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93 卸磨殺驢1


  潘曉曉今天的反常表現讓趙出息早就留了心,所以當潘曉曉說出這句話時,趙出息隱約知道這丫頭想要問什么了,難道她知道什么了?
  回頭瞅眼剛剛進洗手間的齊思和葉馨,趙出息笑著打哈哈道“有什么事要問我,難道是談戀愛了,讓我幫你把把關?”
  潘曉曉繼續瞪著趙出息道“姐夫,別岔開話題,認真點,我問你什么,你就說什么,你如果不說實話,我就把你跟那個川大女孩的事情告訴表姐,別急著否認,也別問我怎么知道”
  趙出息愣了半秒,他倒沒想到潘曉曉知道自己和裴卿的關系,川大女孩也就只有裴卿了,但是威脅自己,這讓趙出息很不高興,趙出息不悅道“你這是威脅我?”
  潘曉曉臉色有些著急,她感覺到趙出息生氣了,只好哀求道“姐夫,我不是威脅你,我是真有事問你,求求你了,你快告訴我”
  潘曉曉放下姿態后,趙出息這才平靜道“說吧,什么事,我知道就告訴你,不知道我也沒辦法”
  “你和我爸之間有什么事瞞著我們,那天晚上你來我們家,你們倆在書房聊了什么,為什么從那以后,我爸就吃不下睡不著,整個人明顯老了好幾歲,連頭上白頭發都變多了,你別告訴我沒有事,他都這樣了,你說沒事,誰能相信?姐夫,我和媽媽都很擔心爸爸,我們問他怎么了,他也不說,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你就告訴我們吧,別再讓我們擔心了”潘曉曉說著說著已經紅了眼睛,也確實這段時間潘岳剛的狀態,讓她和媽媽顧曉很擔心,問爸爸發生什么事,爸爸也不說,潘曉曉這才來趙出息這里試試運氣,誰知道這半個月趙出息一直不在成都,誰也不知道他去哪了,這不今天正好碰到。
  潘曉曉的話讓趙出息確定這丫頭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很擔心,但趙出息不能告訴他發生什么事,只能安慰道“曉曉,有些事情姐夫不能告訴你,但既然你問了,姐夫可以保證,不管發生什么事,舅舅都不會有事”
  “姐夫,你告訴我吧,我不知道,心里很不踏實”潘曉曉固執的說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這是大人們之間的事,你幫不上忙”
  “姐夫,我已經不是小孩了,我都上大學了,我也能幫忙的”潘曉曉不理會趙出息,繼續追問道。
  趙出息眉頭緊皺道“聽姐夫的話,好好上學,該吃就吃該喝就喝該玩就玩,這些事你幫不上忙,如果讓你知道,可能才會讓你爸有危險,所有事情姐夫都已經安排好,你爸不會有任何事,相信姐夫能處理好,還有這事不能讓你表姐知道,她現在懷孕情緒不能受到影響”
  “姐夫,真能不能告訴我么?”潘曉曉還抱著一絲希望,十分委屈的問道。
  趙出息苦嘆道“姐夫是為你好,等事情差不多的時候,我再告訴你,至少現在不能讓你知道,如果你想讓你爸平平安安的話,就聽我的話”
  “好,我答應你。你也要答應我,讓我爸爸平平安安,不然我會恨你”潘曉曉見趙出息也有苦衷,最終只得咬牙說道。
  趙出息一直注意著洗手間方向,生怕齊思和葉馨回來,所以當她們走過來的時候,趙出息連忙轉移話題,開著無傷大雅的玩笑,齊思倒是很敏感,感覺潘曉曉眼里有淚水,便問道“曉曉怎么了?”
