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784 兵臨城下后知后覺3

第七百九十五章明年今日,是誰的忌日?
  自從前年趙出息和齊思訂婚后,趙出息的身份以及胡家的背.景給了潘岳剛不少底氣,這是事實,不管是做人還是做生意,潘岳剛步子都邁的有點大,整個人也顯的有些浮躁。以前他最缺少的便是更高層面的靠山,他所能接觸的也不過是些市局級的領導,再高便沒什么能力,但現在不同以往,趙爺是他的外甥女婿,胡家是他的親家,這身份往出一扔,誰敢輕視他?以前那些懶得搭理他的人開始主動聯絡他,以前瞧不起他的人,也都跟他稱兄道弟,這些改變,讓潘岳剛迷失了方向,或許才有了這次的事情。
  趙出息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卻如同核武器,瞬間就把喝的迷迷糊糊的潘岳剛嚇醒,他怎么都沒想到趙出息深夜找自己會是這么嚴重的事,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惹到這么大的麻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過神后的潘岳剛有些哆嗦的問道“出息,你別嚇舅舅,你說的這些是怎么回事?我可沒做什么違反亂紀的事情啊”
  趙出息冰冷的盯著潘岳剛,如果他不是齊思的舅舅,趙出息才不會趟這趟渾水,可事實他就是齊思的舅舅,而且從小就很寵齊思,所以不管他發生什么事,趙出息也得幫,所以趙出息冷笑道“嚇你?舅舅,你覺得我會做這么無聊的事情么?我從省紀委已經打聽清楚,省紀委正在查一件窩案,牽扯到很多人,綿陽那位錢副市長,國土資源廳的王和軍,省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的楊處長,還有下面一批人,這其中就牽扯到你,所以我才來找你,如果你想讓我救你,就老老實實把你跟他們之間有多大的交往,多少利益往來,多少合作,還有都做過什么,全部交代清楚,這樣我才能想辦法幫你,如果等到省紀委把這件事查清楚以后,那我能幫你的就很少了”
  “出息,真的有這么嚴重?”潘岳剛還是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趙出息苦嘆了口氣苦笑道“舅舅,如果你還抱著僥幸心理,那誰也救不了你”
  “好,我說,我什么都說”潘岳剛這次不敢再懷疑,忐忑不安的說道,他知道和什么作對,都不能和政府去作對,何況還是省紀委查辦的大案,那些大佬都能說查就查,何況是他這種小魚小,說把你查辦入獄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還好趙出息是自己的外甥女婿,要不然自然估計到事發的時候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接下來,潘岳剛不敢再隱瞞,將他怎么認識的這幾位,以及和幾位富豪的關系合作等等全盤拋出,具體到每件事每個項目他參與了多少,全部都說了出來。趙出息眉頭緊皺,仔細認真的聽著,期間有疑問的地方都會直接詢問,畢竟趙出息現在對這些事情也很明白。
  兩人用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時間,才弄清楚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潘岳剛最開始沒多大牽扯,但后來關于兩塊地,以及兩家公司的所有權問題涉入較大,而且貌似他也真送了這幾位東西,只是名義上還有余地。
  “這么說,舅舅你牽涉的并不是很深?”聽完以后,趙出息沉思數秒后說道。
  潘岳剛苦嘆道“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說我怎么清楚他們犯了什么事?”
  “那非法集資的事情怎么回事?”趙出息繼續問道。
  “我不清楚,我沒有參與過非法集資”潘岳剛擲地有聲的說道,不像是在說謊,趙出息聽后默默點頭。
  “舅舅,在事情還沒有查清楚前,你跟這幾位老板的合作全部終止,但不能讓他們察覺到怎么回事,剩下的事情交給我,我會找人辦,你繼續你的正常生意,隨時等我的消息,如果實在不行,我到時候會想辦法將你送出境,不會讓你出事,公司這邊我也會幫你處理”趙出息只能將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都預估到,他相信潘岳剛不可能做什么太過的事情,不然他這邊肯定會有風聲。
  潘岳剛沒見過趙出息如此嚴肅過,只得道“出息,這次你一定要幫舅舅啊”
  “舅舅你放心,我肯定幫你,不過,舅舅,這事我不希望第二個人知道”趙出息有些無奈的說道。
  潘岳剛連忙點頭道“嗯,我會守口如瓶,誰也不會說”
  從書房里出來后,客廳里顧唯和潘曉曉一直焦急的等著,她們不清楚發生什么事,但趙出息表現出來的樣子讓她們很擔心。
  “怎么聊了這么久,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顧唯盯著趙出息和潘岳剛皺眉問道。
