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792 一切開始的這么突然

第八百零三章揮師北上……(下)
  瀘州這邊,趙出息留下黃土繼續處理事情,更是把喬峰和王勝河從成都弄過來,喬峰過來是要把西南實業的版圖擴充到瀘州,接手一些場子的經營,王勝河則是將保安基地以及成都的骨干精英安插到瀘州,由黃土統一支配,這三人留在瀘州,趙出息自然放一萬個心,這樣他才能安心處理自貢的事情。
  呂方已死,司徒南最大的顧忌已經除掉,這下司徒南算是徹底控制住川東這個圈子,以前估計還有人會把希望寄托在呂方身上,覺得司徒南一個外人控制川東遂寧圈子不妥,現在連呂方都死了,估計就更沒人敢再咋呼了。
  為求盡快控制住瀘州和自貢,趙出息在這里的策略是培養利益同盟者,那些本就跟自己交好的伙伴,這次重新洗牌就能上位獲取最大的利益,他們本就是這里的地頭蛇,只是沒有機會和實力,他們沒有,趙出息可以借給他們,這樣足以讓他們在最段的時間內發展起來,而趙出息得到的是豐厚的利益回報。
  同樣的策略,適應瀘州自然也就適應自貢,宋青瓷在瀘州陪著趙出息待了兩天,見完瀘州主要領導后就回到成都西蜀集團,西蜀集團那么多事情還得靠她處理,趙出息到自貢后,她才再次來到自貢。
  宋青瓷給趙出息帶了點夏天的衣服,趙出息去瀘州的時候帶行李,這幾天的衣服都是在瀘州隨手買的,放下東西以后兩人在酒店的西餐廳吃午飯,宋青瓷關心道“聽老徐說,齊思舅舅出事了?”
  趙出息并不意外宋青瓷知道這事,估摸著老徐有些事情得讓宋青瓷幫忙去辦,畢竟他精力有限,趙出息回道“嗯,是出了點事,不過這不怪他,他們是沖著我來的”
  “沖著你來的,誰在針對你?”老徐只是讓她幫忙處理潘岳剛公司,將潘岳剛的公司轉讓在她控股的離岸信托公司旗下,然后在香港一家銀行質押貸款,拿到現金以彌補那個窟窿,同時派了幾個人進駐潘岳剛的公司主持大局,幫著潘岳剛收縮公司業務。
  趙出息隨口說道“北京那邊的,你不用擔心,沒什么大事,他們一時半會還不能把我怎么樣,不過這件事你別讓齊思知道,我怕她擔心”
  宋青瓷大概已經猜到是什么人在針對趙出息,只得點頭道“嗯,這事我肯定不會讓齊思知道”
  趙出息笑了笑,知道宋青瓷做事有分寸,他不用擔心什么,兩人繼續吃飯……
  晚上宋青瓷陪著趙出息參加自貢市政府的宴會,明天也會陪著趙出息考察一些地方,自貢屬于資源型城市,現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急需轉型調整產業方向,發現新的經濟增長點,西蜀集團等公司會在自貢進行一系列的投資,參與自貢的國企改革等等。hua.[糖]
  趙出息在這里付出這么多,自然要獲得豐厚的回報,所以接下來的日子里,譚鴻儒那邊艱難了……
  幾天后,譚鴻儒被迫再次選擇放棄自貢,在自貢繼續耗下去根本不是辦法,他在自貢沒有更多的博弈底牌,想要走上層路線,卻因為當初李公權的事情早已將上層關系打擊殆盡,新建立的關系不足以對抗趙出息,想要尋找盟友,卻都因趙出息的影響力而忌諱,唯一能對抗趙出息算是方川那邊,但是他們根本不想牽扯進這種糾紛,只著重于商業布局,何況那邊跟趙出息還處于合作期,有不少共同開發的項目,不可能撕破臉皮。
  于是趙出息出去半個月后,終于可以回成都了,川南的事情完全按照他們當初的預演進行,主要是攻破了瀘州,這等于攻破了譚鴻儒的防線,讓他亂了陣腳,自貢獨木難支,也就不攻自破了。
  結束川南,趙出息揮師北上,但他知道,真正的較量是在德陽綿陽,瀘州自貢這種策略根本不管用,所以他得和司徒南以及屈家好好商量,這盤棋如何繼續走下去。
  半月沒有回成都,整個成都已經進入夏天,天氣十分悶熱潮濕,趙出息剛到成都的時候,極其不適應這樣的天氣,現在到已經習以為常,畢竟已經在這里待了兩年時間了。夏天最大的福利,便是能讓男人們大飽眼福,大街小巷到處都是穿的性感涼爽的美女們,低胸背心長裙熱褲,美女們肆無忌憚的展露出自己的身材,吸引著男人放肆的眼神,何況是成都這種美女如云全國皆知的地方。
