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762 接下來怎么辦

第七百七十三章低頭和低頭……(上)
  趙出息覺得這次跟黃土的交談,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讓他隱約發現隱藏在深處的危險,如果放任這種危險蔓延下去,極有可能在某天給自己造成極大的沖擊,所以這已經不是跟黃土討論是否暫時放下私怨以大局為重,而是趙出息必須樹立自己的威信,將權利分散下去,不能由黃土獨攬大權。
  趙出息的這句話,讓芙蓉多少很不適應,芙蓉不動聲色的打量著趙出息,她不清楚趙出息跟黃土到底怎么聊的,兩人又發生什么,但看得出來趙出息似乎很生氣。
  “真要鬧的這么僵?”芙蓉很不高興的說道,趙出息已經表明自己強硬的態度,以她對黃土的了解,黃土也絕不是那種輕易低頭的角色,兩人真要鬧僵,對任何人來說都沒有好處,特別是對這個圈子。
  趙出息盯著芙蓉陰沉道“你的意思是讓我退步?如果我今天退一步,是不是以后在很多事情上都得退步,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
  “你現在在氣頭上,等你冷靜下來,我們再聊這件事”芙蓉不想跟趙出息爭執,正如趙出息所說,如果五爺那邊沒有變故,這確實是最好的機會。
  趙出息以為芙蓉是偏向于黃土,大聲質問道“為什么不聊,難道這些事我還做不了主了”
  芙蓉沒想到趙出息如此大動肝火,如果她再跟趙出息對著來,顯然這事將無法收場,芙蓉只得克制道“作為這個圈子的主子,做事你得考慮全面,事情并不是沒有轉機,或許等黃土平靜下來,你們再心平氣和的說清楚,這樣不更好?”
  “要談你談,我跟他沒什么好說的”趙出息心煩意亂道,直接甩手說道。
  芙蓉搖頭苦嘆道“好,那我跟他談”
  她也只能這么做,趙出息顧忌自己顏面,黃土不輕易低頭,就算兩人都冷靜下來,誰也不會率先主動讓步,所以只得由她當這個中間人。
  芙蓉已經這么說,趙出息再也不好說什么,開門徑直走出書房,也沒理客廳里的齊思和葉馨,直接上樓沖冷水澡。
  過會,本來已經放下心的齊思見趙出息從書房出來的異樣,不得不上樓找趙出息,趙出息沖完澡就坐在三樓客廳里想事情,既然已經答應屈文德,那明天就得跟司徒南好好商量這件事,黃土這邊他不管了,不管黃土會不會讓步,這件事他都會做,而且由他和司徒南主導,商量出具體對策以后,再通知圈內其他幾位大佬,以確保事情在可控范圍內,而不被人泄密出去,不然到時候別說五爺處境堪憂,他們的計劃也會終止。
  趙出息沒有注意到齊思上來,直到齊思坐在他身邊才發現,轉頭疑惑道“葉馨走了?”
  “沒有,在廚房做夜宵的,問你要不要吃點”齊思淺笑道,眼神卻滿是對趙出息的擔憂,她不知道是不是趙出息最近壓力太大,才會這樣,畢竟作為西蜀集團的老板以及這個圈子的老大,趙出息肩膀上扛著很多責任,可以說如履薄冰謹小慎微,而她卻幫不上任何忙,這是齊思一直愧疚的地方。
  趙出息搖搖頭道“我剛吃完,不餓,你們吃吧”
  “你沒事吧?出息,有些事,我知道幫不上你,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幫你分擔”齊思由衷說道,畢竟現在已經結婚,家庭由兩人組成,不管發生什么事,也應該由兩人一起承擔。
  趙出息聽到這話,不禁驚醒,他不應該把外面的情緒帶到齊思身邊,自己的喜怒哀樂,齊思比任何人都關心,自己要是不高興,齊思也會被影響,何況齊思現在有身孕,有些時候必須得注意,所以趙出息強自歡笑道“傻什么呢,我能有什么事?放心吧,媳婦,我沒事,真有事,我會給你說的”
  “我不信”齊思可不是那么容易被趙出息忽悠的,徑直搖頭道。
  趙出息將齊思摟進懷里,故意道“那怎么你才會信,是不是這樣?”
