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83 兵臨城下后知后覺2

趙出息難得休息會,正在跟孔穎聊錦江俱樂部的趣事,以及她是怎么降服林敏的,畢竟林敏現在對孔穎唯命是從,卻沒想到有人會再次主動過來找他。
  趙出息盯著這男人看了兩眼,貌似有點印象,剛剛在以財政廳某位領導兒子為主的那個圈子見過他,兩人只是碰杯,并沒有任何言語交集。
  “有事么?”被人打擾趙出息多少有些不滿,但還是客氣的回道。
  男人看起來有三十出頭的樣子,穿著西裝打著領結,帶了位嫩模,只是此刻那位嫩模被他已經拋棄在不遠處,長的還算能走到人前,男人自我介紹道“自我介紹下,我叫孫旭,打擾趙爺兩分鐘,有點趙爺的事想跟趙爺聊聊”
  趙出息放下紅酒杯饒有興趣道“哦,關于我的事,什么事,你說說看”
  孫旭對于孔穎的存在有些忌諱,看了眼孔穎,示意趙出息能不能避開孔穎,趙出息搖搖頭不加掩飾的說道“孔穎是我的人,不用避諱,坐”
  孔穎也沒打算離開,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盯著孫旭看,孫旭坐下來對著趙出息淡淡笑道“不知道趙爺最近有沒有生什么事?”
  “哦,最近生的事情太多,我也不知道你指的哪件事?”趙出息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是他要告訴關于自己的事,現在卻說不出個子丑寅卯。
  孫旭能感覺到趙出息的不滿,但并不著急,繼續道“那趙爺最近有沒有得罪什么人?”
  “你知道,我得罪的人不少,想讓我死的人應該也不少,所以我真不知道”趙出息繼續說道。
  孫旭呵呵一笑,不緊不慢道“那趙爺有沒有得罪北京城什么人,比如哪家的紈绔子弟?”
  “什么意思?”如果是說前面趙出息有些不耐煩,但孫旭這句話說出來后,趙出息瞬間便感興趣了。
  趙出息的反應讓趙出息很滿意,所以繼續道“具體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北京城最近有人想要對趙爺不利,而且已經在行動中,成都有人在參與,至于什么事,怎么對付趙爺,我倒不知道,只是想善意的提醒趙爺”
  “為什么要告訴我?”趙出息皺眉詢問道。
  兩人的對話,旁邊的孔穎都聽在耳里,大概意思也已經明了,那就是趙出息以前應該得罪了北京城什么大人物,現在他們在成都給趙出息找麻煩。
  孫旭笑呵呵起身道“我覺得,有付出肯定會有回報,趙爺自然不會忘了我”
  說完這句話,孫旭欣然起身離開,不再逗留,再次融入他們那個小圈子,只留下若有所思的趙出息,回過神后,趙出息看向孔穎道“你知道他的背.景?”
  “他爸以前當過綿陽的市委書記,后來官至省人大副主任,不過排名靠后,前兩年就已經退下來,他自己做生意,還算有模有樣,據說人緣很不錯”孔穎笑著解釋道,當賈繼恒將今晚參會成員名單給她后,她就已經順勢查出每個人的背.景和身份,這對于她以后擴展錦江俱樂部的會員很有用。
  趙出息沉思數秒后說道“幫我留意他,回頭告訴黃土,將他的底細查清楚”
  “嗯,知道了“孔穎淺笑道。
  趙出息起身趴在圍墻上,望著遠處由九龍倉和新恒基打造的Icc環球貿易廣場大樓若有所思,突然恍然大悟道“綿陽?難道和舅舅的事情有關?”
  趙出息在聚會快要結束前離開,眾人笑著跟他寒暄客套混熟臉,說著些冠冕堂皇的話,賈繼恒和林國棟將趙出息一直送到停車的地方,直到趙出息離開他們才回去。
  “趙哥,回蔚藍卡地亞?”奔馳g65離開望江樓公園后,馬成才隨口問道。
  喝了不少酒的趙出息靠著后座閉目養神,淡淡說道“環球貿易廣場”
  對于趙出息大晚上去如此陌生的地方,馬成才有些不解,卻也只能按照趙出息的吩咐前往環球貿易廣場。
  到Icc環球貿易廣場的頂級公寓樓下后,趙出息讓馬成才和周易都在車里等著,他自己單獨進了公寓樓,幾分鐘后,趙出息按響了潘岳剛家的門鈴。
  潘岳剛喜歡住高層,不喜歡住別墅,所以在這里買了套五百多平的豪宅。因為今晚有應酬,所以這會潘岳剛還沒有回家,客廳里穿著睡衣的顧唯和潘曉曉正在看韓劇,母女倆相同愛好倒是不少,都喜歡韓國長腿歐巴,聽見門鈴響了,顧唯頭也沒轉的對潘曉曉道“去給你爸開門”
  “老頭子肯定又喝多了”潘曉曉不滿的嘟囔道,對于老爸的規律,她和老媽早就清楚,只有喝多了才會按門鈴,沒喝多肯定會自己開門。
  踩著拖鞋的潘曉曉小跑到門口,邊開門邊喊道“老頭子,又喝多了吧”
  當打開門后,看見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姐夫趙出息時,潘曉曉瞬間傻眼了,跟著嚇了一跳,嬌呼道“姐夫,怎么是你?”
  “你開門前不從貓眼里看是誰?要是居心叵測的壞人怎么辦?”趙出息沒好氣的訓斥道。
  潘曉曉小聲嘀咕道“大晚上誰會來?我還以為是我爸呢”
  客廳里的顧曉聽見門口的聲音,不禁喊道“曉曉,誰呀?”
