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809 一場交易

老爺子經歷的事情太多,浮浮沉沉多年,也見慣了別人的大起大落,謹小慎微和識時務順大流是早已鍛煉出來的本能,趙出息靠著自己的人脈都能將矛頭對準譚鴻儒,何況是他們屈家呢?支持和不支持最差的結果都一樣,這還需要再考慮才做出選擇么?現在他們沒有和趙出息討價還價的資本,唯一的資本就是雙方還是盟友,正如老爺子所想的,趙出息的目標其實是譚鴻儒,只要他們聯合起來搞掉譚鴻儒,到時候沒了譚鴻儒,屈家就可以出來收拾爛攤子,屈家一出來,誰還敢跳?這也是老爺子相信趙出息的一個重要原因,如果趙出息想把屈家也拉下馬,那事情可能就會無法掌控,到時候鬧得太大,對誰都不好。
  姜還是老的辣,屈文德說完這些,老爺子就能迅速思考其中的利弊……
  得到老爺子的授意以后,屈文德雖然不服氣,卻也只能照做,他開始將譚鴻儒和德綿兩市某些權勢人物的利益往來告訴給趙出息,并提供相應的證據,特別是某些關鍵人物。
  趙出息拿到這些東西后,終于有了底氣,于是他選擇見省廳和省紀委具體負責這次事情的兩位大佬,這兩位大佬趙出息都不陌生,一位就是跟趙出息打過交道的那位酷吏楊德榮,另一位是跟胡家交好的省紀委副書記,由于省紀委龔書記和胡家的關系,這位現在算是龔書記的左膀右臂,在省紀委很有權利,所以這次的事情龔書記交給他具體負責。
  不過在見這兩位前,干媽胡雨嘉打電話讓他回銀都花園吃晚飯,趙出息知道干媽對此還是不放心,趙出息只能乖乖過來。
  晚飯很簡單,是胡雨嘉親自下廚做的,現在也就老爺子和趙出息齊思有這個待遇享受胡雨嘉的手藝,飯桌上母子二人笑著聊天,胡雨嘉笑道“改天你做飯,讓我看看你手藝見漲沒有”
  趙出息扒拉著碗里的米飯回道“我很久都沒有下過廚了,都有些生疏了”
  “你就是懶,就不知道過來多盡盡孝心”胡雨嘉瞪著趙出息道,不得不說趙出息的手藝,那可絕對比他高出幾個級別,可惜的是,她這輩子沒嘗到老太太的手藝。
  趙出息趕緊回道“哈哈,以后您老想吃什么,我立馬過來給您做,不然我怕下次這銀都花園的大門您都不讓我進了”
  “貧嘴,給我說說那件事吧,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據說柳學仕和林嘉華談過,他們也分別找老龔談過,就因為你這么一折騰,不知道又有誰要丟飯碗了”胡雨嘉皺眉說道,她對趙出息一直都很擔心,畢竟這川內不是他們胡家說了算,省委和省府那兩位才是正主。
  趙出息知道干媽會一直關心這件事,看來已經有些內幕消息了,比如這些事情,他自己就不可能知道,比如柳學仕的最終態度,柳學仕顯然已經默認了,這讓趙出息心里更多了些底氣。
  “我已經跟屈家交涉過,也拿到了些該拿到的東西,回頭我打算找省廳和省紀委那兩位見見,想來多余的話我不用說,只需要把東西給他們,他們自然知道該怎么做,除過外面某些人的風言風語,估計沒幾個人知道我在這件事上的痕跡”趙出息如實說道,他也想過干媽的擔心,所以他盡量讓自己不要牽扯太深,他只需要那個大勢,然后順勢而為。
  胡雨嘉思索著趙出息所說的話,然后判斷著一些風險,輕聲道“省委和省府那兩位的態度很明顯,這件事可以繼續查下去,但不想有太大的動蕩,畢竟川內一直都在動蕩,這對他兩影響不好,龔書記的意思也很明確,算是支持查下去,加上柳學仕和林副省長的態度,這件事已經板上釘釘了,你見楊德榮和王升不會出現意外,東西只要到他們手里,如你所說,他們自然會繼續查下去,但是還是我說的那句話,這事情最終還是會控制在一定范圍內,如果你在這個范圍內不能搞定譚鴻儒,那就再沒有辦法了,而且你會受到影響,知道么?”
