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88 明年今日是誰的忌日

第七百九十九章借刀殺人……
  (新的一月,大家有月票吧,投給刁民吧,謝謝)
  不甘心,這就是譚鴻儒離開瀘州時的心情,他沒想到一切開始的這么突然,結束的也這么迅速,趙出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全面開戰,利用各方面的資源在瀘州徹底將他打敗,敗的一塌糊涂,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這是他出道這么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好像自從趙出息出現以后,跟他每次交手,自己就沒有贏過,譚鴻儒不禁自問,自己是不是老了,屬于自己的時代是不是要結束了?
  趙出息和司徒南剛到瀘州沒多久,就得到譚鴻儒離開瀘州的消息,聽到這個消息后,兩人對視幾眼,不禁笑了起來,他們自然知道譚鴻儒儼然已經放棄了瀘州,知道在瀘州再怎么折騰,都不可能折騰出水花,更不可能逆轉現在大勢已去的局面,索性不再做無謂的掙扎和犧牲,將重心放在川北或者自貢。
  “贏了?”坐在司徒南對面,趙出息聳聳肩說道。
  司徒南沉聲說道“沒有不贏的道理,在瀘州他已經沒牌可打了,如果還在這里繼續浪費時間,估計接下來只會丟人現眼,而不會有任何收獲”
  “瀘州完了,自貢也差不多了,最后就剩下川北德陽綿陽兩市了”趙出息若有所思的說道,既然瀘州可以用這個辦法,那自貢自然也可以,何況自貢的形勢并沒有瀘州這么復雜,相對來說更容易解決,陳濤和呂方本來就在一直滲透自貢。
  司徒南想了想說道“你覺得他會回成都,還是去自貢?”
  “回成都的可能性更大,不過自貢肯定會派人去,放棄瀘州實屬無奈,再放棄自貢,就有點傷元氣了”趙出息分析道,目前這局勢應該就是如此。
  司徒南思索片刻點頭道“那你留在瀘州,我去自貢,我們分頭行動,盡快解決川南”
  “這樣也行”趙出息同意司徒南的建議。
  于是,司徒南讓韓慶留在瀘州配合趙出息的行動,自己帶著張幸前往自貢主持大局,等到司徒南走后,趙出息這才讓黃土大小王等人進來,接下來這幾天趙出息都會待在瀘州,晚上他會見瀘州的幾位領導,明天是瀘州市委市政府的接待晚宴,然后他會見見瀘州那些已經支持他又頗具影響力的大佬們,已確定瀘州的局勢,等到差不多以后,他才會離開瀘州。
  “瀘州,你們做的很不錯,沒讓我失望”眾人進來以后,趙出息由衷說道,再強大的戰略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執行,最終也會以失敗告終,趙出息慶幸的是,不管是黃土還是大小王,都很有實力。
  黃土臉色嚴肅道“出了很多差錯,沒有想象中的順利”
  “我已經很滿意了,現在譚鴻儒已經放棄瀘州,瀘州現已成為我們的囊中之物,這都是你們的功勞,那些小細節不必再自責”趙出息揮手笑道,他能感覺到因為上次的事情,黃土和他的關系還沒有徹底恢復。
  小王樂呵的拍著馬屁道“這都是趙哥你計劃周密,我們只不過是按照你的吩咐照辦而已,并沒什么難的”
  “得,你盡會說些好話,聽說你們兄弟兩還受了傷,怎么樣,沒事吧?”趙出息看向大小王兄弟關心道。
  小王搖搖頭道“沒事,都是些小傷,不礙事,死不了”
  “沒事就好,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們去辦”趙出息笑了笑說道“讓我見見那位單挑匹馬挑翻李文清的兄弟吧,我聽說,他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沒想到你還挺有眼光”
