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795 揮師北上上


  (弱弱求月票)
  這個世界每天都發生著很多我們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現在這個將吉他放在旁邊,將頭深埋在雙膝里痛哭的流浪歌手,他前面不遠處那吉他袋里放著堆紅色的人民幣,有兩張已經被風吹到外面,沒有人理會他,也沒有人關心他,更沒人在意他的故事,只有偶爾經過的路人施舍那么一兩個眼神,更有甚者會罵一句神經病。
  良久,男人哭夠了,擦掉眼淚緩緩起身,他沒有再繼續唱下去,將錢收了起來,將吉他裝進吉他袋里,然后背著吉他離開,只是那眼神不再那么絕望而冷淡,充滿了希望和陽光,或許有一天他會成為有名的歌手,誰也不知道他會發生什么……
  幾分鐘后,這里恢復平靜,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過,生活就是如此……
  時光酒吧里,相/無/錯/比于蘭桂坊和少陵路的夜店,這里的酒吧都要安靜很多,齊思懷孕趙出息本不應該帶她再來這些地方,誰讓孕婦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趙出息只能帶她緩解下生活節奏,兩人已經和時光酒吧的熟人們打過招呼,陳平庸今天不在,聽曹宇說跑到云南旅行了,一周后才能回來。
  看見挺著大肚子充滿母性的齊思,曹宇很是羨慕趙出息,笑呵呵的恭喜著齊思和趙出息,幫他們送來酒水和果盤后就忙自己了,并沒有打擾他們。
  周易和馬成才坐在趙出息對面,齊思緊挨著趙出息,駐唱歌手們唱著歡快而不憂傷的小曲,趙出息喝了兩口酒后笑道“你們是不是很好奇我剛才為什么給那流浪歌手那么多錢?”
  “是有點多了,其實幾百塊錢就夠了”馬成才很實在的說道,他并不像趙出息那么觀察的仔細,對于這些流浪歌手,馬成才沒什么好感,應該說他對特文藝特矯情的人都沒好感,更可能覺得這些是騙子。
  周易對于任何事情都覺得好奇,而齊思只是相信趙出息,覺得趙出息做什么都是對的,更會不顧一切的支持趙出息。
  趙出息輕嘆聲解釋道“我不知道他經歷了什么,讓他的眼神那么絕望又冷淡,好像這個世界把他拋棄了,錢只是小事而已,我也可以不給,我只是想讓他知道,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棄這個世界,年輕人要相信生命中是有奇跡和希望的,沒有什么事情是過不去的”
  趙出息的一席話讓馬成才如夢初醒,這才明白趙出息為什么要這么做,是啊,三千來塊錢對于趙出息來說真不算什么,這才是他的目的。
  周易也不禁向趙出息投來贊賞的眼神,笑瞇瞇的點著頭,齊思的笑容更盛,看向趙出息眼神愈發的溫柔,這個男人她沒有選擇錯。
  趙出息打量著周圍的客人們,繼續說道“就像當初你只不過是華陽鎮的一個小混混,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何方,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出人頭地,但現在呢?也就像我三年前不過是祁連山里的農民,現在卻是他們眼里的趙爺,對于外人來說,這些本就是奇跡”
  “趙哥,看來我跟你要學的還很多”馬成才由衷說道,跟趙出息學做人比學那些手腕更重要。
  趙出息不再說話,低頭笑著跟齊思喃喃細語……
  隔天趙出息下午趙出息去川大,以前還想安安靜靜的上課,可惜事與愿違,要讓他操心的事情很多,想要放權由著別人去做,有時候又要顧忌很多,所以最終還是由不了自己。
  說實話趙出息很喜歡來川大,除過川大有裴卿,更重要的是他在這里能享受青春的氣息,那種年輕人蓬勃的朝氣、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以及對未來的憧憬,那種無憂無慮讓人覺得年輕真特么好,不過夏天這里最大的優勢就是,有那么多漂亮的美女。
  趙出息在圖書館那邊等了會葉玄,很快這小子就屁顛屁顛的跑過來,趙出息作為他名義上的師父,他自然不敢怠慢,見到趙出息后就嬉皮笑臉的發煙道“師父,你這神龍見尾不見首的,想要見你一面,還真難啊”
  趙出息沒有點燃這煙,拿在手里把玩著,從齊思懷孕開始他就在減少抽煙的次數,知道抽煙對孕婦不好,畢竟要為自己未來的孩子負責,就跟其他人一樣,有齊思在的時候,大家都識趣不抽煙,趙出息笑罵道“我倒是羨慕你,每天吃吃喝喝泡著妞,日子過的賽神仙”
  “這點那倒是,師父,我最近認識一對雙胞胎姐妹花,顏值沒得說,身材更是傲人啊,那雙美腿能把人夾死,要不要獻給你,我知道師娘懷孕了,你懂的……”葉玄故意調戲著趙出息,開著無傷大雅的玩笑。
  趙出息倒是干凈利落,直接道“滾”
  葉玄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估摸著也就他敢調戲這位攪的川渝天翻地覆的趙爺,想到這,葉玄直接問道“師父,聽說你最近在川南的動作很大啊,直接聯手司徒先生把譚鴻儒逼出川南了”
  “你小子消息倒靈通”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
  葉玄樂呵道“那倒是,別忘了我現在也有小圈子,我們那個圈子什么背.景,這點消息要是都不知道,我還混什么混呢?”
