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75 這才是待客之道

第七百八十六章狼狽離開……
  (有月票么,來點月票吧)
  以前來成都一切都很順利,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蹊蹺事,今天接連兩件事都那么的巧合,這讓徐少卿不得不沉思,逛夜總會遇到可以穩壓祁漢的高手,回酒店的路上被車撞,除非運氣爆棚,徐少卿才會覺得這是意外,那自己真得明天去買彩票,保不準就能中一等獎。
  陳中藏帶人緊跟著徐少卿,當確定豐田霸道撞上徐少卿的寶馬5系后,陳中藏知道自己的任務完成了,于是讓司機開車逆行掉頭離開濱江中路,隨后掏出手機撥通小王電話,沉聲道“王哥,任務完成”
  “中藏,辛苦你了,明晚我請客”對面坐在某個夜場的小王嬉笑回道,隨后便給黃土打電話匯報工作,他自然不能出面,他要是出面親自動手,對方肯定會直接懷疑到趙出息身上,但林中藏的面比較生,身手又很不錯,正好適合做這種事。
  沒過多久,已經回到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趙出息就收到消息,黃土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知趙出息,趙出息對此很滿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從內心對徐少卿的震懾,他才不管徐少卿是否知道自己的存在,不知道也好,知道也罷,這些都是遲早的事情,但這是自己的地盤,趙出息必須送徐少卿一份久違的見面禮,那就是,成都很危險,你要小心了。
  當年你以獅子搏兔之勢令我狼狽離開西安,可曾想過兩年后我會出人頭地在成都將你狠狠踩在腳下,不要瞧不起誰,也別肆意欺負誰,保不準老天爺會開玩笑,最后讓你目瞪口呆。
  掛掉電話以后,趙出息帶著齊思出門散步,前一秒還沉浸在快意恩仇當中,后一秒便回歸生活的平淡。
  亂成一團的濱江中路上,由于豐田霸道和寶馬5系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所以撞擊并沒有出現太嚴重的場面,比如兩車爆炸這種電影里的場景。縱然如此,但相對行駛的速度造成的沖擊力,還是讓場面很狼狽,寶馬五系的整個車頭都被撞的七零八落,豐田霸道也是慘不忍睹,整個引擎蓋爆開,車頭冒著黑煙。
  兩車相撞也造成了雙向行駛數輛車的追尾,整個濱江中路賭成一團,寶馬五系里面受傷嚴重的是祁漢,本來就在五十八號會館吃了悶虧,現在又出車禍,祁漢全身隱隱作疼,臉上鮮血橫流,骨頭也受了傷。旁邊的管樂臉上和頭上也流著血,只有徐少卿還算好點,只有輕微的撞傷和擦傷。
  不得不說寶馬的安全性能很好,如果是普通車早就被撞翻,但寶馬5系只是被撞出幾米遠而已,周圍人群已經報警的報警,打120的打120,徐少卿狼狽的拉開車門出來,隨后幫著管樂將祁漢弄出來。
  豐田霸道上,酒駕的那哥們也是慘不忍睹,全身多處受傷,更是到處都是血,被圍觀的群眾幫忙弄出來,眾人立即能聞見他滿身的酒味。
  很快,交警和120都來了,現場交給交警,徐少卿等人被帶到醫院檢查,隨行都有交警跟著,豐田霸道司機已經被確認為酒駕。
  在去醫院的路上,徐少卿已經給于漢打電話,告訴于漢自己這邊出了車禍,現在正在去醫院的路上,于漢聽后大驚失色,連忙詢問徐少卿有沒有事,隨后問清楚要去的醫院,立即趕了過來。
  等到于漢趕到醫院的時候,徐少卿他們已經檢查完,管樂處理好了傷口,祁漢還在進行包扎,他的胳膊骨折了,徐少卿坐在醫院走廊里發呆,交警已經問完話,也調取了行車記錄儀,確定豐田霸道全責,他們并沒有任何事。
  “怎么回事?”見到徐少卿以后,于漢著急的問道,畢竟他跟徐少卿很熟,兩家關系也很近,如果徐少卿在成都出了事,他也不好交代。
  旁邊的管樂將他們被撞的經過講了遍,包括豐田霸道司機不勝酒力酒駕全責,但眼神明顯充滿懷疑。
  “于漢,你不覺得今晚的事情很蹊蹺么?”徐少卿看向于漢很是直接的說道,他和于漢之間并沒有太多需要隱瞞的。
  于漢微微皺眉道“怎么蹊蹺,你想說什么?”
  “你知不知道五十八號會館,那個半路殺出來的身手不錯的男人是什么背.景?”徐少卿先得確認自己的猜想。
  于漢沉默片刻,猶豫會后說道“你先前不是問過我趙爺么?今晚我們去的那家五十八號會館就是趙爺的場子,那個男人是趙爺心腹小王的手下”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他是趙爺的人?”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這里面真有蹊蹺,真有可能是趙出息從中作梗,如果再想想,徐少卿不禁細思極恐,那就是說,當自己下飛機后,趙出息就已經知道自己來了成都,也就是說,自己早已被趙出息監控,自己的一舉一動趙出息都知道?