  “哈哈哈,也許是緣分吧,這小子以前是跟著我的,為人很低調,平時不怎么說話,看起來有些木訥,但這家伙身手很厲害,我們切磋過幾次,跟我不相上下,不過我懷疑他故意給我放水,以前是給北京大老板當保鏢的,后來出事得罪了老板才跑到成都,做事機靈下手又狠,幾次事情處理的都很漂亮,我這才發現這苗子,上次你交代的事情,我就是安排他去做的,至于這次,我也沒想到他能做掉李文清,真是大跌眼鏡”說起這次給自己沒少長臉的陳中藏,小王的話就比較多了,哈哈大笑得意洋洋的介紹著這位心腹大將,他很看中陳中藏,這小子也對他脾氣,特別是能跟他哥聊到一起,兩人的性格脾氣都想仿,所以他兄弟兩才有意培養這小子。
  “一戰成名啊”趙出息并不吝嗇自己的贊賞說道。
  聽到這句話,小王臉上的笑容更盛,這也代表趙出息對陳中藏的認同,如果認同陳中藏,那么以后陳中藏就會爬的更高走的更遠,陳中藏是他們兄弟兩帶起來的,肯定不會忘了他們。
  “我這就喊他進來”小王屁顛屁顛的跑出去道。
  沒過多久小王領著陳中藏便走進來,趙出息不禁打量著眼前這個看起來并不怎么出彩的男人,身高普通長相普通身材偏瘦有點黑,倒是眼神隱忍中帶著凌厲。
  “陳中藏?”小王準備介紹陳中藏,趙出息揮揮手主動問道。
  “我是”陳中藏也沒給趙出息打招呼,只是沉聲說道,然后抬頭盯著眼前這個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陌生是因為第一次見這個男人,熟悉是因為聽過太多關于這個男人的事情,他也是因為這個男人才來成都,因為這個男人和林三無是兄弟。
  趙出息瞇著眼睛說道“不錯,很不錯,今年有三十歲?”
  “三十有一”陳中藏聲音低沉而有力的回道,不多說半句。
  趙出息淺笑道“能干掉李文清,看來你身手真心不錯,大小王都夸你做事有分寸,那我肯定不能讓你默默無聞,從今天開始你配合大小王兄弟在瀘州的行動,等到瀘州局勢穩定以后,就由你負責”
  眾人聽到趙出息的話,臉色瞬變,這安排有點……
  “趙哥,我來這個圈子時間短資歷淺,只是做了幾件該做的事情,還沒有做出什么能服眾的成績,所以這個安排,我不能接受”陳中藏并沒有居功自傲,而是如實說道,這個舉動讓周圍的眾人不禁贊賞,不是誰都能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如此冷靜的,要知道如果以后執掌瀘州,那可是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美女、金錢、權利會接踵而來。
  趙出息也不禁點頭,他這個安排也有試探陳中藏的意思,隨后道“既然你這么說,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都會憑我的雙手拿到,等到我做出足夠的成績時,趙哥再怎么安排我,我會心安理得的接受,因為那是我該得的”陳中藏不卑不亢的說道,這個說辭實在是進退自如,讓第一次在眾人面前亮相的陳中藏大放光彩。
  趙出息拍手鼓掌道“好,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由你,接下來你繼續跟著大小王,有什么事情,也會讓你去做,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有這個能力”
  “愿為趙哥鞍前馬后”陳中藏低頭說道。
  趙出息笑了笑說道“不過你最近做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該賞的還是要賞的,小王,回頭你自己看著吧,不要吝嗇,我們不缺錢”
  “趙哥放心,我會辦好”小王樂呵的說道,對于陳中藏在趙出息面前的表現很滿意,真特么給自己長臉,剛剛趙出息要讓陳中藏負責瀘州,把他嚇了一跳,他雖然覺得陳中藏很有實力,但畢竟經驗不足,這么做也許會害了他,還好陳中藏拒絕了。
  接下來,趙出息要安排一些事情,既然譚鴻儒已經放棄瀘州,他們就要心安理得的全盤接收瀘州,有些先前不聽話的就得敲打,那些率先支持他們的就得表揚,畢竟他們在瀘州人手不夠,所以得盡快的整合瀘州的勢力,于是趙出息讓眾人分頭行動,自己坐鎮中軍。
  安排好這些事情后,眾人都分別忙碌,趙出息讓黃土和芙蓉先留下,等到其他人離開后,趙出息不禁問道“這個陳中藏,你們覺得怎么樣?”
