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780 達成合作揚帆起航

第七百九十一章兵臨城下,后知后覺……(下)
  堡壘向來都是從內部打破的,屈家提供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趙出息和司徒南負責后續動作,縱然是譚鴻儒在川南本就有所防備,也照樣會被拿下。
  按照約定,如果川南自貢和瀘州都緊接著出事,他們就會啟動第二步計劃,這次肯定是屈家唱主角,五爺向譚鴻儒低頭獲得和解,以保全他們在川北僅剩的利益,到那個時候,誰也不可能懷疑五爺,這等于給譚鴻儒安裝了臨死前的定時炸彈。
  聊完該聊的,時間已經不早,趙出息讓馬成才送屈文德離開,屈文德也是馬成才接來的,馬成才辦事趙出息還算放心,至少不會被人發現屈文德的蹤跡。
  屈文德走后,趙出息和司徒南就可以更深層次的聊些事情,司徒南望著不起波瀾的湖面道“如果譚鴻儒沒野心,不具有威脅力,其實三足鼎立是最好的結局,畢竟在這個時代,樹大招風不好”
  “沒了譚鴻儒,不是還有你么,你可以幫我擋槍”趙出息一臉戲虐道,顯然是在開玩笑。
  司徒南并沒笑,只是說道“我是可以幫你擋著,不過你如果留下屈家,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不過聽你的意思,你沒打算留屈家?”
  “我正在為這事頭疼,如果沒有別的事,屈家可以留下,只是現在屈家必須死,至少五爺是活不了,原因么,以后再告訴你吧”正如趙出息所說的,如果不是因為黃土和五爺的仇,他完全可以留下已經沒有任何威脅的屈家,這樣可以讓形勢看起來并不是那么一家獨大,自己也不會被推到風尖浪頭,但黃土和五爺的仇,是無法跨過阻礙,趙出息頭疼的是,黃土怎么對屈家,屈家上下那么多人,總不能全搞死搞殘,這事情鬧的太大,是無法收場的,所以趙出息在想一個既能留住屈家,也能讓黃土報仇的方法,比如最后只讓五爺或者屈文德兩人死,這得看黃土的意思。
  司徒南略顯感慨道“紅爺要是死了,川內就真沒你的對手了,所以我在想,呂方留下,還是按照原計劃除掉?”
  “你掌控的住呂方?”趙出息詢問道,他并不關心呂方的生死,這取決于司徒南的意思。
  走到現在這一步,司徒南要考慮的東西更深遠,而不是當初那么簡單的想法,所以回道“他資歷太老,又在內江和資陽深耕多年,所以趁勢除掉最好,畢竟不是自己人,再怎么放心,心里也不踏實”
  “那隨你,到時候你可以讓他去自貢或者瀘州,我這邊動手就是,是誰也只會想到譚鴻儒”趙出息老謀深算道。
  司徒南點頭同意道“那就這么決定了”
  當晚,司徒南并沒有離開,而是在六號別墅住了一晚,天亮吃完早餐以后,趙出息送齊思去上班,李漢開車將司徒南送到市區隨便一個角落,司徒南打車回新都那邊。
  眼看著瀘州就要動手了,突然有件事卻打亂了趙出息的計劃,趙出息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找他的人是馮冠,年前那件事后,趙出息跟馮冠見過幾次面,每次馮冠都對那件事充滿愧疚,畢竟趙出息在那次事情中差點沒了命,要真沒了命,別說馮冠沒臉再見胡家人,估計真的自責半輩子。
  見到馮冠前,趙出息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比較意外馮冠請自己吃飯,能讓這位省廳新星主動請客,趙出息不得不說榮幸,吃飯的地方倒也不是什么高大上,很普通的火鍋店,位于西安路的一家重慶老火鍋。
  趙出息到的時候馮冠已經點好菜在等著他,趙出息沒有遲到,只是馮冠早來而來,兩人都很有時間觀念,不愿意讓別人等自己,只不過馮冠提前的更早。
  “這還沒到點,你倒早早就到了”趙出息見面后直接坐下,經過上次那件事后,兩人的關系已經非比尋常,達不到推心致腹,但已不是那種有些話得拐彎抹角藏著捏著說。
  馮冠笑著說道“正好在附近辦事,忙完就過來了,點的都是些常吃的,你看還有什么要補充的?”
