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801 為誰綻放


  趙出息沒有想到,陰差陽錯的事情,不僅牽扯到了舅舅潘岳剛,更是將譚鴻儒也牽扯進來,還真是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倚。…≦,
  趙出息覺得是機會,那對于譚鴻儒來說,這自然就是危險了,不管是趙出息還是譚鴻儒都清楚,當有些事情牽扯到政府層面的話,他們就要小心翼翼了,因為在那些人眼里,他們最終不過是可有可無的角色,除非背.景通天或者有所依靠。
  趙出息正在一步步的建立自己的保護殼,已經有所成效,而譚鴻儒的那層保護殼,早已在李公權那件事情上毀掉大半,所以譚鴻儒緊張起來了。
  成都武侯區譚鴻儒宅子里,能在這鬧市區里弄這么一個幽靜的地方,本就說明譚鴻儒的不簡單,這種鬧中取靜的地方,也就北京那些四合院能夠相提并論,譚鴻儒當年可沒少花大價錢,如果是今天肯定拿不下,誰讓這一切都是為那個女人所建的,江山和美人,向來都是梟雄和英雄的選擇題。
  此刻譚鴻儒在院子里焦急的走動著,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讓他如此慌張,就算是跟五爺撕破臉皮,被趙出息和司徒南步步緊逼,譚鴻儒也沒有像今天這么慌張過,因為他知道這種事對自己的威脅,如果不能處理好,極有可能在這里翻船。
  很快,徐守望和左福并肩走進院子里,譚鴻儒快步走上來道“怎么樣,外面什么風聲?”
  “這次牽扯的事情不小,綿陽那邊是重災區,德陽現在還沒有受到什么影響,綿陽官場不少官員和富商都已經在配合調查,特別是跟錢副市長走的近的那些,我們和錢副市長的關系眾人皆知,所以很有可能查到我們頭上,那些富商和官員跟我們之間關系密切,保不準為求自保會讓我們越陷越深”徐守望和左福連日一直在外面追查這件事情,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畢竟之前沒有任何風聲。
  譚鴻儒氣急敗壞的說道“這個錢如申,我就知道他早晚要出事,現在整這么大的事出來,連我們都要被拉下水,草特么的”
  “鴻儒,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是我們想想如何作出補救,別到時候真引火燒身了”左福經歷過這種事,所以提醒道,這種事一旦越差越深,就會牽扯到很多人,這年頭有多少人的屁股是干凈的?
  譚鴻儒想到自己跟趙出息和司徒南的恩怨,皺眉道“會不會是趙出息那邊在針對我們,他在上層的關系,是我們無法比擬的”
  “我聽說趙出息老婆的舅舅潘岳剛也牽扯進去了,只不過現在潘岳剛在香港,估計短時間內不會回來,現在他的公司也在配合調查,昨天專案組進駐了他們公司,帶走了幾個管理人員”徐守望解釋道,他自然要關注趙出息那邊。
  譚鴻儒低聲道“那看來這件事跟趙出息沒有關系,完全是錢如申他們自己釀成的苦果”
  “綿陽和德陽這幾年經濟發展迅猛,搶了成都的風頭,以前可是成都一家獨大,經濟發展迅猛必然會產生很多權錢交易和官員**,這你我都知道,所以很有可能是高層的斗爭,跟我們沒有多大關系,但是如果我們不能把伸向我們的矛頭斬斷,到時候極有可能成為犧牲品”徐守望繼續說道,這是個危險的信號,前車之鑒太多了,李叔和簡姨都是活生生的例子,縱然手眼通天,到最后還不是踉蹌入獄。
  譚鴻儒明白徐守望的意思,咬牙說道“老徐,你和左哥這段時間放下所有事情,給我把這件事情盯緊了,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要向我混報,我也會隨時跟綿陽和德陽這邊上層保持聯系,不能讓我們下水,如果一旦出事,這對我們將是毀滅性的打擊,樹倒猢猻散,墻倒眾人推,趙出息他們可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我們這就去辦”左福和徐守望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說道。
  周三下午,心懷鬼胎的趙出息跑到凱賓斯基請干媽胡雨嘉喝下午茶,至于想干什么,他心里明白的很,胡雨嘉倒是沒想那么多,難得兒子這么孝順,欣然從川府大廈過來,這里算是她經常來的地方,畢竟只隔著一條馬路,何況凱賓斯基的下午茶也確實不錯。
  點好咖啡和甜點以后,胡雨嘉似笑非笑的盯著趙出息道“今天怎么這么閑,還有心思請我喝下午茶,我看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
  “媽。你這話說的就傷我的心了,好歹我也得盡盡孝道,省的別人嚼我的舌根,說我做兒子的不懂事”趙出息嬉皮笑臉道,想當初他見到干媽胡雨嘉的時候,可謂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畢竟那個時候的自己和胡雨嘉比起來,差著好幾個層面。
  胡雨嘉喝著咖啡笑道“你覺得你這話我信么?我還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得,看來我在您心里就是這樣子,我這做兒子的太失敗了,回頭我得好好表現表現”趙出息呵呵笑道,知道干媽這是在開玩笑。
  安安靜靜的露天咖啡廳,外面是高樓林立的cbd,胡雨嘉心情似乎不錯,笑道“聽說你過段時間要去香港,跟九龍倉和太古地產還有項目要談?”
