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803 和解下

第八百一十四章守株待兔……
  現在看起來風平浪靜,其實隱藏在水面下的是暗流涌動,有些事情是趙出息和譚鴻儒自己都不能左右的,他們能做的只是順勢而為和防患于未然,畢竟事情已經超脫他們所在的層次,就像胡雨嘉提醒趙出息那樣,對于你不能掌控的事情,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代價才能取得應有的回報。
  所以,趙出息并沒有盲目的去找柳學仕和林副省長,這兩位已經是封疆大吏了,柳學仕有可能走的更遠,所以他們不會為了某些事情而得不償失。
  趙出息在綿陽待了兩天時間,雖然沒有私下里接觸市政領導,但是在多個場合還是和幾位執政者有所交談,特別是和市政府一把手有過短暫的交談,這位是異地任職,并不是綿陽本地人,所以他和綿陽地方勢力并沒有多大的牽扯,他只需在這里待幾年,攢夠足夠的政績就會離開,所以雙方保持著應有的默契,這是大多數異地任職官員的共性,他們只求穩定而不求急功近利。不像副市長里,一半都是從本地一步步爬起來的,跟錯更復雜的地方勢力有著說不清楚的關系,就像那位已經落馬的錢如申。
  趙出息看似不經意的詢問最近綿陽的事,從那位話里的意思可以聽出來,他不希望事情鬧得太大,這對于他來說不是什么好事,這會讓人懷疑他的能力,對他日后有所影響。可是如果事態進一步發展下去,也有可能由不了他,或許他會借著這股力,打壓地方勢力。
  至于外來的領導,有些事不關己的意思,不覺得會牽扯到自己,特別是省里下來的,但是本地上來的,就很明確自己的意思,告訴趙出息很多都是謠言,事情已經結束了。
  趙出息知道這綿陽的水還不是一般的深,自己想在這里折騰真有些難,晚上和某位跟胡家走的比較近,也是去年剛到綿陽的常委吃了晚飯,有些事情趙出息了解的更清楚了。
  回到酒店已經很晚了,張超不勝酒力已經休息去了,趙出息和徐林坐在房間里商量事情,徐林沉聲道“西蜀集團想在綿陽擴張,應該不會有多大的阻力,但想要跟市政府那邊打好關系,一時半會是不會有所進展,下面那些頭頭腦腦都是本地官員,任何地方本地官員都會比較排外,譚鴻儒在那里根基不淺”
  “我也沒想著有什么收獲,就是來看看具體什么情況,估摸著譚鴻儒也已經知道我在綿陽,想來也都打過招呼了”趙出息表情很是嚴肅的說道,果然在這里沒有勢力很難辦事,不像其他地方,至少能打開口子。
  徐林詢問道“那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不可能耗在這里吧,或許這次并不是什么好機會”
  “是不是機會還不知道,明天我們去德陽,到時候跟德陽那邊接觸再說說”趙出息大腦飛速旋轉著,德陽可是譚鴻儒的大本營,不知道自己去德陽,譚鴻儒會如何對自己,記得上次,可差點就回不來了。
  徐林指著趙出息笑道“那咱就龍潭虎穴走一趟”
  隔天早上,趙出息和徐林等人出發,綿陽到德陽僅需不到一個小時路程,所以趙出息這會已經在德陽的大街上吃著午飯,周易和馬成才如履薄冰,畢竟這是譚鴻儒的大本營,保不準氣急敗壞的譚鴻儒就會做出什么報復性的事情,誰讓趙出息前面在川南讓他顏面盡失。
  這家餐館位于珠江東路,離他們住的太平洋國際飯店很近,聽說譚鴻儒和五爺時常住在這家酒店,更是這里的常客,趙出息不知道能不能偶遇到,餐館做的都是德陽地方特色菜,比如廣漢纏絲兔、羅江豆雞,趙出息喜歡每到地方都嘗嘗特色,問了酒店的工作人員才過來的,看來那位工作人員也是吃貨。
  “擔心什么,雖然說這是德陽,但大白天的譚鴻儒還能把我怎么地,他要敢動我,最終的結果是兩敗俱傷,沒事,吃飯就是了”趙出息瞅見馬成才小心翼翼的樣子,沒好氣的說道。
  張超也有些擔心,難得跟趙出息出來次,還得怕出意外,這差事真不簡單,搖搖頭道“已經約好見德陽市政領導,兩點見市委領導,四點見市政府領導,晚飯是市政府安排,誰會參加沒有確定”
  “有人肯定會避嫌不參加,由此你就能看出誰和譚鴻儒走得近,誰跟譚鴻儒沒有多少關系,這何嘗也不是一個辦法”徐林思維很發散,將壞事總能想成好事,這些人看似忌諱譚鴻儒,然后不給趙出息面子,其實也是幫了趙出息。
  趙出息樂呵道“老徐說的事,我們這次來,除過談些正事,更多的只是來試試水,沒想過會有多大的收獲,大家就當出來散心吧”
  “這廣漢纏絲兔不錯,大家都嘗嘗”徐林笑瞇瞇的說道,然后小聲道“似乎外面有人盯著我們”
  趙出息夾著菜,不動聲色的用余光打量外面,真有人暗地里盯著他們,趙出息搖搖頭道“沒事,吃飯就是了,他們不敢亂來”