  趙出息連忙說道“沒事,我在給她講笑話,她笑得肚子疼”
  吃過晚飯以后,趙出息帶齊思回牧馬山,潘曉曉開車送葉馨回家,趙出息總算是擺脫了這丫頭,生怕她情緒崩潰,到時候要是讓齊思知道,那才是大問題。
  六號別墅大廳那臺鋼琴被搬到了三樓,這段時間齊思每天都會彈彈鋼琴,說是培養孩子以后的音樂細胞,不管是胡雨嘉還是齊建國夫妻,都有意無意的說過讓齊思檢查下是男孩還是女孩,可趙出息一直沒有同意,趙出息覺得這樣才有神秘感,他并不重男輕女,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都會很喜歡,所以只有當那天他降臨的時候再知道,才是最完美的,因為那是上天賜給他的禮物。
  悠揚的鋼琴聲飄蕩在六號別墅,緩解著趙出息半個月來在外奔波的疲憊,這半個月時間,除過操心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不停的在應酬,每天都在喝酒,見著各色各路各個年齡不同層次的人,說著人話鬼話反正不掏心的話,所以趙出息有些累,但今晚看到齊思和她那隆起的肚子時,趙出息頓時感覺自己充滿力量,他活著不僅僅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好,也是為了能讓身邊的每個人都活的更好,特別是自己的妻兒,這是一個男人肩膀扛著的責任。
  或許是太累了,趙出息聽著聽著就睡著了,齊思直到彈完又一曲后才發現趙出息睡著了,她回臥室給趙出息拿了條薄毯蓋上,然后就坐在趙出息旁邊安安靜靜的看書,有趙出息在旁邊,這世界都是彩色的。
  川北德陽屈家老宅里,五爺今晚迎來了一位特殊的來客,那就是譚鴻儒的心腹軍師徐守望,對于徐守望的突然到來,五爺多少有些意外,畢竟雙方和沒有和解。對于徐守望,五爺并不陌生,很早的時候徐守望并不出彩,是位喜歡歷史和哲學的中學教師,是譚鴻儒發掘出徐守望,更讓他在川渝成名。五爺很喜歡這個中年男人的成熟和穩重,以及他在大事上的格局和分寸,對任何事情都能掌控,但是正因為譚鴻儒有這樣的心腹,才會有他今天落難的結局。
  如果是以前,五爺會欣然招待徐守望,但今天他對徐守望沒有什么好感,他知道譚鴻儒敢對自己下手,肯定有徐守望在背后的推波助瀾。
  五爺在二樓的茶室喝茶,茶室里燒著香味不重但感覺很舒服的沉香,姚木仁就守在茶室外面,有時候很佩服這些忠心的類似于古代門客和家仆人,幾十年如一日守著一位主子,將人生耗在這里,這心性普通人很難受。
  徐守望獨自來到茶室外面,卻被姚木根攔住,望著里面帶著老花鏡看南懷瑾《易經雜說》的五爺,徐守望沉聲說道“五爺,守望來看您了”
  五爺不為所動,只是繼續喝茶看書,頭也沒抬,更沒看徐守望一眼,徐守望知道五爺心里有氣,他被譚鴻儒逼到今天這地步,怎么能沒氣,以前這圈子可是他的,譚鴻儒不過是接班人,現在掌權的接班人不把他這位奠基人當回事,誰能忍得了。
  徐守望不著急,要見五爺至少有誠意,于是就站在門口等,等啊等,一杯茶兩杯茶,一炷香兩柱香時間都過去了,五爺似乎還是沒有想見他的意思,直到一小時后,五爺終于放下手中已經看了大半的書說道“進來吧”
  五爺開口后,姚木仁這才示意徐守望進去,只不過對徐守望不怎么客氣,徐守望一直在門口站著,根本沒坐,此時腿都有些麻了。
  徐守望進來后,徑直坐在五爺的對面,看見桌上還放著杯茶,想也沒想就端起一飲而盡,可算是解渴了。
  “守望啊,現在你似乎應該在鴻儒身邊,怎么來見我?”五爺用低沉而又無力的聲音詢問道,那眼神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畢竟好好的圈子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誰愿意?這都是他一輩子打下來的心血。
  今晚徐守望來見五爺,譚鴻儒并不知道,是他擅自來的,他不能看著譚鴻儒執迷不悟,所以只能主動點,徐守望感慨道“五爺,外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都鬧得這么大了,我能不知道?你們雖然斷了我所有和外界聯系的方式,可總歸有人會告訴我”五爺長嘆口氣說道,并沒有多大的興趣。
