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772 有點進退兩難

第七百八十三章這不是意外……(上)
  來而不往非禮也,徐少卿當年在西安那樣對趙出息,現如今他來到成都,趙出息自然要還點回去,但趙出息并不想這么簡單。如果他想要徐少卿死,當初在香港的時候就有機會,不管是周易還是趙出息自己,都有實力完全避人耳目除掉徐少卿,如果只是死就能讓徐少卿還清所欠的,那也太便宜了徐少卿了,趙出息想要的是,徐少卿一無所有。
  安排好這件事情以后,趙出息就不用擔心什么,他相信黃土會處理好這點事,畢竟黃土很擅長這方面。
  離開金馬國際賽馬場,按照行程趙出息要去青城山那邊視察工作,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現如今的整體框架已經逐漸完善,主要項目以及配套設施都在如火如荼的建設當中,以西蜀集團為主的國內外數十家公司已經投資數百億,徐林的戰略中對旅游產業預期很高,國內經濟必然會轉型,旅游在任何國家都是支柱產業,中國也不會例外,特別是成都作為國內主要的幾大旅游城市,旅游資源特別豐富,很容易整合起來,這從成都雙流機場吞吐量排在全國第五位就能看得出來,僅次于北京首都機場、上海浦東和虹橋機場,以及廣州白云機場,更是超過了深圳寶安機場,所以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對于西蜀集團很重要,特別是日后在旅游產業的布局,為此徐林將西蜀集團旗下的旅游公司、酒店公司、娛樂文化公司等等,全部整合成西蜀文化產業集團,所有高管都重新篩選了一遍,請來國內以及國外數位大佬坐鎮。
  現如今西蜀集團在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的項目都已經進入后半程,大部分會在明年年初竣工,趕明年下半年會全部開放,到時候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也將通過驗收,正式開業。
  趙出息和宋青瓷一起過去,至于西蜀文化產業集團那邊的負責人以及青城山那邊各個項目的負責人都已經在那邊等著,他們大多都是第一次見這位只聽說過并沒見過的大老板,誰也不清楚這**oss怎么閑的沒事干來檢查工作,倒是總裁徐林以及西蜀集團和西蜀文化產業集團的高管時常過去視察。
  負責承建西蜀集團在青城山諸多項目的都是西蜀集團的長期合作伙伴,中建、中鐵以及華西建設,那邊的一些負責人也已經到場。
  趙出息和宋青瓷到第一個項目的時候,這些負責人就已經到場,各方負責人共有二十多人在場,有男有女搞的很隆重,更像是省市領導檢查似的,趙出息對這些比較虛的東西從來都不感興趣,更不喜歡被這么多人跟著,各種溜須拍馬,聽著都能讓自己吐了,所以趙出息只喊了四個負責人跟著,他們對項目進場都足夠了解。
  相比于什么也不知道的趙出息,宋青瓷對整個青城山的所有項目都了如指掌,每次有領導視察工作,宋青瓷都會到場,正是由于她的表現讓西蜀集團加分不少,這自然還有他自身條件的加分,川渝商界有名的大美女么,光是看著就感覺舒服。
  這會已經差不多到午飯時間,工人們快要下工吃午飯了,趙出息把項目工地了解完以后,最后閑來無事便來到工人們住的地方,畢竟這也是他曾經住過的地方,他想看看工人們的待遇怎么樣,畢竟眼前這些建筑物都是工人們的杰作。
  這讓跟著他的那些負責人很是疑惑,不知道這位**oss想干什么,趙出息和宋青瓷尚未走近就已經聞到一股惡臭味,宋青瓷不禁皺起眉頭,作為公司高管,她從來沒有進過這種地方,畢竟這是施工方的地盤。
  其他負責人聞見這惡臭味已經想吐,識趣的站在門口沒有進去,里面還有休息的工人,西裝革履的趙出息獨自走進去,打量著這巴掌大的地方,里面擺著兩排上下兩層的架子床,穿上都是些發霉發臭的被子褥子,還有臭衣服以及臭鞋等等,這味道實在讓人難以忍受,但趙出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同時回想著當年那段剛到西安時候的苦日子,后面的宋青瓷雖然已經無法忍受,但還是硬著頭皮跟著。
  幾個工人疑惑打量著西裝革履的趙出息以及穿著套裙的宋青瓷,顯然這兩位不是普通人,只是這里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客人,畢竟誰愿意忍受這種惡臭。
  “幾位大哥,都哪人?”趙出息掏出煙遞給正躺在床上的農民工們,煙是成都軍區特供的小熊貓,都是蔣開山給他弄出來的,畢竟這是成都軍區大院的地頭蛇,弄幾箱煙幾箱酒還不是小事情,只是這煙農民工肯定不知道。
  那幾個農民工樂呵的接過煙笑嘻嘻的說道“湖南的、寧夏的、青海的”
  趙出息聽到有青海的,于是饒有興趣的說道“我也是青海的,不知道這位大哥青海哪里的?”
