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74 逼婚2

第七百八十五章這不是意外……(下)
  蘇遠平為何說出這話,除過徐少卿今晚的精彩表演,更多的是出于各方面的考慮,特別是他對女兒蘇西洛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覺得自己太慣著她,讓她有些肆無忌憚。
  徐少卿各方面如此優秀,是別人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丈夫,她倒是挑三揀四拖拖拉拉的,如果是別的男人,估計早就對她沒興趣了,而徐少卿對她卻如此癡情,她幾輩子修的福氣才能找到這樣的老公。
  另一方面是對于蜀都集團的考慮,蜀都集團在西安好幾個項目,如果徐少卿從中作梗的話,這對蜀都集團打擊很大,本來強強聯合會讓蜀都集團在西安迅速發展的機會,卻因為女兒蘇西洛的婚事而成為阻礙,這是蘇遠平無法忍受的,所以最終蘇遠平才說出這種話。
  旁邊的蘇秦對徐少卿已經恨得牙癢癢,忍不住著急道“爸,這事還是跟西洛好好商量再說吧”
  蘇遠平揮揮手惱火道“有什么商量的,我看她就是慣得,這事就這么定了,我會讓她盡快回成都,如果她不回來,那我就去西安”
  “蘇叔叔,還是不要這樣……”徐少卿心里偷著樂,可嘴上該說的還得說,這樣更能讓蘇遠平看出自己的通情達理。
  旁邊蘇遠平的妻子不好插嘴,他知道蘇遠平只要做出決定以后,誰也不可能把他拉回來,同時她也同意蘇遠平的做法,西洛已經不小了,如果再這么拖下去總歸不好,要是徐家真的退婚,先別說蘇家丟人,西洛以后也不好再找。
  蘇遠平看向徐少卿沉聲道“少卿,這事你不用管了,回頭我會跟你爸媽溝通,剩下的事,你等我消息就是,今年這婚結定了”
  此行成都的目的已經達到,蘇遠平的態度和以前顯然大不相同,徐少卿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識趣向蘇家二老告辭離開,蘇遠平讓蘇秦送徐少卿出去,出門的路上蘇秦陰著臉,對徐少卿更是沒有好感,心里沒少罵娘,他在想該怎么阻止這件事。
  兩人在門口等了幾分鐘,誰也沒說話,誰對誰都沒什么好感,沒過多久徐少卿的車過來,徐少卿上車離開,蘇秦對著遠去的寶馬5系狠狠的吐了口痰,罵罵咧咧的吐槽了幾句,心里已經打定主意,回頭就給蘇西洛告密,告訴她徐少卿來蘇家逼婚,這樣蘇西洛會對徐少卿更加反感,兩人鬧翻的概率更大。
  回到客廳,蘇遠平夫婦坐在沙發上低聲細語,氣氛有些壓抑,蘇秦忍著頭皮說道“爸,這小子明顯是來咱們家逼婚的”
  “你想說什么?”蘇遠平瞪著蘇秦說道。
  蘇秦皺著眉頭說道“西洛不結婚,說明她對徐少卿已經沒有感情,既然沒有感情,那你逼她也沒用,我們蜀都集團是在西安有不少項目,可總不能犧牲西洛的婚姻來換取蜀都集團的利益吧,反正這事我不同意,應該讓西洛自己來決定”
  “蘇秦,你以前不是支持西洛和少卿結婚么,怎么現在變了?”蘇遠平的妻子有些不解的說道,以前每次聊起這個話題,蘇秦都是站在西洛的對立面,今天這是怎么了?
