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767 低頭和低頭2

第七百七十八章反悔了?
  (這章有點晚,西安下著暴雨,聽著樸樹的新歌在木星,有點傷春悲秋,剛出來聽的時候覺得有點玄而又玄,前幾天再聽,越聽越覺得好聽,歌詞寫得很好,最愛最后那句,誰賞江上明月,誰聽江聲浩蕩……)
  屈文德有屈文德的小算盤,如果父親真愿意跟譚鴻儒和解,那很多事情都不用再大動干戈,譚鴻儒對父親對他們屈家并沒什么惡意,畢竟屈家對他有恩,他只是不想讓父親再插手圈子的事務,讓他本本分分安安穩穩的安度晚年,如果父親做到這點,那應該可以和平相處,他們屈家以及元老派以后聽譚鴻儒吩咐,享清福掙大錢,這不挺好,憑啥要便宜趙出息那頭豺狼,整個川北辛辛苦苦幾代人打下來的天下就這么拱手相讓,何況趙出息控制川北以后,對他們到底會怎么樣,那還是未知的風險,如果那時候趙出息對他們心存不滿,他們再想反抗,也只能忍氣吞聲,除非不想繼續混下去了。
  可屈文德似乎忘了,五爺出乎意料的同意和解,并不是打算冰釋前嫌,而不過是以退為進忍辱負重,為的還不是迷糊譚鴻儒,最終再報復他,屈文德沒有理解清楚父親的意思,所以才會說這話。
  “文德,做人有時候是得留下退路,?看不清風向的時候,可以權衡利弊后再做出決定,但當你看清局勢作出決定后,就不要再三心二意,如果經常這樣,以后你可能誰都不會信任”作為過來人,五爺有必要提醒兒子,畢竟屈文德沒有成為掌控全局的老大。
  屈文德忍不住問道“父親,我只是害怕趙出息以后背信棄義,如果沒了譚鴻儒牽制他,到時候他一家獨大,真要回頭再搞我們,我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這點屈文德考慮的很周到,畢竟他們對趙出息不熟悉,跟趙出息也沒什么往來,而且現在趙出息處于主動,他們處于被動。
  五爺皺眉說道“譚鴻儒已經把我們逼到這一步,你我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要么相信趙出息,要么就這么茍活著,想要讓我跟那忘恩負義的牲口真正和解,沒有可能,所以這兩條路,我只能選擇一個,如果錯了,那是我的命”
  作為大佬出身的五爺,關鍵時候并沒有瞻前顧后的猶豫,而是當斷立斷,或許他對譚鴻儒已經徹底寒心,沒有辦法才選擇這條下下策。
  屈文德還是有些擔憂,但父親的話說的很對,茍活是不可能的,整個元老派以及屈家現在都活的比較憋屈,全部被打壓著,包括很多生意,都沒有辦法展開。趙出息最終到底會不會跟譚鴻儒一樣背信棄義,他們不清楚,但譚鴻儒現在已經無法相信,所以只能賭這么一把。
  “如果趙出息是聰明人,譚鴻儒死后,他肯定會見好就收,他的目的已經達到,整個川內沒有人再能威脅到他的地位,如果再對付我們,走投無路的我們肯定會拼個魚死網破,到時候會出現什么事,那誰也不知道了”五爺從大局上分析著這件事,最終確定趙出息到時候會按照約定進行。
  屈文德皺眉想了想,覺得父親說的不無道理,自己道行還是太淺,一想到本來自己坐在這個位置,最終讓譚鴻儒搶了,屈文德最后那點心思也徹底丟掉,決定全力對付譚鴻儒。
  于是,屈文德說道“父親,剩下的事情我知道該怎么做了,你等我消息就是”
  當晚,屈文德為避嫌沒有離開德陽,但也沒有住在老宅,屈文德走后,德陽下起暴雨,潮濕的天氣讓五爺的風濕病發作,兩條腿隱約作疼,五爺忍著劇痛坐在陽臺上賞雨,川渝能呼風喚雨的袍哥,大多都沒有什么好下場,他拼了一輩子命,也活到八十多歲的高齡了,不知道還能不能善始善終,安度晚年?