  “肯定是老徐告訴你的,西蜀集團已經全面進軍西安,目前正在洽談收購西安南門長安國際廣場項目,但是缺比較有影響力的項目,我覺得九龍倉在各地的ifs項目很成功,西蜀集團打算跟九龍倉合作,將ifs模式復制在西安。跟太古地產合作也是同理,西蜀集團看中西安正中心鐘樓邊一塊地,想要和太古地產共同開發太古匯,這次主要是去談這兩個項目”趙出息詳細解釋道,他對于西蜀集團全面進軍西安志在必得,但想要在西安形成影響力,就必須折騰出水花。
  胡雨嘉不禁皺眉道“看來你這進軍西安的動作不小啊,ifs和太古匯都是具有影響力的高端項目,西安正是缺少這種有代表性的高端項目,你倒是投其所好,看來別有用心啊”
  胡雨嘉說的不錯,他研究過西安的高端百貨或者物業項目,恰恰缺少此類具有國際氣息的項目,作為新絲路的起點以及西部大開發的橋頭堡,這個時候進軍西安似乎是不錯的選擇,想來政府層面對于這種項目,肯定迫不及待的歡迎,所以趙出息的策略很正確。
  “不做就不做,要做就不能道,對于西安,他可是憋著股怨氣的。
  但是胡雨嘉擔心的是西蜀集團有沒有那么多資金去開發現如今這么多項目,所以問道“ifs和太古匯項目,加上你要收購那家長安國際廣場,這些資金加起來可不是小數目啊,西蜀集團的資金鏈?”
  “這個肯定是問題,但問題并不大,我們在銀行有高額的授信,也會爭取陜西幾家銀行的貸款,同時將在國內市場和香港發行長期公司債,加上一些項目的資產和收益證券化籌措的資金已經足夠,何況在西安本地我們也會尋找合作方共同開發”趙出息詳細解釋道,這點徐林比他考慮的周到。
  “如此甚好,幸虧有徐林這位資本高手,不然讓你自己去做,無從下手啊”胡雨嘉默默點頭說道,徐林的本事確實不小。
  趙出息呵呵笑起來,話鋒一轉道“媽,其實今天約你來,是想問件事情”
  “看吧,我說你來肯定有事,藏不住了吧”胡雨嘉沒好氣的說道,趙出息什么性格,她還不知道。
  “好吧,我輸了,您是火眼金睛”趙出息趕緊求饒道。
  胡雨嘉吃著水果問道“說吧,想問什么事?”
  趙出息往胡雨嘉身邊靠了靠,壓低聲音說道“干媽,綿陽錢副市長以及省國土資源廳等人這次的事情,省里什么意見,聽說牽扯到不少人?”
  “原來是這件事,我還以為你問什么事,潘岳剛不是已經被你弄到香港,但他不是主要人物,沒有什么份量”胡雨嘉笑了笑說道。
  趙出息笑著搖搖頭道“我問的不是舅舅的事,他那件事我已經處理的差不多,只要找到那位跑路的主,剩下的事情都好辦,應該不會出什么事,我已經找那兩位咬他的主談過,用了些非常手段,不然后果自負”
  “你可別亂來,這事現在省里關注著,由于是窩案,牽扯不少人,你別引火燒身”胡雨嘉善意的警告道,本來她以為很簡單的事情,現在看來也沒那么簡單,好像是有所針對。
  趙出息給胡雨嘉寬心道“嘿嘿,我不會亂來,只是聽說好像牽扯到了譚鴻儒,不知道有多深?”
  趙出息說出這句話后,胡雨嘉立刻明白趙出息這次來的目的了,不悅道“我看這才是你的目的吧”
  趙出息沒有否認道“有些事情我肯定得關心,畢竟我跟他鬧的不可開交,他要出事,我巴不得,他就算沒出事,我都想給他整點事出來”
  “你想說什么?”胡雨嘉知道趙出息和譚鴻儒那些事,一直都是睜只眼閉只眼。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能不能靠著這件事,把他拉下馬?”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