區,第二天早上臨走上班時又叮囑韓三強一些具體的事,等他發短信便動手行動。本來趙出息還頭疼怎么想辦法阻止蘇西洛去參加徐少卿爺爺的壽宴,卻怎么都沒想到老天爺真是心疼他,給他如此一個契機,如果工地出亂子,想來以蘇西洛這種工作女強人,儼然不會淡定,何況能處理這件事的,只有他。
  整整一早上又是各種例會,算上南門國際公館項目,蜀都集團將在西安同時開發三個項目,北郊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旁邊,毗鄰萬達公館的大唐盛世項目便是和陜北煤老板的合作,還有城西三橋的西域風情項目,這個項目不僅有陜北煤老板,還有另外兩位土豪,都是徐少卿牽線搭橋,徐少卿的投資公司給融資不少。顯然成都蜀都集團總部的資金風波已經結束,蜀都集團西安公司終于可以開始大展拳腳,而以后蘇西洛和徐少卿的關系將緊密不可分開,這多少讓趙出息有些頭疼。
  在蜀都集團西安公司里,趙出息沒有特意的辦公室,他還沒到那個級別,大多時候坐在秦焉的旁邊,有事沒事便調戲秦焉,秦焉以前還覺得這出息本分老實,可誰曾知道這原來是個披著狼皮的羊,自從趙出息來到公司后,便是她噩夢的開始。蘇西洛對趙出息沒有特殊要求,不用他二十四小時都待在辦公室,任何時候可以干任何事,趙出息坐不住,一會跑這辦公室拉拉家常,一會去那個辦公室調戲調戲哪位美女。一開始,大家都不適應趙出息的出現,私下里說趙出息是吃軟飯的,可誰見過吃軟飯的又是當司機又是當保鏢,還要兼職買飯打雜的零工,這小白臉當的太憋屈。后來發現這小伙子挺會做人,低調謙虛又不卑不亢,再者也聽說過趙出息的一些事跡,最玄而又玄的便是趙出息一己之力壓下去年工人鬧事的事,慢慢大家便已習慣趙出息。
  開完會,趙出息和秦焉被蘇西洛叫到辦公室,安排一些事情,忙完正事后,蘇西洛讓秦焉先出去,很好奇盯著趙出息問道“趙出息,你什么時候生日?”
  低頭正在看日程表的趙出息愣在原地,不知過了多久才抬頭道嬉笑道“怎么,老板要給我送禮物?作為像老板這種土豪級別白富美,便宜的不符合身份和檔次,我想想我要什么,至少禮物也得上百吧”
  只是,趙出息眼神中那抹悲傷,讓蘇西洛不自覺的詫異……
  趙出息早已經忘記自己的生日,要是蘇西洛不提,可能一年都不會去想那么次,其實他對自己生日完全沒有概念,印象很模糊,因為他五六歲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還是老和尚告訴他的,村里大多人都已經忘記是哪天。老和尚說,他記得那是臘月中旬,眼看著要過年了,祁連山卻下著十年一遇的暴雪,大雪封山,整個祁連山是白茫茫的一片,牲口絕跡,家家戶戶閉門不出,老和尚在對面山頭糧食耗盡,不得不來村里求點糧,本來半個小時的路,老和尚走了一個半小時。可惜那個時候家家戶戶的糧食都比較緊張,大家根本沒有多余的糧食接濟他,除過老村長,其余人都委婉的拒絕,可老村長的那點糧食,很難讓他撐到開春下山。
  趙出息的家在村西頭,離現在的學校不遠。老和尚從村東頭走到村西頭,只有老村長施舍給的那些糧食,老和尚有些無奈,剛到村西頭最后一家,也便是趙出息家的時候,正好碰到趙出息的父親趙富貴,趙富貴穿的單薄有些狼狽的往出跑,老和尚急忙問道富貴這是去哪?趙富貴焦急道,師傅,我媳婦要生了,我去找寡婦婆。寡婦婆是村里的接生婆和土郎中,因為年紀輕輕的時候成了寡婦,所以大家便喊她寡婦,到趙富貴這輩則喊寡婦婆。老和尚一聽,忙說道我剛從寡婦婆家過來,寡婦婆前些日子去她女兒家還沒回來,這大雪封山估計是回不來了。趙富貴一聽這話,急了,這該怎么辦,這可是一尸兩命。村里沒人再會接生,老和尚也不想看見一尸兩命的情況出現,硬著頭皮道我學過這些東西,但沒實踐過,你若信我,我幫你接生。
