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773 逼婚1

第七百八十四章這不是意外……(中)
  (希望天津少些傷亡,希望大家別信謠別傳謠,更別消費災難)
  麓山國際社區很大,分為好幾個區域,蘇家也是前些年才搬過來,以前蘇家跟胡雨嘉差不多,住在桐梓林那邊的老富人區的別墅里,畢竟蘇遠平發家比較早,算得上成都最早的那批富人,不然蜀都集團如今也不可能發展的如此順利和龐大,像胡雨嘉的川府集團以及簡姨的西蜀集團,都是因為走了捷徑才比蜀都集團實力強橫,其實發家的時間也差不了幾年。±
  于漢給徐少卿留了輛寶馬5系,管樂和祁漢送徐少卿前往麓山國際社區,在西安的時候徐少卿就已經給蘇家買好幾份禮物,價值都不菲,畢竟這不是徐少卿第一次登門拜訪,趙出息來成都這近兩年時間里,徐少卿來過兩次成都,只是那個時候趙出息還沒有徹底發跡而已,并不像今天這么如日中天。
  知道徐少卿來成都,蘇家上下晚上都已經騰出時間,做好晚飯在等著他。徐少卿對蘇家說他來成都辦事,順便過來看看蘇遠平夫妻,畢竟他跟蘇西洛已經訂婚,出于禮數必然要過來,他自然不會說自己是來逼婚的。
  祁漢開車將徐少卿一直送到蘇家別墅樓下,徐少卿提著禮物下車后說道“等會我會給你們打電話,你們在附近待著就行”
  祁漢和管樂點點頭,便直接開車離開……
  徐少卿望著眼前的蘇家別墅,心里很不舒服,說沒有怨言怎么可能,想想他堂堂徐家大少居然為個女人淪落到如此地步,也是讓人哭笑不得,他并不缺女人,每天晚上床上躺著的女人不帶變的,可蘇西洛就像是他這輩子的克星,他的魔障,讓他無法降服,人生就是這么有趣,一物降一物,徐少卿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扛下去。
  按門鈴,出來接徐少卿的正是饒有興趣等著的蘇秦,蘇秦也是中午才知道徐少卿已經到了成都,晚上要來蘇家吃晚飯,對于這個消息,蘇秦并沒有告訴趙出息,如果是蘇西洛回成都,他肯定第一時間通知趙出息。
  蘇秦心里怎么想的,他怕趙出息知道徐少卿到成都的消息,對他有所失望,畢竟他答應趙出息要讓蘇西洛成為他的女人,徐少卿跟蘇家走的越近,也就對他越不利。可惜他并不知道徐少卿和趙出息的恩怨,如果他知道,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告訴趙出息,這才能讓趙爺更加信任他。
  “呦,少卿來了啊,怎么不早點通知我,我好去機場接你”蘇秦戴著副虛偽的嘴臉應付道,他最擅長的就是這種場面話,更何況是對未來的妹夫說呢,誰讓徐少卿抱得美人歸,讓他一直心里頗為嫉妒,這也是他心里那畸形的東西在作祟。
  蘇秦戴著面具,徐少卿何嘗不是呢,真要比起來,他蘇秦未必是徐少卿的對手,畢竟徐大少在西安玩的風生水起,所以徐少卿笑瞇瞇道“行程安排的比較緊張,下車直接去酒店開會,就沒敢麻煩秦哥,本來也沒打算打擾叔叔阿姨,不過覺得來成都不拜訪叔叔阿姨,有些說不過去,這才把晚上的事情推了”
  “那肯定,你要不來,回頭我肯定得找你理論理論,別說了,趕緊進來吧,他們都在等你呢”蘇秦接過徐少卿手里的東西,帶著徐少卿走進蘇家別墅。
  蘇家別墅客廳里,蘇遠平正在看新聞,蘇遠平的妻子以及蘇秦的妻子都在廚房里跟著保姆忙碌,畢竟是姑爺上門,今天這頓飯她們才親自下廚。
  “叔叔”蘇秦帶著徐少卿走進客廳后,蘇遠平抬頭看向蘇遠平沉聲喊道,他已經見過數次蘇遠平,有幾次在西安,那會蘇遠平去西安視察蜀都集團項目或者跟政府官員見面。
  對于徐少卿,蘇遠平還算很滿意,不管是出于家世還是自身條件,徐少卿都遠遠地達到了蘇遠平的標準,他真不知道寶貝女兒為什么要一直拖著婚事,如果對徐少卿不滿意,那又為什么要訂婚,這件事真是讓他頭疼不已。