  說完趙出息順勢就要去吻齊思,齊思生怕葉馨上來,只得邊躲邊說道“討厭,被葉馨看見多不好意思”
  趙出息只是在齊思額頭輕輕一吻,笑道“好了,傻媳婦,走,陪你下去吃點宵夜,不對,陪我家小祖宗去吃宵夜”
  齊思被趙出息逗樂,見趙出息心情變好,也就不再追問,挽著趙出息的胳膊,兩人這才下樓。
  葉馨晚上留宿六號別墅,趙出息自然被鳩占鵲巢,只得睡在客房里,很奇怪的事,趙出息最開始心煩意亂的心情被齊思逐漸撫平,或許這就是家對一個男人的意義。
  西蜀集團臨時董事會在姜知名的主持下召開,趙出息作為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自然要參加,幾位大股東方代表皆出席,徐林和姜知名在召開臨時董事會前就已經跟大股東們接觸過,對于林氏投資集團的入股,眾人皆表示歡迎,同時也有些擔憂跟徐林討論,總體來說,這件事情還算順利。
  趙出息坐在胡雨嘉的旁邊,這次參加的基本都是大佬,不是集團總裁副總裁就是總經理級別,畢竟西蜀控股的股東背.景深厚,這也是接下來西蜀控股發力的基礎。
  “真沒想到,林鎮北真被你請來了”胡雨嘉身子傾向趙出息低聲說道,她是西蜀控股的執行董事,趙出息不是,徐林代表西蜀集團出任董事。
  趙出息呵呵笑道“這個真不是我的本事,而是老徐和姜叔他們努力的結果”
  “沒有你跟三無那層關系,林鎮北可不會輕易跟外人合作,何況他對西蜀控股的野心十分清楚”胡雨嘉徑直說道,她跟林鎮北有過多次接觸,也十分想跟林鎮北合作,但誰讓林鎮北的門檻太高,不是誰都能攀得上。
  趙出息搖頭苦笑道“我承認,有這方面的因素”
  “還是你的面子大啊”胡雨嘉打趣說道。
  很快,西蜀控股臨時董事會召開,討論了幾項決議,基本沒有意見一致通過,最后是關于林氏投資集團入股這件事,也基本全票通過。
  董事會結束后,趙出息跟諸位股東代表在休息室待了會,都是川渝商界執牛耳者,哪家公司不是誰攀上就能飛黃騰達的主,這次全部綁在同條船上,要說西蜀控股沒有野心,誰也不相信。
  西蜀控股的成立,不僅僅關系到西蜀集團,還關系到胡系官員的政績,也確實,這次能拉攏到這些背.景雄厚的股東,胡系幾位大佬沒少幫忙,不然趙出息的能耐還真不夠,有付出自然有回報,日后西蜀控股和西蜀集團自然會給他們帶來諸多政績。
  從西蜀控股離開后,胡雨嘉又跟著趙出息來到西蜀集團辦公室,她要跟徐林聊些事情,都是西蜀集團跟川府集團的某些合作項目,反正現在胡雨嘉跟徐林走的比較近,兩人算是經常見面。
  趙出息聽了會,發現自己參與感很低,只好離開回到自己辦公室跟宋青瓷聊天,直到胡雨嘉要走的時候,趙出息才把她送到樓下。
  趙出息跟干媽胡雨嘉同時從西蜀集團離開,胡雨嘉回川府集團,他直接去找司徒南,兩人依舊約在保利198公園,過兩天司徒南就得去上海,趙出息得趕司徒南去上海前,跟他把所有事情都談妥,兩人開始籌劃對譚鴻儒最后的致命一擊,趙出息已經決定,這次他會借靠自己各方面的資源,絕不給譚鴻儒還手的機會。
  心情不錯的司徒南最近算是天天練球,除非下雨來不了,趙出息今天沒興趣打球,所以司徒南帶著趙出息來到一家他經常來的會所,老板對他畢恭畢敬,帶著他們進入包廂,所有人都退出,就趙出息和司徒南待在包廂里。
  趙出息直言不諱道“我已經跟屈文德談妥,五爺基本接受我提出來的條件,所以說,休息這么長時間,我們有事做了”
  “什么條件?”司徒南低聲詢問道,上次見面,他們沒有聊具體的事情,趙出息只是告訴他,屈文德代表五爺找他合作。
  趙出息緩緩說道“川北除過五爺那幫元老派所有地盤由我們負責,所得利益我們五五分”
  “這樣的條件,他都能答應?”司徒南有些難以置信道,這基本是**裸的掠奪,這可是五爺半輩子積攢下來的家業。
  趙出息冷笑道“他能有什么辦法?”
  “可見譚鴻儒真把他逼道走投無路,只得傷敵一萬自損八千”司徒南淡淡說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我們不關心這些,我們只關心接下來,我們該怎么做,這次你我得好好商量商量,弄出一個滴水不露的計劃”
  “其實,你上次告訴我以后,我就想過,最好的計劃很簡單,就是虛虛實實里應外合,五爺向譚鴻儒低頭和解獲得信任和權力,我們在外部向譚鴻儒施壓,五爺那邊將譚鴻儒所走的每步棋告訴我們,我們再將計就計,用不了多久,就能瓦解譚鴻儒的所有防線,就算到時候譚鴻儒回過神,那也大勢已去,無計可施”攻于心計的司徒南沉聲說道。
  趙出息聽后不禁點頭道“哈哈哈哈,你果真已經早有打算,不愧是司徒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