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777 這不是意外2

第七百八十八章氣氛不對?
  此行北京可謂收獲頗滿,不僅跟林鎮北達成合作,最重要是確定合同,確定合同也就代表著雙方在保證彼此利益前提下達成共識,其次徐林和姜知名以及常宏在靠著彼此這么多年積累下來的人脈,獲得三大行百億信用額度,這保證了西蜀集團在接下來的收購和兼并動作的資金,畢竟西蜀集團為籌備西蜀控股算得上砸鍋賣鐵,雖然對西蜀控股的資金不是一次性到位,但持續的輸血會讓西蜀集團可能資金鏈緊張。
  最后,跟林鎮北達成合作后,林爺送給未來的長安控股第一份禮物,就是一個看似簡單的慶功晚宴,出席這次晚宴的規格很高,除過林鎮北自己,還有其他三家財團的掌舵人,他們每個人的身份都耐人尋問,在徐林當年還在四九城闖蕩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是四九城各個圈子的焦點,除此之外,還有幾位重量級的客人,都是體制內的領導,有退下來多年但依舊具有影響力的,也有在位的政策制定者,級別最低的都是正廳級,可見林鎮北等人的人脈龐大。
  這樣,籌備大半年的長安控股終于拉開帷幕,以西蜀集團以及趙出息個人持股百分之五十二,以林鎮北以及其他三家財團持股百分之二十五,剩下的股份由胡雨嘉的川府集團等一系列川內最具影響力的集團持有。
  新公司總部設在上海浦東金融區,在北京成都深圳設立分公司,徐林等人將開始他們下半輩子的征程,趙出息也注定會更上一個高峰。
  眾人講完北京之行的故事后,趙出息又跟他們聊了些西蜀控股這段時間的布局,比如已經初步跟長安公募基金兩大股東達成合作,將正式收購長安公募基金,也算是陰差陽錯,名字跟長安控股正好,算是長安控股在國內資本市場的第一步棋。
  小范圍會議結束以后,姜知名和常宏先回樓下西蜀控股暫時的辦公室,處理接下來的事情,趙出息已經讓宋青瓷在季悅那里訂好位子,晚上給徐林等人接風洗塵。
  宋青瓷要開會,所以也就先行離開,趙出息和徐林相對而坐又相視而笑,認識已經三年了,這三年大家的變化算是天壤之別,徐林從避世再次走到臺前,也再次開始了人生的征程,趙出息就更不用說了。
  “這次北京,辛苦徐哥了”趙出息給徐林添上茶,笑呵呵的說道。
  徐林搖搖頭道“咱們不說這個,都是我份內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你都已經做了,如果不是你跟二胖的關系,憑我的本事,林鎮北也不會入股西蜀控股。何況這次北京,我也見到不少故人,雖然很多事情很多人都已經物是人非,但總歸還算有點底氣”
  “哈哈哈,用不了多久,徐哥你會再次名揚四九城”趙出息半拍馬屁道,等到長安控股進入眾人眼睛的時候,到時候曾經認識徐林的朋友或者對手,應該都會大跌眼鏡,畢竟這一次,相比于上一次,徐林的底氣更足,誰讓長安控股的背后,站著太多大佬。
  徐林淡淡一笑,歲月在徐林身上留下很多痕跡,也打磨掉了太多東西,想當年那個徐林,年少輕狂到自負,敢追蔣文茜,后來更是讓蔣文茜愛的死去活來,敢追那位如今已經成為政界女強人的冰山美人,最后被傷的刻骨銘心,又被對手們踩的淋漓盡致,結果就是狼狽離開北京,要不是有人拼命保他,估摸著早已踉蹌入獄,如同那些曾經在四九城里輝煌過一段日子的流星們,匆匆而過眨眼而逝。
  “那我得多謝你啊”徐林有些感慨道,都說四十不惑,有些感覺不到,是因為你這一輩子沒經歷什么,二十歲活的是那樣子,四十歲活的還是那樣子,像徐林他們這種經歷了大風大浪的人,自然明白二十歲和四十歲的區別,會有不同的感受。
  趙出息哈哈笑道“你看看,前面還說咱們不說這個,你又說這個。對了,你不是帶嫂子回天津么,什么時候回去?”
