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06 你也得有這個本事

第八百一十七章黑云壓城……(上)
  趙出息敢跟柳學仕做買賣,不得不說趙出息膽子真大,不管是鋌而走險還是自信,這次趙出息都和柳學仕站在同一層面對話。以前他在柳學仕面前,不過是晚輩,而柳學仕更多是因為趙出息和胡家的關系才照顧他,同時他也在利用趙出息,希望將趙出息掌控住。
  只是趙出息不是那種甘愿被掌控的人,他希望自己和柳學仕的關系更進一步,而不是靠著胡家維持,這對他和西蜀集團來說更有益,所以才有了今天這場對話。
  “柳叔,我哪有膽子跟你做交易,人貴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應該在什么位置,這只是各取所需而已,柳叔一直希望我能走的更遠,沒有譚鴻儒這塊絆腳石,我相信自己不會讓柳叔失望,也能更好的為川內的經濟添磚加瓦”縱然柳學仕已經挑明,趙出息也不敢露出半點得意,只得低調的回道。
  平靜下來的柳學仕冷哼道“你沒膽子?你沒膽子今天敢說這些話。趙出息啊趙出息,有些事情你想的太簡單了”
  “我知道柳叔的意思,官場上的很多事情,我自然不明白,正因為譚鴻儒在德綿兩市根深蒂固,可能和很多人有利益瓜葛,如果要去揭開這層蓋子,很多人就會跳出來保譚鴻儒而以求自保。到底是誰跟譚鴻儒有關系,有沒有更高層面的,誰心里都沒譜。柳叔如果施壓,可能會面對很大的壓力,而且會讓別人不滿。”趙出息如實說道,他并沒有覺得,自己跟柳學仕攤牌,柳學仕就真會幫自己。
  既然這些事情趙出息都知道,那柳學仕倒感興趣了,笑道“那你覺得,如果是你,你會怎么做?”
  “我剛說過,我只需要柳叔施壓,讓這件事繼續查下去,而且方向偏向譚鴻儒,我自然會做些事情,如果到時候沒有成效,柳叔就不用再管,如果到時候有成效,柳叔再順勢而為”趙出息小心翼翼的說道。
  柳學仕沉思數秒后說道“這件事再論,我自己會考慮清楚。不過,趙出息,你知不知道自己在玩火**?樹大招風,槍打出頭鳥”
  趙出息知道這是柳學仕對自己的警告,所以回道“柳叔,相比于譚鴻儒,我沒有原罪,簡影的入獄等于將那些原罪都已經抹掉,我更注重的是西蜀集團的展,西蜀集團展到今天這步,早已不需要跟地方官員去錢權交易,我不會越過這條底線。如果譚鴻儒出事,那個圈子就沒有威脅到我的存在,到時候我會放手趙爺那個身份,將重心放在西蜀集團”
  “希望你說的,跟你做的,能言行合一”柳學仕似乎并不相信趙出息,帶著懷疑的語氣說道,退一步來說,他并不希望這位晚輩走彎路。
  該聊的正事已經聊完,柳學仕晚上還有事情,就沒有繼續留在這里,跟老爺子等人打過招呼以后,拿了些茶葉便離開,趙出息將他送上車。其實沒人知道,趙出息的后背早已經濕透,他是強作鎮定,因為已無后路。
  “怎么聽見你們在吵架?”這會茶與酒也要關門了,店里已經沒有客人,住著拐杖的老爺子詢問道。
  趙出息趕緊打哈哈道“老爺子,你肯定聽錯了”
  老爺子瞪眼趙出息,沒打算追問,只是問道“聽說,你那個長安控股,拉到了林鎮北?”