  蘇秦早已想好說辭,回道“以前我不清楚他們的關系,以為西洛因為工作不想結婚,現在我才明白,西洛不想跟徐少卿結婚,肯定是有原因的”
  “好了,這事不用你管了,我說怎么辦就怎么辦”蘇遠平大聲呵斥道,蘇遠平的妻子連忙給蘇秦使眼色,示意蘇秦少說兩句。
  蘇秦無奈搖頭上樓,在進入臥室前,蘇秦給蘇西洛發了條短信,短信內容是,徐少卿晚上來過家里。蘇秦本來想打電話,最后思前想后還是覺得發短信更穩妥,誰讓他跟蘇西洛關系不好,打電話肯定誰都不好受,他也不想忍受蘇西洛那冷冰冰的態度。
  蘇秦走進臥室陪孩子媳婦,沒幾分鐘蘇西洛回過來短信,蘇秦露出玩味的笑容,蘇秦妻子詢問誰的短信,蘇秦嘟囔著說道是外面朋友,蘇西洛回的內容很簡單,三個字,做什么?蘇秦回道,逼婚。
  然后,然后就沒有然后,蘇秦才懶得管蘇西洛會怎么想怎么做,由著他們去鬧吧。
  徐少卿從蘇家出來以后,坐上車直奔市區某家夜總會,于漢帶著幾個朋友已經安排好精彩的夜生活,他知道徐少卿好這口,每次來成都都要出去玩,所以也算是投其所好吧。很湊巧的是,他們來的地方是五十八號會館,這是趙出息負責的地盤,所以當得知徐少卿等人走進五十八號會館后,負責今晚任務的黃土迅速安排了下去。
  五十八號會館屬于美度娛樂旗下的,在成都也算是有名氣的娛樂會所,美度娛樂這邊跟趙出息他們一直算是盟友,西南實業在美度娛樂也有不小的股份,所以美度娛樂旗下所有的場所都由西南實業旗下的保安公司負責,再白話點就是,這是趙爺的場子。
  于漢算不上經常來夜總會玩,但有時候有些應酬也不得不來,成都這么些場子他沒全部去過,也絕對去了一半,五十八號會館算是他比較鐘愛的。
  作為五十八號會館的貴賓以及他的特殊身份,于漢到五十八號會館以后直接讓媽咪帶最好的那幾個頭牌過來讓徐少卿等人挑選,他選的是那位是經常陪自己的,徐少卿選了位叫唐婉的南京美女,不是太高,但比較清純漂亮,是他喜歡的類型。
  祁漢晚上要開車,所以沒有喝酒,于漢陪著徐少卿和管樂喝酒,都是熟人也沒什么忌諱,有幾位美女陪著,氣氛還算熱鬧,玩了會游戲后,于漢點燃根煙這才問道“晚上去蘇家,怎么樣?”
  “還算順利”徐少卿吐了個煙圈,摟著旁邊的唐婉,摸著唐婉那只是及肩的秀發回道。
  于漢看徐少卿心情不錯,估摸著他跟蘇家聊得不錯,笑道“那看來我要準備紅包了”
  “那還早著,到時候肯定通知你”徐少卿笑呵呵的說道,有蘇遠平晚上的話,再加上他回西安后一些動作,他不信蘇西洛不會就范。
  在他們進入五十八號會館半小時后,有三個男人也走進了五十八號會館,帶頭的男人表情嚴肅,面部肌肉棱角分明,眼神比較深邃,他們被五十八號會館的副經理直接帶到徐少卿他們所在的那一層包廂坐下,這里都是貴賓包廂。
  “他們在哪個包廂?”帶頭的男人沉聲問道,今晚的事情都是上面交代下來的。
  五十八號會館的副經理笑道“8號包廂”
  “黃哥應該已經給你說過吧”男人微微抬頭說道,他來成都已經大半年時間,這大半年里他從最底層的場子保安已經做到王哥的心腹,而且他相信他會走的更遠。
  副經理聽到這話,連忙回道“已經說過,我知道該怎么辦?”
  “那個徐少卿選的誰?”男人再次問道。
  副經理沉聲回道“唐婉”
  “我叫陳中藏,給她怎么說不用我教你吧?”陳中藏淡淡說道,也可以叫他林中藏,這才是他的本名。
  副經理點點頭便離開,縱然今晚的事可能得罪人,但這是黃哥交代的,他只得去做。
  幾分鐘后,徐少卿懷里的唐婉以接電話為由離開,又過了幾分鐘才回到包廂里,只是神色有點不對勁,但誰也沒看出來。
  就在徐少卿和于漢等人玩的盡興的時候,包廂的門被陳中藏一腳踹開,突然的變故讓徐少卿等人不禁皺眉,祁漢和管樂同時站了起來。
  “我就想看看,誰這么大的膽子跟我搶唐婉”陳中藏震耳欲聾的聲音對著里面眾人喊道。
  祁漢徑直站在陳中藏的面前,冷哼道“你是什么人?”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你們是什么人”陳中藏指著唐婉道“但是她必須跟我走,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于漢臉色比較難看,這明顯是打他的臉,徐少卿倒是饒有興趣的問懷中的唐婉,笑道“你認識她?”
  唐婉點點頭楚楚可憐道“認識,他每次來都要點我,我剛給他說讓他等會,他估計等不及才過來的,要不讓我給她說說?”
