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804 天大的機會

(最近更新還算穩定,也到了川內收官高.潮,求月票,月票有點太少了)
  作為太平洋國際飯店的常客,譚鴻儒對那里熟的不能再熟,屈家本就是太平洋國際飯店背后第二大股東,所以他們經常來這里。
  譚鴻儒帶著鬼叔和徐守望以及那位司機中元前往太平洋國際飯店,剛進酒店,大堂經理就認出他,屁顛屁顛的上來打招呼,卻被譚鴻儒直接揮手打掉,要是平時他還有心情跟這些小角色客套幾句,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沒這個閑心情。
  大堂經理見紅爺臉色不悅,估摸著心情不好,沒敢再走過來。譚鴻儒讓中元在大堂等著,自己帶著鬼叔和徐守望走到大堂吧那里。
  晚上十點剛過,趙出息和徐林張等人終于回來,從趙出息的表情可以看出,今晚的晚宴應該沒什么收獲,趙出息很不悅的說道“我還以為李公權的事,讓譚鴻儒在德陽的勢力元氣大傷,倒沒想到他還真有幾把刷子,影響力這么強,給他面子的領導不少啊”
  “畢竟他在這里扎根十多年,不是我們能夠相提并論的,今晚沒有來的,回頭我會把名單你”徐林見慣這種場面,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派系,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商場其實也是如此。
  趙出息有些不信邪,冷哼道“他們如此抱團,我還就真不信了,我撬不開德陽這個大門”
  至此,趙出息已經打定主意,后天回成都以后,立刻見柳學仕和林副省長……
  幾個人剛走進太平洋國際飯店的大堂,早已等候多時的中元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像沒有氣息的僵尸冰冷道“趙爺,紅爺請你過去一敘”
  這位早就在趙出息他們那邊傍上有名的司機一出現,周易和馬成才就已經聞到危險的味道,周易不動聲色的往前走了兩步,跟中元保持足夠的距離,馬成才直接站在中元的面前,縱然不是中元的對手,但這股氣勢并不弱。
  “紅爺請我一敘?”趙出息不禁冷笑道“我看沒這個必要了吧”
  不是說趙出息怕什么,而是趙出息并不想在這個時候見譚鴻儒,顯然譚鴻儒肯定知道這幾天所有的事情,既然光明正大的邀請自己,自然不會對自己有什么別的想法,排除所有結果以后,無非就是向自己耀武揚威,告訴自己這里是德陽,怎么樣,在德陽碰壁了吧。所以趙出息才覺得沒必要去見他,事情還沒開始,還談不上孰勝孰負?
  中元那張病態的臉實在有些嚇人,他眼神閃過絲陰狠,不悅道“既然趙爺不愿意,那我只能請趙爺過去了”
  挑釁,**裸的挑釁……
  趙出息有些惱火,馬成才這個時候要是再不知道怎么辦,就白在趙出息身邊混了這么久,大怒道“放肆”
  說完馬成才徑直沖向中元,毫不猶豫的抬腿襲向中元的側腰,中元面無表情,只是抬膝擋住這記攻擊,隨后反攻馬成才,勾拳直對馬成才的面頰,他的出拳度很快,馬成才匆忙躲閃,還好反應及時,這拳幾乎是擦著鼻尖而過,不然正中面門。
  沒等他回過神,中元緊接著就用右肘砸中他的肩膀,這次馬成才沒有躲過,踉踉蹌蹌往后退了數步,肩膀隱約作疼,誰讓他和中元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周易看在眼里,知道這個身體有些虛弱的年輕人實力不容小覷,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在馬成才的旁邊,不輕不重的說道“年輕人,你很厲害,但你要再往前一步,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小心廢了你這一身本事”
  “試試”中元根本沒把周易的話放在心里,冷哼道。
  周易下意識瞇起眼睛,這是他出手的前兆,而中元也已經蓄勢待,打算先制人……
  “住手”就在這時候,已經注意到這邊動起手的譚鴻儒連忙走了過來,他可是知道周易的本事的,要真動起手來,中元肯定不是周易的對手。
  聽見這熟悉的聲音,趙出息等人轉身看向右邊,果不其然正主出現了,趙出息往前走了兩步,拍了拍馬成才的肩膀,笑道“怎么樣?”
  “我沒事,他比我厲害”馬成才很實在的說道,技不如人就是如此,只能被虐,雖然跟著周易師叔學了點本事,但都是皮毛,差這個中元還遠著。
  趙出息沒說什么,馬成才不是武將,他希望馬成才靠腦子吃飯,如果靠武力,郫縣保安基地有很多不錯的苗子,可都是有勇無謀,不能堪以大任。
  “今天住在這里時,還說能不能偶遇紅爺,沒想到晚上就見到了,有些日子沒見了,紅爺,您還好么?”馬成才吃了虧,趙出息自然要在嘴上占便宜,略帶嘲諷的說道。
  譚鴻儒這時候已經走到趙出息等人面前,中元和周易也都退到雙方身后,譚鴻儒呵呵笑道“托趙爺的福,我還過得不錯”
  “既然紅爺過得不錯,不知道紅爺今天這唱的是哪出戲?仗勢欺人?我知道德陽是紅爺的地盤”趙出息語氣不善的說道。
  譚鴻儒打量著西裝革履的趙出息,搖頭道“仗勢欺人?我哪敢這么對趙爺,趙爺都說了,德陽是我的地盤,既然趙爺來到我的地盤,我如果不招待趙爺,是不是有點待客不周?”