  徐守望突然起身對著五爺鞠躬道“我先替鴻儒向您道歉,讓您失望了,他做的不好,沒有守住您好不容易打下來的這份家業”
  五爺雙拳緊握,都能看到滿是老年斑的手背上的青筋暴起,他一直憋著心里那股火,可還是忍道“這些事都與我無關了,我現在只不過是一個等死的老東西而已,那些東西已經不是我的了,他想怎么敗,就隨他去吧”
  徐守望彎著腰沒有起身,今天他必須做足姿態,不為誰,不為他自己,不為譚鴻儒,只為這個圈子能夠興盛下去,所以道“五爺,您別這么說,這個圈子本就是您的,也一直會是您的”
  “放你娘的狗屁”聽見徐守望足夠虛偽的這句話,五爺勃然大怒的罵道,可見他多么的生氣,和趙出息合作那是無奈之舉,如果不是譚鴻儒把他逼到這一步,他也不會這么做。
  “你見過哪個圈哪個畜牲會把為了這個圈子拼了一輩子的老東西軟禁起來?你現在給我說這話,真把我當傻子再騙?他哥忘恩負義的狗東西,沒有我他能有今天,你看看他怎么對的我”五爺繼續發火道,總歸還是沒忍住。
  被五爺如此罵著,徐守望不僅不生氣,反而很高興,至少知道,五爺心里還有這個圈子,而不是他嘴上所說的,這圈子已經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五爺,如果把您放在這個位置,您會怎么做,您當初選他當接班人,不就是覺得他做事心狠手辣么?”徐守望直起身,毫不退讓的說道。
  五爺知道徐守望會這么說,回道“我是欣賞他做事的手腕,可人有時候要有底線,至少不能忘本,我是誰,我是他的伯樂,這種人最后的下場是什么,不是身敗名裂,就是家破人亡”
  “五爺,處在他那個位置,他必須那么做,您也應該想想自己,李叔的事情早已蓋棺定論,不是誰都能翻案的,鴻儒沒有那通天的能量,他能保住自己已經算不錯了,而那個時候簡姨出事,正是這個圈子的機會,您讓他想辦法救李叔,不是托他的后退么?您有您的想法,他有他的想法,他也是為了這個圈子,所以沒有辦法才這么做,您應該清楚”徐守望據理力爭道。
  五爺冷笑道“你今天來就是告訴我這些的?徐守望,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些事情難道沒你的份?”
  “您怎么說,怎么罵都行,但現在,五爺,我想讓你為這個圈子考慮考慮,您真想看見這個圈子毀于一旦?”徐守望痛心疾首道。
  五爺呵呵笑道“你讓我一個快死的老東西,能做些什么?”
  “五爺,這個圈子已經到了最危難的時候,鴻儒敗了,這個圈子什么也就沒了,你知道那些都聽你的,只有團結一致,我們才有機會贏,不然只能輸給趙出息和譚鴻儒,所以啊,五爺,我希望您能和鴻儒和解,能夠全力支持他”徐守望很是真誠的說道。
  “你讓我向他低頭,守望,你知道人活一輩子活的是什么?活的就是一口氣,知道我為什么走上這條路,就是因為窮,因為被人看不起,我老了老了,你讓我向他低頭,徐守望,我做不到”五爺猛的站了起來,擲地有聲的說道,這是位快死的人最后的骨氣。
  徐守望沒想到五爺如此的強硬和固執,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沒有用了,更知道這次看來是白來了,只能嘆氣道“五爺,該說的我都說了,不管是你還是鴻儒,其實都是為了這個圈子,只是做法不同而已,我也不想再勸您了,如果您老還想這個圈子能更替下去,就好好考慮考慮吧,我會等著您的消息”
  說完這些,徐守望無奈的嘆氣離開,留下眼神復雜的五爺。良久五爺才坐下來,接下來他會怎么做,一切都已經在按照預演的那樣進行中,但真要這么做?
  (接下來情節會加快,川內篇也進了結尾階段,再然后就是要回西安了,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哦,對了,別忘了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