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80 無奈無助


  第七十六章難言之隱
  平淡如水的生活對于趙出息來說不算太過愜意,蘇西洛有意培養他,大多數只有高層才能參加的會都會讓趙出息旁聽,很多事情會讓趙出息自己琢磨琢磨,聽聽他的見解和想法,隨后指點趙出息不明白的地方。同時讓秦焉給趙出息買了很多管理方面的書,沒什么事的時候便讓秦焉帶著他去工地,南門國際公館工地那算是趙出息的大本營,有吳建國和黃河手把手傳授經驗,趙出息對于公司和工地的頭頭道道都已經摸的八九不離十。
  趙出息不是爛泥扶不上墻的那種阿斗,有人給他拋出橄欖枝,他肯定會用十二分的努力奮斗成一顆參天大樹,沒人給他機會,他也會開出一朵狗尾巴花。
  和伊伊,趙出息已經有段時間沒聯系,電話中的伊伊讓趙出息覺得很壓抑,生怕這妞會出什么幺蛾子,趙出息馬不停蹄的殺奔陜師大,在陜師大的圖書館找到伊伊,伊伊一臉疲憊,頭發凌亂臉色發黃,眼袋凹凸,眼圈極黑。
  趙出息大吃一驚,皺眉問道“伊伊,你這是怎么回事?”
  伊伊淡淡一笑,搖搖頭,并不想讓趙出息擔憂,回道“沒事,這段時間晚上都在醫院陪床,我媽累倒了,只能我頂上”
  “叔叔的病惡化了?”趙出息臉色沉重道。
  伊伊微微低頭,眼睛有些紅,輕聲道“醫生說,情況不容樂觀”
  趙出息一直說找機會去醫院看伊伊她爸,奈何一直沒機會,聽到這話,有些無奈,生活的壓力已經壓彎伊伊本就柔弱的身子,現在她爸的病又惡化,伊伊的心情,趙出息能體會到。
  “還有錢么?”趙出息知道伊伊肯定缺錢,他來的時候比較急,先從韓三強那里拿了兩千。
  伊伊不知道如何開口,趙出息不客氣,知道伊伊在這些事情上放不開覺得不好意思,直接將錢拿出來放在伊伊的手上,笑道“我借你的,先拿著用,如果不夠,再給我說”
  “出息……”伊伊紅著眼睛,不知道說些什么,長這么大,除過父母,沒有人像趙出息對她這么好,女人都比較感性,何況是伊伊這種沒心機純潔的像張白紙的傻妞。
  趙出息拍拍她的手道“伊伊,生活再艱難,我們一定會熬過去,風雨過后或許看不見彩虹,可肯定會看見陽光。誰還沒有艱難的時候,我能幫你的僅此而已,真正的困難和挫折還得你自己,照顧好爸爸媽媽,一切總歸會過去”
  “出息,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伊伊小聲啜泣道。
  趙出息輕笑道“伊伊,你還記得下雪那天晚上么,你是第一個聽趙出息講故事的傻妞,一個在祁連山混吃等死二十四年的農民”
  伊伊泣不成聲,周圍的同學們都轉頭盯著她,不少人都認識伊伊,還以為趙出息對伊伊做過什么,一臉憤怒,躍躍欲試,趙出息不理會他們,摸著伊伊的頭發,安慰著她。
  良久,伊伊終于平靜,擦掉眼淚,自嘲道”出息,你知道么,在你來之前,我的對面坐著一個追我的學長,他是個富二代,他說只要我做她女朋友,我就可以不用活的這么累,我很猶豫,真的很猶豫,我很需要錢,我爸爸住院需要錢,我媽媽已經累到,我想讓他們都好好的”
  為人子女,誰不希望父母平安幸福,這是現實,百善孝為先。
  “你答應了?”趙出息低聲問道,他不憤怒,更不生氣,這操蛋的社會……
  伊伊淡淡一笑,使勁搖頭道“不會,伊伊永遠都是聽趙出息講故事的那個伊伊,伊伊不會為錢出賣自己的感情,你放心”
  趙出息略顯安慰,這才是他第一次見面,那個有些害羞有些冷淡的伊伊……
  可趙出息似乎忘記,伊伊很缺錢。
  伊伊笑的很甜,眼神中卻閃過一絲固執,雙手緊握,悄然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定,一個讓她告別過去的決定……
  接下來的幾天,趙出息每天會給伊伊打個電話,詢問她爸的情況,周末的時候,趙出息終于抽出時間,帶著二胖來到省人民醫院,之所以帶二胖,是因為他知道二胖對中醫略有了解,之前老太太住院和他受傷,二胖都開過中藥方子,效果不錯。
  病房里,伊伊的媽媽不在,只有伊伊和她爸,伊伊的爸爸是個皮膚黝黑普普通通的男人,生活的艱辛讓這個男人滿臉皺紋,病痛的折磨又讓他生不如死,整個人虛弱不堪,瞅見趙出息和二胖進來,連忙讓伊伊扶著他起來,趙出息快步向前扶住他,并沒讓他起身。趙出息在醫院沒待多久,生怕打擾伊伊她爸休息,二胖從頭到尾將伊伊她爸打量一番,又認真的把脈,臉色很沉重,不過并沒說什么,伊伊在她爸爸面前也沒敢問。
