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761 如愿以償

第七百七十二章誰才是主子?
  (月票都跑出前二十了,大家快支援啊)
  黃土今晚的出格行為讓趙出息覺得他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里,有哪個圈子的手下敢跟老大這么說話,更是強勢挑釁老大,唐家那個圈子有人敢么?川北譚鴻儒那個圈子有人敢么?所以趙出息此刻愈發的憤怒,他覺得自己對黃土太過放縱,讓他現在有些目中無人。
  簡姨時代的黃土,在圈內根本排不上號,只不過是簡姨的心腹而已,那些跟著簡姨多年的元老派絲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很簡單,因為黃土太年輕,也根本沒有權利,拿什么跟那些根深蒂固耕耘多年的圈內元老相提并論。
  可趙出息接班以后,由于要打壓那些元老派,所以重用黃土大小王等少壯派,導致黃土的權利開始逐步膨脹,直到趙出息除掉諸多元老以后,黃土已經成為這個圈子的幾位土皇帝。特別是因為某些原因以后,趙出息不得不減少在圈子事務的插手,大多事情都交給黃土負責,導致黃土幾乎是大權獨攬,成為僅次于他的二號人物,芙蓉更是有意確立黃土二號人物的地位,連陳濤、孔林等人都不得不對黃土敬畏三分。
  后果是什么,后果就是現在,黃土儼然已經不把他放在眼里,趙出息思前=一=本=讀=小說wwW.ybdU.coM想后,覺得自己有可能養虎為患,包括芙蓉在內不少人,先前都是從簡姨時代過來的,他們追隨這個圈子很多年,一直效忠于簡姨,自己突然空降到這個圈子,又走狗屎運成為簡姨的接班人,其實很多人內心很不服氣,趙出息不知道黃土是不是其中之一,但知道有這種想法的人大有人在。
  就如同以前徐林給趙出息說的,有些人覺得簡姨才是真正的主子,而他趙出息不過是過渡品而已,等到簡姨再出來的時候,他趙出息還不知道會怎么樣,所以有些人其實內心根本沒把他當主子。
  正因為如此,徐林才全力接管西蜀集團,更是將西蜀集團跟西南實業獨立經營,徹底將西蜀集團去簡姨化,現如今可以這么說,西蜀集團不是簡姨的西蜀集團,也算不上是趙出息的西蜀集團,而是徐林的西蜀集團,整個西蜀集團都對徐林的實力有目共睹,更是心服口服,如果以股權來論的話,西蜀集團早已在徐林的折騰成為姓趙。
  不過,徐林更大的野心還是西蜀控股,因為西蜀控股跟簡姨已毫無任何瓜葛,以股份而論,徐林復雜的股權設計中,趙出息如果算上個人股份以及西蜀集團份額,它將是最大股東,徐林用股權質押對賭融資等等資本運作為趙出息愁來巨額資金入股西蜀控股,可以這么說,趙出息現在的身家早已破百億,而這僅僅是開始而已。
  所以,徐林才是真正未雨綢繆的高手……
  只不過,這些東西到目前為止,趙出息不可能完全理解,他的側重面還是趨向于圈子方面,還不能認識到,在如今這個社會,經濟的影響力才是巨大的。
  周易和馬成才過來后,馬成才想要詢問趙出息怎么樣,瞅見趙出息這樣子,生怕引火上身得不償失,只得看向周易師叔,畢竟周易師叔跟趙出息的關系更近。
  “心境要是亂了,人就會誤入歧途”周易不輕不重的提醒道,憤怒容易讓人迷失自我,特別是手握大權的上位者,他們所作出的很多決定,會改變很多人的一生。
  趙出息聽到周易師叔這聲如同佛陀喃語的忠告,下意識轉身看向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過怒火好像被自己強行壓下去不少,最終開口道“回蔚藍卡地亞”
  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路上,趙出息開著窗戶讓冷風吹著自己,以平息自己的怒火冷靜下來,回頭想想趙出息也算理解黃土,畢竟家仇大恨比較重要,自己讓黃土先放下這些東西跟仇人合作,如果從常理來說顯然不對,但畢竟自己要考慮的東西很多,如果只去考慮黃土的感受,也就不適合坐在這個位置上,憑心而論,黃土的反應倒也是情理當中,只是黃土今晚所說的這些話,讓他心里很不舒服,顯然兩人至此已經留下隔閡。
  回到六號別墅后,趙出息發現六號別墅今晚有客人,不是別人而是熟人葉馨,正坐在客廳里跟齊思聊天,不知什么時候回來的芙蓉也在,她倒是不怎么說話,不過葉馨太熱情了,總是問東問西主動聊天,讓芙蓉很不適應,她想來不擅長跟人相處,何況是不熟悉的外人。
  趙出息和緊跟其后的周易、馬成才進來后,葉馨立刻刁難起來道“呦,大老板回來了,這么晚了,把新婚妻子扔在家里,也不知道去哪鬼混了”
  “你不上班?”趙出息皺眉道,臉上并沒有笑容,畢竟此刻他心情很差。
  作為空姐經常不分白天黑夜滿天飛,航班晚點延誤更是常見的事,以前齊思就經常這個點還在天上,所以趙出息后來才支持她辭職,畢竟那份工作太累了。葉馨昨天剛剛休假,所以今天過來陪好閨蜜齊思,晚上要住在六號別墅,畢竟這地方可比自己家好多了。
  “休假,你怎么一股酒味,喝酒了?”葉馨的嗅覺很靈敏,隔很遠就聞到趙出息身上的酒味,不禁皺眉道。
  齊思直覺感覺趙出息有些不對勁,畢竟是趙出息最親近的人,他的喜怒哀樂都能感受到,所以擔心道“你怎么了?”