  已經有三個女人的趙出息目前至少還算克制,沒有再隨便勾搭別的女人,回到成都后,趙出息第一個要見的自然是媳婦齊思,孩子已經快五個月的齊思現在去公司工作的時間很少,大多時候都是每天去待兩三個小時,處理些事情便離開,更多時候是在六號別墅和干媽胡雨嘉那里或者蜀都花園待著,閨蜜們只要有時間都會三五成群的陪著她逛街或者散心。
  不過由于自己得罪的仇家太多,所以趙出息現在對齊思的安全特別上心,除過在六號別墅,任曼算是二十四小時寸步不離保護齊思,除此之外還有兩位保鏢跟著身邊,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趙出息不得不多做打算。
  回到蔚藍卡地亞后,齊思不在六號別墅,趙出息打電話才知道,今天齊思跟葉馨以及潘曉曉在外面逛街,現在在ifs國金中心那邊準備吃晚飯,趙出息讓她們等著,自己馬上就過來。
  四十分鐘后,趙出息終于找到她們,此刻她們正在一家母嬰店閑逛著,扎著頭發穿著長裙露出孕態的齊思滿臉笑容,散發著母性的光輝,對母嬰店的任何嬰兒用品都很感興趣,不時跟旁邊的葉馨和潘曉曉交談,有時候嬌笑不止,有時候又拿著東西若有所思,站在門口的趙出息已經看的入神,孩子真的會讓女人改變很多很多,現在的齊思就是那么的溫柔如水,那笑容就像冬天里的艷陽,溫暖和煦。
  齊思也沒有發現趙出息,直到眼尖的葉馨提醒她,齊思這才看見站在門口笑瞇瞇的盯著她看的趙出息,于是齊思臉上的笑容更盛,緩緩走向趙出息,趙出息這才回過神,連忙迎上去。
  “你回來了”齊思拉著趙出息的手,眼神滿是柔情的說道,半個月沒有見趙出息,她差點就要寢食難安了,每天都得跟趙出息打完電話后才能睡著,特別懷孕后,齊思發現自己越來越依靠趙出息。
  趙出息摸著齊思的早已隆起的肚子笑道“是不是想我了”
  “半個月才回來,你說呢?”齊思略帶幽怨的眼神說道,趙出息只好嬉皮笑臉的陪著笑道“小家伙乖不乖?”
  “現在都開始踢我了”說到孩子,齊思的臉上便滿上幸福。
  這時候葉馨和潘曉曉走過來,葉馨戲虐道“這還有人呢,要不要這么秀恩愛?”
  趙出息瞅著葉馨意味深長的說道“葉馨,我可聽說你最近跟小馬打的如火如荼,別以為我不知道啊,看來有情況啊”
  “哪有?”被抓住小辮子,葉馨趕緊辯解道。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他可是什么都告訴我了,別忘了,他是我的司機”
  “真是什么都藏不住,這事都讓你知道了”葉馨撅著嘴說道,沒了剛剛趾高氣昂的樣子,正如趙出息所說,自從在三亞趙出息和齊思結婚見到馬成才,葉馨便對馬成才印象不錯,后來從齊思那里要到聯系方式,兩人便一直聯系著,馬成才比較忙,畢竟要隨時跟著趙出息,所以他們現在還只是接觸階段,并沒有確定關系。
  趙出息見葉馨已經大方承認,很是欣慰和高興,說實話馬成才也年紀不小了,正好葉馨也是熟人,趙出息對葉馨印象很好,兩人要是真能走到一起,也是不錯的選擇,畢竟郎才女貌么,所以趙出息笑道“什么時候讓我吃喜糖啊”
  “還早著呢,他現在什么都沒有,誰要跟著他?”葉馨嬌哼道,有點小媳婦的樣子,看來確實對
  趙出息呵呵笑道“放心,這些對他來說都不算什么,小馬是我重點培養的人才,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在這川渝出人頭地,到時候你再決定,要不要跟著他?”
  葉馨半信半疑的盯著趙出息,旁邊齊思嬌笑道“好了,你就別再拿葉馨開玩笑了,我餓了,我們去吃晚飯吧,今天你要請我們吃大餐”
  “行,你想吃什么都行,誰讓你是我孩子的媽呢”趙出息心情不錯的說道。
  葉馨故意夸張道“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于是眾人前往樓上的餐廳吃晚飯,唯一讓趙出息納悶的是,旁邊的潘曉曉有些反常,一直不說話,十分安靜。
  這是家香港茶餐廳,剛坐下還沒點菜,齊思要去洗手間,葉馨便陪著齊思去,于是只剩下趙出息和潘曉曉,兩人剛走,潘曉曉便怒目瞪著趙出息道“姐夫,我有事要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