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94 卸磨殺驢2

徐守望剛剛的話,讓五爺久久沒有回過神,他在想到底是譚鴻儒做的對,還是自己做得對?
  五爺知道,譚鴻儒對所謂的金錢美女沒有多大的野心,他最大的野心是是對權利和地位的追逐,這些年他每次都能抓住機會,然后將這個圈子展的如火如荼,五爺不得不承認,這個圈子雖然是自己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展到最輝煌的時候,確是譚鴻儒的功勞,那會他堅定的認為,現譚鴻儒這顆苗子并培養出來,是自己這輩子最有成就的一件事,直到最后雙方關系崩潰。
  同時五爺也在反省自己,難道自己真的錯了?是啊,李公權也是自己看著成長起來的,說實話李公權要比譚鴻儒更有實力,他的格局更高,手腕更厲害,所以他編織的關系網也最讓人膛目結舌,這也為他日后的墜落埋下禍根,想想用二十多年時間積累下數百億的身家,這本就是一個傳奇了。所以李公權出事的時候,五爺一心想救,可以不計代價的去救,這就是他的私心,但譚鴻儒那個時候比他要清醒,知道李公權以他們當時的能量,是救不了的,如果強行去救,有可能搭上整個圈子以及所有人的前途,而那個時候,簡姨緊隨李公權出事,他們這個圈子沒有受到多大影響,但簡姨的圈子內憂外患嚴重,這對于他們來說,是最好的機會,所以為了這個圈子,譚鴻儒把重心放在吞并簡姨上,這才有了兩人的矛盾,到最后一不可收拾。
  “真的錯了?”五爺蒼老的臉上露出懷疑的神色,喃喃自語的說道。
  良久,五爺回過神,長嘆口氣,整個人又蒼老了幾分,就算是錯了,現在也已經沒有回頭的路了,譚鴻儒已經到這個地步,如果再轉而支持譚鴻儒,先不說先前的事情如果譚鴻儒知道會怎么報復屈家,而是譚鴻儒面對趙出息,已經沒有任何優勢,完全被壓制了,趙出息終將替代譚鴻儒,為了屈家的子孫后代能夠繼續延續下去,所以他已經沒法回頭,只能繼續走下去。
  回到成都后,趙出息的事情頗多,特別是西蜀集團這半個月拖下不少事情,長安控股已經在上海正式拉開帷幕,姜知名常宏等人全部移師上海,一艘金融戰艦已經開始揚帆起航,現如今長安控股已經相中多個標的物,就在月初正式收購了展滯后毫無建樹的公募基金長安基金,接下來他們會著重布局保險、銀行兩張牌照,也正在研究收購的可行性,常宏親自掛帥旗下長安資產管理公司,著重點在一級市場,私募股權投資以及收購和產業兼并,將開始在全國范圍進行募資,但重點放在川渝區域,畢竟在這里趙出息有足夠的優勢,這樣可以配合長安控股以及西蜀集團的戰略。
  西蜀集團的展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趙出息早上剛到辦公室,就被吳欣拉著簽了一早上的文件,直到宋青瓷開完會回來,才算拯救了他,可以短暫的休息。
  “我這輩子就是勞累命啊”趙出息有些感慨道。
  宋青瓷給趙出息按著肩膀笑道“你要是勞累命,那我算什么?”
  “得,這么一比,我還真無言以對了”趙出息握住宋青瓷包養的極為嬌嫩的手說道“別太拼了,公司養這么多高管,有些事情讓他們去做就行了,沒必要事必躬親,累著你了,別人不心疼,我心疼啊”
  “只要你心疼我,我就知足了”宋青瓷淡淡一笑說道,這個女強人也只有在趙出息面前才能露出小女人姿態。
  趙出息聽到這么好聽的情話,還用在說什么,轉身抱住宋青瓷的臉頰,毫不猶豫的穩住那烈焰紅唇,宋青瓷被趙出息突然的動作嚇到,不過回過神后就熱戀的回應起來,兩人動情的激吻著,還好吳欣這時候在開會,不會過來打擾,不然要是瞅見這一幕,不知道有多尷尬。
  或許是這個動作太別扭,趙出息示意宋青瓷坐在自己腿上,這樣彼此才能更舒服點,趙出息的手也按耐不住,下意識撫摸著宋青瓷那絲滑的美腿,更是順著裙擺伸進大腿內側,宋青瓷不敢由著趙出息亂來,只得按住趙出息的手不讓他再進一步。
  趙出息只好放棄那里,卻轉而解開了宋青瓷上衣的扣子,隔著里面的灰色短袖揉捏著宋青瓷早已被開出來的酥胸,那柔軟度真是讓人愛不釋手,沒多久宋青瓷就已經嬌.喘連連,在趙出息開始吻她的鎖骨時,宋青瓷忍不住道“出息,不要了,這里是辦公室”
  趙出息卷起宋青瓷里面的衣服,雙手攀上那對嬌乳戲虐道“我們還沒有在辦公室試過,要不要試一試?”