  “我知道您的意思,如果這樣還不能讓譚鴻儒落馬,那只能說我低估譚鴻儒的能量了,但我覺得,他沒那么大的本事,畢竟他不是李公權”趙出息點頭回道,看來這個大勢已經確定了,接下來就要看事情怎么發展,譚鴻儒怎么做,自己再對癥下藥。
  胡雨嘉若有所思道“希望你好自為之”
  趙出息不再說話,只顧著低頭吃飯,心里卻想著一些事情……
  隔天趙出息就先后找到那兩位大佬,屈家給他的東西很豐富,就像上次處理遂寧那件事情一樣,趙出息從中挑選了些針對性的東西,剩下的都留了下來,為什么這么做?如同干媽胡雨嘉一直所說的,他必須將事情控制在范圍內,如果這些東西還不能搞掉譚鴻儒,再逐漸加碼。
  楊德榮拿到東西后,跟趙出息沒有多說什么,他知道趙出息是什么角色,畢竟省廳那里,趙出息也是重點關注的對象,只是趙出息沒有什么把柄,省廳也知道趙出息的能量和影響力。楊德榮告訴趙出息,他會向專案組以及領導匯報。
  倒是見到省紀委王副書記的時候,兩人的氣氛還算融洽,王升只是把東西看了兩眼就收了起來,然后跟趙出息聊些無關重要的事情,最后喝完茶就離開。
  趙出息長舒一口氣,眉頭緊皺道“我不信你還能逆天?”
  在趙出息將東西交給譚鴻儒的第二天,綿陽和德陽終于出現變故,綿陽那位身兼公安局局長的副市長被雙規,德陽也有位副市長被協助調查。最重頭的大戲是,省廳搜查了譚鴻儒在成都以及德陽公司和住址,譚鴻儒更是被帶到調查組問話,一瞬間德綿兩市烏云遮住艷陽,眼看著暴風雨降臨。
  德陽市公安局門外,司機中元和徐守望以及衛晉正在外面等著譚鴻儒,徐守望的臉色陰晴不定,事情已經超出他們的掌控,現在連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左福帶著洪河和安盛在綿陽,那邊現在也有點亂,譚鴻儒只得讓左福他們留在那里,以防出現什么變故好做出應對之策。
  十幾分鐘后,譚鴻儒和鬼叔終于從里面走出來,譚鴻儒面無表情,走到三輛車旁邊后徑直道“上車,回去再說”
  眾人迅速上車,根本沒多說什么,很快三輛寶馬760li就從德陽市公安局離開,記得趙出息第一次來德陽的時候,譚鴻儒就在這里吃了虧,最后趙出息帶著人悍然離開,而吳和平卻死在了他的家里,這對譚鴻儒來說,絕對是恥辱。
  半小時后,眾人終于回到東湖山公園附近的上水山莊,三輛車直接開進上水山莊里面,前水后山,這在風水學里絕對是藏龍聚氣的好地方,可不知道為什么,譚鴻儒這幾年卻不順,一直走下坡路。
  回到山莊里面,幾位心腹跟著譚鴻儒來到大廳里,傭人們都已經被支走,客廳里只剩下這幾位心腹,衛晉不好問什么,中元自然懶得管這些瑣事,除非譚鴻儒說,你現在去給我殺誰,中元肯定二話不說就出發。
  所以能問的只有徐守望了,徐守望皺眉道“鴻儒,什么情況,怎么形勢突然急轉直下,我們不是已經打點好了?”
  “省里有人要動綿陽和德陽”譚鴻儒依舊是那副看不出表情的臉色,平靜回道。
  徐守望擔憂道“如果是省里要動德陽和綿陽,那顯然已經超出我們的范圍,你說我們現在該怎么做?現在進去那么多人,隨便誰要是把我們咬出來,我們也無計可施啊”
  聽到徐守望的話,譚鴻儒突然發火道“你說的這些難道我不知道么?我需要你告訴我,我要知道的不是這些,我想知道的是,誰特么把我們出賣了,誰特么在背后搞我們”
  譚鴻儒突然發火,整個大廳鴉雀無聲,連徐守望也不敢多說什么,難得見譚鴻儒如此生氣,誰讓他們現在的處境讓人擔憂。
  “誰出賣我們,現在我們無從查起,畢竟出事的人太多,誰都有可能,但要說背后針對我們,也只有那位趙爺了”衛晉見沒有人說話,只得硬著頭皮說道。
  譚鴻儒雙拳緊握,咬牙切齒道“趙出息”
  他現在恨不得扒了趙出息的皮,吃了趙出息的肉,喝了趙出息的血,譚鴻儒自然知道肯定是趙出息搞的鬼,除了趙出息,誰還能巴不得他們出事,誰還有這么大的能量來針對他們?
  “你們誰能告訴我,現在我們該怎么做?”譚鴻儒用盡全力拍著桌子喊道,他也意識到這次真有可能栽了,從出道至今,還沒有像今天承受這么大的壓力,這已經不是怎么對付趙出息,而是怎么面對政府。
  在他們越來越陷進深淵以后,徐守望就已經在思考這個問題,特別是譚鴻儒被協助調查后,所以徐守望只得再次說道“鴻儒,現如今只有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譚鴻儒下意識問道。
  徐守望眼神堅定道“找人幫我們渡過難關”
  “哈哈,你告訴我,找誰,誰能救我們?”譚鴻儒有些冷嘲熱諷道,現在誰敢救他們?誰能救他們?
  徐守望不緊不慢的說道“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