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808 威脅和威脅


  露出底牌的趙出息徹底擊碎了屈文德的防線,這特么根本不是跟你博弈,而是上來就ALL.IN,這時候你已沒有退路,怎么選擇?
  兩位省委常委大佬,趙出息在表明他的能量,也或許這僅僅是趙出息的冰山一角,難怪能推動綿陽的風波繼續發展下去,如果是以前的川北,有李公權那尊大佛在,顯然屈家不會忌諱趙出息,但這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場風波讓整個屈家和川北圈子元氣大傷,幸好譚鴻儒和屈家沒有被牽連,可今非昔比啊。
  屈文德愣在那里發呆,趙出息似笑非笑的盯著他,過會徑直起身拍了拍屈文德的肩膀笑道“屈哥,你跟五爺好好商量商量,怎么選擇,我等著你們的消息,我們是盟友,這就要看你是否信任我”
  不理會屈文德,趙出息帶著周易和馬成才回蔚藍卡地亞,是時候要結束川渝的事情了,如果再不結束,趙出息知道自己可能會讓很多人不滿。
  烏云開始遮住月亮,風也越來越大,顯然要變天了,屈文德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該不該信趙出息,信趙出息,屈家有可能活下來,但肯定會受到影響,最壞的結果就是,趙出息欺騙了他們,屈家被趙出息玩死。不信趙出息,結果似乎已經不言而喻了,趙出息肯定會連他們屈家也對付,以前屈文德對此懷疑,趙出息有沒有這個本事,但現在屈文德不懷疑了,面對這些巨頭,屈家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當所有人都已經離開,這里再次恢復安靜以后,屈文德這才起身,開車直接回德陽,不管再怎么折騰,比起屈家的命運來說,這些又算得上什么?
  回到蔚藍凱迪亞六號別墅,六號別墅里坐著很多人,芙蓉和王勝河已經悄悄從川北回來,他們在那里確實沒有折騰出什么動靜,但卻給了譚鴻儒無形的壓力,讓他們不得不分心提防著那里。大小王也從川南回來,川南現在已經趨于平靜,宋天河有這個能力在那里做事,如果出現什么不能掌控的事情,也都會詢問大小王兄弟,或者把事情往后面壓壓。陳安逸帶著趙出息的親兵也從郫縣過來,加上本就在成都的黃土和陳中藏以及周易和馬成才,趙出息將所有人都集中在成都。
  因為趙出息知道自己已經給譚鴻儒造成泰山壓頂的陣勢,而譚鴻儒保不準就會亂來,趙出息不得不防著他。
  “大家最近都放下手中的事情,全部留在成都,保證成都任何地方不能出現亂子”趙出息看向眾人,徑直開口說道。
  小王皺眉說道“不用這么緊張吧,譚鴻儒還敢在成都搞事,他現在都已經自身難保了”
  “有些事情你們并不知道,小心點為上。芙蓉姐帶著陳叔和王哥盯著德綿兩市的動靜,有任何風春草動向我匯報,其他人聽黃土安排,各自負責盯緊成都的場子等等,不該碰的不該沾都理順,別讓別人抓住我們的把柄”趙出息繼續吩咐道,他們已經穩占上風,所以不能給譚鴻儒機會。
  眾人面面相覷后回道“明白”
  “具體的安排,你們自己先商量決定,黃土你跟我過來”趙出息讓眾人先商量,他跟黃土說件事情。
  兩人走到陽臺,趙出息對黃土道“將一只小隊分成三小組,分別保護齊思、青瓷以及裴卿,我怕譚鴻儒會狗急跳墻”
  黃土若有所思,知道這三個女人跟趙出息的關系,這個時候譚鴻儒什么事都有可能做,所以小心為上不是什么壞事,至少不會讓趙出息分心。
  “嗯,我一會安排”黃土沉聲說道。
  商量好所有事情后,眾人離開蔚藍卡地亞,趙出息準備上樓休息,周易卻把趙出息喊住道“出息,我有點事要跟你說”
  趙出息停下腳步,回頭疑惑道“師叔,什么事?”
  周易的臉色看起來有些沉重,這讓趙出息不禁有些擔心,畢竟周易師叔跟著自己也兩年了,要不是周易師叔的震懾力,這兩年保不準他早已出事,他對周易師叔,已經不是知恩圖報那么簡單了。
  “下周,我可能得回趟蜀南竹海”周易如實說道,因為他預感到有些事情可能要發生了。
  趙出息不禁有些驚訝,這可是兩年來周易師叔第一次主動說要回蜀南竹海,趙出息多次讓周易師叔回去看看,但周易師叔總是以不急推脫,這次卻主動要回去,趙出息自然意外,以為蜀南竹海發生了什么事,連忙問道“師叔,是不是那邊出事了?”