  “我是西寧的”那位農民工用趙出息再熟悉不過的鄉音說道。
  這一刻,趙出息有些觸動,用熟悉的鄉音說道“我是祁連縣的,哈哈哈,在這里打工怎么樣,有沒有什么不好的,可以給我說說”
  “哈哈哈,給你說你又不管事,不是白說么”那位農民工笑著打趣道。
  趙出息被逗笑了,回道“沒事,我們就當嘮嘮嗑聊聊天”
  “不好的,不好的地方多了,吃飯吃不好,工地吃的跟豬食差不多,住也就這樣,出門在外沒辦法,就是那些管理人員太兇,隨便克扣工資,對我們態度也不好,最主要還是工資太難拿了,要工資跟要債似的,我們出門不就圖掙兩個錢么,你說錢都要不到,誰還有心情干活”那位大哥跟吐槽的怨婦一樣,開啟了吐槽模式。
  前幾個趙出息都能理解,但也稍有怨言,但最后一個趙出息臉色微變,當初在南門國際公館的時候他就知道,錢對于這些農民工來說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安全感,如果一個民工沒有安全感,那干活哪還有動力,這工作的質量,又怎么可能達標。
  “我們對這些有要求么?”趙出息轉身詢問道。
  宋青瓷皺眉回道“我們是投資方,只關心項目進度和質量,這些應該沒有要求”
  “那我們的資金是否及時打給乙方?”趙出息繼續問道。
  宋青瓷想了想說道“我們集團并不缺錢,都是按進度打款,從來沒有拖欠過施工方”
  “那怎么會這樣?”趙出息明顯有些生氣的說道,
  宋青瓷并不知道,畢竟她在西蜀集團負責的方面太多,每天各種大事都需要她操心,這種小事怎么可能關心,但趙出息既然問,宋青瓷只得回道“我回頭問問,不是很清楚”
  “如果工資都不能及時發放,你覺得他們還會積極工作么,項目進度和工作效率以及工程質量會提高么?別以為他們是最底層,就是可以忽視的,正因為最底層,也是最重要的,比那些尸位素餐的管理者更重要。知道為什么我要來這里么,因為我曾經也在這種地方待過,所以我才知道”趙出息氣勢洶洶的說道,這并不是對宋青瓷發火,而是對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管理層發火。
  趙出息一直覺得,一家偉大的公司必須有他的社會道德和社會責任,如果沒有這些東西,這家公司注定會被淘汰…………
  趙出息和宋青瓷的對話讓幾個農民工聽的有些云里霧里,但是聽的出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不簡單。
  轉身趙出息跟幾個農民工笑著打過招呼,然后離開這里,走出來的時候,趙出息根本沒有搭理那些負責人,宋青瓷緊跟著出來,不加掩飾的說道“等著挨批吧”
  趙出息并沒有離開,而是徑直來到工地的廚房,正如那些農民工所說的,工地的伙食很差點,連自己當初在南門國際公寓時候都要差一截,這讓趙出息更是沒好臉色,跟在后面的宋青瓷也目睹了這一切。
  看完這些,本來還要留下來吃午飯,趙出息也沒了心情,直接上車準備去郫縣保安基地,上車的時候,趙出息對宋青瓷說道“我希望再過十年,別人提起西蜀集團的時候,會說西蜀集團是一家好公司,而不是一家昧著良心的公司”
  從青城山國家旅游度假區離開,趙出息徑直來到郫縣保安基地,下午那里有比武大賽,能力出眾的都會被重用,這也是郫縣保安基地每年的重頭戲,這次芙蓉和黃土在外地回不來,所以趙出息和周易成了特邀評委,趙出息的出現也是重頭戲,畢竟誰都想在趙爺的面前表現出彩,要是能被趙爺看中,以后前途自然一片大好。
  整個下午的比賽都很精彩,趙出息能感覺到這幫人當中很多都有潛力,日后肯定能被自己重要,他也悄悄留了心,旁邊的周易更是做出精彩的點評,本來趙出息還想上去試試身手,想跟王勝河切磋切磋,不過最終被宋青瓷勸住。
  傍晚的時候,趙出息和宋青瓷等人回市區,也就是這個時候,徐少卿走進麓山國際社區蘇家的別墅,同時黃土也已經安排好一場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