  來成都已經一年,馮冠從不怎么喜歡吃火鍋,到如今成了地地道道的火鍋控,幾天不吃火鍋就心癢癢,所以什么必須點都很清楚,什么鴨腸啊千層肚啊黃喉啊,唯一還不敢吃的就是豬腦,別人都說這玩意好吃,跟豆腐腦似的,馮冠到怎么都不敢下嘴。
  “隨便點點,我們兩吃不了多少,能讓未來的政法委書記請我吃飯,我這面子啊還真不賴”趙出息笑著打趣道,按干媽胡雨嘉對馮冠的說法,就是他爺爺以前最高的時候當過政法口子的大佬,他父親現在職位也不低,在沿海東南某省當政法委書記,所以趙出息開玩笑說未來的政法委書記并不夸張,何況馮冠很有實力,現如今的職位也不低,只要不犯大錯誤,極有可能追隨父親的腳步。
  馮冠瞪著趙出息道“你小子就埋汰我吧”
  兩人開始吃火鍋,趙出息和馮冠都比較喜歡吃千層肚,都沒喝酒,只要了瓶果粒橙,馮冠吃了口金針菇說道“齊思預產期什么時候?到時候滿月擺酒,記得喊我”
  “十月下旬,就怕我喊了你,你沒空”趙出息哈哈笑道。
  “以前你可不這樣,現在怎么這么損我?”馮冠哭笑不得道。
  趙出息不加掩飾的說道“我中了三槍差點掛了,你說我該不該損你,不打你都算好的了”
  “年前的事情,怪我,這事我最后還寫了檢查,幾個頭頭還被廳里拉到省委狠批了頓,你要真不解恨,哪天我們過過招,讓你解解恨,反正我打不過你”馮冠稍顯內疚的說道,這事反正鬧的很大,省廳當時壓力很大,還好上面都有人頂著,不然自己也難受。
  趙出息看到馮冠有些不好意思,搖頭道“開個玩笑,別當真,我還活著就行,要是真死了,我做鬼也不會放你,前段時間跟你們楊副廳還見過,提起過你,說你干的不錯。”
  “哈哈,你現在可是川內商界紅人,能跟你坐在一起的都是省市的大佬,說來能請你吃飯,那才是我的榮幸”馮冠難得反擊一次。
  趙出息笑罵道“你個官二代有資格說我?聽說嫂子已經調到成都,有空兩家人一起吃飯”
  “行,這事回頭你選時間”馮冠欣然答應,不介意跟這位川內紅人走的近,西蜀集團現如今的風頭很盛,馮冠雖然知道趙出息在另一方面繼承了簡姨的位置,但對趙出息這個圈子并不了解,何況他又沒什么能牽扯到趙出息的案子,真要扯上了,自然得避嫌。
  趙出息連吃了幾口菜后,再次看向馮冠淺笑道“現在可以說說你今天請我吃飯的目的吧,我可不信,你真有這閑時間?”
  “倒是真有點事找你,不過也算不上我的事,應該是跟你有關”馮冠不加掩飾的說道,他今天找趙出息也確實有事。
  省廳地位不低的警察說找他有事,趙出息不禁皺起眉頭,難道自己做的什么事露了馬腳,馮冠這是告密,不能直接問,趙出息只得試探性問道“關于我的事?”
  趙出息的眼神讓馮冠已經猜出這小子再想什么,好笑道“是你的事,但確切來說只是跟你有關,這么說吧,前天我跟省紀委一位跟我差不多身份到省里歷練的處長喝酒,年紀比我大不少,他喝多了說露嘴了一些事,省紀委最近在查一件案子,牽扯到綿陽一位副市長和省國土局一位領導,事情應該不小,這本來跟你沒什么關系,但他說到里面有位成都富豪的身份,好像跟你有關系,后來我查了,那位富豪叫潘岳剛,齊思的舅舅,至于什么案子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你也別問我”
  “齊思的舅舅?”趙出息不禁有些驚訝,齊思的舅舅怎么會牽扯到省里的案子,這可不是小事。
  “在川內,你比我本事大,什么事你自己去查吧,告訴你小子,就當還一個人情,真要有事,我也沒辦法,希望沒事最好”馮冠頭也沒抬的說道,這已經越過了他的底線,但關于趙出息,也沒有辦法,誰讓欠趙出息,何況真有事,齊思的舅舅也跑不了。
  趙出息總歸明白馮冠請客的原因,沉思數秒后,這才說道“馮哥,謝了”
  “不用,吃吧,別浪費這么多菜”馮冠笑了笑,低頭開始吃菜,不再多說什么。
  最終,兩人也沒吃完這么多菜,馮冠和趙出息同時離開,看得出趙出息已經有些心不在焉。
  回到六號別墅以后,趙出息見到齊思也沒敢多說什么,更擔心齊思看出端倪,直接來到書房給干媽胡雨嘉撥通電話,他知道干媽跟省紀委那位熟絡,更是在省里有通天的人脈,可以讓干媽幫忙。
  撥通電話后,趙出息和干媽隨意聊了會天,干媽問齊思怎么樣,趙出息問她和老爺子身體如何,再然后聊了些長安控股和林鎮北那邊的事情,最后趙出息才開口說了這件事,聽到這件事后,胡雨嘉也有些意外,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趙出息希望她能問問,胡雨嘉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了。
  接連兩天也沒什么消息,趙出息雖然有些擔心,但也沒敢催促,知道干媽有消息肯定會告訴他,所以趙出息把重心放在了川南。
  月底前一天晚上,瀘州預謀已久的事情終于發生了……
  老賀在跟瀘州某位黑白皆有關系的富商因為某塊地的事情鬧崩,雙方進行最后的談判,趙出息這邊安插在老賀那邊的眼線告訴老賀,這富商想要硬來,還帶了些硬茬子,老賀于是也有所準備,更是帶了槍,就在雙方鬧翻的時候,得到消息也等候多時的瀘州警方終于出動,包圍了他們所在的度假山莊,當場搜查出數把槍,這事情瞬間就鬧大了,老賀當場被帶進瀘州市局。
  與此同時,瀘州市局當晚有針對性的進行了掃黃打黑行動,對瀘州數家規模大小不一的夜總會等娛樂場所進行搜查,特別是屈文德告訴趙出息有些必然有問題的灰色場所,所有的矛頭直指老賀。
  配合這次事情的皆是司徒南旗下韓慶,以及趙出息這邊派過去的陳中藏……
  瀘州警方動手的同時,黃土帶著大小王連夜趕到瀘州,司徒南那邊的張幸也趕到了瀘州,他們開始瓦解譚鴻儒在瀘州的勢力,跟各方面角色談判,讓他們徹底倒戈,畢竟老賀已經入獄,譚鴻儒還后知后覺。
  自貢那邊也差不多,呂方和陳濤都已經進入,平靜了快半年的川渝再次風起云涌,當譚鴻儒得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譚鴻儒這才發現,趙出息和司徒南已經兵臨城下,而他才后知后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