  “沒有,我只是想回去趟”周易淡淡笑著解釋道,眼睛里卻藏著事。
  雖然現在是關鍵時候,周易師叔的離開可能會讓自己失去足夠震懾對方的存在,但是趙出息還是點頭答應道“好”
  然后緊跟著思索幾秒后決定道“如果下周沒什么事,我就陪師叔去一趟蜀南竹海”
  周易并沒有拒絕,其實他倒是希望趙出息去趟蜀南竹海,如果緣分使然,或許能見到老祖宗,指點指點趙出息,老祖宗的話字字珠璣,對趙出息百無一害。
  風波依舊在發酵當中,屈文德回到德陽已經是深夜,老爺子休息比較早,所以他就沒有打擾。第二天天亮以后,屈文德冒著磅礴大雨來到屈家老宅,剛吃過早餐的老爺子正在院子里賞雨,院子里已有不少積水,旁邊是兩只吃飽的肥貓窩在那里,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覺,就跟坐在躺椅上的遲暮老人一樣,無精打采。
  打著傘的屈文德打破了這寧靜,由于走的很急,他的身上賤了不少雨,屈文德卻根本不理會,直到老爺子旁邊才停下來,被陌生人打擾清閑,兩只肥貓趕緊逃進了房子里。
  “天塌下來了?”老爺子對于緩緩張張的屈文德有些不滿道,都這把年紀了,還跟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似的,怎么做大事。
  屈文德擦了擦額頭的汗回道“差不多,父親,我們當初就不該信趙出息,我覺得我們被他耍了,這次綿陽的事情,就是他搞出來的”
  “他承認了?”老爺子不緊不慢的問道,眼神卻依舊盯著院子里。
  屈文德擲地有聲的說道“他承認了,他直接找的兩位省委常委,譚鴻儒這次絕對完了,他根本沒有實力對抗趙出息,他在德綿兩市再厲害,面對省上的壓力,也只能繳械投降”
  “那和我們屈家又有什么關系?”老爺子有些不明白的問道,誰讓屈文德說的糊里糊涂。
  屈文德著急道“父親,你還不懂么?譚鴻儒繼承的是您的衣缽,很多事情其實都是我們和譚鴻儒做的,他是跟那些領導有利益往來,可難道我們屈家沒有么?”
  “你去了趟成都,就問出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你拿腦子想想都該知道”老爺子有些氣惱道,對于屈文德的能力,始終是不認可的。
  屈文德不解道“父親,那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的是,趙出息想干什么?”老爺子冷哼道,只有知道趙出息想干什么,才能弄清楚他做這些事為什么。
  屈文德連忙回道“他想讓我們屈家提供譚鴻儒那些利益往來等等事情的證據,好以最快的速度拿下譚鴻儒,可是這樣不等于把我們自己也賣了么?”
  “如果我們做了會怎么樣,如果我們不做又會怎么樣?”老爺子得問清楚以后才能作出判斷,這關系到屈家的命運。
  屈文德將趙出息的話重復道“做了,他會保證我們屈家不受損害,他說我們是盟友,他也不希望事態擴大,何況還需要我們屈家掌控川北,不然到時候不好收場。可是這話我根本不信啊”
  “繼續說”老爺子打住發牢騷的屈文德。
  屈文德沒好氣的說道“要是不做,那就讓我們屈家自求多福,他不管我們了,這特么是在威脅我們”
  “文德啊,你覺得我們還有選擇的余地么?你有時候做事就是太優柔寡斷了,這就是你和譚鴻儒最根本的區別”老爺子一語中的道。
  屈文德被堵的沒話可說,無奈道“父親,你的意思是答應趙出息?”
  “你告訴我,如果我們不答應,你拿什么抵擋趙出息的攻勢,你以為你是當年的李公權?”老爺子大聲的質問道。
  屈文德依舊堅持道“可是他如果耍我們呢?”
  “他不會”老爺子比屈文德要明白很多事,因為他們都是梟雄,梟雄做事有自己的套路,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利益,不會做這種傷敵一萬自損八千的賠本買賣。
  屈文德猶猶豫豫,心里還是不放心,可老爺子的話讓他沒有辦法,只得點頭道“好,我照做就是了”
  說完這句話,屈文德打著傘消失在雨幕當中,來的急也走的急……
  “文德啊,要識時務啊,你還以為屈家是當年的屈家。趙出息真要背信棄義,那也只能說,是我們屈家的命……”老爺子自言自語的說道。
  自然,這是最壞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