  司徒南去了上海,芙蓉和黃土去了川南川北,穩坐中軍大帳的趙出息享受著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等到司徒南從上海回來以后在,這川渝又將是一場血雨腥風,趙出息很忌諱這種情況,畢竟現在的大環境已不是當年那么混亂,但有些事情不得不做,譚鴻儒是自己最大的威脅,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如果譚鴻儒不除,趙出息總覺得心里不舒服,除掉譚鴻儒以后,他才能放下心去做別的事情,所以這次趙出息注定要動手,以往都是被動,這次是他主動。
  距離趙出息上次受傷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今天趙出息去西蜀國際醫院復查,身體已經全面恢復,醫生說已經沒什么事,這讓趙出息很滿意,接下來他就敢進行一些高強度的恢復的訓練,這兩個月時間雖然一直在恢復,但身體還是差以前有些距離。
  趙出息復查,順便帶著齊思做產檢,現在孩子已經快四個月,齊思的肚子也越來越大,趙出息對齊思也愈發的小心照顧,懷孕的后的齊思充滿女人味,跟兩年前趙出息第一次見的時候已經大不相同,趙出息更希望看到的是,齊思以后白發蒼蒼的樣子,這一輩子值了。
  趙出息扶著齊思從醫院出來,齊思看向趙出息的眼神充滿笑意和幸福,有人說,如果想知道一個女人是不是真的愛你,只需要看她的眼神,她的眼神會告訴你一切,從這點可以看得出來,齊思深愛著趙出息。
  趙出息煞.筆呵呵的笑著,產檢也很順利,不管是齊思的身體還是孩子的發育情況都正常,孩子的預產期是十月初,趙出息也就靜靜的等著孩子降臨。
  把齊思送到桐梓林銀都花園那里,老爺子和干媽胡雨嘉都在,齊思要陪著她們吃晚飯,也有些日子沒見老爺子,倒是干媽胡雨嘉只要沒事就會去蔚藍卡地亞看齊思,就等著抱孫子。
  趙出息有事先行離開,宋青瓷打電話告訴趙出息,西蜀集團有點急事需要他回去處理,于是趙出息帶著周易和馬成才趕回西蜀大廈,到西蜀集團的時候,宋青瓷正在辦公室里等著他,桌上已經給趙出息泡好一壺茶,還有些水果。
  “什么事,這么急急忙忙的喊我回來?”趙出息有些不解的問道,宋青瓷現在喜歡盤著頭發,對于這點改變,趙出息很喜歡。
  宋青瓷低聲說道“不是我找你,是老徐找你有事”
  “老徐?他不是跟姜叔他們去北京了么,回來了?”趙出息再次疑惑道,西蜀集團開完董事會后,老徐就帶著姜知名和常宏等人前往北京,跟林鎮北的團隊談判,然后確定最終的合同。
  宋青瓷搖搖頭解釋道“他還沒有回來,而是打電話過來,讓我找你,有事要跟你說”
  這下趙出息就愈發的好奇了,徐林找自己,為什么不給自己直接打電話,為什么要通過宋青瓷?
  “老徐到底在搞什么?”趙出息自言自語道。
  宋青瓷也不清楚,但以她的直覺,隱約感覺到可能是和林鎮北的談判出了問題,不然老徐有什么急事會找趙出息,更是讓趙出息回西蜀集團接電話。
  宋青瓷用座機將電話直接撥過去,沒用多久徐林就接電話,宋青瓷沉聲說道“他在旁邊”
  徐林讓趙出息接電話,宋青瓷將電話遞給趙出息,趙出息輕聲道“喂,老徐,什么事這么著急?”
  那邊的徐林已經回到酒店,他們住在王府井的華爾道夫酒店,這次除過跟林鎮北談判,他們還會見一些高官,有央行以及幾大行的、有保監會的、有銀監會的、有證監會的,基本都是金融系統內的,同時還會跟西蜀集團的合作伙伴們舉行一個會議,所以說這次北京之行議程很滿,他基本沒有時間見老朋友,本來徐林準備帶媳婦回天津老家,這事也只能繼續往后推。
  “林鎮北這邊有些變故”徐林開門見山直奔主題說道,這是他也沒有想到的。
  趙出息臉色瞬變,難道說林鎮北反悔了,不可能啊,他似乎沒有反悔的理由啊,而且以林爺的信譽也根本不可能反悔。
  “他反悔了?”縱然這么想,趙出息還得刨根問底。
  剛洗完澡晚上要去應酬的徐林搖搖頭道“他沒有反悔,是別的事”
  沒有反悔,聽到這句話,趙出息稍顯放心,可是既然林鎮北沒有反悔,那還能有什么事,關于合同的事情徐林肯定不會問自己,況且自己也給不了意見,他跟姜知名常宏他們自然早就商量好計劃。
  “那是什么事?”趙出息繼續問道。
  徐林最終給出答案道“林鎮北說除過林氏投資,還有三家公司要入股西蜀控股,他的意思是,如果不同意這三家公司入股西蜀控股,林氏投資也不會入股西蜀控股”
  “還有三家公司?”趙出息大感意外道,難怪徐林會如此著急的打電話,原來發生變故了。
  徐林解釋道“這三家公司代表著三個不同的財團和背.景,如果我沒猜錯,都跟林鎮北很熟,但我們對他們沒有半點了解”
  “他們什么背.景?”趙出息徑直問道。
  徐林猶豫片刻才說道“紅色資本”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