  外面自然是譚鴻儒的人,從得知趙出息去綿陽后,他們就時刻盯著趙出息,趙出息到德陽,那就更不用說了,譚鴻儒得知趙出息道綿陽后,就已經從成都回到德陽,本以為趙出息去完綿陽就會回成都的,倒是沒想到趙出息還真敢來德陽。
  吃完午飯以后,趙出息幾個人回酒店休息,準備下午跟德陽市政領導會面……
  這兩天不僅譚鴻儒在德陽,屈文德也回到了德陽,既然譚鴻儒都已經牽扯進這次的事,作為在德綿兩市有不少生意的屈家,自然也牽扯進去了,所以屈文德只得回來處理些事情。
  至于趙出息的動靜,他一直都在關注著,以他對趙出息的了解,清楚趙出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所以得知趙出息前往綿陽的消息,也并不意外,但趙出息從綿陽又到德陽,不禁讓屈文德有些佩服,敢入虎穴啊,有魄力。
  終于不再整日待在老宅里,五爺最近的心情還不錯,每天都在德陽市區轉悠的,見見那些跟自己認識多年的老家伙們,喝喝茶敘敘舊,卻不怎么聊別的事情,五爺知道自己已經行就將木,能再活幾年幾天得看老天爺意思,所以啊,這些老朋友見一面是少一面。
  傍晚跟兩個老家伙在外面吃完飯喝完茶,五爺坐車回老宅,因為都有晚輩在,所以屈文德也陪著,畢竟屈文德在這個圈子也待了好多年了。
  “父親,趙出息現在就在德陽,估計此刻正跟市里領導應酬”回去的路上,屈文德終于開口說道,剛剛因為忌諱外人在,沒敢提這茬,開車的是姚木仁,所以屈文德沒什么擔心的。
  五爺半瞇著的眼睛睜開,意外道“什么時候來的,德陽他都敢來,這年輕人膽子不小啊”
  “前兩天去了綿陽,今天中午到德陽,我看他別有意圖啊,估計想趁著這次的事情,打壓譚鴻儒”屈文德很明白,所以很是直白的說道。
  五爺摩挲著手上的玉扳指,這塊玉扳指是他年輕時候從一個盜墓賊手里買的,聽說出自于漢室王公的墓,不管是誰曾經戴過,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塊玉扳指給他帶來了好運,從此他的人生發生變化,扶搖直上九萬里,直到今天這地位。
  “這次的事情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他自然可以無所顧忌的針對譚鴻儒,但你得清楚,我們的根基也在德綿兩市,很有可能會誤傷到我們,畢竟錯綜復雜的關系,不是誰都能搞清楚的”五爺提醒道,以防屈文德太過高興,忘記這點。
  屈文德怎能不明白意思,沉聲道“那父親的意思是,讓我找趙出息聊聊,別在這件事上大做文章”
  “你先去見見他,看看他想干什么,弄清楚他的意思”五爺低聲說道,蒼老的聲音實在讓人覺得這位風燭殘年的老人,隨時都有可能倒下。
  屈文德點點頭道“嗯,等他回到成都以后,我再找機會見他,現在他在德陽,譚鴻儒肯定派人盯著他們”
  “對了,父親,趙出息和司徒南的人手已經開始進入下面的郊縣了,不過現在還沒什么大的動靜,我們該怎么做?”屈文德差點忘記這件事,連忙說道,他大多事情都得找老爺子商量,畢竟老爺子更有經驗。
  老爺子搖搖頭道“由著他們折騰,先不管這些事,最近你盯著綿陽,別讓渾水趟在我們身上,我不想一把年紀了,還要為你們奔波”
  “放心吧,父親,我想譚鴻儒比我們還著急,徐守望沒少往綿陽成都跑”屈文德不以為然的說道,似乎并不覺得他們會有多大問題,只是笑看譚鴻儒折騰。
  老爺子沒好氣的說道“你最好盯著”
  “是是是,我知道”屈文德隨口敷衍道。
  上水山莊里,外面的天已經徹底黑了,譚鴻儒在外面乘涼,徐守望還沒有回來,該打的招呼都已經打過,該聯系的都已經聯系過,譚鴻儒倒想看看趙出息能折騰出什么。
  九點多,徐守望終于回來了,譚鴻儒見到他后著急問道“怎么樣,什么情況?”
  “跟我們想的差不多,他這次肯定吃癟了,白天他倒是見到不少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但是晚上市里的晚宴,只有三位副市長參加,其他都有事推脫了”徐守望低聲說道。
  譚鴻儒十分滿意道“看來大家還是很給我譚鴻儒面子的,畢竟我們都認識這么多年了,他趙出息想在德陽翻云覆雨,也得有這個本事”
  “這次他應該明白了,這招是不可行的”徐守望難得心情不錯道。
  譚鴻儒饒有興趣道“他住在哪里?”
  “太平洋國際飯店”徐守望回道。
  譚鴻儒冷笑道“走,我們去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