  “如果紅爺把我當客人,那我真是欣慰啊,只是這次有些正事要忙,所以并沒想打擾紅爺,等到下次再來德陽,就算紅爺不招呼,我都會主動找紅爺”趙出息底氣十足的說道,這明顯是回應譚鴻儒的挑釁。
  譚鴻儒怎能聽不出趙出息話里的意思,玩味道“看來趙爺以后是我們德陽的常客啊,只是德陽不是別的地方,有些危險,希望趙爺小心點為上,如果有什么能幫忙的,可以直接給我打招呼”
  譚鴻儒這明顯是在威脅趙出息了,趙出息可不會被嚇的退縮,直言不諱道“那就不必了,因為我以前還沒去自貢和瀘州的時候,有人給我也說過,自貢瀘州很危險,不過現在呢?”
  最后的話,趙出息已經沒有多說,譚鴻儒聽到趙出息這話,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估摸著要不是如此公眾場合,他都已經和趙出息大打出手了。
  氣氛這時候有些尷尬,縱然是路過的人都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譚鴻儒最終還是沒有飆,不怒反笑道“不知道趙爺來德陽,有什么正事要辦?聽說晚上趙爺參加了市政府的晚宴,可惜去的領導不多啊”
  “呵呵呵,我來做正經買賣,至于這些事,沒想到紅爺比我還清楚,嗯,不過呢,我不覺得有什么不對,我想下次我再來的時候,肯定比今天多得多”趙出息放下狠話道。
  譚鴻儒哈哈笑道“是么?那我很期待趙爺下次來啊”
  “那咱們走著瞧吧,不過我倒是知道紅爺自己已經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有心思關心我,希望紅爺能夠順利渡過難關”趙出息顯然已經攤牌了,將譚鴻儒涉事的事情擺到桌面上來。
  果然這次譚鴻儒不笑了,他的威脅算什么,趙出息這才算**裸的威脅,似乎這個時候,譚鴻儒已經露出殺機了。
  “紅爺如果沒什么事,我們就先回房間休息了”這一局,顯然趙出息勝了,趙出息見譚鴻儒沉默不語,哈哈笑道。
  譚鴻儒咬牙道“不知道趙爺有沒有興趣喝兩杯?”
  趙出息才不會冒這樣的險,直接拒絕道“不了,下次來了吧,明天還有正事呢,紅爺,后會有期啊,保重”
  最后兩個字,趙出息咬的特別重,說完也不再看譚鴻儒等人的臉色,帶著自己這幫人揚長而去……
  譚鴻儒雙拳緊握,壓制著自己心中的怒火沒有爆,等到趙出息等人離開后,中元主動說道“殺還是不殺?”
  這話太**裸了,對于中元來說,他不會想太多,作為殺手的他,只關注目標是誰,其他的絕不關心。
  徐守望生怕譚鴻儒沖動,如果真在這里動了趙出息,不管趙出息死還是不死,他們的結局都已經注定了。
  “鴻儒,小不忍則亂大謀,忍一時風平浪靜”徐守望連忙勸解道。
  譚鴻儒整張臉極為陰霍,咬牙切齒恨不得生吃趙出息,最終還是沉聲道“走,回去”
  徐守望終于長舒口氣……
  隔天趙出息德陽之行沒有再出現什么意外,跟市里領導視察了西蜀集團在德陽的生物制藥工廠,然后見了西蜀集團旗下公司的負責人,下午趙出息又前往廣漢,那里也有西蜀集團的工廠。忙完這些,傍晚,趙出息連晚飯都沒有吃,和徐林等人直接回成都。
  回到成都后,趙出息沒有再遲疑,毫不猶豫的聯系柳學仕和林副市長,他見柳學仕自然很簡單,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柳學仕,柳學仕并沒有推辭,讓他明天下午在茶與酒等著,他會去看老爺子。至于林副省長這邊,趙出息通過林國棟的關系也約好了時間,后天晚上他去林家吃晚飯。
  除此之外,趙出息喊馮冠出來吃宵夜,他得弄清楚省廳那邊是誰在配合查綿陽的事,然后再對癥下藥。至于省紀委這邊,趙出息還不敢輕舉妄動,畢竟還不知道柳學仕的意見,也沒見到林副省長。
  這次,趙出息擺明了要全面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