  趙出息搖搖頭道“沒事,你先陪葉馨,我跟芙蓉姐去書房聊點事”
  說完對著芙蓉點點頭,隨即徑直走向書房方向,芙蓉起身緊跟著過去,留下面面相覷的齊思和葉馨兩人,葉馨看向后面的馬成才道“趙出息怎么了?”
  馬成才對此保持沉默,自然不會告訴葉馨發生什么,對著齊思客氣道“嫂子,那我先回去了”
  “嗯”齊思有些心不在焉的點頭道,她的心思都放在趙出息身上。
  葉馨從三亞開始就對馬成才很感興趣,剛才看到馬成才的時候也是眼前一亮,所以笑道“帥哥,這么急著走干什么,來聊聊天”
  “下次吧,不早了,明天趙哥還有事”馬成才委婉的拒絕道,隨即點頭致意離開。
  馬成才沒開口,齊思自然要問周易,低聲道“師叔,他怎么了?”
  周易怕齊思太過擔心影響到胎氣,輕笑道“沒事,工作上的事情,不用擔心”
  齊思半信半疑,葉馨也回過神,連忙轉移話題……
  書房里,趙出息拉開陽臺的門,抽著煙沉思,芙蓉進來后并沒有詢問什么事,而是等著趙出息平靜后再開口,她也感覺到趙出息有些不對勁。
  一根煙抽完以后,趙出息轉身這才開口道“我已經答應屈文德和五爺合作”
  “我們能得到什么?”既然趙出息已經作出決定,芙蓉不好再說什么,只得詢問他們能在這次合作中獲取多大的利益。
  趙出息如實說道“川北除過五爺那幫元老派以外的所有地盤,以及整個川北所得利益的一半”
  “老頭子還真是下血本,他跟譚鴻儒的關系真惡化到這地步?我有點不相信”芙蓉知道不管是五爺還是譚鴻儒都是那種不擇手段的人物,但兩人畢竟關系頗深,走到這步讓人很不理解。
  趙出息搖頭道“這不是我們關心的事,不看到具體情況,我是不會輕易相信的”
  趙出息有趙出息的想法,芙蓉自然得尊重,所以回道“你知道就好”
  “晚上,我跟黃土聊過”趙出息眼神閃過絲怒火,卻不輕不重的說道。
  趙出息這話一說,芙蓉便知道為什么趙出息今晚看起來心情很差的樣子,于是道“看來談的不怎么樣,我說過,你最好還是不要跟他談”
  “為什么不談?”趙出息不禁冷哼道“孰輕孰重我清楚,這是我們難得的機會,作為這個圈子的負責人,我必須做出選擇,如果沒人愿意當壞人,那就讓我去當壞人,我能理解他的處境,可我沒說這仇不報,如果除掉譚鴻儒,到時候報仇不更簡單?”
  “話倒是這么說的,可你我都不是他,理解不了他的心情,家破人亡這種仇,不是誰都能忍得了的”芙蓉淡淡搖頭說道,她早就猜到趙出息肯定會答應跟五爺合作,也肯定會找黃土去談,所以這事她沒有過問,更沒有插手,能不能說服黃土,就要看趙出息的本事,不然這事就算是趙出息答應了,也保不準會出什么變故,黃土怎么做誰都不知道。
  趙出息顯然也有些凌亂,本來談之前就想過會出現這種情況,更告訴自己到時候要淡定,可誰知道黃土態度太強硬,而且話語對他很不尊敬,這也激怒了趙出息,所以最終才鬧的不歡而散。
  趙出息有些抓狂道“不管如何,我肯定會跟五爺合作,如果他要報仇,除掉譚鴻儒以后,他想怎么樣都行,但在沒有結束之前,他最好不要亂來”
  “那我想知道,如果他攔你,你會怎么做?”芙蓉很直接的問道,這也是她最擔心的事情,如果黃土真出手阻止這次合作,那就麻煩了。
  不管會不會發生這種事,趙出息都不會容忍,所以直接強勢道“那我會告訴他,誰才是主子”