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66 低頭和低頭1

第七百七十七章還能回到以前?(下)
  (再賤七月,泥嚎八月,開始八月的征程,這個月出息要回西安報仇了,你們在等這天,我也準備多時……ps.求保底月票,大家的保底月票投出來吧)
  這棟隱藏在竹林深處的二層獨棟小樓很幽靜,確實適合設計類這種需要靈感的公司,所以這也是蕭湘和齊思為什么選擇這里的主要原因,其實也適合改造成特色餐廳,反正這里不缺游客人流,旁邊是杜甫草堂景區,不遠處是四川省博物館。
  設計公司已經運營,不過畫廊公司那邊還在籌備當中,蕭湘請了幾位老前輩為畫廊公司站臺,下階段將會簽約一些有潛力的年輕畫家,同時也會收購一些成名畫家的作品,跟他們保持合作關系。
  趙出息看過蕭湘和齊思在這方面的規劃,也讓老徐給把過關,老徐倒覺得這個行業挺靠譜,又是兩人的興趣愛好,特別是蕭湘的畫廊公司如果經營的好,以后開始持續展,后續可以成立拍賣公司,倒也不失為一個渠道。至于公司負責財務以及行政后勤的主管,都是趙出息托人挖過來的,別看趙出息沒來過這里,他為齊思和蕭湘的公司可沒少操心。
  這不,公司還沒成立,就已經和西蜀集團旗下諸多分公司、川府集團旗下諸多分公司以及潘岳剛的錦江傳媒成戰略合作,下階段等到齊思的品牌成熟以后,趙出息會繼續為齊思和蕭湘拉皮.條。
  公司休息室里,除過趙出息和齊思,蔣開山和蕭湘兩對夫妻,還有公司三位合伙人設計師,都是在國內比較有名,以及公司的副總經理和財務、行政后勤負責人,這便是公司的管理層。
  “你們可能不認識我,所以先自我介紹下,我姓趙,是你們齊總的老公,嚴格意義來說,也算是這家公司的出資人,很高興認識大家”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那句你們齊總的老公底氣十足,不禁讓齊思白了兩眼。
  蔣開山也笑瞇瞇的說道“我叫蔣開山,是你們蕭總的老公,跟你們齊總也是好朋友”
  “之前聽說我們公司兩位美女老板已經結婚,那會還不信,今天總算是水落石出了,不知道我們公司多少為兩位美女老板而來的男同事要傷碎心了”說話這位便是公司請來負責運營的職業經理人趙夢妮,她先前是上海某家知名設計公司的副總經理,今年已經三十多歲,由于丈夫是成都人,現在舉家都從上海回到成都,所以才會來齊蕭。
  對于這位看起來明顯道行不淺的職業經理人趙夢妮,趙出息多少有些顧忌,蕭湘和齊思都沒什么經驗,保不準以后在公司方面會吃虧,所以趙出息笑道“趙姐也很漂亮,如果趙姐沒結婚,我估計公司男同事有可能是奔趙姐來的”
  “小趙真會說笑,我都人老珠黃了,哪有那個魅力”趙出息的話讓趙夢妮很享受,兩人都是本家,趙夢妮都三十多了,叫聲小趙也不為過,可她并不知道這川渝敢叫趙出息小趙的真沒幾個,熟人稱呼趙出息都是出息或者趙哥,不熟的自然得叫聲趙董或者趙爺。
  趙出息不理會得了便宜還買乖的趙夢妮,對著公司其他人道“齊思和蕭湘很年輕,在很多方面都缺少經驗,在座的各位都是行業的精英翹楚,希望大家以后多教教她們,如果公司有什么事或者你們有什么麻煩事,也可以直接給我或者開山打電話,只要不是特別難辦,我想我們都能幫各位解決”
  趙出息這話說的底氣十足,如果認識趙出息的人,都知道趙出息說的是實話,而且并沒有太夸張,但在坐的基本都不認識趙出息,不免覺得趙出息年紀輕輕說這種話,太過浮夸。
  設計師么,性格大多都比較個性另類,不愿意走平常路,不然怎么可能找到創意,有位男性合伙設計師不禁呵呵道“還不知道兩位是做什么的?”
  趙出息和蔣開山知道這幫人肯定好奇,蔣開山回道“我是普通公務員”
  “我啊,市儈的商人,做點小本生意”趙出息蠻不在乎的說道。
  趙夢妮比那那三位設計師要有經驗,不動聲色問道“如果我沒猜錯,我們公司那些合作方都是小趙拉來的吧”
  “算是吧,如果各位有實力將齊蕭做大做強,我可以保證以后還會有更多公司集團跟齊蕭合作”趙出息給在坐的管理層拋出一個橄欖枝誘惑。
  有趙出息和蔣開山在,蕭湘和齊思自然乖乖不說話,將主動權讓給自己男人,畢竟有他們在,沒有什么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瞅瞅還說自己做小本生意,小本生意能拉來這么多合作公司?”沈夢妮半開玩笑的說道,隨后緊追道“快給我們說說吧,小趙你的公司叫什么,以后我們也算是有靠山了”
  趙出息知道這種辦公室人精會問,不動聲色的說道“西蜀集團”
  趙出息這句話說完以后,辦公室里面瞬間就安靜了,眾人目瞪口呆的盯著趙出息,有人猛然想起,貌似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也姓趙,難道是同一個人?
