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802 和解上


  趙出息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是難得的機會,必須靠著這次的機會將譚鴻儒拉下馬,只有面對這樣的壓力,譚鴻儒才沒有多大的勝算,如果真跟譚鴻儒正面交鋒,想要進入綿陽和德陽,那真是難上加難。況且趙出息已經不想再跟譚鴻儒糾纏下去浪費時間,他希望把重心放在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身上,只有這樣他才不會有一天像李公權和簡姨那樣踉蹌入獄。
  趙出息的話讓胡雨嘉不禁有些震驚,誰讓趙出息沒有遮掩,說的如此直白,胡雨嘉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很嚴肅的盯著趙出息道“這個時候,你不覺得很冒險么,譚鴻儒在綿陽和德陽有很強勢的地方勢力保護,你想拉他下馬,知道要付出什么代價么,何況你作為一個本就走在灰色邊緣的商人,左右這樣的事情,不怕引火上身,不被被別人拿住把柄?”
  趙出息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如實說道“他的存在對我本就是威脅,綿陽和德陽現在經濟發展的那么好,西蜀集團想要進軍那里,譚鴻儒是最大的阻礙,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必須迅速解決譚鴻儒”
  “拉下譚鴻儒,就等于要拉下很多人,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你太幼稚了,這不僅僅是譚鴻儒的問題,而是你要觸碰整個綿陽和德陽的官場,省里綿陽和德陽系的官員會由著這件事發展下去?牽一發而動全身,你想過沒有?”胡雨嘉這已經是在警告趙出息了,他把很多事情想的簡單了,他根本不知道有人動綿陽是為什么,這不僅僅是貪污**這么簡單的問題,而是利益的重新洗牌。
  趙出息早已考慮過這個問題,沉聲道“既然綿陽出事了,那就說明有人要動綿陽,我可是順水推舟幫他一把,我想要的只是譚鴻儒落馬,并不是其他人出事,我會掌握分寸,不會讓事態擴大”
  “你怎么掌控,這事是你能掌控的?”胡雨嘉覺得趙出息有些盲目自大了,他還能比政府厲害,這是自負。
  趙出息沒有退避,直白道“只要調查方向向譚鴻儒這邊傾斜一點,只要有人施壓,我就有辦法讓他出事”
  “你有什么辦法?”胡雨嘉自然不相信趙出息的話,如果是小事,他可以由著趙出息亂來,但這種事情,他不能讓趙出息胡來,到時候引火燒身,那就得不償失了。
  趙出息只好亮出底牌道“我和屈家兩個月前已經達成合作,目標就是譚鴻儒,我能在自貢和瀘州讓譚鴻儒吃虧,就是屈家暗中幫忙,屈家手里掌握著很多上不了臺面的東西,只需要他們配合調查,到時候譚鴻儒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了身”
  “屈家和你合作?屈家不是跟譚鴻儒是一家么?”不怎么關心這些事情的胡雨嘉被搞糊涂了,屈家反水譚鴻儒,這可不簡單。
  趙出息搖頭道“他們早就撕破臉皮了”
  “其實你現在的實力已經足夠強大了,就算是簡影和李公權在的時候,也沒你發展的這么龐大,任何事情都會物極必反,太過高調容易引來禍端,水至清則無魚啊,水渾了才容易生存,你不怕你日后也出事,所以說,你和譚鴻儒和平相處,也不失為一個辦法”胡雨嘉退一步如此說道,不過按趙出息所說的,如果屈家作為內應反水譚鴻儒,要真查到譚鴻儒那里,就真有可能將其拉下馬,只是到時候怎么控制范圍,這是個難題。
  趙出息堅定不移道“我跟譚鴻儒不可能共處,他對我來說是不小的威脅,只有他消失了,我才能放心,到時候我就會放下那邊的事務,將重心放在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何況綿陽和德陽現在是經濟重鎮,這么大的蛋糕,吃不下去,怎能甘心?”
  這事已經不是胡雨嘉能夠做主了,胡雨嘉搖搖頭道“這事我幫不了你,也不能幫你拿主意,更沒有那個能量,你要真想利用這件事打擊譚鴻儒,只有親自找柳學仕談,你不是跟林副省長關系比較近,這件事他比較清楚點”
  胡雨嘉嘴上雖然沒說幫趙出息,可已經給趙出息說明情況了,趙出息再傻都明白,顯然這件事背后有林副省長的緣故。
  趙出息并沒有著急著找柳學仕或者林副省長,這兩位可都是真正的大佬,他得先去綿陽和德陽試試水,所以趙出息從凱賓斯基離開后,就直接回到西蜀大廈,宋青瓷安排明天前往綿陽和德陽的行程,由徐林以及張超親自陪同。
  同時,芙蓉和王勝河已經到了川北,開始和孔林一起滲透德陽和綿陽下面的市縣,司徒南那邊也開始行動了,趙出息更是有意讓人把譚鴻儒涉事的消息傳出去,這樣更能給整個德陽和綿陽形勢造成壓力。
  忙完這些回到六號別墅又是深夜,趙出息略顯疲憊,成敗似乎在此一舉,成了,譚鴻儒這次就真栽了,不成,那只能再另想辦法,等待時機。
  “怎么又這么晚回來,你最近都沒怎么陪我散步了”趙出息剛上三樓,躺在沙發上的齊思就有些不滿的說道。
  趙出息止步一看,乖乖,自家媳婦什么時候長發剪成了齊肩的短發,有些驚訝道“怎么把頭發剪了?”