  “現在吸納了多少人?別什么人都往里帶”趙出息皺眉提醒道,不過葉玄倒是真適合玩弄這些東西,這小子天生是陰謀家,沒心沒肺的面具下藏著顆頗有城府的心,所以趙出息才給他那么多資源。
  葉玄底氣十足道“師父,你放心,咱們圈子的宗旨很明確,寧缺毋濫,身價低于一個億,家里沒副廳以上級別的,都不讓進這個圈子”
  “這個標準還算不錯,現在大概有多少人了?”趙出息詢問道,這小子還算明白。
  葉玄思索數秒后回道“現在不到四十人,我們有六人審核團隊,每位新加入的成員必須由兩位老會員推薦,然后審核通過才算正式成員,不過師父啊,我有個小問題需要您解決”
  “說吧,什么問題?”這小子一抬屁股,趙出息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葉玄哭喪著臉實話實說道“您看我們這現在也算有規模了,好歹有個根據地吧,不然真不好意思說出去,不過我這邊你也知道,兩個字,沒錢……”
  “就知道你小子沒好事,說吧,想干什么,要多錢?”趙出息好笑道。
  葉玄繼續道“也沒多錢,就是在人南路上找個大點的地方,整個私人會所,作為我們內部活動的根據地,您幫我弄好,如何?”
  “還以為多大的事情,回頭這事你去找西南實業的喬峰,地址什么你們自己選,所有事情讓他配合就行”趙出息大手一揮道,既然當初讓葉玄弄這些東西,就得給他足夠的支持力度,作為這個圈子的創始人,葉玄的門面必須亮堂。
  葉玄興高采烈道“師父,我愛死你了”
  “別貧嘴,幫我找到裴卿,我手機忘在車里”趙出息一把推開準備上來要和他擁吻的葉玄,吩咐道。
  葉玄笑了笑沒有遲疑,立刻打電話聯系裴卿,不過并沒說趙出息過來了,打完電話后,葉玄帶著趙出息前往網球場,裴卿正在網球場跟朋友打網球,趙出息到不知道這呢子還會打網球。
  此時已經是黃昏時刻,落日的余暉灑滿操場,旁邊是正揮灑著汗水踢球的男同學,這邊是長發和裙角飛舞的女同學,一切都那么的和諧,仿佛跟這個社會已經脫軌,趙出息不知道這些孩子是否能夠想象到這個社會的殘忍,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適應以后的社會,心高氣傲被打入平庸,棱角分明被磨得圓滑世故,但這些都不重要,都是每個年齡必須要經歷的事,重要的是,在此刻好好享受你們人生中最燦爛的時光,不后悔也別遺憾……
  趙出息和葉玄站在旁邊看著裴卿打球,只是背對著裴卿,所以裴卿沒有注意到,旁邊也有不少過來湊熱鬧的男同學,這些家伙一個個眼神猥瑣露著淫光,趙出息還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么。
  “年輕真好啊”趙出息感慨道,隨著年齡的增長,很多事情都感覺力不從心。
  葉玄拍馬屁道“師父,你還年輕著,別傷春悲秋的”
  趙出息苦笑搖頭,并沒有理會這貨,估摸著有個女同學路過,會喊自己大叔。這倒也是,趙出息穿著成熟,留著雖然不濃密的胡子,可是那股滄桑確實擋不住的,心老了,什么就都老了。
  幾分鐘后,裴卿打完這局后,這才看到站在背后的趙出息和葉玄,本來已經氣喘吁吁的她,立刻充滿了活力,淺笑著緩緩走過來,身上已經滿是汗,頭發也被汗水打濕,那些發絲都黏在了臉上。
  “你又消失了”裴卿很不滿的說道,雖然時常打電話發微信,但總歸不比見到趙出息滿意。
  趙出息瞪著穿著短裙的裴卿道“穿這么短,不怕走光啊,你看那些色狼”
  “你都想些什么啊”裴卿將網球拍塞給趙出息,嬌嗔道。
  趙出息也僅僅是開玩笑,知道短裙下面是連體短褲,不可能走光,也不嫌棄裴卿滿是大漢,趙出息將裴卿摟進懷里道“感覺又變漂亮了,真是一日三秋啊”
  裴卿的幾個朋友見到這場面,估摸著眼前這位應該是裴卿的男友,識趣的跟裴卿打招呼先離開,趙出息也笑呵呵的和兩個美女打招呼。
  “再漂亮能有什么用,還是吸引不住你”裴卿撅著嘴說道,那樣子趙出息真想把她就地正法了。
  趙出息拍拍裴卿的屁股道“快去洗澡,洗完澡我帶你們吃飯”
  裴卿瞪眼趙出息,只好先回宿舍去洗澡換衣服,惹的旁邊的葉玄嬌笑不止,誰敢調戲川大清純校花,也就趙爺了,不過這里面有他的功勞,他才是真正的護花使者,騷擾裴卿的都被他敲打過,最后結果是,川大傳言裴校花是他的女朋友,對此葉玄也樂于享受。
  趙出息和葉玄在宿舍樓不遠處等著裴卿,裴卿洗完澡沒多久就出來了,換了身清爽的衣服,這時候天已經黑了,校園的路燈也開了,燈光穿過梧桐樹落在地上,斑駁的陰影和光亮像幅誰也看不懂的抽象畫,風吹的樹葉沙沙作響,裴卿緩緩走向趙出息,她穿著純白色的棉質t恤和水藍色的半身裙,背著包包,兩手背在后面,長發在風中飛舞著,長裙被風吹的飽滿,路燈讓她那張精致的臉忽明忽暗,那略帶笑意的嘴角像天上的那輪彎月,趙出息看的如癡如醉。
  就在這一刻,趙出息才下定決心,他要吃了裴卿……
  第八百零六章年輕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