  趙出息和蔣開山沒在這里待多久,兩人還得去上班,經過這么一敲打,想來那些人精以后也不敢心懷鬼胎,這也是趙出息最開始沒有介紹自己全名的原因,想來他們會找齊思和蕭湘確定身份,剩下的事情就自然不用說了。
  解開誤會以后,黃土和芙蓉已經奔赴川南川北,川北有孔林,川南有陳濤等人,趙出息相信以黃土和芙蓉的聰明,知道接下來會怎么辦,同時司徒南那邊也在準備當中,而司徒南安排好此事以后,已經前往上海,還有可能出國,前前后后會耽誤半個月時間,等到司徒南回來的時候,也是他們正式動手的時候。
  趙出息讓屈文德告訴五爺,讓五爺跟譚鴻儒和解,屈文德在這種事情上自然做不了主,只能回德陽跟父親商量,不過屈文德很謹慎小心,他這段時間德陽成都來回跑的次數有點多,生怕被現破綻,所以讓老大在老宅組織家庭聚會,這樣便會掩人耳目。
  譚鴻儒雖然軟禁五爺,但有些事情也有所忌諱不敢做的太過,生怕徹底惹毛五爺,讓五爺選擇魚死網破,那個時候就得不償失了。所以五爺組織家庭聚會,譚鴻儒也不敢攔著,李文清主要負責軟禁五爺這件事,所以匯報過后,譚鴻儒并沒什么意見。
  屈家的家庭聚會很熱鬧,五爺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帶著子女都回到老宅,基本上能回來的都回來了,大兒子都六十多歲高齡了,他的孫子都已經上大學了,更何況兒子女兒。屈文德還算年輕,兩個兒子如今都正值三十而立,大兒子自己單獨做生意,靠著家族勢力做的還不錯,跟譚鴻儒那邊走的近,小兒子跟著他負責屈家業務。至于五爺的那位女兒,倒是本本分分,嫁給了普通老實的家庭,現在是家庭主婦,有位寶貝女兒也剛剛大學畢業。
  難得家庭聚會,五爺的心情相比以往要好很多,畢竟已經四世同堂,如果再活幾年,就能趕上五世同堂了,可五爺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到那個年齡。
  老宅匯聚一大家子人,年輕人們聊工作聊生活聊旅游,小孩子們在院子里嬉戲玩耍,只有幾個大人心事重重,但五爺已經提前說過家庭聚會不準聊那些瑣事,所以眾人想開口也很難開口。
  家庭聚會結束后,女兒一家先離開,隨后是老大離開,最后剩下的是老大的兒子和姑爺以及老二和兩位兒子,這算是屈家的核心勢力,其他人要么太年輕,要么根本不想碰這個圈子,一直都保持著距離,對此屈家其他人并沒什么意見,他們也希望屈家晚輩能在各方面都展,以后開枝散葉,這才能保證屈家的香火一直旺盛下去,家族繼續繁榮。
  屈文德作為除過五爺以外屈家二號人物,也是現在屈家的主心骨,他讓年輕人們在客廳里聊天,自己走進書房跟老爺子說事情。
  “父親,這就是趙出息讓我們第一步做的事情,您覺得怎么樣?”屈文德小心翼翼將原話傳達給父親,生怕父親聽后暴怒,畢竟讓父親跟譚鴻儒那畜牲低頭和解,父親很難辦到。可是似乎并沒有出現想象中的一幕,父親看起來很淡定,這倒讓屈文德好奇了。
  家族聚會讓五爺臉色不錯,他一臉平靜的說道“這點,我早就想到了,并不奇怪”
  “父親,你不生氣?”屈文德不解道。
  五爺搖搖頭道“我為什么要生氣?我讓你找趙出息的時候,我就想到會有這一步,如果我們不幫他,他怎么能在損失最小的情況下打敗譚鴻儒?”
  “那你真要向那畜牲低頭和解?”屈文德有些憋屈的說道,作為兒子,他自然不想看到已經八十高齡的父親活的如此窩囊,可他沒有辦法,譚鴻儒實力強橫,他們值得隱忍。
  五爺沉聲說道“我會低頭,但不是現在,他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我也沒有那么老糊涂”
  屈文德更有些迷糊,繼續道“我沒聽懂什么意思?”
  “你這腦子,如果我們先找那畜生和解,難道他不會警惕?到時候趙出息他們要是動手,我們從中作梗,很容易會被懷疑,這樣會惹火燒身。所以,我們要等趙出息他們動手后再和解,這樣也有理由,也或許那個時候,不用我們和解,那牲口就會主動找我們”五爺不愧是老狐貍,早就看懂接下來要怎么走,可有些事情,是他注定也不知道的,他肯定不知道當年被他弄的家破人亡的黃家,還有位年輕人活著,而這年輕人為報仇已經隱忍多年,如今更是身居高位。
  五爺這么一說,屈文德立刻就明白了,連忙道“還是父親想的周到”
  “你回去把原話告訴他,他自然會明白”五爺知道二兒子的實力,有些事情他肯定想不到,不然當年他就不會把位置給譚鴻儒,那樣也就不會有今天。
  雖然屈文德沒什么本事,但卻喜歡耍小聰明,不禁冷笑道“父親,你說我們和鴻儒和解后,有沒有可能冰釋前嫌,然后反手陰趙出息他們一把?”
  五爺聽到這話,狠狠的瞪著屈文德,眼神凌厲道“你覺得,還能回到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