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第8章何為三無


  第六章誰又懂誰的世界?
  原本毫無懸念是趙出息被揍成豬頭進醫院的結局,瞬間便直流急轉徹底變了方向,十多個天天干重活的本地民工絲毫不能近身,傻子二胖臉上重新戴上憨厚可掬的笑容,只是這次眾人再瞅見這傻笑卻不自覺的打起冷顫。
  松開頭的趙出息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他真想站起來大喊一聲,誰敢說二胖是傻子,你特么全家都是傻子。這就像是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情況下,你卻劍走偏鋒出其不意走狗屎運押對了寶,這種成就感不得不讓趙出息得意忘形。
  笑夠了的趙出息一個鯉魚打挺起身,動作靈活的讓人感覺什么事都沒有,這貨還是剛剛被揍成傻逼的趙出息?不得不說趙出息的抗打擊能力強大,這多虧從小到大的生存環境,和祁連山里的畜牲斗智斗勇,和鳳凰村的刁民們爾虞我詐,在祁連縣里摸滾打爬,造就了趙出息一身的本事。
  要說刁民,趙出息才是個絕對的刁民,在鳳凰村從來都沒見過他吃虧的時候,老和尚和李青衣都說他亦剛易折,祁連縣的這一年趙出息才有所收斂,性子也磨礪了下來。可趙出息進山不吃畜牲的虧,出山自然也不能吃畜牲的虧。落下風了被人群毆,占上風了就得連本帶利的拿回來。
  只見全身沾滿泥土無比狼狽的趙出息再次拉住剛剛趁勢沒少狠揍他的韓三強怒罵道“打呀,怎么不打了?你不是牛逼么,我今天就告訴你,特么的欺負勞資的后果。你放心,我知道你們都是本地人,有家有室,勞資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只要你們玩不死勞資,勞資就玩殘你們,大不了逃命,特么的”
  趙出息嘴上再說,手上的動作可沒停,一記老拳砸進已經鼻青臉腫的韓三強的肚子,韓三強倒吸一口冷氣,疼的面部表情有些猙獰。緊接著一肘子又打在韓三強的胸口,韓三強掙扎著想要逃脫,趙出息追上去飛起一腳揣在他的背后,韓三強被踹飛老遠,窩囊的蜷縮著身子,愣是不敢起來。
  韓三強的死黨們呢?
  一開始還敢有人上,都是揍趙出息占便宜沒吃虧的主,可八風不動站在原地的傻子二胖愣是沒給他們機會,來一個撂翻一個,來一對撂翻一對,沒過一會地上就躺著八九個犧牲品,到最后愣是沒一個敢上,只能看著韓三強被趙出息玩命的狠揍。
  渾然不動站在風波中心的傻子二胖,正如趙出息所說,像只怒目金剛,此時就差大吼一聲,還有誰?
  周圍圍觀的一群人都不敢想象這貨就是他們平時嬉戲笑罵的傻子?剛剛那一幕幕就像是電影里的武打片一樣,從內心深處徹底的震撼住他們,以前欺負過傻子的不禁恐懼,要是傻子記仇找他們麻煩,估計他們一幫人加起來也不是對手。
  圍觀的張大山不禁用四川話罵道“我日你媽喲,格老子的,這也是二傻子?”
  被趙出息揍的連還手都不敢還手的韓三強這時哭爹喊娘邊煽自己耳光邊求饒道“趙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韓三強本就是個普通的小混混,平時仗著人多勢眾也就欺負欺負普通人,今天十多個打一個穩勝的局面變成此刻這種場面,從小到大他混了這么多年還真沒見過,這讓他直接連回頭找人報復的心都沒了,只得苦苦求饒了。
  “真錯了?”趙出息蹲坐在韓三強的面前,一臉不屑的問道。
  韓三強趕緊回道“趙爺,我錯了,真錯了”
  “哪錯了?”趙出息冷哼道。
  “我不該欺負傻子,不是。我不該欺負林爺,我不該打掉他的白饃,我也不該在您面前囂張。以前我有眼無珠,腦子有病,以后我絕對再不干這些事,您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您讓我往西我絕不往東,我就是您和林爺的小弟”小人物就是小人物,沒骨氣,見風使舵,趙出息不保證此刻韓三強求饒是真是假,會不會完事后找人堵他們,可如果他自己要再鬧下去,估摸著連飯碗都沒了,又得找工作,所以趙出息識趣的順著臺階下。
  趙出息從兜里摸了兩根煙,給自己點燃一根,遞給韓三強一根。這都是給別人干活別人攢下的,老村長給的那兩包蘭州送人后,他就沒買過煙。其實趙出息的煙癮不大,主要是他的自制力強大,實在想抽或者心情不好,他才會抽一根解饞。
  打一棒子給個棗,趙出息清楚記得李青衣說的什么叫分寸二字。
