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789 一戰成名

譚鴻儒從瀘州離開后,順道前往自貢,正如趙出息所想的,他放棄了瀘州,可不能再放棄自貢,這對他們這個圈子來說,士氣會受到嚴重影響,根基也會動搖,所以不管接下來趙出息和司徒南想干什么,他必須都要在自貢奮力一戰,因此譚鴻儒這兩天在自貢走動關系。
  譚鴻儒在自貢,譚鴻儒手下那幫大佬們自然也都在,瞅瞅這陣容可不簡單,心腹鬼叔、司機中元、深藏不露的衛晉、年輕氣盛實力斐然的洪河和安盛、兩大軍師徐守望和左福,誰要現在自貢挑戰譚鴻儒,那就有些異想天開了。
  正因為害怕譚鴻儒在自貢亂來,所以司徒南才前往自貢主持大局,也正因為自貢有譚鴻儒在,才給了司徒南機會。
  趙出息不緊不慢的收拾瀘州局勢,有程家作為內應以及先前老賀那邊倒戈的幾位心腹,趙出息在瀘州很順利,白天基本上見的是領導,先后帶著考察團將瀘州各區縣的主要領導都見了,這也是趙出息第一次拋頭露面,他的身份讓這些大佬不得不見,晚上見的則是關系比較近的人物,以及在瀘州各方面頗有影響力的大佬,等到差不多的時候,趙出息讓芙蓉帶著陳中藏也去了自貢。
  至此自貢這邊,除過陳濤和宋天河,芙蓉和陳中藏過兩天的到來也彌補了他們的短板,趙出息生怕譚鴻儒那邊對陳濤和宋天河等人不利,畢竟司徒南顧不上他們。
  司徒南到自貢熟悉兩天以后,才將陳濤、宋天河以及呂方張幸等人喊到一起商量大事,自貢的形勢還算平穩,所以司徒南并不著急,他等著趙出息結束瀘州的事情,再揮師北上自貢,到時候自貢跟瀘州差不多的局面。
  “聽說譚鴻儒今天傍晚已經回了成都?”譚鴻儒在自貢待了兩天,然后帶著鬼叔和徐守望以及司機中元回了成都,倒是把左福、衛晉以及洪河安盛這幫洛陽黨留在了自貢主持大局。
  這是自貢一家還算不錯的私房菜館,今天被陳濤包了下來,譚鴻儒在自貢的這兩天,他們都比較淡定,并沒有做什么事,只是等著瀘州平息。
  “傍晚六點,帶著那位鬼叔和司機以及徐守望回了成都,其他人還留在自貢,我估計著他們要找點麻煩了,自貢現在他們也沒什么優勢,肯定不會像放棄瀘州那樣放棄自貢”呂方沉聲說道,呂方和陳濤算是對自貢比較熟悉,畢竟陳濤以前主持樂山眉山大局,呂方主持資陽和內江的大局,兩人從去年就開始逐步滲透自貢,成績斐然。
  司徒南笑意盎然道“那你們說說,自貢我們該怎么辦,現在瀘州基本已經穩定”
  “司徒,你不覺得自貢現在也差不多穩定了么?就算我們不把譚鴻儒在自貢的勢力趕盡殺絕,自貢他們也早已沒了優勢,只是一直在這里經營,比我們人脈廣泛而已,但這些僅僅靠利益維持的人脈,最終根本不靠譜”陳濤不以為然道,他現在只等著吃下自貢,將川南的徹底控制在自己手里,趙出息把瀘州和自貢交給他的概率很大,畢竟這個圈子再沒有什么角色能夠承擔如此大任,黃土要主持大局,大小王兄弟要負責成都這個重心,川北有孔林,達州、巴中、廣元、廣安,他孔林還能把觸角伸到川南?眉山的宋天河根本成不了氣候,被自己一直壓著,要不是自己在眉山經營多年,他宋天河根本掌控不住,至于喬峰,西南實業也是重中之重,喬峰分不出心,所以這自貢和瀘州還是得他負責,想想樂山、眉山、自貢、瀘州,再加上已經穩穩掌控的宜賓,整個川南都由他負責,到時候他在這個圈子的地位,基本和黃土平起平坐,成為真正的川南土皇帝。
  “陳哥說的很對,自貢他也沒多少勢力了,我們現在只要穩扎穩打就行,用不了多久就能全面滲透”宋天河附和道,他在眉山過的并不怎么樣,他知道讓趙出息讓他離開巴中,除過給孔林騰出位置,其次是在眉山牽制陳濤的勢力,可眉山是陳濤一直負責的,他想在眉山折騰出什么動靜,都得要看陳濤的眼色,很多人都信陳濤而不是他,所以他過的很艱難,陳濤看重自貢和瀘州的地盤,宋天河也看中,只有到時候負責瀘州和自貢這兩塊沃土,他才能和陳濤抗衡。
  司徒南平靜問道“張幸,你覺得呢?”