  “少卿,坐這里”蘇遠平起身招呼徐少卿坐到自己身邊,蘇秦則把徐少卿的東西擺到旁邊的桌子上。
  蘇遠平妻子聽到動靜走出來,高興道“少卿,你太客氣了,每次過來都帶這么多東西,我們挺不好意思的”
  “阿姨,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跟西洛都訂婚了,怎么說,我也算是半個蘇家人”徐少卿笑呵呵的說道,他知道蘇西洛的媽媽是最好搞定的,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包括蘇遠平也不難搞定,蘇遠平喜歡那種年輕有為的晚輩,自己在生意方面的成績,完全可以讓蘇遠平滿意,只是最難搞定的是蘇西洛。至于蘇秦,徐少卿根本無視,蘇西洛給他說過,自己跟這位沒有血緣關系的哥哥有矛盾,并不是一路人。
  一提起訂婚這事,蘇遠平的妻子有些理虧,也不知道怎么接話,只得尷尬的說道“你先跟你蘇叔叔聊天,晚飯馬上就好,蘇秦啊,招呼好少卿”
  “阿姨,你忙吧,不用管我”徐少卿接過蘇秦倒的茶,禮貌的說道,不管怎么樣,對于徐少卿這種人精來說,知道怎么在長輩面前獲得最大的好感。
  徐少卿坐下后,蘇遠平開始跟徐少卿嘮家常,詢問徐少卿父母爺爺身體怎么樣,說了些客套話,又問了些關于生意的問題,牽扯到生意能聊的就比較多,徐少卿畢竟不是那種一事無成的**絲,而是資產已經近十億的大土豪,在整個陜西都是有名的年輕土豪。
  蘇遠平以及蘇秦也都是做生意的,幾個人開始聊些關于經濟的話題,從全球宏觀經濟到國內經濟下滑,從大宗商品到產業發展整合,又聊了些雙方都比較關注的房地產和金融話題,這會倒是聊的不錯,蘇遠平對于徐少卿的見解很滿意,畢竟徐少卿也是國外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而不是混吃等死的紈绔子弟。
  聊了大約十幾分鐘后,蘇遠平的妻子走出來告訴大家可以吃晚飯了,幾人移桌到餐廳,有蘇遠平的妻子以及蘇秦的妻子在,飯桌上的話題就比較多,蘇遠平詢問徐少卿能否喝酒,徐少卿自然欣然答應,于是蘇遠平讓蘇秦拿了瓶自己珍藏的五糧液,三人也沒打算多喝,只喝完一瓶就行,蘇遠平的妻子也沒攔著。
  餐桌上的話題依舊是些家常以及徐少卿的生意,大家唯獨都沒有聊的話題就是蘇西洛,蘇遠平和妻子都沒敢問徐少卿跟女兒西洛現在關系怎么樣。
  晚飯快要吃完的時候,徐少卿覺得氣氛已經鋪墊的差不多,畢竟他不可能剛見面就聊自己那個話題,但現在已經到時候了,于是徐少卿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很是感傷的說道“叔叔阿姨,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們聊聊,希望你們別怪我”
  蘇遠平和妻子相視一眼,似乎知道徐少卿要說什么,蘇秦倒是以一副看戲的態度泰然處之,他倒想聽聽徐少卿想說什么,自己也能弄清楚徐少卿和蘇西洛如今的關系怎么樣,這樣有助于自己把蘇西洛忽悠給趙出息。
  蘇遠平皺眉沉默了幾秒,隨后咬咬牙說道“少卿,今晚你有什么想說的都說吧,叔叔知道你委屈”