  瞇著眼睛趙出息輕笑搖頭到“三強,都是出來掙錢的,沒誰愿意找誰麻煩,做人低調點好,這世上虎人多的是,今天你是栽在我的手里,受點小傷,讓你知道點道理,算是對你好。保不準你哪天栽在別人手里,連命都沒了”
  趙出息說這話的時候頗有老和尚的味道,一股大將之風,俗名王八之氣悠然而出。韓三強這一刻打心底覺得趙出息和傻子就是電視里說的那種隱于市野的高手,比如周星馳的功夫里那幾個隱居在貧民窟的高手。
  趙出息起身拍了拍土罵道“沒事就起來,有事就去醫院。勞資好不容易找份工作,別讓我失業,如果想事后玩真的,還是那句話,我等著”
  韓三強就算是少胳膊少腿的也得趕緊起來,不忘說道“趙爺您放心,老王敢找你事,我弄死丫的”
  韓三強敢說肯定敢做,他弄不過趙出息和傻子兩尊大神,對付老王這種普通的角色還是有分寸的。
  “帶著你的人滾吧,別耽誤上工,媽的那都是錢”趙出息罵罵咧咧的轉頭道。
  韓三強起身望著一幫不爭氣的家伙怒罵道“還看個屁啊,有事的看病,沒事的上工,趙爺都說了別特么和錢過不去”
  說完又對著圍觀的人群吼道“看你麻痹啊,還特么不去上工”
  一眨眼,剛剛還聚集在一起的人群瞬間就一哄而散,而此刻趙出息幾秒前還牛逼查查的氣勢瞬間就蕩然無存,后背幾乎全濕,他剛才這些話都是照貓畫虎學著老和尚和李青衣的氣勢,也就韓三強這種貨色看不出破綻,真要有大本事的人在,一眼就能看出來他是外強中干的紙老虎。避免暴露,趙出息不得不掏出六五式,熟練的把玩著,生怕自己漏了怯。
  帶著狗腿子離開的韓三強臨走時回頭一望,正好看見趙出息玩刀的樣子,再次嚇尿。
  所有人都走了,就只剩下還愣在原地的傻子二胖,還有不知道怎么和二胖搭上話的趙出息。
  就在趙出息苦惱的時候,二胖突然盯著他露出大白牙又傻不啦磯的笑了起來,笑的無比開心,似乎這笑容是趙出息認識他以來他笑的最甜的一次,發自內心的笑,而是不是那種鄙視這個世界的傻笑。
  趙出息一愣,然后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張狂放蕩,于是工地上就產生這么一組畫面,兩個傻子對望著笑的肆無忌憚,笑的旁若無人。
  不少人不禁罵道“兩個瓜皮”
  只有趙出息自己明白,從這一刻起,他算是真的走進傻子二胖的世界了,這世界以后會花開四季還是冰雪漫天,他不知道,但很期待。
  站在奧迪A8L旁邊目睹整個過程的蘇西洛眼神復雜,這到底是一對怎樣奇葩的組合,不禁對趙出息和傻子感興趣。
  蘇西洛的秘書秦焉,一個北大畢業的高材生,雖然沒有蘇西洛獨特高貴冷艷的氣質,卻多了些清純和活潑。
  秦焉喃喃自語道“他真的是傻子么?”
  蘇西洛平靜道“秦焉,知道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真正的意思么?”
  秦焉撅了撅嘴,搖頭不語。
  蘇西洛淺笑道“這世上有很多種人,有些人辛苦鉆營,有些人自娛自樂,而有類人一直冷眼旁觀這個世界,像個過客”
  秦焉似懂非懂,看向傻子二胖的時候,卻異常確定,他絕對不是個傻子,可回頭一想,他要是不是傻子,那得多么強大的內心才能冷眼旁觀這個世界?
  花非花,霧非霧,誰又懂誰的世界?
  風波過去很快,絲毫沒留下后遺癥,工頭老王回來后聽人說過這場實力相差甚遠的鬧劇,可怎么都不信自己工地上這個干著六千的活,只拿九百工資的傻子能一人單挑本地幫,雖然告訴他的人說的有板有眼,雖然他又問了另外幾個民工,雖然結果一樣,可他怎么都不敢信。
  至于韓三強和他那幫狗腿子,大多數都只是受了皮外傷,抹上點紅花油一夜便消腫,無傷大雅,第二天照常上工。韓三強沒敢再找趙出息和傻子二胖的麻煩,底下那幫人沒少煽風點火,覺得這虧不能吃,至少得找回場子,不然以后怎么混。可韓三強不傻啊,到頭來怎么都是他出頭,出了事也得他扛著,那兩位還真不是好惹的主,與其不能當敵人,那就當朋友。
  于是韓三強徹底變了樣,每天拿著好煙好喝的招呼著趙出息和二胖,一口一個趙爺,一口一個林爺,趙出息實在受不了,威逼恐嚇才讓他改叫趙哥和林哥,這尼瑪天天叫爺,不得折壽?
  趙出息和傻子二胖的關系一如既往,并沒有因此有多大的變化,二胖依舊賣力干著六千的活,只拿九百的工資。唯一的變化就是,趙出息有時候問兩句話,二胖會回應幾句,縱然如此,趙出息還是忍不住的興奮。
  一個星期后的某一天,趙出息聽韓三強說這一天是發工資的日子,趙出息從早上就忍不住的激動,因為他知道,發了工資,他就要給她打電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