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85 無功而返1

(月底了,大家應該還有月票,有的話就投給刁民吧)
  長江經瀘州進入重慶,所以這里的水資源特別豐富,除過長江,瀘州還有沱江赤水河等,很多人都知道,瀘州還有個別名,那就是酒城,這里是國家名酒金三角之一,最有名的算瀘州老窖和郎酒,所以這里的酒文化特別濃郁,空氣里都彌漫著白酒的味道。
  瀘州這位富豪這私人度假別墅便藏著不少美酒,特別是國窖系列,時常有人過來蹭酒喝,只是今晚這兩位卻不是來喝酒的,更不是來搶酒的。
  陳中藏是什么級別的實力,川渝還真沒人知道,但師從林鎮北旗下幾個猛人的他,十幾歲就開始展露天賦,被南宮悉心調教。李文清碰到陳中藏,也只能說他運氣不好,可以說,陳中藏的實力絕對在大小王以及黃土之上。
  一對一,二對三,李文清他們人數上占優,實力上卻一點都不占優。當李文清殺到陳中藏面前時,陳中藏絲毫沒有膽怯,面不改色心不跳,瞳孔死死的盯著李文清,在李文清攻向他的致命處時,陳中藏這才動手,并沒有主動攻擊,只是以防守為主,同時試探李文清的實力如何?
  李文清基本都是野路子,混雜著各種套路,有散打格斗,還有泰拳和洪拳,但每招每勢都是最實用的,都是實踐出來的,經驗豐富,所以陳中藏一開始并沒有輕視李文清,等到幾分鐘過去以后,陳中藏這才準備力,當李文清出拳度不夠快時,陳中藏一把抓住李文清的胳膊,將他胳膊卡在胸口,李文清臉色微變,出腿想要擊退陳中藏,陳中藏卻直接將李文清推出數米遠,隨即緊隨其后跟上,在李文清還沒有站穩的時候,陳中藏已經一躍而起,對著李文清的胸口就是力度不小的連環腳,全部踢在李文清的胸口,李文清被踢的踉蹌往后退,卻沒有還手之力,陳中藏最后一腳踢在李文清的側臉,李文清整個人被踢飛出去。
  陳中藏落地以后,旁邊有人想要趁亂襲擊陳中藏,被陳中藏彎腰躲過,一拳砸中下巴,口水帶著兩顆牙飛了出來,等到躲過他的攻擊,陳中藏順勢抓住他的頭,直接一膝蓋頂在他的臉上,于是這哥們轟然倒地,暈死過去。
  旁邊那四位打的難解難分,李文清的手下已經動了刀,陳中藏的兩位手下有點吃力,不過這兩位都是陳中藏親自挑選出來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陳中藏相信他們可以解決麻煩。
  “說實話,你是我遇到對手里比較弱的”陳中藏多老實啊,所以這話說的很實在,只是聽在李文清耳里卻有些不中聽。
  李文清惱羞成怒道“勝負還沒有分,說這話不怕打臉?”
  “勝負?你錯了,今天沒有勝負,只有生死,你要想活著,那就拿出點真本事”陳中藏八風不動的說道,既然已經知道李文清的身份,陳中藏也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那就是干掉他,很顯然,如果他干掉了李文清,那他立刻會在川渝圈子揚名。
  “就憑你?我草尼瑪的”李文清不禁爆出粗口,唾了口唾沫,再次沖向陳中藏。
  陳中藏站在那里依舊穩如泰山,等到李文清到眼前以后才出手,只是這次陳中藏并不是防守,而是直接攻擊。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滿力量,當跟李文清身體接觸的時候,就像電影的延遲鏡頭那樣,似乎能看到一股寸勁。
  陳中藏的度很快,力量很足,李文清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只是短短數秒內,李文清被陳中藏直接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墻上,嘴角鮮血橫流。李文清艱難起來,對著陳中藏冷笑道“再來”
  陳中藏擺出白鶴亮翅的姿勢回道“那就繼續”
  等到李文清又一次沖到陳中藏面前時,陳中藏根本沒多想,準備打算廢掉李文清,可就當兩人過招的時候,陳中藏突然現不對勁,因為李文清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把匕,陳中藏沒想到他使詐,連忙想要避開,只是為時已晚,后背被劃了道傷口,李文清也沒占到什么便宜,被陳中藏踢中肩膀,踉踉蹌蹌的滾了出去。
  “玩陰的?”回過神后,陳中藏惱火道,他平時最恨這些陰險狡詐兩面三刀的人。
  李文清不以為然道“只是你太幼稚而已”