  “身手沒接觸過,不過從一些細節來看,不簡單,城府也不淺,我想你也清楚,不是誰都能說出剛剛那番話,最重要的是,底細不清楚,他才進這個圈子大半年而已”黃土如實說道,這也是他一直擔心的事情。
  趙出息不否認道“你說的沒錯,突然橫空出世,有點蹊蹺,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沒有妖最好,以后可以當做重點對象培養,如果有妖,那就想辦法除掉,所以黃土,這件事交給你,查清楚他的底細”
  “嗯,我這就去辦”黃土點頭說道,旁邊的芙蓉也很贊同兩人的做法,剛剛她一直在打量這個陳中藏,總覺得這男人有點太安靜了,顯然有故事有經歷有沉淀,不然不會有這種心性。
  黃土和芙蓉離開時,趙出息這次有意讓馬成才跟著黃土,看看黃土怎么處理一些事情,也算是培養他,畢竟作為趙出息的司機,馬成才以后也是重點培養的對象,一輩子當司機那沒出息,總歸要有建功立業的時候。
  所有人都忙碌以后,趙出息要見個男人,那就是已經徹底反了譚鴻儒的程家大少爺程化,既然他已經宣布反了程家,趙出息肯定要見見他,現在他已經在外面等著,趙出息讓周易師叔請他進來。
  “今天終于見到了趙爺,果然如同外面傳的那樣,年輕的令人發指”程化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不過這男人不那么死板,倒是風趣幽默的很,更是一位八面玲瓏的主,所以他能在父親死后,譚鴻儒施壓瀘州打壓程家,還能讓程家不亂。
  趙出息笑呵呵道“程哥就不要再給我戴高帽了,我都是運氣使然”
  “哈哈,你要是運氣使然,用你們年輕人的說法,就是你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河系”程化哈哈大笑的說道。
  趙出息聽說過這男人的事情,回道“程哥果然有趣,不過我想知道,反譚鴻儒,是程哥的主意,還是屈哥的主意,我也沒想到你們會這么做,果然有魄力”
  “不是老屈,也不是我,而是五爺的主意”程化沒有否認道,知道趙出息和五爺早已秘密達成合作,不然瀘州也不會有現在這局面。
  趙出息默默點頭道“沒想到會是五爺,五爺還是那個五爺啊,姜還是老的辣,佩服”
  “只是這譚鴻儒欺人太甚,不然我們也不會走到這一步”程化嘆了口氣說道。
  趙出息笑道“那是,不過我想程哥現在考慮的肯定不是這件事,而是你反了譚鴻儒以后,外界都認為你是我的人,我該怎么安排你,該怎么對待程家,對不對?”
  “哈哈哈,什么都瞞不住你,都被你猜到了,其實這也是我這次來的目的,畢竟什么事都是趙爺你和屈哥五爺商量,我并沒有直接接觸過你,很多事心里沒有底”程化緩緩說道,這也是他擔心的事情,如果趙出息不按約定來,如果拿下瀘州以后反而打壓程家,那事情就難辦了。
  趙出息起身走到程化的身邊,拍著程化的肩膀道“程哥完全多心了,我趙出息說到做到,畢竟我和五爺還有更大的事情要做,怎么會虧待程哥,程家自然會得到該得的”
  “趙爺都這么說了,那我就放心了”程化心里的那塊石頭也總歸是放下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趙出息和眾人分頭行動,他按照計劃,帶著考察團見了瀘州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然后又以私人身份見了瀘州市委市政府那幾位掌權者,更是跟胡家那兩位主政者進行了深談,以后能幫的肯定要互相幫一幫,他們也知道趙出息的存在,更知道趙出息和胡系主要成員的關系,并沒有怠慢。
  除過見這些人,趙出息還見了那位新任的瀘州市局一把手,兩人就有些事情達成了共識,這自然不為人知,特別是老賀的事情上,趙出息是準備往死里咬。
  而在趙出息在瀘州忙碌的時候,司徒南也在自貢開始忙碌起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借刀殺人鏟除異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