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69 還能回到以前1

(上)
  在這種事情的判斷上,趙出息立刻便現自己的短板,這個短板就是對那個圈子的了解程度,他不是蔣開山也不是徐林,沒有在那個圈子生活廝混過,對于很多事情是不了解的,所以趙出息不敢輕易做出決定,只得選擇打電話再問問二胖,這樣心里也踏實。
  二胖的電話很容易打通,這段時間他都在環渤海灣那邊,從大連到天津,從天津到唐山,最后是一站是煙臺,現在二胖還在天津,今天他們出海捕魚吃海鮮,跟他們同行的是林鎮北以前一位心腹的侄子,這位心腹如今算是天津港的紅人,以前在唐山那邊賺的盆滿缽滿,又在資源回落期找到下家,如今已經成功轉型,算是天津那幾位隱形富豪之一,市領導的座上賓。
  林鎮北對于這些年跟過他的心腹從來不會吝嗇,不管是利益還是資源,林鎮北都會竭盡全力去幫他們,讓他們站到一定的位置上,前提是你能入他的法眼,有這個實力。所以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人毛遂自薦想要投靠林鎮北,因為回報是驚人的。
  大游艇上有不少美女,二胖早已習慣這種生活,但禁欲的他直到如今還是處男一個,別說夏登沈明順這幫人,就是那些叔叔伯伯爺爺的,也沒少給二胖介紹對象,二胖倒是實在,該見還是會見,可見一面之后就沒有下文。記得二胖剛回北京城那會,夏登給二胖找開的出價的一線女明星,可謂是下足血本,沈明順那小子更簡單,反正他坐擁中戲大本營,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妹紙,選了兩個要氣質有氣質,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的清純校園女神,而且前提必須是完璧之身。兩人知道二胖直接說二胖肯定不要,所以想辦法下套直接送到二胖房間,可二胖丫不動如山,直接喊司機送人家美女回家,回頭遭殃的是夏登和沈明順,丫差點沒被二胖打。
  二胖如此不近女色,真是坐懷不亂的當世柳下惠,真讓夏登沈明順等人大跌眼鏡,從此再也不敢在這方面亂來。
  林鎮北倒是不著急,雖然老林家的香火是頭等大事,但畢竟二胖現在還年輕,不愁找不到媳婦,就憑他林鎮北這張臉,就憑老林家這塊金子招牌,林鎮北相信二胖配得上四九城任何一家的閨女。
  所以此刻,夏登正跟幾個美女談人生玩跳水,二胖帶著大墨鏡在不遠處曬太陽,剛開始美女們都以為這丫是保鏢,回頭才知道這位才是今天的正主,連羅少爺都得小心翼翼伺候著,可人家這高冷的樣子,真是不近人情。
  接到趙出息的電話,二胖并不怎么意外,公司那邊的副總中午打電話告訴他,他們已經跟西蜀控股那邊開始進行談判,不過林爺改變條件讓對方有些不滿,談判現在陷入僵局當中,可能會有些變故。
  這位副總從二胖到北京城以后,就跟二胖走的比較近,主動接近二胖,因為他知道二胖的身份,畢竟不是誰都能突然空降到林氏投資成為手握百分之十股份的董事,這世上不缺聰明人,對于這種迂回路線,二胖心知肚明,于是將計就計,反正他也想知道公司那邊的情況,有人主動帶路倒也不是什么壞事。林氏投資跟西蜀控股接觸的事情,二胖交代過這位副總有什么進展直接打電話通知他,所以他自然知道。
  除此之外,二胖更知道其他三家是誰,其中之一便有沈明順他家,其他兩家更比沈家強勢,二胖接通電話后,不等趙出息說話,他便直接道“你想問談判的事情?”
  二胖知道趙出息肯定不好意思問,所以還不如他直接點破,趙出息聽后頗顯意外,皺眉道“你都知道了?”
