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79 狼狽離開

第七百九十章兵臨城下,后知后覺……(中)
  (月底求點月票)
  譚鴻儒還等著司徒南回成都后,想辦法再跟司徒南會面,就算拉攏不到司徒南,也能讓司徒南和趙出息之間產生間隙,譚鴻儒反應再遲鈍,也都早已經明白,司徒南能成為唐家圈子負責人,這絕對是趙出息推波助瀾的,兩人現在的關系就像是新婚夫妻的蜜月,牢不可破。
  只奈何司徒南沒給譚鴻儒機會,低調而又隱秘的回成都,連韓慶等人都不知道,他便單獨坐飛機從上海回來,下飛機又直接來到蔚藍卡地亞見趙出息。
  唐家兄弟落幕,司徒南上位以后,譚鴻儒本來針對趙出息的很多動作都戛然而止,他也意識到現在的趙出息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何況攜拿下唐家的余威,如果貿然挑釁的話,極有可能引火燒身,所以最終選擇避其鋒芒再找機會。
  他一直擔心的是趙出息主動找他麻煩,可趙出息和司徒南倒悠哉悠哉的養精蓄銳,趙出息將精力放在西蜀集團那邊,西蜀集團的影響力是譚鴻儒無法估量的,這也是譚鴻儒的短板,畢竟當年這塊由李公權掌控,譚鴻儒想下嘴也沒有辦法,李公權出事以后,譚鴻儒面對的壓力很大,德陽綿陽兩市很多先前的熟人都在避諱他,他想要再這方面深耕,根本沒有什么建樹,所以面對趙出息的西蜀集團以及趙出息在上層的經營,譚鴻儒可謂是羨慕嫉妒恨。
  趙出息和司徒南不動手,譚鴻儒也只能以靜制動,其實他心里有很多擔憂,也明白自己如今的處境,如果雙方互不侵犯,保持現在這種狀態,不失為最好的結局,但譚鴻儒知道趙出息不會這么做,一直死死的盯著趙出息。
  趙出息派芙蓉和黃土去川南川北,讓譚鴻儒緊張了起來,譚鴻儒不明白趙出息想干什么,所以想主動在川北搞些事情試探趙出息,誰知道他們還沒動手,就趕上趙出息高調去了川北,譚鴻儒那邊不禁緊張起來,嚴防死守,誰知道趙出息又放了個煙.霧.彈,玩了一圈又回成都了,縱然這樣,譚鴻儒那邊也不敢掉以輕心。
  所以說,趙出息徹底掌控了主動權,譚鴻儒現在完全被牽著鼻子走……
  出租車一直到六號別墅樓下才停,只是趙出息此刻并不在六號別墅里,而是在蔚藍卡地亞的湖邊坐著,李漢幫司徒南將行李提進六號別墅,最后又帶著司徒南來到湖邊,連續的長途跋涉讓司徒南稍顯疲憊,何況他走路還有點瘸,倒是這張臉恢復的差不多,不會再讓人覺得恐懼,不得不說韓國棒子在外科整容這個行業,算是世界最頂尖的技術。
  司徒南穿著風衣,走到湖邊以后將風衣脫掉扔給李漢,出乎司徒南預料的是,湖邊并不是只有趙出息,趙出息的對面還坐著一位男人,司徒南走近后才看清楚,原來是五爺的小兒子屈文德,這個時間點敢來蔚藍卡地亞,不得不說屈文德倒有些膽子。
  “等了你一個月了,總算是回來了”趙出息起身迎接笑道,旁邊的屈文德也跟著站起來,只是笑而不語的望著司徒南,并沒有著急的打招呼,相比于以前得到的資料,眼前這個男人更像是陌生人,畢竟以前司徒南的照片,臉上滿是疤痕。
  司徒南跟趙出息,像是老朋友一樣,沒有寒暄客套,直說道“美國那邊有點麻煩,并不是只有我跟著去美國,還有云朵的家人,所以耽誤了時間”
  “嫂子那邊也來人了?”趙出息有些驚奇的問道,關于司徒南和云朵的故事,趙出息只是聽司徒南講過少許,比起他來,司徒南的一切更像是迷。
  司徒南點頭回道“這么些年都過去了,老人們差不多都去世了,有些事情有些過節,也都解開了”
  “手術順利么?”趙出息關心道,他對那個女人印象很好,能跟著一個前半輩子一直沒什么大出息的男人顛沛流離半輩子,如果這個女人腦子沒病,那就是深愛著這個男人。
  司徒南平靜道“還算順利,可能還得再錯一次,站起來的幾率有八成”
  “希望嫂子一切順利”紅棗出息由衷的說道。
  跟趙出息聊完,司徒南這才看向旁邊的屈文德,沉聲道“這位應該是屈家二爺吧?”
