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78 這不是意外3

第七百八十九章兵臨城下,后知后覺……(上)
  接下來的一周里,趙出息大多時間都在忙西蜀控股那邊的事情,原始股東們對于以林鎮北為共同體的四家財團入股西蜀控股意見不一,有些股東出于戰略投資西蜀控股所以并沒有什么意見,有些股東卻想靠著西蜀控股以后配合自家集團公司進行更深層次的耕耘,林鎮北等四家財團的加入會分食他們的蛋糕,他們自然不會高興,畢竟徐林去北京前召開的董事會,同意的只是林鎮北單獨入股。
  雖然以西蜀集團為主的支持方在董事會可以取得絕對優勢的,但畢竟都是西蜀控股的股東,不管是西蜀集團還是西蜀控股以后都要跟這些川內的巨頭們進行合作,不會把事情做的那么僵,當初想盡辦法和人脈拉攏人家入股,現在有別的股東加入就對他們不在乎,這有違商業道德。
  于是,趙出息和徐林以及姜知名常宏只得走動做這兩家股東的意見,最終在胡雨嘉的幫助下達成協議,也算是解決了這個小插曲。
  周三,徐林等人終于確定最終的合同,這幾天他們一直跟林鎮北那邊對一些具體條例進行修改,不過改動并不是很大,西蜀集團法務部門以及西蜀集團合作的律師事務所確定合同無誤,西蜀控股臨時董事會在周四早上召開,一致同意了這份合同,當天下午徐林便和林鎮北那邊聯系,最終確定在周六下午簽約。
  不過,林鎮北等人并不會出席,他們幾家會派代表過來簽約……
  于是,周六下午,西蜀控股臨時辦公室里,西蜀控股集團正式更名為長安控股集團,上海的總部已經裝修完畢,也將在月底正式揭牌運營。相比于西蜀集團以往的簽約儀式,長安控股的簽約儀式很低調,沒有任何媒體,都是諸多股東代表,趙出息也在現場,只不過代表西蜀集團簽約的是徐林而已。
  簽約儀式結束,當晚長安控股在西蜀洲際酒店宴會廳安排了晚宴,長安控股高管層、董事會成員、監事會成員、以及幾位政策咨詢委員會成員都出席,加上諸多股東方代表,晚宴很精彩,這種規格的場面,趙出息做了致辭,都是徐林事前起草好的。
  晚宴進行中,徐林介紹了林鎮北的心腹認識,算是林鎮北的代理人,林氏投資的董事局主席呂春陽,他算是四九城商業圈子里有名的人物,也算是徐林等人北京談判真正的對手,呂春陽見到趙出息后很是熟絡的夸道“趙董果然跟林爺說的一樣,年輕有為啊,如此年紀便掌控這么大一家集團,一般人很難做到”
  “我不過是甩手掌柜,主要都是由老徐他們負責”趙出息并不愿意接受這樣的夸獎,他自己什么水平心里很清楚,沒有徐林幫他掌控西蜀集團,可能西蜀集團在杜西南死后就已經亂套了。
  呂春陽灑脫一笑,并沒做深入交談,只是笑道“林爺讓我給你帶句話,沒事多去四九城轉轉,北池子大街的門隨時給你開著”
  “謝謝林叔邀請,有空我肯定會經常去北京拜訪林叔”趙出息很是中規中矩的說道,他倒是不清楚林鎮北讓呂春陽帶的這句話后面的意思,不是誰都能進北池子大街林鎮北的府邸。
  長安控股的事情結束后,剩下的事情就不用趙出息操心了,徐林、姜知名、常宏等人將開始按照早已謀劃好的計劃,一步一步的布局,他們的野心很大,注定要做出一番成績。
  趙出息不關心長安控股的事情,自然要關心別的事情,司徒南回成都的時間越來越近,也代表著他們動手的時間越來越近,趙出息在芙蓉和黃土回到成都后,又帶著他們再次離開成都,不過并不是他們打算率先動手的川南,而是川北達州那邊。
  這算是趙出息故意放出的煙.霧.彈,他知道那邊肯定關注著自己的動靜……
  天陽集團旗下有家公司準備謀劃上市,這也算是當初孔林支持趙出息得到的回報,在西蜀集團強大財力的支持下,天陽集團收購了數家公司,同時將產業方向調整,在生物醫藥和環保能源兩大方面進行深耕,房地產向旅游地產方面轉型,緊跟著西蜀集團的步伐,加上在川北幾市消費服務業的布局,如今天陽集團發展的如火如荼,遠不是當初簡姨時代的自生自滅,孔林已經成為川北幾市政府的座上賓,關系人脈經營的很不錯,相比之下,川南的陳濤就要相形見絀,由此可以看出兩人的底蘊不同,有文化的流氓最可怕,孔林算是標桿。