  趙富貴沒有辦法,只能相信老和尚,找來同村幾位村婦幫助老和尚,可惜趙出息的出生并不順利,超出息的娘難產大出血,眾人束手無策,不知道怎么辦,趙富貴急的團團轉,哭著跪下求老和尚救母子性命。老和尚滿頭大汗,趙出息的娘掙扎著喊道不要管我,保住孩子。最終趙出息的命保住了,趙出息他娘卻大出血死了,眾人眼睜睜的看著她閉上眼睛,一個普普通通不漂亮沒故事的農村女人,臨死前始終堅持保住孩子,或許她覺得孩子是她生命的延續,自己是生是死已經不重要。那天晚上除過趙出息的哭聲,還有趙富貴的哭聲,哭聲驚天動地,響徹祁連大山,聞著傷心聽者流淚。老和尚說,趙出息出生的那一晚上,祁連山的雪便停了。對于趙出息他娘的死,老和尚一直內疚,他對趙出息他娘的死負有一定的責任,雖然事后富貴沒怪他還把多余的糧食給他過冬,這也是他的心結。趙出息他娘死后,趙出息他爹趙富貴便變的渾渾噩噩,整個人的精神萎靡不振,老村長和老和尚想盡辦法都無能為力,好像整個人的氣數已盡,慢慢散去,果不其然沒兩年,趙富貴便出事了,趙出息從此成了孤兒。當初趙富貴給兒子起名趙出息,沒有太多想法,只是希望趙出息能夠出息,走出鳳凰村,走出祁連山,出人頭地,不再像他那樣的窩囊,看著心愛女人死,卻無能為力。
  這些事情,多年以后,當趙出息慢慢懂事的時候,老和尚才一點點的講給他的,趙出息心里清楚,后來老和尚之所以對他和別的孩子不一樣,大概是內疚父母的死。
  所以趙出息自從知道自己生日后,便有意淡忘,他的生日,便是他娘的忌日,這種生日,能忘記最好。
  蘇西洛不知道關于趙出息的生日還有什么故事,感覺到趙出息的悲傷,蘇西洛沒敢追問,配合著趙出息道“你就這點出息,上百塊錢便能讓你覺得跟中彩票似的?”
  “嘿嘿,村里人,就這德行”趙出息不以為恥道。
  蘇西洛冷哼道“說吧,你什么時候生日,我送你禮物,至少你幫過我不少忙,再怎么說,我也是你老板”
  “不知道,忘了”趙出息徑直說道。
  蘇西洛驚愕,她猜測趙出息或許以前過生日發生過什么不愉快的事,可趙出息如此敷衍她,多少讓她有些生氣,微怒道“趙出息,你不想說,便不說,我沒逼著你說,可能不能不要這么的敷衍”
  前一秒還和睦的氣氛,下一秒便變的如此的尷尬,誰都沒想到。
  趙出息意識到自己失態,苦笑道“對不起”
  蘇西洛并沒打算就此放過,反而開導道“趙出息,誰能沒有過去,可有些事情過去了便過去了,何必要糾結在記憶里”
  蘇西洛不死不休,趙出息想想,不告訴她,或許一直都是結。
  于是趙出息苦自嘲道“我爹在我兩歲的時候出山賣草藥死了,五歲之前我從來不知道生日是什么東西,生日這兩個詞是什么意思?我爹從來沒告訴我我哪天出生。五歲的時候,老和尚告訴我我出生那天發生的事情,我才知道我爹為什么不肯給我說,從那以后我自己也不想知道自己的生日,能忘記最好,所以這些年我沒過過生日。因為我的生日,便是我娘的忌日。現在,你知道了。如果沒有什么事,我出去了”
  我的生日,便是我娘的忌日。
  蘇西洛愣在原地,一時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