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786 無功而返2

第七百九十七章怎能少了我……
  心腹大將李文清死了,洪河和安盛受傷,瀘州眼看大勢已去,自貢也陷入危難,譚鴻儒不可能放棄瀘州和自貢,如果放棄瀘州和自貢,不僅僅是利益上的損失,也會讓整個圈子人心不穩,更會讓川北陷入重圍當中。
  所以,譚鴻儒必須親自去川南一趟……
  譚鴻儒要去瀘州,得知這個消息后的趙出息不禁皺眉,現在是黃土在那里主持大局,如果譚鴻儒去了瀘州,必然不是譚鴻儒的對手,畢竟譚鴻儒在那里深耕多年,關系人脈斐然,而且如果譚鴻儒去了,程家那邊也不敢對抗,這對他們很不利,好不容易建立的優勢,趙出息不會退讓半步,所以趙出息立即作出決定,那就是他也要去瀘州。
  趙出息要去瀘州,肯定不是單獨前往,他去瀘州的目的是對抗譚鴻儒,所以趙出息思前想后怎么才能讓譚鴻儒在瀘州沒有任何作為?最終趙出息決定這次發動自己的人脈和勢力,帶領十多家企業老總以及成都一批跟自己走的最近的官二代們前往瀘州,這其中也有些瀘州本地在成都混得不錯的大佬,趙出息也得讓他們站隊。
  做出決定以后,趙出息便讓黃土和宋青瓷忙碌起來,除此之外,西蜀集團旗下十多家子公司也會前往瀘州自貢考察,就像上次去川北給孔林站臺那樣,那次川北之行,給了趙出息很多經驗和啟示。
  忙碌完這些事情后,趙出息這才去找徐林,反正他會趕晚上六點前到瀘州,宋青瓷已經開始約瀘州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見面,趙出息不信他們不給自己這個面子,何況其中不少人還見過,有兩位更是胡家這派的官員,最主要的是,他給他們帶去的是政績,而譚鴻儒能給他們帶去什么?怎么選擇,他們心里會有一桿秤。
  徐林正在辦公室里看關于長安控股的一些東西,長安控股在上海的總部已經裝修完畢,主要人員已經開始進入辦公,位于成都的這些高層也會在這周全部遷往上海,至此長安控股正式開始全面運轉,而全球經濟形勢也正按照他們先前的判斷開始上演,特別是新興國家的經濟有些讓人擔憂,有可能愈演愈烈,所以徐林姜知名等人得加快步伐趕上這個經濟周期,等到下個經濟周期開始,長安控股的回報將是驚人的。
  “忙著呢?”趙出息走近徐林的總裁辦公室,笑呵呵打招呼道。
  徐林微微抬頭看眼趙出息道“在看長安控股的東西,林鎮北他們的第一期資金已經到賬,只是先前的收購計劃可能都要暫停,現在經濟在惡化,這些前段時間搶手的優質項目價格都在大幅縮水,對于手握大把現金的我們來說,這是最好的機會”
  徐林很慶幸長安控趕敢在經濟逐步惡化前面成立,資金也都已經到位,他對宏觀經濟的判斷還算準確,這次全球經濟的全面惡化,是由上一輪的全球經濟寬松政策帶來的后遺癥,加上新興國家的經濟轉型期,于是才有了現在的苦果,徐林對此的解釋是,非理性繁榮下的必然結果。
  “哦,看來一切都在按照你們的計劃進行中”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也算是不動聲色拍著徐林的馬屁。
  徐林放下手中的文件詢問道“找我有事?”
  “還真有點事”趙出息如是說道。
  趙出息往前走了幾步,站在徐林的旁邊嚴肅道“前幾天我從朋友那里得知一件事,齊思的舅舅牽扯進省紀委的一件案子,這案子不算小,至少目前綿陽的副市長、省國土資源廳的常務副廳長,省住房管理和房產管理局的一位實權處長都已經淪陷,齊思的舅舅牽扯到行賄、非法集資、國有資產流失等等事情,如果事情查明,很有可能被判十年以上,所以我來找你想些辦法”
  “這么嚴重?”徐林也沒想到齊思的舅舅會牽扯到這種事情上,所以皺眉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這件事我已經問過舅舅,似乎并不像我想象中那樣,所以我覺得有人在設局讓他跳,也正好我從朋友那里得到些消息,北京有些看我不順眼的紈绔正在對付我,如果不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別人的話,我不得不將兩件事想到一塊,也就是說,這些事是沖我來的,齊思的舅舅會躺槍,也僅僅是因為他是齊思的舅舅”
  “原來如此”徐林若有所思道,如果真如趙出息所說的,那就不難解釋了。
  現在趙出息也只是懷疑,至于這幾位出事的官員,應該是本來就有事,肯定不是因為潘岳剛才出事,如果他們整這么大的陣勢只是對付潘岳剛,那也太勞民傷財了,所以潘岳剛應該是順便搭上的。
  “你想讓我怎么幫你?”確定趙出息找他的目的后,徐林沉聲問道。
  趙出息回道“你對這方面比較擅長,我會派人查清楚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齊思舅舅到底牽扯到哪些事,和哪些人有關系,然后交給你處理,你盡可能的幫他撇清事情,以及找到對他有利的證據,如果最終還是不行,處理好他的公司,我讓他出境躲風頭”
  “照你這么說,事情應該不簡單,所以我建議先處理公司,以防萬一”徐林經歷過太多這種事情,對此太有經驗了,所以未雨綢繆道。從趙出息話中可以聽出來,省紀委才初步調查,并沒有進行具體的一些事,比如凍結賬戶調查公司等等,如果等到走到這一步,再想處理,就為時已晚了。
  趙出息聽后點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那該怎么做?”