  “既然這樣,那我送你最后一程”陳中藏冷哼道。
  于是,這一次成了陳中藏主動進攻,李文清揚起手中的匕刺向陳中藏的胸口,卻被陳中藏一把抓住手腕,轉而刺在他的肩膀,李文清痛的哀嚎出聲,陳中藏推開他,李文清捂著鮮血橫流的肩膀面部猙獰。
  陳中藏才不理會他手上,而是繼續往前走,李文清只得再次揚起匕,卻又被陳中藏抓住,這次匕刺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后被殘忍的直接拔出來,李文清又是一陣哀嚎,腿上也鮮血橫流,一瘸一拐的往后退。
  “沒有實力,還要玩陰的,跳梁小丑而已,死了以后記住我的名字,我叫陳中藏”陳中藏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一次,陳中藏沒有再折磨李文清,直接抓住李文清的胳膊,將匕插進他的胸口,李文清的瞳孔也在這一瞬間放大,逐漸失去往日的神采,嘴里的血已經止不住往出流,也許在他出前,怎么也沒想到,這次瀘州之行是有去無回的末路。
  數秒后,陳中藏松開了李文清,李文清的身體重重的向后倒下,轟的一聲,再也沒有起來,于是,被紅爺寄予厚望,日后更有可能執掌大權的李文清,在這里為他的人生劃傷了不圓滿的句號。
  李文清倒下后,旁邊的亂局也就戛然而止,那兩位手下面面相覷,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他們也沒想到李文清李哥會死在這里。
  “帶他離開,告訴紅爺,是我殺的李文清,我叫陳中藏,他如果想要報仇,盡管來找我”陳中藏依舊是那副表情說道,好像殺了李文清,并不是多大的事。
  能活著離開,那兩位手下已經很慶幸,哪敢在叨逼什么,連忙弄醒那位被陳中藏干暈的貨,抬著李文清的尸體狼狽離開。
  陳中藏讓人清理外面的現場,自己則走進別墅里面,告訴那位富豪已經沒事了,隨后才打電話向黃土匯報這里的情況,說這里是李文清帶人過來,雙方交了手,現在已經結束,而李文清死了。
  陳中藏的語氣依舊是那么平靜,可黃土當聽到李文清死了的時候很是震驚,半信半疑道“你說李文清死了?”
  “是,死了”陳中藏如實回道。
  “誰殺的?”聽到確切的答案,黃土不禁皺眉,李文清以前在川渝的名氣和地位,可是跟他齊名的,都說他們是川渝下個階段的核心人物,卻沒想到就這么死了。
  陳中藏不緊不慢的說道“我殺的,有問題么?”
  “沒有”黃土對于這位最近十分出彩的手下很是驚艷和好奇,他是大小王兄弟推薦的,說身手很好,而且為人低調腦力靈活,可以當重點培養,黃土這才重用他。
  沒有再問什么,黃土隨后掛了電話,只是心里卻有些不踏實,總覺得這個陳中藏的出現有點太突兀,以前怎么沒聽說過,回頭得好好問問大小王,陳中藏是什么底細。
  這一晚,譚鴻儒在瀘州的布局以及手下損失慘重,不僅李文清死了,保護徐守望的洪河安盛也沒占到便宜,他們碰到的是大小王兄弟,雙方都受了輕傷,至于其他地方,自然是被趙出息和司徒南這邊強勢拿下。
  凌晨剛過,已經從德陽回到成都的譚鴻儒這才收到來自瀘州的消息,除過損失慘重,洪河安盛受傷,最震驚的自然是李文清的死訊,譚鴻儒雙拳緊握,眼神陰狠道“誰干的?”
  “趙出息那邊一個叫陳中藏的手下”左福連忙回道,他也沒想到李文清會死。
  譚鴻儒眉頭緊皺道“陳中藏?”
  “以前沒什么名氣,最近才出頭”左福小聲回道。
  譚鴻儒惱怒道“這仇,我替文清報”
  川南昨晚的事情,趙出息清晨才得知,黃土說完其他所有事,最后才說李文清死了,是陳中藏殺的,而且黃土還提醒,上次徐少卿的事情,就是陳中藏一手辦的,那晚老賀的事情,也是陳中藏負責的。
  跟所有人一樣,李文清的死讓趙出息也有些意外,更沒想到會是一位自己并熟悉的手下殺的,但聽到黃土的詳細解釋后,趙出息也就不意外了,徐少卿的事情,辦的很漂亮,趙出息還說要見見陳中藏,卻沒想到他又出現在自己視野里。
  “這個陳中藏,我得見見”趙出息饒有興趣的說道。
  所以,陳中藏并不知道,他昨晚一戰成名,外人或許覺得這很難得,以后前途無限,但對陳中藏來說,并沒有什么。
  吃完早餐后,趙出息早早便趕到西蜀集團,他要找徐林問問潘岳剛的事情該怎么辦,他知道徐林比自己更懂如何處理這些事。
  只是趙出息和徐林剛見面,就得到消息,譚鴻儒準備動身親自前往瀘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