  “叔叔,我不是委屈,而是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我和西洛認識已經六七年了,從我見到她開始,我就知道我這輩子要娶的女人是誰。我真的很愛她,不管她喜不喜歡我,不管她對我愛理不理,不管她是不是利用我,這都改變不了我喜歡她,這輩子我就認準這么一個女人,讓我娶誰我都不答應,可西洛對我的種種讓我傷心了,我心真的很難受,我們都已經訂婚一年半了,可她現在還是沒有結婚的意思,叔叔阿姨,如果是我自己,我可以等,一直等到她想結婚的時候,誰讓我這輩子遇到她,可我背后還有父母,還有家人,你們知道我是獨子,我們徐家在西安也不是小門小戶,我爺爺也年紀大了,誰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走了,所以,叔叔阿姨,我壓力很大,真的很大,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一邊是家里,一邊是西洛”徐少卿今天真可謂是做足了戲,趁著這點酒勁連哭帶笑的表演著,氣氛瞬間就變的有些尷尬,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是好,誰也沒想到徐少卿會如此動情。
  蘇秦饒有興趣的盯著徐少卿,心里偷著樂了,原來徐少卿和西洛的感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沒想到啊沒想到,看來徐少卿今天拜訪是假,訴苦才是真的。
  蘇遠平臉色很難看,對著蘇秦的妻子說道“帶孩子上樓休息”
  蘇秦的妻子很識趣,趕緊抱著孩子離開,顯然這里不是她能待的……
  “少卿,有什么話你好好說,是我們對不起你,我們知道這些都怪西洛,你這么優秀,如果你有別的想法,我們不會說你什么”蘇遠平從徐少卿的話里已經聽出關鍵的東西,那就是徐少卿家里開始向他施壓了,這是蘇遠平以前就預料到的,徐家在西安可算是大戶人家,如果訂婚這么久還不結婚,怎么能沒意見,徐少卿的父母肯定已經催了不知道多少次,幾次也給他們打過電話,雖然說得不是很直白,卻也讓他們很難堪,如果徐家給徐少卿介紹了別的對象,蘇遠平真沒意見,這婚可以退,他知道自己女兒那脾氣,連他也沒轍。
  徐少卿沒想到自己用力過猛,也錯誤的估計了蘇家的想法,他以為蘇家怕自己退婚,沒想到蘇家直接放任自由,這讓他始料未及,只得趕緊改口道“叔叔阿姨,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很愛西洛,很愛很愛,我真的很愛她,真的很想和她結婚,可她的態度讓我很傷心”
  “少卿,這些我們都知道,只是西洛那邊……”蘇遠平的妻子羞愧到不行,事情發展到這一步,真是讓他們沒想到,當初兩人訂婚的時候,蘇家可是高興了很長一段時間。
  “阿姨,我很想娶西洛,我也在努力,如果西洛跟我在一起,我會好好對她,我是沒有辦法才來找你們,希望你們能幫幫我,我們家那邊已經跟我攤牌,讓我十月結婚,如果敢九月前不能確定,讓我做出選擇,二選一,要么接受他們的安排,要么跟徐家斷絕關系繼續等西洛”徐少卿緩緩說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說辭。
  蘇遠平頭疼道“我們不是沒說過,唉……”
  “叔叔,我跟西洛如果能結婚,不管是對誰都是最好的,我會繼續努力,也希望你們繼續努力,蜀都集團現在在西安發展的很好,有很多項目,等我和西洛結婚后,我會繼續幫西洛讓蜀都集團在西安更加馳名”徐少卿意味深長的說道,這句話背后的額意思很明了了,如果結不了婚,蜀都集團在西安怎么樣,誰都不知道了,保不準他徐少卿就會背后捅刀子。
  蘇秦和蘇遠平同時皺眉,蘇秦壓著脾氣,這特么是**裸的威脅,蘇遠平很理智,覺得可能是徐少卿有怨氣才說這話,他也希望西洛能和徐少卿在今年結婚,想到今天這破事,再想想蘇西洛以前做的事,蘇遠平不禁惱火道“少卿,我會跟西洛好好談談,我不管她怎么想的,這婚結定了”
  徐少卿聽到這話,終于露出滿意的眼神,旁邊的蘇秦倒著急了,罵了隔壁,他怎么對趙爺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