  “怎么,短發不好看么?我知道你喜歡長發的美女”齊思一臉幽怨的嘟囔道。
  趙出息走過去呵呵笑道“都是我媳婦了,長發短發,還不都一樣,什么時候剪的?”
  “今天剛剪的,她們說長發會影響寶寶的營養攝入,而且打理起來也不方便,每次洗完頭發都得好長時間才能吹干,索性就剪了”齊思靠在趙出息身邊輕聲說道,以前她就想試試短發,這次正好趁著這機會剪了。
  “不管是長發還是短發,都得看臉,我覺得我媳婦短發也漂亮”趙出息拍著齊思的馬屁說道,不過這也是實話,短發的齊思有種另類的美感,和長發倒是兩種不同的感覺。
  齊思這才滿意道“這還不錯,挺會說話的,放心吧,等到寶寶出生以后,我再留回長發就是了”
  “轉眼間時間已經過去大半,再過五個月,就要和小家伙見面了,說實話還挺緊張的,不知不覺就要當爹了,感覺還沒做好準備”趙出息略顯感慨道,每次想到自己要當爹了,他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齊思摩挲著趙出息的拉渣胡子笑道“人生哪有那么多準備啊,什么都讓你準備好了,這還是人生么,就像我遇見你一樣,我還沒準備好,你就突然出現在我的世界了”
  “唉,不管是你,還是我們未來的孩子,我會盡全力,讓你們這輩子快快樂樂、平平安安”趙出息很有勁頭的說道,這是一個男人肩膀上的責任,不管自己在外面經歷多少,在家人面前都要泰山不倒。
  齊思仰起頭抿嘴淺笑道“我相信你”
  說完,便不由自主的吻住趙出息,兩人盡情的吻了起來……
  幸福總是那么短暫,更多的時候還是要問生活奔波,只有這樣才能守住那份幸福,人生么就是這樣,所以趙出息第二天就開始勞累奔波起來,帶著徐林和張超動身去了綿陽,這次他們打算跟綿陽市政府進行一些頗有深度的合作。
  趙出息前往綿陽這個消息不脛而走,或許是趙出息有意要讓譚鴻儒知道,所以當徐守望得到這個消息后,第一時間找到了譚鴻儒,他們不能由著趙出息趁火打劫。
  “你說趙出息去了綿陽?”譚鴻儒聽到這個消息后,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了來,有些震驚道。
  徐守望沉聲說道“今天中午到了綿陽,帶著西蜀集團總裁徐林和副總裁張超,據說要和綿陽市政府的主要領導見面,洽談一些合作和項目”
  “我看他合作是假,趁人之危是真”譚鴻儒惱怒道,最近他為這件事沒少跑前跑后,目前來說結果還算滿意,該敲打的該打點的他都已經做了,應該不會將矛頭轉到他這邊。
  徐守望繼續道“要說趁人之危,趙出息和司徒南現在開始從廣元和遂寧兩個方向滲透,已經在中江、三臺、鹽亭、江油那邊開始接觸”
  “步步緊逼,欺人太甚,告訴下面,只要他們敢進德綿兩市,就讓他們付出代價,回頭你跟那幾個地方的縣局領導打招呼,讓他們嘗點苦頭,德綿兩市我們經營了這么多年,還能讓他們欺負到我們頭上不成?”譚鴻儒十分強勢的吩咐道。
  徐守望搖搖頭道“這個你放心,他們在德綿兩市沒有任何勢力,想要進入這里,都是靠外部勢力主導,德綿兩市的頭頭腦腦都跟我們熟悉,一時半會他們根本不能弄不出什么動靜,現如今關鍵的是,這次的風波不能牽扯到我們,該犧牲的犧牲,該封口的封口,錢如申別咬到我們,還有趙出息在綿陽的動作我們得盯緊,你回頭也去市里走動走動,弄清楚他的意圖”
  “這幾天我差不多弄清楚了,事情應該不會鬧的太大,會控制在一定的范圍內,川內一直在動蕩,總是這樣對誰都不好。整個德綿兩市跟我們有關系的那么多人,真要查到我們頭上,這些人誰也別想溜,所以他們會替我們扛住風波的,至于能咬到我們的,我想我們會讓他們閉嘴,除非他們以后不想在德綿兩市混下去”譚鴻儒陰森森的說道,作為德綿兩市的土皇帝,雖然不能說市里幾套班子全部認識,但總有那么幾個朋友,其余的也好歹算是混熟臉,但是下面那些人,就走的比較近了。
  徐守望放心道“如果這樣,那就好辦了”
  “你先帶著衛晉他們處理底下縣市那些事,別讓趙出息和司徒南的人落腳,趙出息這邊我會盯著”譚鴻儒沉聲說道。
  徐守望點點頭道“我這就去辦”
  等到徐守望走了以后,譚鴻儒堅定道“想要在德綿兩市折騰,你也得有這個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