  “不用”徐少卿很裝.逼的說道,先不管有于漢在,他不信這位男人能過祁漢這一關。
  徐少卿用眼神示意祁漢,祁漢立刻明白,冷笑道“如果你敢再往前一步,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那你最好對我別客氣”陳中藏不以為然道,悍然往前再踏出一步。
  當這一步踏出來以后,祁漢的重腿已經踢向陳中藏,陳中藏早就有所警惕,彎腰躲過這一腳,同時欺身而進一拳砸向祁漢的腹部,祁漢身手不差,直接抓住陳中藏的雙拳,用力向后推出,緊接著抬膝攻向陳中藏的下路,陳中藏卻緊壓著祁漢的祁漢彈地而起,雙膝直接撞向祁漢的肩膀,祁漢已經退無可退,愣是被陳中藏撞的往后退出數步,雙肩隱約作疼,陳中藏卻毫發無損的站在原地。
  這結局跟徐少卿所想的完全是天壤之別,徐少卿沒想到祁漢居然不是眼前這個男人的對手,從這男人的身手可以看得出來,他很不簡單,徐少卿不禁臉色難看。
  “來啊,給我點顏色看看”陳中藏面對祁漢挑釁道。
  祁漢吃了苦頭更是丟了臉,憋著股火氣再次沖了上來,這次兩人是近身拳腳格斗,祁漢雙拳犀利進攻,陳中藏不緊不慢的見招拆招,雙方的動作眼花繚亂,并沒有關閉的音樂像是在助興,眾人目不轉睛的看著兩人,陳中藏趁著祁漢的一個破綻,金剛臂彈開祁漢的雙拳,順勢對著祁漢的胸口在瞬間打出四拳,愣是將祁漢打的往后退了又退,祁漢捂著疼痛不已的胸口彎腰喘氣,陳中藏倒沒有咄咄緊逼,而是冷笑道“就這點本事也敢說不客氣,裝.逼,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
  這時候于漢坐不住了,大吼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不好意思,我還真不知道”陳中藏不以為然的說道,他怎么能不知道?
  這時候,五十八號會館的副經理終于出現了,打著官腔說道“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打起來了,陳哥,你怎么跑8號包廂來了?”
  “蔡學森,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這特么怎么回事?”于漢終于找到出氣口,對著五十號會館的副經理吼道。
  蔡學森只得裝孫子道“于少,誤會誤會,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說完蔡學森作勢把陳中藏往出拉,順便在陳中藏的耳邊低聲細語,陳中藏的表演天分不錯,臉色很配合的做出變化,跟著蔡學森離開包廂。
  過會,蔡學森又走進包廂,坐在于漢旁邊說道“于少,這是誤會,陳哥喝多了,都是我們自己人,小王哥你知道吧,陳哥是小王哥的心腹,這事都怪我,你別生氣,我剛給他說了,陳哥也很懊惱,說是回頭登門給您道歉,讓您別在意”
  “道歉有意義?我告訴你,這事沒算完”占著理的于漢冷哼道,可心里也清楚那邊是誰了,真要鬧也鬧不起來,最多還是賠禮道歉,可在徐少卿面前,于漢得保住自己面子。
  蔡學森才懶得管后面的事,自然有人扛著,端起酒杯對著徐少卿等人說道“各位,真對不起,都是我沒安排好,今晚全部算我的”
  連喝了三杯酒后,蔡學森這才離開,后背已經出了一身汗,要知道于漢的背.景也不簡單。
  經過這么一鬧,徐少卿也沒了興趣再待下去,告訴于漢有點累想回酒店休息,于漢有些尷尬,沒辦法只得帶著幾人離開。
  走出五十八號會館后,于漢和徐少卿等人分坐兩輛車離開,走之前于漢還不停的解釋今晚自己沒招呼好,徐少卿笑著回道自己人別這么見外。
  等到于漢走后,徐少卿這才對著祁漢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一點小傷不礙事,那家伙不簡單”祁漢回道。
  徐少卿點點頭,心里總覺得怪怪的,這種高手都能遇到,要知道祁漢的實力可不弱。
  沒有喝酒的祁漢開車,回酒店的路上徐少卿坐在后面閉目養神,殊不知后面有人正在緊緊的跟著他們。
  跟著他們的自然是陳中藏,陳中藏算計著從這里到泰和索菲特的路線,在哪塊動手最合適?最終陳中藏選擇在濱江中路動手。
  走了約二十多分鐘后,雙方終于從新南路來到濱江中路,陳中藏沉聲說道“動手”
  于是,一輛豐田霸道從對面駛了過來,車速不快但也不慢,在車流中像是喝醉酒一樣,東搖西晃的,周圍車輛都趕緊避開這哥們,生怕跟著遭殃,開車的男人也確實喝了酒,但都是安排好的。
  但看到對面駛來那輛目標車牌寶馬5系后,豐田霸道一腳油門向著寶馬5系撞了上去,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兩車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整個濱江中路瞬間亂了套。
  寶馬5系上面的幾人都沒想到會有驚變發生,當豐田霸道撞向寶馬5系的時候,祁漢就已經大聲喊道“小心”
  同時猛打方向盤想要躲過,而后面的徐少卿也回過了神,當他睜眼的時候正好目睹豐田霸道撞上來,徐少卿整個人被撞飛出去。
  這一刻,徐少卿腦海中閃出一個想法,那就是今晚這一切,都不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