  離開病房,伊伊將趙出息和二胖一直送到醫院門口,一路上伊伊都不怎么說話,趙出息問什么她回什么,低著頭根本不敢看趙出息,趙出息很疑惑,從她見到伊伊開始,伊伊的眼神就一直在躲躲閃閃,趙出息以為她太累了,現在卻不得不多想。
  “伊伊,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趙出息苦笑道。
  伊伊微微點頭道“嗯,我知道”
  趙出息不禁搖頭,或許伊伊有心事,又不能給他說。趙出息和二胖轉身離開,伊伊瞅著趙出息的背影,突然大聲喊道“趙出息”
  趙出息猛的轉頭,皺眉盯著伊伊。
  “你會一直對我好么,不管我是什么樣子?”伊伊緊握雙手,有些聲嘶力竭道。
  趙出息心頭一緊,心中愈發的擔憂,可還是說道“會,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會對你好”
  伊伊重重點頭,嘿嘿傻笑,隨即轉身,那一刻,她淚流滿面。
  周一繼續上班,蜀都集團和陜北那位煤老板的項目正式啟動,畢竟前期的關系處理的不錯,程序走的很快。趙出息陪著蘇西洛跑來跑去,大多時候是和政府部門打交道,見慣各色人物,大多尸位素餐表里不一貪得無厭,人性在官場展露無疑,不過也有些真正想做事的人,這些人大多年輕。
  讓趙出息有些感慨的是,當你和和蘇西洛真正接觸后,你才能切身實際感受到蘇西洛的魅力,她強勢起來有些不可理喻,讓那些政府部門大佬頗為頭疼,卻又占著死理,讓你無可奈何。分寸把握的令人發指,不會把你逼瘋,也不會讓你好過。
  下午六點剛過,開了整整一天會的趙出息終于有片刻的放松,躲在樓道里吞云吐霧,徐林緊跟出來,笑道“這樣的生活適應么?”
  這段時間徐林沒在西安,被他老板安排去了趟新疆,那邊的項目出了點問題,今天剛回來便開會,有徐林把關那位煤老板才放心。趙出息狠狠吸口煙道“比想象中有些艱難,很多東西聽不懂”
  徐林低聲道“有些東西其實你完全沒必要接觸,蘇西洛培養你,培養的是種大局觀,這些事情有專業的人才去做,不比事必躬親”
  “多少懂點,至少不會被人坑”這是趙出息的理解,你不知道的東西,往往別人會利用你這種無知,當初剛去祁連縣的時候,便吃過幾次這樣的虧。
  對此徐林多少有些不同意見,人的精力有限,越老越是如此。或許他和趙出息有年齡上的差距,或者他和趙出息的出身以及人生軌跡不一樣,各有各的想法。
  “晚上一起出去?帶你放松放松,松松勁動動骨,按摩按摩”自從和老太太二胖接觸后,徐林便有意和趙出息拉近關系,老太太云里霧里的一些話,讓他很好奇。
  趙出息嘿嘿搖頭道“今天估計沒時間”
  “放心,我請客,不用你小子掏錢”徐林鄙夷道,知道趙出息對于自己很克扣。
  趙出息厚著臉皮道“要讓我掏錢,我肯定不去,我哪有你們這些富人瀟灑,我的錢都得精打細算,吃碗刀削面,還考慮要不要加個雞蛋。不過今天我真有事,碰見一送上門的小山羊,我得想辦法吃掉她”
  徐林眼神曖昧道“另辟山頭了?”
  趙出息很賤的笑著,一副不可說不可說的樣子……
  這送上門的小山羊不是別人,正是要給趙出息一百萬的程子欣,哦,似乎完事還能春宵一夜?這買賣怎么看都劃算,零投入高回報,可世上哪有如此便宜的事?
  東郊浐河大橋下,這里空氣新鮮,有一大片湖面,白色的大橋橫跨在浐河濕地上,很多人結婚都來這拍婚紗照。下班后,趙出息將蘇西洛送回別墅后,便開車直奔這里,程子欣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見到趙出息,一見面便破口大罵道“趙出息,你是不是想被人爆菊,讓老娘等這么長時間,你沒看見老娘快被凍成狗了么?”
  這才剛入夏,程子欣已經是牛仔短褲和黑色緊身背心,性感迷人,雖說白天很熱,奈何這浐灞濕地晚上陰風不斷,自作自受的程子欣被凍的瑟瑟發抖。
  趙出息自認為自己不是什么好東西,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人若犯我,我憑什么給你好臉色,陰森森的回道“似乎這煞筆地方不是我訂的吧?”