  趙出息并不意外老爺子知道,肯定是干媽告訴他的,畢竟老爺子和林家的淵源頗深,趙出息沒有否認道“嗯,三亞結婚時,他正好在三亞,當時見面聊的,西蜀集團目前的層次有短板,長安控股放眼的是全國,林叔他們的介入,能帶來長安控股需要的資源”
  “他可不是誰都能請來的”老爺子笑呵呵的說道。
  趙出息搖頭苦笑道“或許他是看在三無和老太太的面子上”
  “跟他搞好關系,對你有利而無弊”老爺子善意的提醒道,這話已經不是第一次說。
  趙出息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他也明白老爺子想說什么,林鎮北的層面比他在川內要高出幾個級別,以后保不準能用到的地方很多……
  柳學仕最終會怎么選擇,趙出息不知道,但他心里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覺得柳學仕會先施壓,再視情況而定,所以怎么做,最終還得看他自己。
  見完柳學仕,趙出息要見的下一位自然是這次風波背后的那位林副省長,作為省內的又一位巨頭,林副省長也算是熬出了頭,只是他沒有柳學仕那么前途無量,再過幾年就要退下來了,或許在退下時能提到正省級的待遇。
  因為林國棟的關系,趙出息跟林副省長有過多次交集,林副省長更是視察過兩次西蜀集團,跟趙出息也認真聊過很多事情,更多的是經濟建設方面。
  趙出息又一次前往省委大院,只不過這次不是找柳學仕,而是登門拜訪林副省長,作為省委那幾位巨頭之一,林副省長自然住在這里。
  林國棟早早就已經在省委門口等著趙出息,除過逢年過年,他很少住在省委大院,一來覺得太高調,二來覺得氣氛太壓抑,他更愿意自己住著,那多自由多舒服,只有偶爾周末才過來吃飯,陪陪父母父母聊聊天。
  “聽你的吩咐,就帶了兩瓶紅酒”趙出息隨口對林國棟說道,今天他親自開車,開著那輛馬成才平時開的奧迪a6L。
  林國棟跟趙出息現在走得很近,最開始只是因為幫忙,但后來覺得脾氣相投,趙出息雖然身為趙爺,卻沒有什么壞毛病,林國棟父親貴為省委巨頭,也沒有那些紈绔子弟的臭脾氣,所以才能成為朋友。
  “你這酒好喝啊,回頭給我弄一箱”林國棟自然要敲詐趙出息,不過趙出息這紅酒確實不錯,聽說是簡姨當年在法國收購的酒莊,根本不對外售賣,每年量產都有限度,然后內部供應,送朋友等等。
  林國棟幫他這么大的忙,趙出息哈哈笑道“別說是一箱,就是一車,我都得給你”
  “那太多了,先存你那,回頭慢慢要”林國棟也不客氣,順桿爬道。
  趙出息笑罵道“你小子”
  “我媽已經做好飯了,老頭子正在等你”開完玩笑,林國棟說到正事。
  趙出息拍拍林國棟肩膀道“這次謝你了”
  “這有什么,你幫我那么多,我自然得幫你,其實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不過只能幫你到這,老頭子的事情我不敢摻和”林國棟誠心說道,這都是實話,老頭子對他設有底線。
  趙出息心平氣和道“這已經足夠了”
  省委大院的別墅樓基本都差不多,趙出息被林國棟帶進林家后,感覺基本跟柳學仕那里沒兩樣,可能是因為在家,也可能是趙出息的份量重,林副省長見到趙出息時,很是平易見人,一副長輩的樣子客氣道“來了小趙,飯都已經做好了,趕緊上桌吧”
  林國棟直接拿著紅酒去醒酒,趙出息跟著林副省長去餐廳,林國棟的母親正在端菜,趙出息連忙走過去道“阿姨,讓我來吧”
  “你是客人,怎么能讓你來,你就別客氣了,坐著吧”林國棟的母親笑呵呵的說道,只是這么簡單一出,便已經對趙出息印象很不錯了。
  林副省長也招呼道“小趙啊,到我這就別客氣,坐著吧”
  趙出息不好再說什么,就乖乖的坐下來,他坐在林副省長的左手邊,醒好酒過來的林國棟坐在趙出息的下手位置,林國棟的母親坐在林副省長的右手邊。
  主客都已經落座以后,大家開始吃飯聊天,林副省長對趙出息很了解,不管對哪方面都很清楚。林國棟的母親倒是聽林國棟說過不少次,也見父子兩人聊過這個看似簡單實則不簡單的年輕人。
  飯桌上聊的大多都是家長里短,偶爾提到些關于西蜀集團的事情,但都沒怎么深究,幾個人喝了幾杯紅酒,氣氛還算融洽。
  吃過晚飯以后,林國棟幫著母親收拾碗筷,林副省長直接說道“小趙啊,國棟說你找我有些事情,走,我們去書房談”
  林國棟看向趙出息,用眼神示意道“大哥,我只能幫你到這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趙出息對著他淡淡一笑,跟著林副省長進了書房……
  林國棟幫著母親收拾完廚房就坐在客廳里等著,他之所以敢幫趙出息向老頭子開口,其實也是因為老頭子對趙出息的肯定,不然老頭子既然知道趙出息的身份背景,而且還知道跟自己兒子走的很近,為什么不勸自己他遠離趙出息呢?還是因為對趙出息的認同。所以林國棟才向老頭子開口,意料當中的,老頭子不但沒有拒絕,還邀請趙出息來家里吃飯,林國棟一直不清楚老爺子心里在想什么,為什么這么做?
  林國棟在客廳等了足足有二十分鐘,書房的門終于被推開,老頭子和趙出息笑呵呵的走出書房,林國棟更加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