  “等長安控股的事情都步入正規以后,這段時間太忙”徐林搖搖頭道,不管是長安控股,還是現在的西蜀集團,如今的步伐都很快,在經濟低潮又同時是轉型期的這個關口,有些人只會看到眼前的危機,但徐林更看好的是危機背后下一次的機遇,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只要在這次危機中抓住機會布局,等到黎明再次到來的時候,西蜀集團和長安控股就會成為妖耀眼的明星。
  趙出息點頭說道“那我到時候一定得給你放個長假,假期不結束,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回來”
  “我現在閑不住,你就別操心了”徐林沒好氣的說道,現在的他感覺有很多事情要做,以前很多的想法現在都變成現實,這種感覺讓他對人生充滿動力。
  趙出息聳聳肩道“那隨你,我就是怕嫂子說我”
  徐林懶得理趙出息,過了會,徐林很是認真盯著趙出息,意味深長的說道“以后多跟林鎮北接觸,你會在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最重要的是,他會帶你走進那個圈子,當你進入那個圈子,你才能了解,這個國家的精英們在想些什么,在做些什么,你的思想就會出現很大的改變”
  “踏入那個圈子何嘗容易?我不是二胖,沒有那個底蘊”趙出息對此不否認,林鎮北身上自然有很多他必須學的東西,但讓林鎮北帶他走進那個圈子,有些不切實際。
  徐林好笑道“有些東西不是一時半會能成的,你不是二胖,但你認識二胖,人總要往高處走,越過一個層面,到達另一個層面,就像你曾經只是一個普通人,如今你卻已是趙爺,你覺得你還是以前那個你么。有林鎮北引路,你會少走很多彎路,再過十年二十年,當二胖站在如今林鎮北這個層面后,你兩相輔相成,肯定會很有趣”
  趙出息點點頭道“好,我以后會多跟林叔接觸”
  晚上季悅的會所,諾大的包廂里坐滿了西蜀集團和西蜀控股的高管,趙出息帶著宋青瓷、張超以及范離給徐林等人慶功,徐盛等人也都過來,大家暢聊著很多事情,特別是未來的長安控股和西蜀集團的布局,趙出息感覺很有趣,聽的也是津津有味。
  而此時,武侯區譚鴻儒的老宅里面,坐在院里的譚鴻儒正在談古箏,旁邊的鬼叔閉眼聽的很是享受,如果有外人在場的話,肯定會大跌眼鏡,很難將眼前這位彈古箏的男人跟那位手上沒少沾血的紅爺聯想到一起,曲子是簡單也不簡單的《滄海一聲笑》,這也是譚鴻儒最喜歡的曲子,以前那個女人在的時候,就經常給譚鴻儒彈滄海一聲笑,譚鴻儒能一首曲一壺茶待一下午。
  后來女人不在了,譚鴻儒就自己學彈古箏,古箏入門很簡單,但要想大成很有難度,譚鴻儒到如今為止,也就只會彈這么一首古箏曲,還彈的七零八落,但至少沒有失掉《滄海一聲笑》的原味,總不會便《滄海一聲笑》彈成梅花三弄。
  一曲滄海一聲笑彈完以后,譚鴻儒卻沒笑,每當他思念那個早已不在身邊的女人時,就會彈滄海一聲笑,輕撫幾次女人留下來的古箏,譚鴻儒看向鬼叔問道“鬼叔,有沒有進步?”
  鬼叔蒼老的聲音回道“還是沒什么長進”
  譚鴻儒苦笑搖頭道“我這雙手天生就是殺人用的,這輩子也別想在古箏上有所造詣,希望下輩子能當個普通人,談一手好古箏,過閑云野鶴般的生活”
  “他們在正廳等你,過去吧”鬼叔沒有理會,沉聲說道。
  來到正廳,徐守望和老賀以及衛晉都在,左福帶著安盛和洪河去了川南,洪家和安家對于左福等人跟譚鴻儒扯上關系很是暴怒,可是奈何在川渝沒有影響力,卻也無能為力,左福等人卻不以為然,左福知道自己在洛陽那邊不可能有所成就,但在這里跟著譚鴻儒可能會有一番未來,衛晉本就是洪家不待見的姑爺,才不會在意洪家的看法,兒子洪河顯然也不在乎,父親走哪他去哪。最金貴的應該是安盛,不過這小子從小就叛逆,跟安家正統不對路,喜歡反著來,就算是安家為他鬧翻天,他都不會回家。
  “都過來了?坐吧”譚鴻儒坐下以后,隨意揮手說道。
  眾人坐下,徐守望沉聲道“鴻儒,最近這幾個月氣氛有點太安靜,我總感覺要發生什么事?”
  “什么意思?”左福看向徐守望有些不解道,左福比較偏激,徐守望比較保守,兩人算是現在譚鴻儒的智囊,但左福總是不服氣徐守望,畢竟徐守望資歷比較老,在圈內威望比較高,他這后來者想要跟上,還得幾年。
  “趙出息上位以來,整個川渝一直都動蕩不安,不是這里有事,就是那個有事,但這段時間有些異常,這不合常理”徐守望直言不諱的說道,他的直覺向來準確,所以才會這么說。
  “最近他們有什么動靜?”譚鴻儒還是比較相信老徐,所以詢問道。
  左福搶先說道“司徒南不再成都,去了上海陪老婆看病,趙出息那邊也沒什么動靜,趙出息最近忙著他的西蜀集團,倒是他手下的那兩位有些動靜,黃土這段時間都在川南,每天跟不同背.景的人物接觸,芙蓉在川北,一直住在孔林家里,其他再沒什么動靜”
  “是有點太安靜了”譚鴻儒也覺得很不對勁,按道理司徒南和趙出息掌握主動權以后,肯定會找自己麻煩,到現在為止,他們倒是八風不動,越這樣越讓人覺得不對。
  左福低聲說道“要不要我們弄點動靜,看看有沒有貓膩?”
  “這樣也行,讓老賀配合你”譚鴻儒點點頭同意左福的建議,主要他心里有些不安。
  說完這話后,譚鴻儒又對著徐守望說道“老徐,等司徒南回來以后,想辦法再約他見面,我不信他跟趙出息沒有破綻”
  徐守望點點頭,但并不抱什么希望。
  未知的恐懼才是最大的危險,譚鴻儒顯然深知這個道理,但他并不知道,一張大網已經鋪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