  “兩個選擇,第一讓他把公司名義上賣給西蜀集團,實際上只是交給西蜀集團托管,到時候就算是出事,公司也能正常運營,不會被凍結賬戶等等讓公司處于被動狀態。第二個辦法,調整公司的股權結構,進行海外離岸信托托管,到時候也不會出現問題,總之實際控制人不能是他”
  “我明白了”趙出息平靜點頭道“這事我會給舅舅說的”
  “至于其他事,你只有查清楚,我才能幫你破局”徐林低聲說道,他現在要忙的事情太多,總不能親自去查。
  趙出息點點頭道“我這就派人去辦”
  跟徐林商量好關于潘岳剛的事情后,趙出息便從辦公室出來,宋青瓷那邊還在繼續忙碌當中,趙出息先回自己辦公室打了幾個電話,同時安排了一些事情,比如邀請林國棟等幾個官二代跟自己前往川南,直截了當的說出去川南的目的,讓他們選擇去還是不去,還好這些人給面子,都答應了,并不擔心得罪譚鴻儒。
  一個小時后,宋青瓷走進辦公室告訴趙出息都已經安排好,西蜀集團旗下十家子公司都會派高管前往瀘州,還有十幾家西蜀集團的合作公司以及跟西蜀集團走的近的公司都會派高管參加,如此高規格大場面的陣勢,趙出息不信到時候壓不住譚鴻儒。
  同時,宋青瓷也正在聯系瀘州市委市政府那邊……
  十一點整,沒有吃午飯,趙出息給齊思打過電話后,便帶著芙蓉、周易等人率先出發前往川南,幾位官二代會同行,至于那些公司的高官,都會趕下午六點前到瀘州,不會錯過晚上以及明天的一些活動,西蜀集團這邊,宋青瓷陪著趙出息一起,這自然有宋青瓷的私心。
  在趙出息準備出發前往川南的時候,譚鴻儒等人已經在去川南的路上,此行譚鴻儒帶著諸多心腹,除過鬼叔,那位被他請下山的怪胎司機,左福,衛晉也都跟著前往,加上本就在川南的徐守望和洪河、安盛,可以說譚鴻儒這次算是傾其全力了,誰讓兩大心腹,李文清死了,老賀還在獄中。
  “瀘州那邊安排的怎么樣?”在去瀘州路上的高速服務區,眾人下車抽煙休息,譚鴻儒詢問左福具體情況,他要見瀘州很多大佬,除過市委市政府的領導,還有比較有影響力的人物和富商,以及先前支持他,如今倒戈的那些人。
  從成都去瀘州可以走兩條高速,一條是成瀘高速,一條是成赤高速,兩條高速距離和時間都差不多,譚鴻儒等人走的是成瀘高速。
  “我和老徐已經和該聯系的人都已經聯系過,市委市政府那邊有些人答應見面,有些人模棱兩可,有些直接拒絕。程家那邊還算安分守己,已經在等著你。那些依舊支持我們的,對于你能來瀘州,表示很高興,那些倒戈的,直接掛了電話,這就是現在的局面”左福沉聲說道,這件事情是他和老徐在張羅的,譚鴻儒只是給市委市政府的幾位領導打了電話,除過一位表示有事再說,其與兩位都會見他。
  譚鴻儒對于這個結果明顯有些不高興,左福連忙說道“我們會繼續聯系,不過我覺得有些人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這個時候必須得給他們點顏色看,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左哥,瀘州現在不是以前的瀘州,老賀能進去,說明市局那邊已經變了天,所以我們在瀘州目前還是小心為上,等我解決了市局那邊的事情,到時候再動手也不遲”譚鴻儒深思熟慮后說道,他可不會給趙出息機會。
  抽完一根煙,眾人稍作休息,于是繼續趕路……
  趙出息這邊也已經忙完,眾人在繞城高速口集合,浩浩蕩蕩前往瀘州,在去瀘州前,趙出息和司徒南通了電話,告訴司徒南譚鴻儒去了瀘州,他現在也準備出發前往瀘州,司徒南聽后笑道,既然這么熱鬧,怎能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