  趙出息跟司徒南聊天的空隙,屈文德迅速思考著很多東西,看得出來,趙出息和司徒南的關系并不僅僅只是簡單的盟友,活了大半輩子,人和人之間在交流的時候流露出來的東西如果還弄不明白,屈文德覺得自己年紀都活在狗身上了。
  “司徒先生,別來無恙”屈文德客氣的打招呼道,現在川渝都把司徒南喊司徒先生,這也是從唐家兄弟那會開始的,有勇有謀,外界都說這位司徒先生的身手不簡單。
  “屈二爺客氣了,不好意思讓屈二爺久等了”司徒南悄然打量著屈文德,雖然對他并沒什么接觸,但從這段時間趙出息和屈文德的接觸中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位只有小聰明沒有大智慧的男人,同時做事又太優柔寡斷猶豫不決,格局太小總是想多占點利益,五爺沒有讓他當初接班,顯然也明白自己兒子的缺點,他身上的缺點,正是譚鴻儒身上的閃光點,一來一往自然有所抉擇。
  “沒有沒有,我跟出息在這里聊的很盡興,你看著湖邊景色多好,紅酒配明月,就差兩個美女了”屈文德笑哈哈的說道,可是這話卻有些膚淺和應付。
  趙出息適時說道“咱們還是坐下聊吧,這樣站著難受”
  三人坐下后,別墅小女傭給司徒南拿來酒杯和水,司徒南嘗了口芒果,趙出息緩緩開口道“川南謀劃了這么久,是時候動手了”
  “我這邊就等著你們動手呢”屈文德呵呵笑道,跟司徒南以及趙出息坐在一起討論足以左右川內灰色世界局勢的大事,這讓屈文德很享受,感覺自己像個大佬,就像他老爹那樣,牛叉哄哄,一身王八之氣。
  趙出息看眼兩人,說道“我準備后天晚上動手,你們覺得如何,想來時間夠司徒先生安排一些事情,畢竟該安排的我都已經安排,到時候只要老賀入獄被抓,瀘州應該會在短時間內拿下,畢竟屈二爺的人,會采取按兵不動的政策”
  “時間足夠,韓慶和張幸那邊一直在準備,現在韓慶已經進了瀘州,跟你們所說的接頭人已經接頭,只是我想知道,你們提供的資料,能夠讓老賀入獄?他在瀘州關系不淺”司徒南直言不諱的問道,他要知道更多具體的事情。
  趙出息如實說道“瀘州新任的公安局一把手是省廳下放過去的,我跟他有些交集,這也算是送給他的一份見面禮,他會默許我們在瀘州的某些事情,反正都是在給他貼政績,至于市里跟老賀關系不錯的那些大佬,你覺得誰還真跟他是朋友,屈二爺也說了,真要算得上深耕,屈家的元老派才算是那邊的地頭蛇,何況后天晚上我們已經給老賀設了一個局,他那邊也有我們的內應”
  “你的人什么時候到瀘州?”司徒南詢問道,認真起來的司徒南很嚴肅。
  趙出息沉聲道“明天早上會進瀘州,等到瀘州那邊一動手,黃土帶著大小王會連夜趕到瀘州,陳濤那邊會全面進入自貢,你那邊呢?”
  “張幸也會在第一時間趕到,呂方那邊會配合你們進入自貢”司徒南也早有安排,如同趙出息早早布局,司徒南也在早早布局,瀘州確實是川北那個圈子的重地,但譚鴻儒和屈家的勢力各占了一半,特別是上次屈家那邊某位元老死在譚鴻儒手里,讓元老派和譚鴻儒的人在瀘州有些內斗,由于這段時間譚鴻儒的強勢打壓政策,才讓瀘州消停了。而相比于瀘州,自貢那邊他們就沒這么打的能量,陳濤一直都在滲入,呂方也做著同樣的事情,因為他們都知道,遲早會跟譚鴻儒動手。
  “其實只要老賀進去,我們采取不動政策,瀘州很容易就能搞定,沒想的那么難,何況你們已經找好接班老賀的棋子”屈文德早就已經聽明白,他們提供資料向警方告密,包括一些行賄資料,趙出息他們設局讓老賀鉆進去,到時候警方將老賀一網打盡,老賀下面應該會有手下被買通,成為帶.路.黨,加上趙出息和司徒南的人緊隨其后趕到,一切都會水到渠成。
  趙出息樂呵一笑道“我想,等到譚鴻儒反應過來,瀘州應該就定下來了”
  “你們動手以后,我們就好做了”屈文德點頭道,前段時間瀘州那位被譚鴻儒做掉的元老的兒子來成都時,他們兩人見過,聊過這些事,為父報仇,顯然很容易談成。
  趙出息端起酒杯,示意道“來,喝了這杯酒,讓我們靜候瀘州佳音”
  三人碰杯,一飲而盡,武侯區的紅爺,卻忍不住連打了幾個噴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