  徐少卿越想越害怕,他更希望自己想錯了……
  “嗯,他是趙爺的人,而且地位不低,你也看得出來,五十八號公館的副經理都得給他面子”于漢不加掩飾的解釋道,誰都知道趙爺現在在川渝一家獨大,誰都不敢輕易得罪。
  徐少卿覺得自己不該再隱瞞了,直接說道“于漢,你知道之前我為什么找你問關于趙爺的一切么?”
  “難道你有所隱瞞?”于漢立刻聽出徐少卿話里的意思,徑直問道。
  徐少卿沒有掩飾,點頭回道“如果我說,我跟你們川渝這位翻云覆雨的趙爺有恩怨,你信不信?”
  “什么?你說你跟趙爺有恩怨?”于漢有些驚訝道,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如果真這樣,事情不是一點點的麻煩。
  徐少卿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胳膊肘,瞇著眼睛笑道“你肯定不知道這位趙爺的過去,我比你們知道的更多,兩年前他還在西安,默默無聞,兩年后他在成都,風生水起,你知道他為什么離開西安么?”
  “為什么?”于漢很是不解的問道。
  徐少卿冷笑道“因為是我把他逼走的,他不走,我就會殺他”
  于漢聽到這話,臉色瞬變,沒想到事情比他想的還要復雜,更沒想到徐少卿和趙爺會有如此大的恩怨,這可不是簡簡單單的糾紛。
  “你為什么要殺他?”殺人可不是小事,徐少卿要殺趙爺,更不是小事,但他為什么要殺趙爺?
  徐少卿冷哼道“那就得說說我和他跟蘇西洛之間的故事了,蘇西洛之所以一直拖著不跟我結婚,就是因為他的存在,所以我不得不殺他”
  原來如此,聽完徐少卿所說的,于漢終于知道這當中的故事,感情趙爺是徐少卿和蘇西洛之間的第三者,蘇西洛有可能移情別戀,所以出于無奈,徐少卿才想殺趙爺,最終將趙爺逼出西安,然后才有了趙爺在成都的崛起。
  “現在,你的意思是,今晚這一切,都是他有意為之,并不是意外,包括五十八號會館的沖突?”于漢有些頭疼的說道,沒想到自己會牽扯到徐少卿和趙爺的恩怨里。
  徐少卿不加掩飾的說道“不這么想,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釋今晚的事情,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大多數的巧合都是刻意人為。我好不容易來次成都,怎么就會遇到他手下的高手,出門怎么就會出車禍,那么多車,喝醉酒那哥們怎么就偏偏撞我們?”
  “草特么的,他有點過分了”于漢也覺得事情太蹊蹺,加上徐少卿跟趙爺的恩怨,今晚這些事百分之八十有可能是那位趙爺干的,這可是成都,這可是法治社會,他居然明目張膽的行兇,難道不怕法律么,難道不把他于漢放在眼里么?
  徐少卿不以為然道“過分?不不不,我們并沒有證據,這些都是猜測,他既然敢這么做,說明早已經布好局,以他趙爺的能量,這對他來說并沒有什么,當初我可是要殺他的”
  其實徐少卿還有沒說的,那就是以自己和趙出息恩怨,趙出息肯定會報仇,更有可能想殺自己,如果他想殺自己,完全可以找到很多機會,他沒有殺,說明他有所忌諱,或者說他有其他安排。
  “那現在怎么辦?”于漢有些擔憂道,他承認自己完全不是趙爺的對手。
  徐少卿搖頭苦笑道“不好意思,讓你牽扯進來了”
  “沒事,我們是什么關系,他真想對付你,我也不會坐視不理,我不信他敢亂來,我不行我還有我爸”于漢底氣十足的說道。
  徐少卿并沒有接下這個人情,而是說道“于漢,這是我和他之間的恩怨,你不用管,畢竟你以后還要在成都待下去,放心,我知道該怎么辦,明天早上我就回西安,只要回到西安,他還沒那么大的本事動我,除非魚死網破”
  “也是,你回西安最好,成都是他的地盤,你如果待下去,說不定會有什么危險”于漢也比較同意徐少卿的想法。
  徐少卿淡淡一笑道“好了,今晚這事就讓它過去吧,總有一天我會還回去”
  于是,第二天早上,徐少卿坐第一趟航班回西安,并沒有讓于漢送他,這次成都之行有失有得,只是最后狼狽離開,讓他心里憋著股火氣。
  徐少卿離開后,趙出息也在第一時間接到消息,掛掉電話后,趙出息抽著煙冷笑道“徐少,你也會有今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