  “齊思她老公”潘曉曉故意如此介紹道,說完潘曉曉似乎意識到什么,因為某個男人正在盯著自己看,潘曉曉驚呼出聲,然后轉身頭也不回的跑進臥室。
  為什么?因為這丫頭只穿著真絲吊帶睡衣,里面連內衣都沒穿,露出胸口大半雪白的肌膚,那凸起來的兩點也是若隱若現,更別說下面只能遮住翹臀。
  趙出息哭笑不得的搖頭,隨手關上門以后,這才往里走……
  客廳沙上的顧唯在聽到曉曉說是齊思她老公后,一臉疑惑,不知道趙出息這么晚來有什么事,何況還沒有提前打招呼,不過顧唯反應倒是及時,意識到自己只穿著睡衣,連忙回臥室換衣服。
  數分鐘后,母女兩同時從臥室出來,在看向趙出息的時候明顯有些尷尬,潘曉曉更是臉色緋紅,顧唯倒是很自然的問道“出息,怎么這么晚過來?”
  趙出息也沒有解釋,只是直接問道“舅媽,舅舅不在?”
  “他晚上有應酬,怎么,你找他有事?”顧唯微微皺眉道,按道理趙出息不可能不懂禮數,如果是找岳剛的話,應該直接打電話。
  趙出息平靜笑道“你給舅舅打電話,告訴他我在家里等他,有事要問他,讓他現在就回來”
  顧唯以及旁邊的潘曉曉愈的疑惑,顯然從趙出息的語氣里感覺到事情很重要,難怪趙出息沒打招呼直接過來,所以顧唯想也沒想就給潘岳剛打電話,如實告訴潘岳剛趙出息在家等他,有事問他,讓他現在就回來。
  潘岳剛正在新都某家規格不低的夜總會跟一幫土豪應酬,里面的女孩都是川音兼職的大學生,所以潘岳剛很喜歡這里,雖然喝的有點頭暈,但聽到趙出息深夜到訪他家,也很是意外,特別是顧唯提醒他說,趙出息有事要問他,讓他趕緊回家。
  對于這位身份特殊的外甥女婿,潘岳剛絲毫不敢輕視,縱然他喊自己一聲舅舅,可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川渝地下世界趙爺,胡雨嘉干兒子等等特殊身份,都是足以嚇到很多人的存在。
  正因為這位外甥女婿,他的生意這兩年越做越大,跟川府集團西蜀集團等等川內大公司皆有合作,銀行貸款政府項目等等都很容易就能拿到手,就因為他是趙爺的舅舅,潘岳剛很樂于享受這層身份,更樂于享受這層身份帶來的直接利益,如果說以前他只是川渝不入流的有錢人,那現如今他就是可以跟川渝一線富豪把酒言歡的大人物。
  所以,掛掉顧唯的電話,潘岳剛對著在座的大佬們說道“媳婦打來電話,外甥女婿過來了,有事在家等我,所以各位,不好意思,改天再陪各位,今天就先走一步了”
  “哪位外甥女婿?”有位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土豪有些不滿道。
  潘岳剛笑瞇瞇的說道“你說哪位外甥女婿?”
  旁邊有人善意的提醒道“趙爺”
  那位男人酒立刻醒了一半,噤若寒蟬……
  當潘岳剛回到位于Icc環球貿易廣場的公寓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趙出息在客廳里陪著顧唯和潘曉曉看電視聊天,基本都是顧唯問話,趙出息回答,旁邊的潘曉曉亂插嘴,顧唯問的事情大多都是關于齊思的。
  門鈴再次響起后,潘曉曉知道這次肯定是老爸,所以直接跑過去開門,依舊沒有從貓眼里看到底是誰,開門以后果不其然是喝的醉醺醺的潘岳剛,被司機扶著進來
  從司機手里接過老爸,潘曉曉很是不滿的嘟囔道“爸,你怎么又喝這么多?”
  潘岳剛沒有理會女兒,只是直接問道“你姐夫呢?”
  “在客廳等你半小時了”潘曉曉氣鼓鼓的說道,司機對著潘曉曉笑著點頭然后直接離開,已經習慣這種節奏。
  潘岳剛走到客廳便看見趙出息,迷迷糊糊的笑道“出息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舅舅,書房說”趙出息徑直起身道,看見喝的爛醉的潘岳剛,臉色愈的嚴肅,或許他還不知道,他已經深陷囫圇。
  潘岳剛下意識愣了愣,聰明的潘曉曉感覺不對勁,對著趙出息指著書房的方向道“姐夫,書放在那里”
  趙出息率先走進書房,潘岳剛看眼媳婦顧唯和潘曉曉,表示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
  潘岳剛的書房和很多有錢人的書房差不多,數倒是有些,其中不少還是大塊頭,但估計基本沒怎么看過,等到潘岳剛進來后,趙出息徑直道“舅舅,你最近都在做哪些項目?”
  “什么意思?我手里的項目很多,真要一件件說起來,估計你得聽一兩個消失”潘岳剛依舊不明白。
  趙出息淡淡搖頭道道“那你認識不認識綿陽市主管經濟的錢副市長,省國土資源局常務副廳長王和軍?”
  “這個自然認識,我跟他們還算熟悉”潘岳剛聽到這話有些洋洋得意道。
  趙出息不禁苦嘆道“那就難怪了,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啊”
  “什么意思?”潘岳剛愈有些不懂道。
  趙出息這才解釋道“那你可知道,你有可能因為行賄、非法集資、國有資產流失等罪名踉蹌入獄?”
  “什么?”聽到趙出息這句話后,潘岳剛徹底傻眼,整個人直接被嚇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