  “似乎趙爺和司徒先生的意思是以最快的時間解決川南,然后將重心放在川北德陽和綿陽,那里是除過成都以外,現在川內發展最好經濟增速也最快的城市,如果能拿下綿陽和德陽,那我們兩家的回報將是驚人的,所以我想我們應該以最快的時間解決自貢”張幸倒是很直接的說道,并沒有忌諱陳濤和宋天河,畢竟不在一個圈子。
  “張幸說的也對”司徒南肯定張幸的說發道。
  陳濤對司徒南有些不服氣,因為他知道司徒南是趙出息安插在唐家的臥底,這個臥底現在已經成為唐家那個圈子的主子,但他不過是趙出息的傀儡,所以陳濤并不把司徒南當回事。
  陳濤冷笑道“既然這樣,司徒先生說說,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我們都聽你的”
  “我們幾個,按照先前的計劃,繼續說服支持譚鴻儒那些人,至于你們的手下,也不要閑著,盡量給譚鴻儒那邊找些麻煩,等到出息從瀘州過來,那就是他們最后的日子”司徒南擲地有聲的說道。
  這個并不怎么有意思的聚會結束后,司徒南把呂方留了下來,他知道明天趙出息那邊的芙蓉和陳中藏會到自貢,所以得先解決呂方這個遺留問題了。
  “老呂,來喝茶”兩人已經換了個房間,這里有茶室,所以司徒南帶著呂方過來喝點茶,緩緩剛剛的酒勁。
  呂方端起司徒南給他倒的茶,低聲道“司徒先生有事要安排?”
  “確實有點事,想來想去也只有你才能讓我放心”司徒南臉色平靜道,這話看起來對呂方很器重。
  就像陳濤對司徒南不服,是因為司徒南不過是趙出息安插在唐家傀儡,呂方對司徒南也多少不服氣,誰讓司徒南以前不過是唐云鶴的一個小軍師而已,現如今居然成了這個圈子的主子,還得讓他呂方禮敬三分,憑什么?他呂方坐擁資陽內江,在這里當自己的土皇帝多舒服,所以呂方根本不把司徒南放在眼里,因為司徒南需要他的支持,因為司徒南忌諱他的存在,縱然知道司徒南頗有手腕,現在又是圈子主子,還有趙出息支持,但呂方并不想跟司徒南有太多接觸,大事上可以由著他,資陽和內江的事情,得由他說了算。
  但是面子上一些事,呂方還是知道該怎么做的,所以笑道“司徒先生盡管吩咐,我肯定辦好司徒先生交代的事情”
  “富順縣那位鐵礦大王前段時間跟我聯系過了,他的意思很明白,譚鴻儒在他那占的利益太大,所以想跟我們聊聊,我這邊走不了,他也不敢來自貢……”司徒南緩緩說道,這是他早已設好的一個局。
  呂方自然還不知道怎么回事,說道“司徒先生的意思,是讓我過去跟他談談?”
  “嗯,譚鴻儒要是敗了,這自貢自然有一半是屬于我們的,有些利益我們也不能吃虧,這位在富順什么地位,你應該很清楚,自貢你比較熟,所以你去……”司徒南繼續說道,同時打量著呂方,生怕呂方發現破綻。
  還好呂方并沒有,而是沉聲道“那我就去一趟,大概什么時候?”
  “我約了后天晚上十點,你帶幾個人過去,別被發現,事情沒有談成之前,他不想被那邊知道,這也是我答應的”司徒南低聲說道。
  呂方并沒有太過重視,只是說道“我做事,你還能不放心?”
  司徒南默默點頭,他知道呂方在想些什么,無非就是以后自貢的利益,所以他投其所好,告訴他自貢以后由他負責。
  第三天早上,芙蓉帶著陳中藏來到自貢,本來趙出息是想讓陳中藏繼續跟著大小王,不過他正在讓黃土查陳中藏的底細,讓陳中藏留在瀘州,生怕被他發現,索性將他發配到自貢,正好讓他辦司徒南交代的這件事,也算是對陳中藏的一次試探,如果漂漂亮亮的辦完,那會獲得更多的信任,如果有貓膩,那就說明不靠譜,趙出息讓芙蓉跟著,也算是第二層保險。
  芙蓉剛到自貢,司徒南便過來見她,見到司徒南后,芙蓉沉聲道“晚上的事情安排好了?”
  “呂方晚上八點從自貢出發,九點左右到富順,地點時間你們自己選擇”司徒南詳細交代道。
  芙蓉默默點頭道“我這就安排”
  “你親自動手?”司徒南詢問道,畢竟這件事牽扯很大。
  芙蓉回道“差不多”
  “等你的消息”司徒南并不想多說什么,畢竟芙蓉是趙出息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