  “聽別人給我說了,正好你打來電話,我想肯定是這事”二胖沉聲解釋道。
  趙出息稍顯尷尬的問道“那你知道林叔所說的那三家到底什么來頭,老徐心里沒譜,對很多事情有些擔心”
  “我知道,他擔心是正常的”二胖可以理解徐林的做法,跟老徐認識這么長時間,老徐向來穩健,只是這次并不需要擔心,所以二胖繼續道“能跟林鎮北做生意的,沒幾個是普通角色,能讓林鎮北拉著一起投資的,更不是普通背.景,這三家我都清楚,其中一家你認識,就是沈明順他家,另外兩家比沈家背.景更深”
  “沈家也參與了?”趙出息有些意外,更讓他意外的是,二胖的意思說,其他兩家比沈家更要牛掰。
  二胖淡淡點頭道“沈明順他爹跟林鎮北穿一條褲子,有林鎮北的地方少不了沈明順他爹”
  “那你的意思是,沒有問題?”趙出息輕聲詢問道。
  二胖沒有給答案,只是回道“我只是告訴你你想知道的,其他的事情,那是你們自己決定”
  二胖把趙出息想知道的都已經說出來,趙出息也不好再問太多,隨口道“行,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吧”
  趙出息掛了電話后,宋青瓷重新走進辦公室,問趙出息晚上有什么安排,如果沒安排,她訂個地方吃晚飯,趙出息笑了笑說道,沒什么事,你訂吧。
  宋青瓷再次出去后,趙出息抽了根煙,思前想后心里最終也有了答案,這才回老徐的電話,最終這件事還是得他兩拍板決定,能有這個權利的也只有他們,姜知名和常宏他們自然是以徐林的意見為主。
  “老徐,我已經問過林叔和二胖”打通電話以后,趙出息沉聲說道。
  徐林也在等著趙出息的電話,皺眉說道“怎么樣,什么情況?”
  “應該沒什么問題,我覺得可以接受,其中有一家我認識,他們跟林家以及林鎮北都是故交”趙出息停頓了下,然后如此說道。
  徐林表情嚴肅,看來趙出息已經傾向于接受那三家,其實他心里對此還有顧忌,但只得說道“那你的意思是同意?”
  趙出息轉身望著窗外的天府廣場,不輕不重的說道“嗯,我基本同意了,我想剩下的事情你會處理好,該屬于我們的底線,最好還是不要退讓,多留條路未必不是好事”
  “好,我知道該怎么做了”趙出息已經拍板決定,徐林只得尊重趙出息的意見,但是在公司股權等等方面,徐林還是會堅守不失去絕對控股權的底線,他不想讓自己最終的努力成為他人的嫁妝。
  趙出息苦笑道“這次折騰你和姜叔他們了,回成都我給你們接風洗塵”
  “這倒沒什么,本來就是工作,只是該考慮周到的我們都得考慮,還有,林鎮北剛才約我明天早上見面,不出意外,應該是談這件事”徐林并沒有隱瞞,把剛才的事情說了出來,景山公園,自從離開北京以后,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去過那個地方,想當初他剛到北京的時候,景山公園和北海公園都留下不少回憶,那會他每天連吃都吃不飽,卻堅持給某個女人每天送朵花,花瓶還是他借錢買的,產自奧地利的花瓶,只能插一枝花,他每天早上去花店拿花,親自插在她辦公桌的花瓶里,花錢只能月底結一次。
  有時候,人生就是,活著活著,就只剩下回憶了……
  趙出息對此沒什么意見,回道“見見也好,該說的都說清楚,這樣談判也容易進行”
  很快兩人的第二次交談便結束,趙出息剛剛緊張的心情也輕松不少,于是讓宋青瓷進來,等到宋青瓷進來后,趙出息笑道“最近有什么好電影沒有?”
  “你想看電影?”宋青瓷有些不解道,看得出來事情應該已經解決,不然趙出息的心情也不會如此輕松。
  趙出息樂呵道“沒有啊,陪你吃晚飯,吃完晚飯看電影”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宋青瓷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趙出息起身直接走到宋青瓷身邊,拉著宋青瓷的胳膊道“好了,收拾東西下班,我們去約會”
  隔天早上,趙出息送齊思到公司以后,便早早來到西蜀大廈,宋青瓷今天帶他去溫江那塊騎馬,最后去青城山那邊視察工作,這些都是宋青瓷安排好的,有必要讓趙出息多接觸接觸基層,不然整個西蜀集團只知道總裁徐林,不知道真正的老板,董事局主席趙出息。
  成都有大大小小不少馬術俱樂部,有名的比如溫江的金馬國際賽馬場,每年在這里舉辦大大小小不少馬術比賽,他也算是成都最大的馬術俱樂部。
  趙出息對于騎馬并不陌生,以前在祁連縣的時候就經常騎,雖說都是野路子沒什么可觀性,但至少會騎。只是離開祁連山這么幾年,就再也沒騎過馬,也很少能見到馬。宋青瓷倒是精通馬術,她還是成都有名的業余愛好者,接受過系統性訓練,時常沒事會過來騎馬,簡姨以前也挺喜歡騎馬,還養過幾只純種馬,每匹馬都價值不菲,后來不怎么熱衷,就把那幾只馬送人了。
  今天他們來的便是金馬國際賽馬場,因為在這里騎馬可以放得開,盡情的在賽道狂奔,不過很少有人敢在里面放肆,除非是老騎手。
  不過,就在趙出息準備騎馬的時候,有位西安的故人來到成都,趙出息對這位故人并不陌生,應該說很熟悉,他不是別人,就是將趙出息攆出西安城的徐少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