  出來前趙出息就已經叮囑過,不要讓舅媽和曉曉感覺到,要不然容易亂了分寸,所以潘岳剛表現的很平靜,笑道“沒什么事,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你們女人就不要操心了”
  “沒事?”潘曉曉明顯不相信道。
  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舅媽、曉曉,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們也早點休息,改天來蔚藍卡地亞吃晚飯”
  顧唯也不好再追問下去,客氣了幾句,就送趙出息離開……
  從潘家出來,趙出息這次直接回蔚藍卡地亞,齊思已經睡著,趙出息洗完澡就躺在她的身邊,將她樓入懷中,睡夢的齊思下意識的抱緊趙出息,嘴角還殘留著笑容。
  趙出息知道,很多人可能覺得李青衣或者宋青瓷相比于齊思,更適合他,但趙出息自己知道,齊思比起她們很普通,但她給自己的東西,最平淡卻也最難得可貴,所以趙出息對著睡夢中的齊思輕聲道“這輩子,我會好好保護你以及你的親人,不會讓你因為任何事而傷心”
  說完,趙出息在齊思額頭輕輕一吻,這才躺下休息……
  在趙出息休息的時候,瀘州那邊正在針對紅爺開始一場針鋒相對的較量,黃土和張幸今天見了各路人馬,包括讓老賀旗下幾個心腹倒戈,話說的都很明白,要么跟著老賀一起入獄,要么跟著他們什么事都沒有,其中很多人聽到這話就率先背叛了老賀,有些頑固的死忠依舊堅信老賀和紅爺的威力。
  至于那些本就誰牛逼就依靠誰的商人們,倒是迅速見風使舵,老賀都能被抓,說明瀘州的風向要變了,商人們嗅覺天生敏感,所以總能獲取最好的利益,何況還是黃土和張幸親自約談,選擇紅爺還是選擇趙爺和司徒先生,顯然很容易做出選擇,何況其中很多人早早就跟趙出息和司徒南有關系,畢竟他們的生意不僅僅局限在瀘州。
  所以,成效很容易見到,整個瀘州的風向瞬間就改變了,而且很難再改回來,程家的不阻攔不干涉政策是最好的潤滑劑,當徐守望帶人來到瀘州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但還是強行要逆轉,只是黃土和張幸并不打算給他們機會,今天晚上他們將針對紅爺在瀘州殘余勢力進行一次清剿,由黃土、張幸、大小王、韓慶、陳中藏分別帶隊,而紅爺那邊能獨擋一面的卻很少,只得由徐守望和洪和安盛一組,熟悉瀘州的李文清獨自一組。
  不知是大小王有意安排還是巧合,陳中藏正好遇到了李文清,在李文清帶人準備趁夜去威脅某位已經宣布支持趙爺和司徒先生的富豪時,陳中藏受黃土的命令帶人則保護這位富豪,因為這位富豪比較有名,他只要支持趙出息和司徒南,他身邊那幫人也都會支持。
  所以兩人自然而然的遇到了,碰面的地方就在這位富豪在郊外的度假別墅外面,李文清帶了三個人,陳中藏只帶了兩個人,都是身手不錯的好手。
  作為四九城那位林爺為二胖從小培養的心腹,陳中藏受命從北京來到成都當臥底,名字也由林中藏改成陳中藏,更是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去,陳中藏沒有怨言。林爺曾經給他說過,林家的男人都是怪胎,你想要林三無認可,難度不小,我不能幫你,但你要得不到他的認可,我也只能放棄你。陳中藏不愿意被林爺放棄,所以只能得到林三無的認可,所以他把這次四川的任務,當做林三無對他的考驗,所以不管在川內待多少年,陳中藏都無怨無悔,他要得到林三無的認可,因此,陳中藏必然是要踩著一批人的尸骨上位的。
  而這次的尸骨,便是在川渝成名多年,被紅爺寄予眾望的李文清,這個曾經目中無人,敢威脅簡姨,敢直面趙出息的年輕袍哥。
  當李文清出現在院子里的時候,隱藏在暗處的陳中藏也就出來了,由于有老賀的前車之鑒,李文清沒有帶不該帶的東西,生怕被下套,站在暗處的李文清面對陳中藏等人冷笑道“司徒南的走狗,還是趙出息的走狗?”
  陳中藏不理會李文清的冷嘲熱諷,他向來不喜歡在言語上占上風,因為不管任何事情,最終只能靠實力決定輸贏,而不是呈口舌之快,你要有諸葛亮罵王朗的本事,那也只能說你牛逼。
  所以陳中藏只是說道“你若現在離開,我可以當做什么事都沒發生”
  “哈哈哈哈,你以為你是誰?黃土,大小王,還是司徒南那邊的張幸、韓慶,跳梁小丑也敢在我面前耍威風,你知道我是誰,記住了龜兒子,勞資是李文清”李文清絲毫沒把陳中藏當回事,十分猖狂的說道。
  陳中藏平靜回道“你是誰,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我只知道,今天我會守在這里,你要想過,那就得有點真本事”
  “看來你很厲害?”李文清玩味道。
  陳中藏依舊是那副木訥的樣子說道“我厲不厲害,你試試就會知道”
  “好,那我試試,只是可惜了,明年的今日可能是你的忌日”李文清眼神陰狠的說道,隨即往前走了兩步。
  陳中藏指著李文清沉聲說道“他留給我,他們交給你們”
  當陳中藏吩咐完,李文清也已經出手,直接沖向了陳中藏,兩人年齡差不多,一個川渝成名已久,一個在北京城被林鎮北當棋子培養了很多年,明年今日是誰的忌日,拭目以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