  “草泥馬,你讓老娘等了半個小時,你還敢罵我”從小到大程子欣哪被人欺負過,都是她欺負別人,她沒想到趙出息這個窮屌絲居然敢罵她,毫不猶豫的還擊道,更是走到趙出息的面前,瞪著趙出息。
  被人指著鼻子罵,趙出息怒了,想都沒想,揚起胳膊一耳光甩過去,啪的一聲,程子欣的臉上瞬間便形成鮮明的對比,趙出息冷哼道“你爹媽沒教你什么叫禮貌?”
  “你打我?趙出息,我日麻痹,你敢打我,你特么打我,我讓你打”程子欣暴跳如雷,這一巴掌打的她生疼,除過老爹,她長這么大還沒被人打過。如同潑婦一般沖向趙出息,上下其手對著趙出息拳打腳踢。
  別說打他,惹毛趙出息,趙出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來,自從看過伊伊她爸后,趙出息心情便一直很陰霍,總覺得有什么事發生,對伊伊這邊愈發的不放心,可打電話過去,什么事都沒有,為此趙出息還讓韓三強親自去陜師大打聽過,除過那位富二代學長繼續在追伊伊,似乎沒別的事情。
  趙出息一把抓住程子欣的胳膊,甩手又是一巴掌打在另一邊臉上,這一巴掌比起上一巴掌,力氣更大,直接將程子欣打懵,趙出息冷笑道“別人慣著你,勞資可不慣你,信不信勞資把你先奸后殺再奸?”
  說完趙出息用力一拉,便將程子欣拉近懷里,一巴掌拍在程子欣的屁股上,盡情的揉虐,力氣很大,絲毫不管程子欣的感受。
  錦衣玉食的程子欣哪見過這場面,一直都是所有人依著他,就算是徐少卿也不敢太過分,現在出現趙出息這個奇葩,她大腦瞬間死機。沒過一會,居然嗚嗚的哭泣。
  程子欣要再生什么幺蛾子,趙出息有辦法對付,他對付這種潑婦最有經驗,以前在鳳凰村和祁連縣,那些潑婦最怕的便是她,他敢半夜拿把菜刀跑潑婦家里。
  可程子欣這一哭,趙出息著急了,他最見不得女人哭,連忙道“哭個屁,勞資又沒真強奸你”
  “從小到大沒人打過我,趙出息我操你妹,你打我,你打我”程子欣嗚嗚的哭著喊道,趙出息的兩巴掌真把她打疼了。
  還好這晚上浐灞濕地沒幾個人,大家都以為是小情侶鬧別扭,沒怎么管。
  趙出息皺眉道“我打你,還不是你特么罵我,勞資下班就往過趕,城里堵的跟屎一樣,要不是勞資技術好,估計明年八月十五都趕不到,草”
  “那你可以給我說,你為什么打我?”程子欣依舊在糾結趙出息打她,就像是趙出息把她處破了似的。
  趙出息無奈道“你特么不是沒給我解釋的機會么?行了,哭成什么樣子,不就是打你兩巴掌么,不行你還回來,再哭,我就真強奸你”
  程子欣聽到這話抬頭道“真的?”
  趙出息點頭道“騙你有毛用”
  程子欣露出一絲狡黠,很不客氣一腳踹向趙出息,目標居然是趙出息的襠部,這尼瑪怎么可以,真要被踹中,陽痿怎么辦?老趙家以后的香火肯定要斷,趙出息反應神速,連忙倒退,縱然如此這一腳還是踢中趙出息,只是中槍部位換成大腿,趙出息齜牙咧嘴,要知道,程子欣特么的穿的是高跟鞋。
  “操你大爺,你這是要讓勞資斷子絕孫啊”趙出息大罵道。
  “讓你打我,讓你打我”程子欣趾高氣昂道。
  其實沒多痛,趙出息表現的有些夸張,畢竟剛剛腦子一熱,煽了程子欣兩巴掌,趙出息想想都后怕,這要是被她那幫死黨知道了,他肯定只能跑路了。
  “現在你也還了,我們兩清說吧,找我什么事,沒事勞資還趕著去嫖娼”趙出息一臉匪氣的說道。
  程子欣鄙視道“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趙出息淫蕩的盯著程子欣的奶子笑道“行啊,你今晚陪我,我就不去”
  程子欣下意識往后退兩步道“找你真有事,下星期是徐爺爺八十大壽,徐少卿要帶蘇西洛回家,你得幫我想辦法阻止”
  “就這事?”趙出息尷尬道。
  程子欣點點頭道“嗯,就這事”
  “沒了?”
  “沒了”
  “你特么就不會打電話說?你讓勞資開了一個半小時的車”
  “電影里,地下工作不都是這么演的么?”
  “電影?電影你麻痹,程子欣,勞資要強奸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