  趙出息帶著西蜀集團以及旗下幾個公司數位高管來達州,這數位高管同時會陪著孔林對川北幾市進行實地考察,也算是幫著孔林賺吆喝,趙出息會陪著孔林見達州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給他站臺,同時過段時間,省里有位副省長會來天陽集團視察,這也是趙出息幫孔林爭取到的。
  趙出息在達州忙碌兩天,正好趕上雙胞胎過生日,兩閨女今年要考大學,眼看著就剩兩個月時間,孔林倒是并不著急,畢竟她們學習也不差,川內大學隨便挑,不過孔林打算讓她們去北京或者上海,等到大四就都送出國。孔林老婆阮俞要比孔林操心的多,怕吃不好睡不好,每天基本全陪著兩閨女轉,孔林倒也想,誰讓工作實在太忙太多,根本騰不出經歷。
  雙胞胎過生日,也沒邀請任何人,正好趙出息他們在,就在孔林家的別墅吃便飯,黃土和芙蓉也都跟著在,周易和馬成才先回了酒店,趙出息送給他們的禮物是兩把吉他,都價值不菲,知道這兩姐妹喜歡音樂。
  吃飯的時候,兩姐妹沒少逗趙出息,更是忽悠趙出息喝了不少酒,這勸酒的本事比她爹都要厲害,惹的眾人忍俊不禁,趙出息答應她們,如果她們能考到六百分以上,就讓她們在六號別墅住一周,自己全程陪同,想去哪玩想吃什么想買什么隨便說,兩姐妹笑開了花,因為六百分對他們來說并沒有什么難度,趙出息并不知道這是一場尚未開始已經結束的游戲。
  吃完飯以后,孔林以及趙出息四個在三樓的露臺吃著水果聊天,阮俞陪孩子們看電視,沒有打擾他們聊事情,趙出息開門見山道“川北這一年來.經營的很不錯,還是簡姨眼睛毒辣,慧眼識英雄”
  “我只不過是順勢而為,容易的多,不像你,大多時候都在逆勢,比我難”孔林并不居功至傲,他是個比較儒雅有風度的男人,更懂得中庸之道,畢竟已經這么大年齡,沉淀下來。
  趙出息呵呵一笑道“沒有你說的那么夸張,我們都不容易啊,比起以前,我們現在掌控了主動權,所以也該活動活動手腳了”
  “你打算對譚鴻儒動手?”孔林自然聽得出趙出息話里的意思。
  趙出息不加掩飾的回道“我來川北幫你站臺是一方面,更多的不過是障眼法,他們肯定關注著我在川北的一舉一動,但真正的風口卻在川南,再不動手,紅爺就該寂寞了”
  “什么時候動手?”孔林皺眉問道。
  趙出息笑道“大概在月底吧”
  “需要我做什么?”川南里川北太遠,孔林在那邊沒有影響力,所以他得問趙出息對他的安排。
  趙出息沉聲道“保證川北不亂就行”
  “這我做得到”孔林底氣十足的說道。
  第二天中午,趙出息結束川北之行,帶著芙蓉和黃土等人離開達州回成都,正如趙出息所說的,譚鴻儒那邊在得到趙出息帶著一幫人去了川北后,一直死盯著川北這邊的動靜,特別是德陽和綿陽兩市跟其他幾市交界的地方,嚴防趙出息手下在那邊搞事。
  與此同時,大小王已經派人前往樂山,跟陳濤混合以后,聽從陳濤建議取道宜賓到了瀘州,只是并未打草驚蛇,這次帶頭的便是在小王那里已經嶄露頭角的陳中藏。
  司徒南那邊也已經有了動靜,資陽和內江的呂方正蠢蠢欲動,顯然是收到了司徒南的命令,只是可憐的他并不知道,他也將在這最后一場棋局中成為棄子出局,誰讓他占的利益太大,也并未走進司徒南的核心圈,成了司徒南一直擔憂的隱患。
  月底二十八號,陪著女人在上海待了數天,又最后將女人送到美國動手術,陪著女人動完手術才回國的司徒南終于回到成都,并沒有人知道他的動靜,下飛機后他在機場打了輛出租車,直接來到離雙流機場并不是很遠的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
  司徒南下飛機就見趙出息,要聊的自然是瀘州籌劃已久的事情,其實當趙出息和司徒南聯手以后,川南的結局就已經確定了,川南譚鴻儒只在瀘州和自貢有影響力,而且這里面還有以屈家為首的元老派的利益,所以川南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結束風波,最后的也是最難啃的則是紅爺深耕多年的德陽和綿陽。
  (l~1`x*>+``+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