  “不要在這里,等晚上回家好不?”宋青瓷苦苦哀求道,不然一會極其狼狽的樣子出去,會被集團其他同事現蛛絲馬跡,那樣會不好。
  趙出息想想也是,自己可以耍流氓,但得顧忌宋青瓷在集團內部的形象,畢竟他是西蜀集團的高管,被傳出些什么這真不好。
  下午趙出息要去茶與酒見老爺子和干媽,也有些日子沒見老爺子了,于是趙出息買了些老爺子喜歡的小點心,現在朱逸影不在,這些東西也就只能自己買了,干媽肯定忌諱老爺子的身體,不會讓他吃這些東西,但趙出息是晚輩,孝敬老爺子,讓他偶爾吃點還是可以的。
  趙出息到茶與酒的時候,老爺子和干媽胡雨嘉都在,他先是和茶與酒的幾位長輩打招呼,這些長輩對他都很關心,特別是他剛到成都和二胖在這里打工那會,幾位長輩很照顧他,讓他學到很多為人處世的東西,這些事情趙出息都記在心里,逢年過年都會問候,偶爾也會讓人送些東西過去,這不僅僅是禮數,而是心意,人要懂得感恩。
  隨后趙出息才提著東西上樓,胡雨嘉見到趙出息手里的東西后,不禁皺眉埋怨道“怎么現在跟逸影一樣,你們就慣著老爺子吧”
  “媽,偶爾吃點沒事,爺爺肯定也饞著,要是什么都不讓吃,你說這人活著還有什么人生趣味?”趙出息笑著開脫道,老爺子倒是用贊賞的眼神看著趙出息,意思小子挺懂事的,沒讓老爺子我白培養。
  胡雨嘉也沒辦法,就由著老爺子,老爺子接過趙出息遞來的點心,小口的都嘗了嘗,還是原來那味道,不禁喜上眉梢。不過他自己有分寸,知道自己的身體重要,所以吃了點就放下,而是問道趙出息“聽說你最近都在外面?”
  “嗯,在川南處理些事”趙出息如實說道。
  老爺子提醒道“齊思現在身體已經五個月了,以后就少往外跑了,多照顧多陪陪她,不管什么時候,都要記住,家庭和親人是最重要的”
  “嗯,爺爺,我記住了”趙出息沉聲說道。
  老爺子默默點頭道“孩子的名字想好沒有?”
  “這個我還真沒想,估計到時候得讓爺爺起名”趙出息不好意思的笑道,不是說他不想起,而是覺得自己這文化水平,真起不出什么高大上的名字。
  老爺子笑了笑道“這個不著急,我最近一直在看些書,想從《詩經》《論語》這些國學經典里找個好名字,男孩女孩都準備著,你也可以讓齊家那邊想想,到時候你和齊思再想想,我們最后選個最好的”
  “行,這是聽您的”趙出息點頭回道。
  老爺子繼續道“那件事,你媽給你說了么?”
  趙出息看向干媽胡雨嘉,不禁皺眉道“我不知道哪件事?”
  “這事怪我,差點忘了說,老爺子的意思,是打算讓你今年進政協和人大,今年進市政協和市人大,明年能進省政協和省人大,有這層身份,對你不是什么壞事”胡雨嘉笑著解釋道,這是她和老爺子的安排。
  趙出息尷尬笑道“我能行么?”
  “這有什么不行的,別人能行,你為什么就不行,就這么決定吧”老爺子直接拍板道,他對趙出息很滿意,特別是西蜀集團的展一直在關注著,西蜀慈善基金在省內也頗有美譽,在川內偏遠地區建希望小學、療養院以及醫院這種事,都是功德無量的事,趙出息的一句話讓他很贊賞,他也不知道趙出息說的是場面話還是真心話,但這話聽著舒服,那就是讓每一個孩子有學上,讓每一個老人老有所依。
  老爺子已經這么說,趙出息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欣然答應了……
  和干媽胡雨嘉同時從茶與酒離開,出來的路上,胡雨嘉低聲道“你最近在川南的動作有些大啊,注意分寸和火候,不要把事情弄得無法收場”
  趙出息知道這是干媽的提醒,點頭道“我會注意的”
  晚上下班以后,齊思說最近有些無聊,晚上都是在家待著,她想去時光酒吧逛逛,趙出息怎能不答應,只是說不準喝酒,只能聽歌,齊思也欣然同意。
  于是趙出息帶著齊思前往九眼橋,由于那邊堵車,趙出息便讓馬成才將車停在香格里拉這邊,然后走廊橋過去。
  齊思挽著趙出息的胳膊走在前面,周易和馬成才跟在后面,路過廊橋下面的時候,趙出息被坐在那里的一位流浪歌手吸引住,他的聲音渾厚飽滿而又滄桑,不悲不喜的彈著吉他,手法嫻熟而輕快,于是趙出息帶著齊思饒有興趣的走到那邊,站在前面聽他唱歌。
  男人看起來有二十六七,樣子有些邋遢,留著長和胡須,大概能看清楚那張臉,冷酷而有味道,只是眼神有些絕望,趙出息不知道他經歷了什么,只是覺得這歌很好聽。
  “If.you.'m.on,如果你錯過了我坐的那班火車。
  you.i11.kno.,你應明白我已離開。
  you.net.,你可以聽見一百里外飄來的汽笛聲。
  a.,a.,一百里,一百里。
  a.,a.,一百里,一百里
  you.net.,你會聽見一百里外飄來的汽笛聲。
  Lord,I'm.one,Lord,I'm.to,上帝啊,一百里,兩百里。
  Lord,I'm.three,Lord,I'm.four,上帝啊,三百里,四百里。
  Lord,I'm.5oo.……上帝啊,我已離家五百里……”
  這是英文歌,趙出息沒有聽過,所以并不知道歌詞什么意思,還好齊思英語比較厲害,也聽過這歌,解釋道“這是賈斯汀.汀布萊克的是電影《醉鄉民謠》里面很好聽的一,講的是游子離家在外的故事,由美國民謠歌手hedyest創作,被很多人翻唱過,也是我很喜歡的一歌,他唱的很有味道”
  “很好聽”趙出息點頭道,似乎能感覺到那種憂傷,他何嘗不是一個游子呢,哪個在外的游子,沒曾在某個獨孤的夜晚里想起故鄉?這個男人,也或許是位離家千里的游子,而這座城市里,更有數不清的游子。
  圍觀的并沒有幾個人,只有趙出息他們四個在安安靜靜的聽著,這位歌手的前面擺著吉他袋,袋里面有一塊兩塊十塊的零錢,應該是別人打賞的,但加起來估計還沒過百。
  當這個流浪歌手唱完這歌后,趙出息帶頭鼓起掌,不過他并沒有抬頭看趙出息幾個,表現的很冷淡,喝口水打算繼續唱下去,趙出息苦笑搖頭然后摸著口袋,想要做一件事,這才現自己沒帶錢包。
  于是轉身對齊思道“媳婦,錢包讓我用下”
  齊思知道趙出息要給這流浪歌手打賞,溫柔的笑著將錢包遞給趙出息,趙出息看了看里面的現金,大概有三千多。
  于是,趙出息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將里面所有現金全部掏出來,然后緩緩放在那位流浪歌手的吉他袋里,那位流浪歌手被這突然的舉動給震驚,放下錢以后,趙出息對著他淡淡一笑,什么也沒說,然后轉身帶著齊思等人徑直離開。
  良久,那位流浪歌手才從震驚中回過神,然后整個九眼橋都能聽見一個男人西斯底里的痛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